"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2月 31, 2007

消逝的聲音(I)



きんぎょーちゅういーほう 金魚注意報

そこの たれがさん 那邊的同學

じゅんび、それそれok 準備~ 一切就緒!

それじゃ お知らせしましょう 那麼,就告訴你吧!

わびこの元気予報(げんきよほう) 娃娃的元氣預報!*1

ちょうちょむすびの 高気圧が(こうきあつ) 蝴蝶結的高氣壓

君のハートに接近中(せっきんじゅう) 正接近你的心

笑顔前線(えがおぜんせん) つかまえて 笑臉的前線 捕捉到了

駆けておいで 大家跑啊~!

*年から年中(ねんじゅう)晴れパレ(はればれ) 一年到頭都是開朗晴天

楽し(たのし)まなくじゃ 嘘でしょ(うそでしょ)不快樂是騙人的的

なんでもいいから 頑張れ(がんばれ) 任何事都要加加油

やってみなくちゃ 分からナイ(わからない)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

いつでもハナマル元気じるし 總是要像花丸那樣有元氣*2

*年から年中(ねんじゅう)晴れパレ(はればれ) 

楽し(たのし)まなくじゃ 嘘でしょ(うそでしょ)

なんでもいいから 頑張れ(がんばれ)

やってみなくちゃ 分からナイ(わからない)

明日もハナマル元気になれ 明天也要有花丸般的元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わびこ 是金魚注意報女主角,中譯名"娃娃"
* はなまる 據字典解釋是一種小學生常常做的印章,圈身有花的形狀。

金魚注意報(きんぎょちゅういほう)是1991年的動畫,在衛視中文台播出的名稱有"娛樂金魚眼"、中視則改成"魔力小金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在學了日文,深深的感覺要讓外國人喜歡自己國家的文化,沒有比從小洗腦開始幹還要好的了。小時後就是看這些現在看起來還蠻囧的卡通跟著哼跟著唱學日文的,當然那時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也不懂單字,長大了發現自己的日文程度大概也相當日本的小學生。不知道該喜還是憂,不過,查字典的同時,能讓自己的日文能力加強,我想這是除了從youtube挖寶懷舊外,很重要的目的。

星期三, 12月 19, 2007

Endless Fun 開張!



* 沒有看過James Blunt 的暢銷單曲 You're Beautiful 的朋友,請先移駕這裡觀賞

這首歌曲是惡搞上尉詩人詹姆士的作品:

This is freaking brilliant, 真是太絕了

I thought I saw an angel, I was completely sure
我以為我看到了天使,俺百分百確定

she smiled at me on the subway, turned out she was a man
她在地鐵對我微笑,結果他是個男的

I didn't know that and I tried to sleep with her at eight black and ten
我竟然不知道而且還想上她

But she was beautiful, she was beautiful, I swear
我敢發誓!她超正!她超漂亮!

*When I saw her face,it was on the crowded place.
當我看到她的臉,是在很擁擠的地方

and I didn't see the bone right here
我沒有看到她這邊的骨頭(指喉嚨)

I shouldn't have drunk so much beers.
我真不應該喝這麼多酒

Yes she had one lazy eye, but I could turn in the light
她有一隻庸懶的眼睛,但我可以打開燈的..

you should have seen look on face when we got hold that night
你真應該看看那晚她的臉孔

and I said:"what the...oh, my could we turn on the light"
我說: 噢!天,可以開燈嗎?

she just took off her clothes and my lust turned to fly
她脫掉了衣服,於是我的魂魄就上了九霄

But she was beautiful, she was beautiful, I swear
我敢發誓!她超正!她超漂亮

*When I saw her face,it was on the crowded place.
當我看到她的臉,是在很多人的地方

and I didn't see the bone right here
所以我沒看到那話兒

why did I drink so much beers?
天殺的我幹麻要喝這麼多?

no no no no no,no
不不不~

But she was beautiful, I promise. she was beautiful, you gotta believe me I swear
但是她真的超正,我沒蓋你!她超正!我發誓!

I bet a flock of angels had smile on that face as watching me almost have hook up on with her, him, her ...oh God
我敢說有一票天使笑著看我跟她他呃.. 他她 發生關係

But it's time to face the truth, I got drunking me down with the dued
來不及了,生米煮成熟飯,我跟那傢伙竟然上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ndless Fun 這個標籤是紀念已經消失的Endless Fun, 曾經陪伴著我們在沒有YouTube 年代度過每一個充滿歡笑的夜晚

星期六, 12月 08, 2007

亞洲盃棒球錦標賽(ii)



我的行政處理能力實在有待加強,還有個性迷糊,常常丟三落四的,還好我的partner Jasper是個強者,亞錦賽也沒有太大的 trouble 給我犯。

那幾天B組賽事進行的時候,實在有夠給他無聊的說。因為B組的這幾隊伍 ( 巴、香、泰、菲) 實力屬於尚待開發的國家,新聞沒有報,連想看個轉播都沒有。隔天水果報D4版勉強一個小小的版面介紹吧! 因為要有人鎮守總部,常常會有電話或是突發狀況,我們只能坐在飯店裡頭三餐吃通豪的伙食,看電視或是上網打發時間。其中巴基斯坦是四隊中其中最妙的隊伍,因為巴基斯坦是個回教國家,吃飯的時間要請主廚特別準備他們的餐點,還有發生傳達的錯誤,導致餐廳部經理我們要去餐廳跟隊員們好好的溝通,但是他們看到沒有準備他們的食物,顯然有點生氣,開始摔碗盤。不過在我們委婉的跟他好好的說明,然後請他們的教練 ( 不打球的時候是職業軍人,官拜少校) 好好的安撫,再請餐廳補做幾條魚料理,一切都OK. 妙的是在他們打球的這幾天,巴國還發生反對黨逼宮,將軍穆夏拉夫下臺的新聞。教練看了CNN的轉播,搖了搖頭,笑著對我說:「我回去就失業了!」


最難搞的是巴基斯坦,賽情最令人發囧的也是巴基斯坦。巴國組成棒球隊是臨時從板球的選手湊合起來的。成員有國家的公務員、有從軍隊的、也有是職業板球隊被刷下來的,臨陣磨槍竟然打贏了大家看好的泰國隊,導致菲律賓三戰全勝晉級。

泰國隊的隨隊翻譯莎莎很不高興的說主審是菲律賓籍的,他的判球對泰國很不利。說真的,巴基斯坦的投手一場送出十七個三振也有點誇張,但球是圓的,主審的好球帶判定有時候就是包含運氣的成分了。第四天沒有意外的巴基斯坦給香港隊幹掉打包回家,菲律賓已經確定晉級。

晚上跑去跟巴基斯坦的幾位球員,還有教練道別,他們真的很熱情,把他們歸成亞洲人實在太奇怪了,各個人高馬大,我176的身高站在他們面前好像小孩子一樣。原來他們也很愛拍照,一進去他們的房間就被教練拖進去跟球員們狂照相,嘴裡說著奇妙的語言,跳著好像印度F4的語言狂歡。

隔天,我們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把工作了五天的總部打包整理完,兩三箱棒協的行李丟到房間裡,然後就坐計程車,被塞到福華飯店幫忙。通豪這幾天都過得很愉快,除了富士電視台的人來強迫採訪,像蒼蠅一樣趕不走,還用日文講 "かんけいないよ"(跟你沒有關係) 最後搞到飯店叫警衛處理。

福華飯店又是另外一個氣氛,這裡住的有中華隊、韓國隊以及日本隊,各各虎視眈眈。門口有粉絲等著要簽名,保全都繃緊了神經待命。我跟Jasper坐電梯上了總部,然後不知道要做什麼地過了半天。晚上去福華餐廳時,遇到謝佳賢跟從年紀判斷應該是他媽媽的人,相隔兩三個座位用餐。 J 兄就更精彩了,搭電梯的時候遇到卜贊浩 ( 記者都愛稱他是 Park 先生),帶著兩個防護員一起搭乘。我們在那邊晃了一整天,日文跟韓文的翻譯完全用不到我們。我只會說一點點的日文,根本派不上用場。韓國隊的翻譯就真的了不起了,政大法律系,是韓國來的韓國人。講起中文有一種奇妙的 tone。不過她似乎壓力很大,韓國隊又難搞,光是球衣送洗這點,就有人不想交,還要專人去房間收,她還被同是韓國人的韓國隊氣到哭。那天晚上吃完晚飯我就搭計程車回福華飯店了 。十點半,這是將近一個禮拜來最早睡的一天。


隔天我們去洲際球場幫忙。那裡看到好多跟我們一樣穿著Asahi T恤、帽子、還有灰色背心的工讀生。這時有種心虛的感覺,因為這裡韓國人、日本人很多,偏偏我們只會說英文而已,第一次有種深深無力的感覺。



不過帶著等級2的識別證還是直得高興的。別人要買票、託關係才能進來看球賽,我們可以戴著它趴趴走。王建民進來看球後大門的人就沒有那麼多了,我就上了看台偷偷摸魚看球了一會兒。本壘板後方的 VIP區真是太酷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看現場的球賽,投手丘近得好像可以摸到一樣。中韓大戰,到處都是飄揚的旗幟、加油聲音,滿場一萬四千人的應援聲真是太酷啦! 情不自禁就會舉起雙手跟大家呼喊,情緒一整個 high 到最高點。 可惜觀眾的熱情並沒有傳到球員的棒子裡,打擊完全連貫不起來,中華隊還是只能大嘆時不我予,敗給了高麗棒子。

後來的幾天因為泰國隊輸球後,菲律賓需要帶隊的翻譯 (B 組的翻譯都是說英文的) ,莎莎又改跑去菲律賓了。說起菲律賓隊也是一整個妙。 第一天大家都抱著「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心情看他們對上日本隊的,果然一局下就被敲下了五分,後來以七局10:0 掛蛋提前結束比賽。第二天的賽事中華隊也不惶多讓,第一局攻下兩分,九比零大勝。

第三天對抗韓國時,菲律賓隊撐過了第一局,然後在第二局也只被韓國隊拿下兩分,第三局... 第四局都守住了,沒有讓韓國隊拿分。甚至第四局得到一分,大家紛紛爭相走告,菲律賓說不定是隻能幹掉韓國隊的大黑馬 ? 可惜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南韓馬上一輪猛攻拿下七分,第六局再拿四分,七局結束比賽。




賽後他們要離開的時候,我也去找幾個有聊過天的菲律賓隊的隊員聊天。菲國跟泰國一樣東西是輪著吃的,大家拿泡麵、生菜莎拉、不知道哪生來的XO席地而坐,開始吃宵夜。Joseph請我在他手臂上用簽字筆寫下"喬瑟夫",想想也蠻好笑的。Frances 就比較拘謹,只有請我在他的筆記本上寫下他的中文而已。投手 Darwin悶悶的坐在一旁喝酒,我問他:「就你的感覺,中華南韓日本,哪一隊比較強?」他說:「日本的選球很細膩、南韓攻擊火力很強,台灣的打者雖然有長打能力,但是比起其他兩隊,實力還是比較差的」。果然是跟賽前預期的差不多,我想。跟傳聞中的、還有親眼目睹球員練習情形的感覺,中華隊會敗北也不意外。賽前蒐集的情報差、打擊選球選的濫、投手調度有問題、打擊後的跑壘還存著觀望的態度沒有企圖心、更別提遇到全場一萬多人加油的聲音,每個打擊者都緊張得跟什麼一樣。守不能守、攻不能克,勝負其實在一些小小的細節已經很明顯了。更別提派出七局時派出耿伯軒上場。我看到他上場一臉無辜樣就想起上個月世棒賽對荷蘭隊的「精采表現」,我跟兩個長榮行政的同事在棒協的電視機前看得發愣,直冒冷汗。接下來果不期然的就是一場大屠殺,掉分掉不停,直到曹錦輝上場為止,一局就失了六分。真的只有冏字來形容。

說了這麼多中華隊的不是,觀看之前的亞洲職棒大賽。台灣統一獅輸給了日本中日龍(2:4),韓國的SK飛龍隊竟然破天荒的以(6:3)做掉中日龍隊,冠軍戰日本也只以(6:5)險勝。可見長久以來的日>韓>台灣的勢力是可以被打破的。事在人為,國內希望明年的三月的中華隊加油,爭取奧運的門票,...別再讓台灣的球迷失望難過了!

揮別了菲律賓隊,隔天中午發餉,結束了為期九天的棒球之旅。我跟Jasper開玩笑這是「錢少事多離家遠、位低權輕責任重」的工作 ( 沒有我們,B組球隊就不用吃飯、搭車、洗衣服了 ),除了要幫球星開路的時候,沒有採訪證的日媒在你背後一直說:「じゃまな」(好礙事)這點很讓人不舒服外,其他的經驗都很有趣。包括遇到法新社的記者、第一次跟法國人練習法文..大門換證的時候還遇到一個舊金山來的球探,我跟他開玩笑,為什麼他頭上沒有戴花(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

明年國際賽會有很多說英文的國家,希望明年還可以再來做做看:P (完)

星期二, 11月 27, 2007

亞洲盃棒球錦標賽(i)

台中通豪飯店超Q、超親切的 receptionists


23號近中午要去地球村上課時, 突然接到愛牡蠣的電話,然後問我說要不要參加亞錦的翻譯。我說最近沒有排什麼行程,應該ok 吧。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約莫三十分鐘後就接到了她的朋友的電話,跟我說這是優差,吃的好、睡的好、住的好、待遇優渥又輕鬆的工作。我當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這麼好的差事怎可能輪到我 ?」不過箇中原由是我後來慢慢才明白的。 Anyway, 約莫十多分鐘就來 Telphone Interview 了。 面試的小姐沒有給我太多的時間思考,一連串的英文像是德軍機槍 MG-42 開火般,一陣子彈批哩啪拉就過來了,還好自己頂的住,我想。上次這樣被電話面試應該是應徵英國文化協會工讀的時候吧。接著傳了封 Email 把自己的履歷表送過去,晚上從地球村回來電話又卡來,結果妙的是在這段時間內我打的好幾十通電話,確認有無收到我的E-mail,打來面試的那通電話都轉接到棒協,而棒協的專線,包括網路上提供的那隻都是電話答錄。

「詐騙電話 ?」我心想。


「那未免也太高級了,連英文跟日文都講得超流利的詐騙集團份子」心理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

就在腦袋裡晃過一個聽過的笑話「老鼠聽到外面有同伴大叫: 貓走了,安全了! 結果才放心的出門時被貓抓住,貓冷笑說 :這年頭不說第二外語怎麼活得下去」的時候,電話又響了,這次的電話也是用機關槍英文,接到的訊息是說一天的配(pay) 只有800,似乎跟當初預計的有差別。後來想想打定主意來當亞錦賽的義工也無所謂,反正兩年一次的亞錦賽放在履歷表也蠻有份量的。


隔日進駐通豪飯店的第一天就看到幫我們面試的 K 桑,然後是我的同事 Js 。

我以為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隨隊的翻譯,但實際上的工作卻是坐在臨時的辦公室。應該很輕鬆吧! 我想。之前大學的時候有當過德國交換學生的隨團翻譯,結果是超累。但是因為有跟著人們上山下海,倒是交了不少的朋友。行政的工作就只是打打電話、聯絡而已。聽K桑說明工作內容,再簡單不過了,只是坐在總部 Stand By 而已。聯絡車子都已經處理好了,房間也訂了, 我們的工作只是處理髒衣服、搞定用餐時間而已,真是輕鬆。

當初這麼想真是太聰明了,因為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兒。


所謂的通豪飯店總部,是一間十五坪左右的"大" 總部,但是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在這邊的人員包含我只有兩個人而已。包括牽電話線、網路線、分機、號碼... 一堆零零總總的事情,還有第一天飯店球隊陸陸續續到來,我們都要協助飯店跟隨隊翻譯幫忙Check In, 分鑰匙,確定 Rooming List等。還有有Kaiyo幫忙,不然我們真的就囧了。住在通豪飯店的都是 B 組的球員,包括巴基斯坦、泰國、菲律賓、香港。巴基斯坦最令人忙碌了,幾乎是讓我們沒有喘息的時間。第一天午夜才到台北,到台中已經是凌晨兩點了不說,還要安排球隊的大咖如監督、教練以及裁判到長榮桂冠酒店。我跟 Jasper 商量了一下,決定他睡到九點,我輪早上七點的班。

第二天又是一個讓人疲憊的日子,有一位巴基斯坦的IBAF(International Baseball Federation)大角色誤植變成球員,安排錯誤住在這裡兒,我們叫計程車送到長榮,妙的是台灣大車隊的司機到門口隨便抓個人就跑了,差點 IBAF 的會議就趕不上了。因為中間安排也不知道哪個環節有誤,巴隊的那位裁判CHECK OUT後,他們隊伍又使用那位裁判的房間,結果使用完畢也沒有交回櫃檯,第二天飯店的業務經理就來會本部跟我們通知這件事情了。(帳是誰要付? )

說實在的,巴基斯坦人都很友善。他們也不會說刻意去刁難或是不配合。只是他們是回教徒,根據可蘭經的戒律,他們必須要一天數次祈禱、食物也不能有豬肉或是"經過處理過的肉類",所以按照他們的標準,我們只能提供魚、只有炒過的飯。第一天他們到的時候接近三點多,根本不能準備他們吃的東西,午餐也很囧。 不知道真正的回教徒禁忌的東西這麼多,他們幾乎是是吃水果與喝水,空腹到球場練習的。

還好通豪這邊的業務經理跟餐廳的經理都是很主動配合,而且溝通良好。飯店本身說實在的有點小,但是共事的人們都很友善,所以以服務來說,高級飯店實在當之無愧。



果事情都按照行程表走,該上車的都上車了,該比賽的人都比賽了,穿髒的衣服都會乖乖的送洗,那就不需要行政單位了。

第二天就發生了因雨延賽的慘事。賽務一延,首先車次就要重新安排過。車次一改,負責戒護與前導的警車就要改期,餐廳得重新安排出菜的時間,球員的點心下午茶便當或是宵夜改過時間,當然後面衣服送洗的時間也會延長了。事情就像是一個中子撞上鈾235引起連鎖反應一樣精采。當我們送走一些IBAF的委員去開會,大家都在等長榮桂冠技術委員會議的結果。 (真的是ㄔㄨㄚˋ在等) 等到結果一出來確定晚上行程不變,馬上就連絡車輛...開始動員起來了。

現在想想自己的行政能力實在有待磨練。(待續)

星期二, 11月 20, 2007

You don't even know me


最近沉浸在 Neil 大力推薦的Lily Allen, 上面的音樂跟本文無關

這個週末陰錯陽差弄錯看病的日期,既然約了人就約了,禮拜日跑去約了大學的同學一起出來吃飯。可愛的阿水兒小姐跟愛力克斯兩人,我們又跑去幕斯卡 (enough is enough) ,妙的是水兒桑前一天才剛去那兒吃過 (有這麼好吃嗎?)


席間,阿水小姐拿出她的SOGO週年慶血拼戰果來,幾乎是半個月薪水的兩瓶安那蘇香水。我也買過12張小朋友的一把玩具,這沒什麼。令我驚訝的是她拿出針線縫大衣的鈕扣,如此不搭嘎的POINT 讓我不禁瞠目膛舌。可能是我失禮的注目禮還有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對話,她苦笑說:

「你不了解我...」「你不了解我們四個人啊」 (指她的室友)

是啊。我想我真的不了解坐在對面的漂亮的女生在想什麼呢?

我有一位小學同學,女生。同班六年,高中很有緣的再同班兩年。扣除掉"請、謝謝、對不起、你好、再見"等問候語,我們沒有超過六句真的算得上是對話的交談。除了一整個調調不合,應該也是一種社會現象吧,我想。就跟湯姆克魯斯演的《落日殺神》,對吉米法克斯說的「這個城市病了,有人在捷運上被殺了坐在那裡六個小時都沒有人發現」。大學畢業後聽過隔壁班的翹課大王、學聯會主席去當了ESPN體育新聞主播。凱依當了長榮的高級BUYER,她得到了驚嘆號想必多到連部落格都裝不下了。誰誰出國了,誰誰在對岸祖國工作、誰誰要去美國攻博士、誰誰誰從英國碩士唸回來了...

會不會哪個同學已經在不知名的地方凋零了呢?

也許,也不一定喔。

前幾天租改編自吉川英治小說,由井上雄彥畫的《宮本武藏》,裡面某一話提到武藏到京都,遇到貪酒好色膽小又懶做的童年玩伴本位田又八。酒過三巡,又八帶著妒意說: 「阿通呢?我的未婚妻呢?」「我知道你帶者她」「做武者修行還帶著女人,真幸福啊」

「如何,她叫床的聲音很淫蕩吧?」又八說。

然後又八的臉上又多了一個武藏給的拳頭印。 又八不知道自從小時一別,武藏不知道挑戰過多少強敵、瀕臨過多少生死的關頭,在互相殺人的螺旋中累積經驗才把自己的劍術磨練至臻境。這種修羅場裡根本容不下一丁點兒女私情。武藏感嘆的在自己心裡說:「又八啊,你看到的不是我/ 是多年來我們沒有見面的幾年來/你腦子裡虛構的我/你腦子裡的我/還有你腦子裡頭的故事/反應出你自己的樣子」

那,在大家的眼中我是怎麼樣的人呢?

大概是因為投稿了幾篇文章被刊載在校刊上,而我又是在當副社長的緣故,記得高中的畢業紀念冊上別人給的評語大概都是充滿了「講話不要太深奧,別人聽不懂」「你將來會當作家」之類的話。說實在的我也像別人不了解我般的不了解我的同學。高中讀拉美西斯三部曲,村上的發條鳥年代日記、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輕,讓當時覺得這類的第一人稱視角的小說,自己是主角,災難總會過去、救贖會降臨等。四年的大學生活讓我遠離家中風暴核心,高雄對我是一個溫暖的避風港。當然也有成長,但只限學長姊還在的時候,大三大四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在英文這個領域找不到對手了,又充滿了無法前進的絕望與惶恐。

某方面來說孤獨是一種讓自己放空的方式,特別是在別人不了解自己的時候。

九把刀寫過一部驚悚小說《樓下的房客》,主人與房東分別處理掉了兩個房客,裝在兩個大垃圾袋中拖著在客廳相遇,彼此裝成無事微笑道安。有點像是法國電影黑店狂想曲《Delicatessen》的黑色幽默的情節,住公寓晚上聽到尖叫聲千萬不要探頭去看,房東賣的肉絕對不能買。不去碰觸私領域的東西彼此就可以相安無事。打出頭鳥的團體生活是怎麼來著呢? 就像做唐吉柯德的美夢去挑戰巨人風車救公主一樣,夢醒時分是無比的痛苦。

無論如何還是很高興能夠跟老同學們吃飯打屁,這對自詡是社會邊緣人的我而言真是萬幸。我想如果大學沒有遇到愛力克斯像是劍鞘一樣把我"管束"好,扮演唐吉柯德的僕人潘薩(Sancho Panza)可能我又會像高中那樣到處割傷人、跟同學都沒有交集吧!

星期一, 10月 15, 2007

班會會議記錄 (I)



(點一下上面的圖片進入相簿)

「永遠把同學會當成最後一次舉辦!」
「是不是同學就看這次哦...」
「沒來的同學,以後也不用來了。」

以上是跟艾瑞兒在MSN上聊天提到關於同學會召集的各項方針。當然是開玩笑的。比方說想出 "排班打電話請沒到的人半夜起床上廁所 "、" 得罪班上25人沒關係,還有另外25個"之類的。實際上而言呢,颱風這次的到來讓原本可以參加的馬機、艾牡蠣林、艾牡蠣鄭、坎迪斯、羅迪克貴還有許慧欣小姐等人延後一周沒辦法來。這讓動員分布在全台灣的召集人很傷腦筋。ANYWAY, 第一次舉辦參加人數: 9/50人。

最佳出席: 模擬卡(從台南專程上來)



下次應該會在台中場OR 高雄場舉辦吧,我想。

"Always take the reunion as the last time you hold it"
"For ture classmates only"
"If you can't make it this time, forget about the next time"

These are the strategies I proposed to Airal on MSN. Of course I'm just kidding. For example "rotating to make phone calls(harass) to those who don't attend the reunion in the middle of night","Feel free to offend the 25 of the class, for we still got the other 25" Acturally, the hurricane KROSA made Maggie, Emily Lin, Emily Zon, Candice, Rodick and Angela Cho unble to attend. This made it very difficult for me to mobilize the classmates. Voila, this is it. 9 classmates out of 50. Monica came from Tainan, she came long way for the class reunion.

Next time maybe it's more appropriate to hold the reunion in Taichung or Kaohsiung, I think.

星期三, 10月 10, 2007

AFL 4C REUNION 同學,不見不散!

時間: 10/14 SUN 11:40 集合
地點: 捷運忠孝復興站四號出口
聯絡人: LEON(0911-990804)
I'll see you when I get there!

星期二, 10月 09, 2007

2007年 外四丙班會熱情開催中! (AFL4C Reunion ! )




(感謝高更老師的犧牲色相力挺,本文置頂至同學會結束)

Special thanks to dear Luke's picture

時間: 2007/10/14 中午11:40 於四號出口集合 ,12:00 準時開飯,請務必掌握時間!
地點: 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07巷5弄3號,慕斯卡和風洋食 (捷運忠孝復興站旁)
聯絡人: 里昂 (Leon, 0911-990804)
協辦單位: 羅迪克小站狐狸的窩、97年班會召集對策委員會 (轉載本文告知即可加入)

注意事項: 1.有要攜家帶眷者請先告知,以便統計人數。
2. 想參加者請在下面的意見or右邊留言版簽名、我們要提前訂餐廳 !!請大家告訴大家~
3. 本活動歡迎串聯~ 圖片請自取,要交換MSN 也歡迎!
4. 目前確定參加人員: 小B、蔡包、Ariel、小巴and her friend、Lisa狐狸、Pandora, 阿貴, Monica, 怡純, Emlily 鄭, 怡宣, Angela 周, Avis 蓸 (共計14人) ..持續增加中,缺你一人都不行!
5. 相關訊息: 火車時刻表高鐵時刻表 、餐廳位置圖


Time: 2007/ 10/ 14 11:40Lunch

Place: MOSCATO CAFE, No. 107, Sec 1 Fushin S. Rd, Taipei.(TEL: 02-2773-3065 ) , MAP Click Here
Host: Leon Yeh (0911-990804)

Sponsor Partner: Roddick Su (forward this article and leave message will do)

NOTE: Dear pals who have companies please leave your information, we'd like to make sure how many people are involved.

People who have difficulties finding where the restaurant is, please contact Leon or Emily.
Free free to forward this post, hotlink the pic, and exchange any MSN account!

So far we got: Emily Lin, Leon Yeh, Alex Lai, Maggie Hsiao, Candice Lee, Ariel Wu, Ivy Ba, Lisa Huang, Pandora Lin, Roddick Su, Monica Huang, Rita Jian .. fellow AFL 4C reunion, we LEAVE NO MEN BEHIND !




星期日, 10月 07, 2007

RE: 聽說愛情回來過

璦琿條約 (璦羽) 是我高中時的同學,我們一起編輯過校刊,她是主編,我是吳三小摟擁的副社長(笑)。她家境略為清寒,我從高中認識她開始到清華研究所都是拿獎學金升學的,真是有出息的小孩啊 (嘆) 有時候我也會降想,如果我有她十分之一的努力,可能今天就不會只是如此了。以下是她的回文,我會徵得她的同意貼出來的目的是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這篇文章,歡迎在愛情裡浮沉的各位、一起來療傷吧 :p
 

璦羽 已針對您的文章「聽說愛情回來過」留下新意見:


之前好像都是你聽我吐苦水,看了你從男生的角度作的自述,現在換我以女生的觀點簡短地分享我的故事和想法。


我的故事很簡單,大致上就像王識賢的"腳踏車"歌詞一樣...從前從前...有個男的天天等著女的騎腳踏車上下學,兩個人騎著腳踏車,每天的這一段時間就像是他們約會的時間,伴著腳踏車車輪聲的兩人漸漸產生情愫,慢慢有了甜蜜、幸福以及對未來的希望,但這段感情隨著女方出去打工、離開家鄉去念了大學後,...漸漸變質。


"你抬頭在看什麼?""我在看天空,問你的媽媽放不放心把她的女兒交給我?"


因為這句話,我哭了,答應和他在一起。
我曾經很喜歡他,想過要陪他一輩子。因為我知道我們都是受過傷的孩子、都有個不完整的家庭,想要一直保護他...。即使我的家人朋友都不贊成我們在一起。但是最後我選擇背叛了他,是背叛他嗎?我想我背叛的是我自己許下的承諾。分手是我提出來的。


第一次提分手是因為他在大街上出手打我,原因是他覺得我為了賺家教費去陪別的男人而不陪他。後來我原諒了他,我告訴我自己他會這麼做是因為他不曾享受過家庭的溫暖,所以對自己沒有信心。第二次分手仍舊是我提的,原因是我發現他的愛變成一種自私、甚至是一種毀滅心態,他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開始處處限制我、甚至繼續打我,還有他因為聽到一個異性朋友打電話給我以為我"紅杏出牆"對我說的一句"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


分手的過程很坎坷,其中就是經歷了八股的信件、簡訓、電話疲勞轟炸,男方以死相脅,還有病態的精神折磨,害怕被人跟蹤、甚至莫名其妙被人捅一刀、以及持續了好幾年的惡夢...但這些都比不上我對於違背自己當初的諾言所留下的自責。我曾經對他說過:"如果有一天我說我不愛你了,請你一定要提醒我以前的我有多麼愛你"。"那你以後願意嫁給我嗎?" "我願意"
這些話是在我跟他在一起最開心的那段日子說的,當時的我天真的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到永遠。我是很認真地想過才這樣說的。


在他向我道歉苦苦哀求要挽回時,他也提醒了我當時我說了這些話。


那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承諾是不可以亂給的。在這場戰爭(?)中,我不是受害者,事實上我們互相傷害。


坦白說,到現在我還是很害怕他,但是我其實也關心他,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畢業以後找的到工作嗎?我希望他交了新女朋友,我希望他真的像他最後在電話裡所說得那樣,會為了把我追回來而努力變成一個有出息的人。當然我絕對不希望他真的跑回來追我,而是希望這可以變成一種讓他奮發向上的動力。等他真的有所成就以後再回頭看才會發現過去的我們有多麼幼稚,而或許他也能真正成長一些,也會發現沒有我,其實他也可以過得很好。


因為這場失敗的初戀,我失去了一個好朋友,卻多了唯一一個不想再見到的人。因為我沒有辦法繼續跟他當朋友,至少對當時的他而言,他也無法只把我當朋友。我學會了不亂給任何的承諾。在沒有準備好承受背叛自己承諾的後果之前,最好不要做任何的承諾。還有,不再輕易說分手,否則就別輕易開始。


回到你篇首的第二個疑問:"如果有一天,我不愛你了,你該怎麼辦呢?"
這讓我想到一段話,藤井樹~《如果有一天》


『雲,如果有一天,我因為意外殘廢了,你會怎麼辦?』
『今,那我一定會好好愛惜自己,不然我怎麼照顧你?』
『雲,如果有一天,我突然間不愛妳了,妳會怎麼辦?』
『今,那我一定會繼續愛著你,因為你一定會突然間再愛我的。
『雲,如果有一天,我沒理由的要跟你分 手,妳會怎麼辦?』
『今,那我一定會沒理由的不跟你分手,看你怎麼辦!』
『雲,如果有一天,我不會老,但你卻老得我認不出來了,你會怎麼辦?』
『今,那我一定會趕快投胎去,那時,你一定要等我。』


有人說「如果」這個詞多多少少存在一點絕望在裡面,因為意味著缺乏安全感、充滿不確定性,我卻說「如果」也代表還抱持著某種程度的“希望"與"夢想" 。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在你的範圍.你會難過嗎?如果有一天.我不告而別.你會想念.為我著急嗎?如果有一天.我都不再理你.你會傷心嗎?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如果......我就這樣緊抓著你.那我是否會讓你有更多的快樂.抑或只是讓自己更加的步向深淵呢....""有時候。你等的不是事情,機會,或著誰; 你等的是時間。等時間,讓自己改變...........變成你要的 或是他要的 樣子........"


以上這兩段文字都不是我寫的,也忘了是什麼時候從不同的兩個地方看來的,但兩者卻湊巧地為彼此下了一個註解。女生常常說要的不多,要的只是一種安全感。忘了是哪堂課,某天老師上課時突然提到這個議題,每每聽到別人對他說--另一半總沒給他安全感--的時候,他就會覺得這樣的人真的很笨。他告訴我們..不管我們是一個人的時候,或者是有了另一半、甚至將來結了婚..都不能將安全感交給對方保管,要自己掌握安全感才是...


老師向我們解釋:安全感其實指的就是自己的累積的實力,我們在人生的旅途當中,要不斷的充實自己。這樣自己才有雄厚的實力與經驗,老師又說,天底下最笨的人,就是當男女交往的時候,只會一昧的限制對方心底只能有你這一個人。其實應該讓自己和對方都有機會認識不同種類的異性朋友,再經過相處或者時間的經歷,如果最後對方選擇的人是你,那就表示你在他心中真的是很棒的人。如果我們的能力條件夠好,就不用怕對方變心。但是倘若我們一開始就限制對方眼中只能有我們一個人,那麼也許他現在能壓抑住,可是將來的某一天,假若他遇到了一個比你更好或更適合的人,他就會離你而去了。到時候的我們豈不更傷心難過?


仔細想想,其實還蠻有道理的。每當我們說出沒有安全感的時候,是不是害怕對方有一天會離開我們?到底我們怕的是什麼?怕對方遇到另外一個異性?怕有其他人吸引他?還是怕被拿來比較?如果我們真的有吸引他的條件,何必害怕這些呢?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說的比較簡單吧!的確,曾經..我也覺得沒有安全感。可是..真的想那麼多有用嗎?並不會有任何的幫助。到不如,從今天開始,把安全感找回來,讓自己保管。


"If you love someone, let it be and set him/her free,if he/she comes back to you, it's meant to be"(如果你愛一個人,隨遇而安,讓他/她自由的飛,如果最後他/她還是回到你身邊,那就是命中注定的。)"


回到你篇首的第二個疑問:"愛情是什麼呢? 你沒有愛情活不下去嗎?"我覺得,不管是愛情、親情、友情,都是一種需要與被需要的感覺。構成這些感情的喜怒哀樂同時也是必須透過分享來傳遞的。


和前男友分手後不久我曾經寫下這段文字:


"高中的我,其實也同樣孤獨寂寞。這幾個月的大學的我,只感到累、痛和感動。同樣的酸甜苦辣,不同的是...我知道也學會...分享。因為身邊永遠都有關心你的人。也許是 平時和你鬥嘴見面就吵的人.....也許是 和你話不投機但你說冷笑話仍會給予掌聲的人..也許是 你絲毫無所覺但卻默默偷偷喜歡支持你的人....也許是 僅僅是路過的甲乙丙丁...都 會 讓我感到 自己在呼吸...不一樣的空氣     雖然當時的我 很可能在不著痕跡地 拭著淚或 許 正不顧形象地嚼著餐廳的藍莓厚片 哈哈大笑anyway 我只想告訴你 也告訴曾經或正在迷惘的自己.你的身邊還有 許多人 只要你願意 他們/我們......都願意傾聽也同時分享彼此的心事......."


現階段的你應當是不需要這段話的,看得出來你很成熟,也將自己調適的很好,至少表面上看來是如此。我只是呼應你已經開始做或已經做到的,找到自己對於他人的價值和自己的價值。即使現階段在愛情上得不到圓滿,也不代表你沒有那個價值。接下來 "你沒有愛情活不下去嗎?"看到你說愛莉絲的例子,我可以想像一個人在國外一年的感覺,當時我在芬蘭一年就是如此,只是她的情況比我慘太多,我只需要早起跟晚睡跟我男朋友視訊,而你們卻必須偷偷摸摸冒著風險不定期地打電話。(by the way,你寫的臍帶那段譬喻用得真是絕妙)就像你文章中暗示的...她一個人靠著自己的力量在國外生活著,不需要男朋友也活得下去/也得活下去。對我來說也是如此,我總是試著靠自己的力量生活和養家,但是難道就因此我不需要男朋友嗎?我沒有愛情難道會活不下去嗎?回答這個問題,我沒有愛情〈不管是親情友情也都是一樣〉仍然活得下去,也得活下去。但是對我而言,我的生命中有一部份便活得沒有意義,沒有價值。


男朋友對我來說是生活的一種動力,不是助手。我的確不需要靠他來幫助我完成一些我自己可以完成或應該由我自己完成的事。但是我需要他,因為他是我夢想的一部份。"真的想,寂寞的時候有個伴,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劉若英,當愛在靠近〉


我只是想要有一個家的感覺,這是光靠我一個人永遠都無法達成的。如果有人這麼問我:"你沒有愛情活不下去嗎?"我會回答類似的話:"活得下去。但是我更希望我愛的人陪我走過每一段日子"如果不巧我愛的人變成不愛我的人且問了我同一個問題,我想我會回答:我活得下去。你放心。雖然我應該會寂寞很久很久很久...再度把自己武裝起來,就像當初和你在一起之前那個樣子。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愛情,單身也可以活得很快樂,只要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快樂,why not?


雖然有時候也會覺得談戀愛很煩,或是到一種老夫老妻的境界就很平凡無趣,這會讓我想到大一唸西概讀到包法利夫人時隨手寫下的感想:


now gradually I start to understand what's in Madam Bovary's mind.it's torture for one to put up with a common life---especially when there's no sparkle in life at all.Though, normality is kind of happiness.perhaps that's because of my unsatisfication, my ideal...and my lack of self-criticism.

但最終,我還是甘於平凡的。最後最後,與你分享一首我很喜歡的詩,特別是最末段和其最末一句。看看這一切可以造就怎麼樣的你 :)


Lines Written In Early Spring -----William Wordsworth
I heard a thousand blended notes
While in a grove I sate reclined,
In that sweet mood when pleasant thoughts
Bring sad thoughts to the mind.

To her fair works did Nature link
The human soul that through me ran,
And much it grieved my heart to think
What man has made of man.

Through primrose tufts,in that green bower,
The periwinkle trailed its wreaths;
And 'tis my faith that every flower
Enjoy the air it breathes.

The birds around me hoped and played;
Their thought:I cannot measure---
But the least motion which they made
It seemed a thrill of pleasure.

The budding twigs spread out their fan
To catch the breezy air;
And I must think,do all I can ,
That there was pleasure there.

If this belief from heaven be sent,
If such be Nature's holy plan,
Have I not reason to lament
What man has made of man?

(詩的分行因為版面關係亂了,有興趣再去網路上找來看看吧)

星期五, 10月 05, 2007

班會延期通知及投票

因為烏龜強颱科羅莎本週末襲台,本次的同學會只好延期嚕 ~

請大家幫忙投票,決定一下更改的時間,謝謝!






Quickvoter


Q.本次班會延期應該辦在什麼時候?



10/13 SAT 禮拜六

10/14 SUN 禮拜天

都可以,我可以出席

我要工作,沒辦法參加 QQ








-view results-



by pentacom.jp









投票時間: 10/5 土曜日 - 10/9 火曜日

一人一票,一票一值,...我們要訂位子嚕! 如果有意見請按這裡提供或是利用右邊的留言版,謝謝,魯力!^^

星期日, 9月 30, 2007

班會注意事項 FAQ

Q: 為什麼這次辦在台北,而且剛好選在十月七號禮拜天?

Why this time reunion held in Taipei, and happen to be on Sun, Oct 7th?


A: 會選在台北市,是因為在台北工作的同學遠比想像中的多。幾乎登高一呼提議出來就有七八位同學確定可以參加。選十月七號存粹只是挑一個幾個朋友有空的日子而已。在這邊得向中南部的同學說聲Sorry, 如果明年小弟有幸舉辦的話,也希望能夠吸取這次的經驗,能夠辦一個以南部為中心點出發的聚會。

Q: Because we have 7 or more classmates working or living in Taipei, that is more than expected. Oct 7th is a good day for many people, too. We can't meet everyone's demand, and have to say sorry to those who live in the south of Taiwan. If possible, I will hold a reunion like this in Tainan or Kaohsiung next year.


Q: 為什麼會選那家店 ?
Why is that shop?


A: 場地是Maggie 推薦的,根據實地勘查經驗,離捷運站近,方便交通,菜色也不錯,東西合璧,更重要的是可以包場地,不會有開同學會開到一半,有人被關在門外排隊等吃飯的窘境。

A: Maggie picks up the place for us. According to what she had seen, the shop is located near the MRT station and is very convenient for us. The food combines the East and the West delicious cuisine. More important, the shop allow us make a resevation in advance. In that case, nobody has to queue up while others are having lunch.


Q: 台中市會不會是個好選擇?
Will Taichung be a better place for the reunion?

A: 能夠在台中舉辦的話是在好也不過了,因為小弟就住在隔壁的苗栗。不過要考量沒有交通工具的情況下,只能在台中火車站商圈附近選擇地點。而且我們班的台中人只有丹妮,目前暫時無法確定她籌畫或參與的意願。只能說台中或許可以做為下次班會地點的參考。
A: It dosen't get any better than this if the reunion is held in Taichung for I juse live in Miao-li, where is near Taichung. But we can only choose the shops near the train station, and we only got Pandora who lives in Taichung. For the moment I have no ideas she's willing to plan or not. In that case, MAYBE it's a good idea to hold the reunion in Taichung next time.

Q:這次老師會出席嗎?
Are professors coming?

A: 目前馬丁電話中回答說不一定,我會再威迫利誘進行道德勸說。芭芭拉老師因為行程滿檔確定不會參加。高更路克老師我已經發MAIL給他了了。也連絡執秘那邊,有高更老師的電話的人歡迎提供一下....禮拜二會確定老師們會不會參加。
A: Dr. Martin said maybe, I will keep on persuading him. Professor Barbara is not coming becasue she has made plans already. I had written an E-mail to Luke, and contacted executive Tsai. I will make sure on Tue.

Q: 既然高更老師無法確定參加,上面那張 I WANT YOU 怎麼來的 ?
Since you cannnot make sure professor Luke is coming or not, how did you get the picture?

A: PhotoshopTM 是萬能的。
Q:Piece of cake to mighty Photoshop.

Q: 我很想參加,可是真的沒辦法,怎麼辦?
Q: I'd like to participate, but I can't make it. What should I do?

A: 你可以留下你的網誌、部落格、網路相簿,伊妹爾等聯絡方式。藉由大家一起交換近況,開一場網路同學會。10/7號以後,小弟也會放上本次活動的照片、影像、活動花絮,讓大家交流一下。
A: Feel free to leave you Blog, photo album, E-mail, everything. By exchanging information, we could have a reunion on the internet. After Oct.7 I will upload the photos and videos to let people who cannot join us know!

*已知的部落格如下: 閃亮小綠部屋(Julysixpay)、秀外惠中(Carol0619) 、庭羽(VickyStacy)、潘朵拉(Pandora)、你夠了(NicAnts)、阿貴(RoddickSu)、狐狸窩 (Yupo1009),阿水(YiChwen)不想公開或是有更多同學資訊想要分享的,請按這裡或是寄信給我,我會第一時間增加/移除。

(These are the blogs and photo albums of our dear classmates so far)

星期五, 9月 28, 2007

負け犬( Defeated Dog)

這是我家的忠狗小白,跟主題沒有關係(This is my dog, Whity, which is irrelevant to my topic)




前年第一次的民航特考考過了,卻因為自己想太多,搭火車到新竹時候折返回來拿根本不需要的身分證,遲到扣分結果性向測驗被刷下來。第二次的民航特考考過了,體檢發現得到淋巴癌,好像因為這一點 (無法確認) 性向測驗又被刷下來。還好中華民國男生有天殺的兵役問題時間好像多到用不完,本年度第三次挑戰成為民航人,卻敗在一科想也想不到的英文

I passed the first stage of ATC(Air Traffic Control) exam 2 years ago, but I was failed becasuse I thought too much. On my way to Taipei to the sec test, I thought I forgot to bring the ID card which was not required. And I lost points for being late and failed, of couse. Last year, I past the first stage of ATC, again, and had physical check. At that time I was dignosed of having Hodgkin's Disease. And (possiblely) because of it, I failed again. Thanks to ROC males have sufficient time to kill during the army obligation. This year, I took the third test, but failed again in the English, the unbelivable subject.



我想這個應該是神要跟我說的話吧,嗯。

I'm supposed that this is the God Almighty wanna to speak to me, huh.



我的個性不適合成為塔台飛航管制人員,太粗心、太容易緊張了。這次考試考英文的時候,因為前兩年都是高分接近八十通過低標六十,很自然而然的"想當然爾" 今年也應該很簡單,於是題目並沒有多看,用飆的做完,檢查一遍就提早交卷了。仔細回想一些細節包括忘記攜帶手錶掌握時間、有感覺單字詞彙增加難度等,都是可以及早預料到並且反應的。簡直就像大空難發生、事故調查委員發現有好幾百個因素同時出現、有一個免掉就不會發生一樣。假如我有戴手錶... 我就可以有更充裕的時間.... 假如可以更小心....。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後悔沒有特效藥。 更有好幾題是看太快、超級簡單但是是個陷阱題,可以識破的。事後對答案時,我幾乎內心在淌血,心如刀割莫過於此

My personality is not a ATC type. I'm too reckless, and esay to get nervous. Because I did very well in the last 2 year English test ( nearly 80/100), I thought it was a piece of cake for me to pass the level (60/100). I did not do the test carefully but wrote the paper as fast as I could. After I did the double check, I passed the sheet to the examiner. I forgot to bring the watch to use the time well, I had a sinking feeling when I saw many new vocabularies. It could have been possibley avoided but I didn't. It was like an aviation accident caused by thousands of reasons when being investigated by the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Had I brought the watch with me on the test,... Were if I more careful.. bra bra bra. My heart was almost torn to pieces when I caculated the points after the exam.


日文形容打敗戰、落荒而逃有一個很貼切的形容詞: - 負け犬 (MAKEINU) 意思是形容敗戰之犬 (喪家犬),打架打輸了夾著尾巴跑得遠遠的狂吠的狗。"今さら何を言っても負け犬の遠吠えだ, いまさらなにをいってもまけいぬのとおぼえだ" (現在說什麼都像是喪家犬在遠吠 冏) .... 真是像是我心情寫照。英文口試這科目考八十六分也無法彌補英文選擇題與翻譯只有五十一分的痛。虧我還自稱是外文系的,(實際上也是靠這個混飯吃的) 英文考不到六十分真是無言見江東父老。..吾不禁自嘆曰:「天生一具銅觔鐵肋,不使立勳萬里外,乃槁死三尺蒿下,命也..!亦時也!....尚何言!」遂入大湖種草莓為農夫。

In Japanese, a very well-written adjective for the situation "MAKEINU" which means a defeated dog howls and runs away. "IMASARA NINIO ITEMO MADEINU NO TOOBOEDA" (It's 「no use saying [just like the howling of a defeated dog to say] anything now.) well it is just like how I feel. What I did 86 out of 100 in the English Oral test cannot mend the problem merely 51/100 in the English multiple choice and traslation. Shame on me how dare I claimed my major is English. ( I acturally make money on it) It really had me no ground not to make 60/100 points. I can't help thinking : "Though I have an eye for English learning but I didn't do well. Time and fate gave me no alternative" Maybe I just quit and be a strawberry farmer for good.


轉眼從去年十月初發現淋巴癌到現在快要滿一年了。

All of sudden, it's almost been a year since last october that I was dignosed of having Hodgkin's Disease.



我感謝神,也跟神禱告,如果這是該給我的工作那就讓我通過吧! 如果不是,那今年就讓它不過吧! 即使通過了筆試,後面的體檢、性向測驗、.. 一堆有的沒有的測試也會把身體狀況不好的我給幹掉的。每年準備考試也是要拼死拼活的,不如早死早超生,我是鐵了心懷著今年要跟民航說掰掰的意圖去考試的。

I give my thanks to God, and pary, too. If ATC is the right job for me, then pass the test this time. If not, I am done with it. Even if I pass the first stage, there are lots of following tests could flunk me out with my poor health condition. I prepared a lot every year for this test. I rather die earlier than hard if I'm bounded not for this job. I said I pull no punches and show no mercy to the test this year.



九月初去做檢查,當放射治療科的主任跟我說: 依照多年的經驗,放射治療後,斷層掃描顯示的腫瘤現在剩下的應該都只是無害的組織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至少不用活在"何杰金氏症第三期的病人只有百分之四十存活率"的陰影下。

At least it is a good thing that the Gereral Dr. in the Radiation Dep. said to me that the only stuff remain in my chest should be nothing more than ineffective tissue, according to the cat scan. I am relief now. For the moment, I don't have to worry the saying that "60 percent Patients who suffer from Hodgkin's Disease III would pass away "


十二月第一次後續追蹤報告。
Procceed the first following phisical exam in DEC.


後記: 繼阿不思‧鄧不利多不幸罹患何杰金氏症辭世後,藝人比莉也得到淋巴癌,並接受化療 (媒體沒有披露是何杰金氏症或是非何杰金氏症)

Note: Due to the failure of English test, I start to write the bilingual BLOG from now on. Please be free to write down any comments, including gramma mistakes. Thanks a lot !


星期三, 9月 19, 2007

見鬼的遺傳



提到我的家人就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因為無論如何實在差異性太大了。

老爸是體專畢業的,在大甲某家紙廠從基層小弟做起,當過兩三百人的總經理。後來因為公司出現營運問題,(二世祖搞得公司烏煙瘴氣) 於是離職開始專心從事園藝。就這樣經營園藝、景觀設計施工好幾年,後來我們舉家遷徙從苗栗市搬到公館,他跟叔叔們拿電鋸、材料搭起來一間很有巴里島熱帶feeling的餐廳。但建一家餐廳很簡單,經營就有點困難了。 從基本的廚師人選、餐點菜名稱、餐具的使用、該穿什麼衣服... 我就是老爸就是合不來,我主張餐廳放的音樂要類似小野麗莎的Bassa Nova風,或是像是 Enya 的 "Anywhere is" 等,營造出來一種浪漫的紛圍。老爸叔叔等一票人主張走休閒農業,每次都在放台語老歌,做出來的就是一整個鄉村的農場感覺。



後來我去當兵,放在pchome免費網頁的網站也被收回去了。附近的快速道路建好後車流直接往大湖的方向前進,沒有經過台六線。店裡頭原本的慘澹經營的生意一落千丈,老爸又從餐廳廚師的身分回到老本行園藝包工業。店裡頭那些美麗的裝潢、花花草草,因為沒有整理,疏疏落落的自成一格。最近老爸辭掉黃金小鎮的理事長職位 (小馬哥單車行來M縣時,他還被推去簡報 ),用力栽培小盆景,我看看養大一點能不能搞個Y拍好了。

老媽很明星。

用明星這個詞來形容的確不誇張,媽是從小時候就是打網球升學的,代表國家去香港、日本、韓國比賽,家裡頭獎盃獎狀一大堆。如果用少棒來比喻,就是打到波特威廉回來坐在車上遊街,旁邊還有人獻花灑紙片那麼誇張。我不能說我媽是70年代的詹詠然,但是如果當初她選擇的不是軟式網球,的確現在的境遇又可能不一樣了。她到現在還是現役的壯年組軟網國手,每年都會入選國家代表隊去參加亞洲盃的北賽,同時擁有A級國家網球裁判執照。因為兼具實務經驗,國際的大型網球比賽如台維斯盃,裁判長還常常找我媽去執法。(寫來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媽這麼了不起)

老爸在體專是排球校隊,老媽是靠打網球升學的,可惜我一點也沒有遺傳到這方面的天賦。

球類運動只有羽毛球算拿手,沒有任何參賽得獎的紀錄。籃球普普,我也幻想過自己像越前龍馬那樣的家學,只可惜我並不會打網球,或是曾經表現過這方面的天賦,我只是個平凡人。

那樣的運動細胞遺傳到了哪去了呢? 最近想去環島,但苦於老是瘦不下來的自己,忍不住這樣想。好像上帝要考驗我一樣,在大學畢業的起跑線上,鳴槍的同時我搞錯了方向往後跑了若干公尺... 眼看別人已經唸完研究所、在工作的工作了,我還在跟該死的病魔奮戰。

在台灣,運動員的生命是很短暫的。這我不只一次聽到老媽這樣說,可是自己也好想在某種運動的領域有特殊的表現或是家學拿出來可以嚇人一跳,... 附帶一提,我對園藝也是一竅不通。... 真是見鬼的遺傳啊! 家族並沒有得到癌症的病史啊... 我的遺傳到哪裡去了?

星期六, 9月 08, 2007

耐心的病人( a patient patient)


最近的狀況跟AC/DC的歌詞還真的蠻吻合的,HIGHWAY TO HELL ( 開往地獄的特快車,早日投胎)

八月份考了第三次的民航特考。考完因為今年英文考題暴難直逼外交特考的難度,在民航管制協會的討論板上也是哀嚎聲四起。前兩年我都是高分通過60分的門檻,沒想到今年有可能敗在英文這科有六十分低標準的絆龍索。

關於身體方面也是不好,前天去看斷層檢查的結果,血液腫瘤科說還有1.7X4.8的陰影,有可能是腫瘤沒有消失,也有可能只是放射治療後剩下的結晶物質。如果我不做正子攝影的話,就得要開刀做切片取出來化驗才知道了...

這讓我想起無論如何都不算愉快的經驗。

去年十月,忐忑不安的心情,排隊→斷層掃描→等結果→得知胸腔有個陰影→排隊等病床→開刀→復原等結果→確定是淋巴癌→民航考試 game over → 開刀放置人工血管 → 復原開始打化療 →休息→化療→休息→化療... 化療完畢後又是做檢查,沒有控制又是放射治療,現在做斷層結果又回到去年的原點,真的無論如何都不算愉快的經驗

但是上帝爸爸跟我們說: 要時常喜悅。我記得在高雄博愛教會某次一位日籍的牧師來佈道,他說,中文的翻譯"時常喜悅"(Be joyful always)在頻率上錯了,應該是總是喜悅。

我想外文系還是有點好處的。在上帝簽給我好大一張假單裡,我還是可以增加我的英文專業。X 光叫做( x-ray) 斷層掃描叫( cat scan, CT) 正子照影( PET) 內視鏡 (endoscopy) 人工血管 (port-A) 化療叫做 Chemotherapy, 放射治療(或是叫電療) 叫 Radiation Therapy。

血液腫瘤科 (Hematology) 我得的病叫做何杰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 ....在醫生跟醫生的對話中總是充滿一些專業的術語 (其實也沒那麼專業),至少拿到一張全部英文的病歷報告或是摘要(summary)不會有那麼驚訝或是驚慌。

記得看過小時後看過小說《潛水鐘與蝴蝶》(Le Scaphandre et le Papillon) ,看到南方朔前輩寫的代序,只有感動莫名還有購買的衝動。並不覺得生病跟我有任何的關係,或是我有可能得到奇怪的疾病糾纏我許久的想法。直到漫長的等候還有其他的人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 明明好手好腳,為什麼不去工作? (註1)

一而在再而三在我的生命中反覆的出現,我才慢慢接受這個事實。何杰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 不會立刻要了我的命"quick death",它是慢慢的、反覆的、細緻的折磨,宛如絞刑台上的繩索緊緊把我勒緊到斃命。... 前一陣子一個"放洋"回來的同學跟我說到她的一個好朋友,五年前因為得到這個病,在台大接受治療,(跟我一模一樣的過程) 結果還是在日前蒙主寵召了。他也是基督徒,她跟我說。顯然主的旨意不是我們都可以理解的,我如果活下來可以發明更長壽的燈泡嗎? (註2) 我憑什麼能治癒 ? 是不是我終生都得活在死亡的陰影下、疾病的螺旋中? ...現在讀那位潛水鐘老兄說的話特別有感覺 :

在宇宙中,是否有一把鑰匙可以解開我的潛水鐘?有沒有一列沒有終點的地下鐵?哪一種強勢貨幣可以讓我買回自由?

其實煩惱那麼多也沒有用,至少在一連串的問號後,我會有這個 ending thought。

上帝要做的工不是凡人可以去臆測的。至少在這段沒有看到終點的旅程中,神教導了我要有耐心,我是個耐心的病人( a patient patient) 。一切仰望神,凡事禱告、凡是謝恩,一切都有神美好的旨意。

:)



註1: 何杰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 是健保範圍重大傷病(Major disease) 之一 ,只是外觀上與常人無異。我老愛跟媽開玩笑: 「重大傷病卡應該不能撘公車免錢或是看電影打折吧?」

註2: 電影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 湯姆漢克在卡帕左陣亡後,質疑用執行用許多弟兄的生命換取雷恩的任務,而有以下的對話: 「雷恩最好值得我們冒這個險,他以後能夠救世濟人,或是發明壽命更長的電燈炮」

外文系廢業青年

取這個奇怪名字的原因當然是抄襲wenli的點子因為我是外文系畢業又因為得到奇怪的病賦閒在家,投閒置散的前提下,外表看起來正常能夠工作其實在過去的一年中常常進出醫院、把打針吃藥當成家常便飯。

自從去年底在家後,我去中途之家做了半年的半義工英文老師,然後,當然,放棄自己的部落格不更新 (不務正業?) 去雅虎知識遊憩。 跟線上遊戲練功打寶解任務升級一樣,在雅虎知識累積經驗值就可以由初學者升級成為實習生,..最後變成知識長。 變成知識長能幹麻 ? 我想這是大家最關心的。Well 變成知識長應該不能寫在求職履歷、申請研究所自傳,或是放在名片印出來嚇人。 但就像 WikipediaCreatCommon一樣 ,認同的人就會把這種自發性的奉獻精神、資訊取得平等,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不認同的人認為是浪費時間像是道聽塗說的網路公共廁所,或是憂心助長盜版的行為。












所以在知識+,等級這回事說穿了根本像是垃圾一樣的東西,僅供參考。高等的玩家也有可能是灌水灌出來的,回答出一連串網路搜尋剪下貼上未經整理的文章,剛註冊的新鮮人有可能恰巧是某些領域的專家。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知識真是很迷人的東西,特別是個人經驗的分享、網路上搜尋不到的訊息,就像是古幕奇兵在網路的洪流裡探索未知的寶庫,進行網路考古一樣。 ( BTW: 天下霸唱寫的鬼吹燈真的很精采,不介意簡體字的朋友可以到這裡看看)


我在知識+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英文。跟英文有關的東西我都想涉獵。文學、電影、翻譯、語言學、西洋音樂.... 語言對我而言是一把鑰匙,透過這個工具可以開啟一扇厚重、通往真理的道路。套句牛頓說的話: ... 我只是在海岸旁嬉戲,偶然發現一顆比平常還要不同的貝殼而欣喜不已的小男孩,但是身旁浩瀚無比真理的海洋卻靜默地躺在那兒。(註1) 學習可臻理想之境,換句話說,韓愈老先生說的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就是降而已。



我回答問題會找一些有趣的,或是跟文化層面有關的問題。在回答別人的同時,自己也可以獲得新知或是複習以前學過的東西。 推薦幾個還蠻"自慢"(じまん) 的回答: 左岸咖啡的英文該怎麼說 ?一些有趣的英文俚語由來更多有趣的英文俚語大英雄奧迪賽最後悔的一件事情(英文)?討厭,英文單字都背不起來,該怎麼辦?為什麼西方人會有三個名字 ? (Middle Initial)。當然有不錯的回答,也有傳遞給人錯誤的知識。現在看那些回答實在有點心虛。Anyway, 我在自己的小格裡頭放上知識的名片,但不敢在雅虎知識自我介紹裡放自己BLOG的連結,恐怕放了我的sidebar留言板就會充斥一堆要我做報告或是翻譯的邀請了吧... 囧




註1: 原文是 I do not know what I may appear to the world, but to myself I seem to have been only like a boy playing on the sea-shore, and diverting myself in now and then finding a smoother pebble or a prettier shell than ordinary, whilst the great ocean of truth lay all undiscovered before me. <wikiquote>

星期一, 8月 06, 2007

普羅文化的不可思義





過去的我很討厭蘋果日報。 從壹週刊登陸台灣的那天開始就有這種感覺,私領域的東西是關起門來的事情,為什麼要攤在人前赤裸裸的供人閱覽?

阿道夫‧希特勒是德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授勳的英雄,羅斯福跟柯林頓都有婚外情,邱吉爾是個酒鬼,雷根只是個演員,小布希是破壞中東和平的頭號戰犯,而陳總統水扁先生更是愛妻愛子、甲級貧戶力爭上游出人頭地的真人故事。.... 請問私德跟工作的表現有絕對的關係嗎?



而蘋果日報給我的感覺真是差到不能再差了。誇張的排版、照片的篇幅比文字還要來得多,超過三分之二的版面都是房地產、減肥廣告,視覺娛樂的價值大於新聞教育的功能。在當兵的時候因為軍營內沒有販賣報紙,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能"撿"士官看過的蘋果日報,不可否認的蘋果在這幾年也有創新的版面,如"今天我最美" 、作家專欄還有社會弱勢關懷單元等。但是我看到這麼一份報紙還是很難過,心裡很難受。



水果報不斷的跟你說: 女生應該穿短裙,露乳溝,美麗的標準要豐胸,要細腰... 幾萬塊的包包不貴,一夜情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看著斗大的"萬人比基尼派對"、 "微風廣場少奶奶代言名牌",我的心裡一陣揪痛。女性被物化、好像賣肉一樣被貼上標籤擺上鉆板論斤秤兩,胸圍的大小否定了有沒有腦袋的重要。男人也被洗腦了,追女生要滿足胸大腰細的條件,...這個年頭誰玩心靈伴侶(soul mate) ? 人們戲說男人五子登科,銀子、車子、房子、...有了這三子,妻子跟孩子還會遠嗎? 自由戀愛的機制其實跟相親結婚差不多,.. 男人的財產跟他的另外一半的"等級"是對稱的。可笑的是高喊女權主義當道的今天,男性沙豬還是支配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觀。


台灣是富裕了。可是這十幾年來,台灣有出過一兩個震驚文壇的作家嗎?

我說的是文字洗鍊、閱歷豐富,說出來可以讓兩岸三地華文圈文壇能服氣的作家。侯文詠不算、吳淡如不算、吳若權不算.. 劉傭?再往上推會把席穆蓉、琦君等老一輩的作家請出來了。 你可能不服氣說明明有那麼多那麼多的作家,那麼那麼多本的暢銷書,為什麼我硬要說台灣十幾年來沒有一位真的稱之為作家的人物?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應該是生命的深度與文學的素養兩個層面來說起。
我們在現代作家的書裡讀不到沈從文,凍得發抖,為了一塊錢吃不起麵,郁達夫在寒冷的冬天請他一碗陽春麵叫他好好寫,後來完成"邊城" "長河"等數十萬字的巨著。 .....我們讀不到白先勇的台北人,國共鑫戰多年,一群撤退的老兵,在一水相隔的台北,努力在異地找尋故鄉的溫暖。

這一代的讀者沒有受過嚴格的古文教育,沒辦法閱讀太長的文字,以致於現在的暢銷書作家除了文字敏感度不夠、寫不出代表性的作品外,也沒有市場、沒有出版商願意出版有可能是下個台灣文壇巨匠的作品。...我們不妨這樣說:大的可怕字級與行間距正逐漸殺死文學

最近看了喬治克魯尼自導自演的《晚安,祝你好運》,記者蒙羅在電影開頭與結尾有麼一席話讓我看得心有戚戚焉:



...我有責任坦白告知新聞界,廣播與電視的主要功能。...我們塑造了歷史對我們的評論,三大電視網若留著現在的錄影,數十年或是數百年後的歷史學者,就會發現黑白與彩色的影片,證明我們墮落、逃避現實,孤立於所處的現實世界之外。我們有錢、逸樂、自滿。天生對惹人不快的資訊過敏,大眾傳媒也反映這種傾向。但除非我們不要只顧著賺錢,承認電視現在用來轉移注意、欺騙、娛樂、孤立。否則那些資助電視的、看電視的、做節目的,發現真相時將為時已晚。 ...我開頭說歷史是我們造成的。如果繼續因循苟且,歷史會復仇,懲罰也會毫不留情地降臨。我們常說思想與資訊的重要。也希望哪個星期天晚上,原本播綜藝節目的時間改播美國教育現狀的調查。每隔一兩週原本播喜劇的時間,能改成探討美國的中東政策。...數百萬的民眾可以獲得更有意義的資訊,這將影響企業以及國家的未來。...如果電視只是用來娛樂與逃避,那麼電視的優點已經岌岌可危,而我們所有的努力也將付諸流水。電視是種工具,可以教育、可以啟發、可以激勵,但是唯有朝著那個方向努力,電視才能發揮正面的效用。否則電視只是光與線路構成的盒子而已。



喜歡看普羅小說的朋友請不要因為我這樣說就認為暢銷書不好,眼睛吃冰淇淋是人們的天性,看蘋果啃雞腿看大腿也是人之常情。我只是發現自己處在流行的邊緣、對於普羅文化感到深深失望而已 :)
《晚安,祝你好運》官網:http://blog.xuite.net/pandasia/GNGL

星期二, 7月 03, 2007

聽說愛情回來過

猶豫了兩三次、草稿寫了又刪、.... 我想我最後還是把它貼出來了。

愛情是什麼呢? 你沒有愛情活不下去嗎?

如果有一天,我不愛你了,你該怎麼辦呢?

我的她總是愛問一些"假設性"的問題。我不能像檢察官或是不負責任的政府官員說"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 但我總是認為這些事情不可能發生,所以也半是開玩笑地不負責任回答。

沒有愛情我會更無牽無掛,活得更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你不愛我了,我一定會把你追回來。

這些話是建立在絕對不會被背叛下、百分百信心下說出來絕對不準的答案。

如果一個女孩子代表一個城市,在我心中的觀點,愛莉絲是甜美的南部首善之都。

那年的英文戲劇課,我試探性地邀她去高雄的書店找上課用的教科書, 她驚訝的說好。說來慚愧,大學念了兩年,我從旗山騎摩托車到高雄的次數沒有超過兩次。不是因為太遠,而是不想,是單純的怕麻煩,還有著跟著梅花指示標誌騎上國道的可怕的經驗。

第一次出遊,學姊加上學弟的組合,去了高雄旗津的古砲台,搭上渡輪,遠眺高雄、哈瑪星,... 意猶未盡之餘還相約下次火車站前麥當勞見。

我們都很喜歡互相開玩笑: 每當一個彎轉錯,我都會對後座說: 「妳是住在高雄的高雄人嘛?」
愛莉絲吐吐舌頭不好意思的說,因為家教甚嚴,出門次數不是很多,所以很常出ㄘㄟ。
我則是意有所指的拍拍後座的安全帽說: 加油,我的GPS!

後來這顆偶爾會短路的GPS陪伴了我走三年。 那年寒假我們偷偷的在被窩裡頭,簡訊隨著高漲的電話費在苗栗與高雄兩地分飛。寒假結束後跟"學姊"交往的事情公開後也在班上造成了小小的轟動。大家會偷偷的問那個女生是誰,我口上不說,總是一股甜蜜的感覺在心頭湧上。 南實的校區很小,愛莉絲是班上一個女生的直屬學姊。後來也是因為愛莉絲當了中間人,跟班上的一大群女生也慢慢熟稔起來。

然後,當然,每天的下午五點過後就是戀愛必修學分時間,愛莉絲住在學校,我住在校外的男生宿舍。 閱讀網路愛情小說裡描述的校園十八相送與實際體會是有一段出入的,有時候忍不住想自己很多私人時間被佔用了,但是想到這是種甜蜜的負擔,也甘之若飴。

我是個自私的人。... 更仔細點分類是屬於自私中又加粗線條型的人。 戀愛實戰經驗裡大概就像越前龍馬的名言:「你還有得學呢!」 體貼是最不會放在心上的形容詞,被前女友夏綠蒂挖苦說就像是小弟弟一樣。 但是在跟愛莉絲交往的這段期間,體會到越是愛著另外一個人時,反而更能體會被愛、被呵護的心情。 就像是父母親無條件愛自己的兒女一樣,深怕餓著了,或是穿的衣服不夠暖,著涼的微不足道等的小事。 愛一個人,總會設身處地為她想,她要什麼,她的感覺如何,什麼是對她最好的。 ...

愛莉絲跟我的個性很像,都會為了一時的賭氣而意氣用事,尤其在英文的領域更是如此。曾經有一次在月圓花下、氣氛正好時,提到了一個不太確定怎麼發音、忘了拼法的單字,於是翻翻書包,字典拿出來,用手機的燈光照明 look up look up,... 有句話說女朋友是不會錯的,有錯都是男生的錯。 在交往的過程中我的粗心跟不守時也常讓她負氣掉頭而走,而有時也不完全是我的錯,但結果都是我在後面苦苦的追。 相處久了,脾氣與習性(弱點?) 也熟稔了,情侶間也建立一套標準作業化流程(SOP):



Stage1. 吵架→ 2.女方負氣掉頭離開→3.男生在後頭苦追→ 4.女生氣消後抱著男生大哭→5.回復正常



因為女生有每個月的生理情緒起伏,男生也有慣性遲到不負責任外加開空頭支票的習慣,所以情侶間的爭吵也是常有的事情。 幾年下來累積的經驗就是我在1.階段,開始發生耳語上的爭執時,習慣了一些非理性的語言暴力---不可否認的這是訓練出來的,我會想,無所謂,十五分鐘後一定是妳在我的懷中哭得跟淚人兒似的。





Brian Adams 寫過一首暢銷歌曲"Heaven"開頭是這樣的:「Oh - thinkin' about all our younger years... There was only you and me ...We were young and wild and free 」 大學的我們無憂無慮,真的幹了不少蠢事。聽到恆春的四重溪有溫泉,兩個人騎著老摩托車,從高雄旗山台三十九線沿路到屏東市,轉台一線直入屏東縣車城鄉的四重溪。因為路線不熟的緣故,總共加了三次油、花了七個小時、騎了約兩百多公里才到目的地。下了摩托車看著安全帽上護目鏡上密密麻麻蚊蟲的屍體,只有一個累字可以形容。不過真的很值得,旅行如果只是跟團在遊覽車上跟一群不認識陌生人交際那也太可悲了。我跟愛莉絲去過不少地方,屏東行真的可以說是 A trip to remember. 瀰漫在空氣中海水鹹而悶熱的味道聯想到夏天渡假遊玩的心情。回程還看到田裡農夫豢養的黃牛-大水牛,還不敢靠得太近拍照。因為台一線路太大、太直、太寬,看到警車縮在車群裡頭等紅綠燈還來不及停下,用學生的名義跟條伯伯裝可憐的結果是吃了一張500元的未帶安全帽(實際上是闖紅燈) 罰單。好笑的是我的機車強制險過期了而我並不知道,所以監理站開出來的是足足讓我可能幾十年後想起來心頭都會痛的六千塊罰款。那時候並沒有想到如果車子在途中掛了,方圓幾里內沒有任何道路救援。那時候並沒有想到一台小125騎長途可能會發生的危險性。那時候沒有想到太多應該想到但是卻沒有注意到的事情,畢竟那時候的我們 - We were young and wild and free.

拿把手術刀把自己切開來,雙子座的我並不容易跟人成為好朋友。可能表面上的聊天、寒喧問候很容易,可以跟陌生人裝熟,很快打成一片,PR Offensive 還是自己頗為自負的長處。但是信任這個名詞對我而言要求條件太高,總要經過一兩年的評估我才能決定這個朋友是不是值得深交、或是能不能把自己的秘密託付。結果就是MSN 上接近兩百大關的人數裡,能夠好好的聊天的朋友、不需要矯飾或是偽裝的人不到五個。扣除離線/掛網,MSN messenger對我的作用只剩下開信、或是偶爾看看有誰在線上..... 越來越空虛的感覺。

但我在自己人面前我不喜歡掩飾自己。甚至是不吝嗇表露自已痛苦、脆弱的一面。 大口吃肉、大塊喝酒,大哭大笑才是人生,這樣才真。該死的面具留給PR吧!

有一次在台北車站我哭了。 那是好久不見的重逢,好不容易安排時間、安排車程,好不容易才見面,愛莉絲因為一通電話,必須要去她的阿姨家報到。而我必須保持地下化,被晾在一旁。我真的哭了,很不甘心,憑什麼她的一通電話就可以拆散我們? 她算是哪跟蔥? 我激動地說。 對我們而言,哭不是眼眶乾了需要滋潤,而是兩個靈魂在低低切切私語。就像EVA的駕駛必須經常保持同步率一樣,能夠妥協才能走下去。我跟愛莉絲常常促膝長談後,兩行淚下,擦一擦,「嗯,走,去吃永和豆漿吧」 :p

後來畢業後,我去當兵了。在部隊的生活可以說是很特別的一段經歷。愛莉絲也搭上出國的熱潮,當交換青年去了英國作義工一年。當我在人生地不熟的屏東當兵,舉目無親,惶惶不可終日時,所倚賴的只有久久一封、從地球另外一端風塵僕僕寄來的信。通話是件奢侈的事,偉大的中華民國國軍把再怎麼雞毛蒜皮、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視為機密。禁止義務役士兵攜帶手機進入營區。而讓將軍、高官們把演習機密帶回家中洽公,用愛的機器peer to peer分享出去。 即使在夜深人靜,好不容易用公共電話接上線了,要小心值日的士官,講話要注意音量,還要分心聽黝黑迴廊傳來的腳步聲。後來還是私帶手機了,犯著抓到就是關禁閉禁假的風險,躲在廢棄的營社跟蚊蟲奮鬥,愛情的力量有多大我不知道,睡眠與收訊角度才是我最痛苦而取不到的平衡點。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捎來的信語氣越來越平淡。兩千公里外的電話是臍帶,供應著日益枯槁的愛情。我像個想要活命的小孩,咬著臍帶吶喊,那端傳來的卻是越來越稀薄的空氣,直到我不能呼吸。

十月,愛莉絲回來了。 好熟悉的衣著、長相、外表,可我再也認不出來這個人。那個溫柔體貼總像是愛吵鬧、躺在我懷裡跟我討糖吃的小女孩不見了。經過英國一年的洗禮,她必須要應付沒有男朋友的生活、她要獨自一個人搭好幾英里的公車、她要應付異國對黃種人的偏見與嫌惡。她習慣沒有男朋友。 回來台灣的她異常的獨立,她自己一個人逛百貨公司,她帶著MP3耳機逛街,表現的是還比第一次約會還要不在乎我的感覺。我痛苦, 我難過,我納悶,我努力想在這個熟悉的陌生人身上找回相愛的感覺與認同感。 只是再也不牽手與摩托車前後座的距離這兩個事實再一次冷卻相愛的溫度。

那天真的很戲劇性的在雨中告白,沒用的我又哭了。

「愛情是什麼呢? 你沒有愛情活不下去嗎? 」愛莉絲說。

然侯我才知道原來女生愛一個人與不愛表現是可以讓你刮目相看的。我已經忘了怎麼回答的了,只是戴上安全帽,痛苦地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 然後平靜下來,在網咖裡頭MSN遇到已經不愛我的愛莉絲,淚線當場提爾斯(tears)防線崩潰。回到老姊家又是大哭一場,打電話跟、我老爸、老媽還有幾個好朋友邊哭邊說我們分手了。十月底接到通知得到淋巴癌恨不得乾脆神把我接走算了,為什麼要讓我活著領受承擔這一切肉體上還有心靈上的痛? 我不知道活下來還是一走了之哪個需要更多勇氣,但感謝主,無論如何,倚賴神我走過來了。


那段期間,我失去了交往快四年的女朋友,健康糟到谷底,到手的民航塔台工作也飛了,真是短短二十幾年生命中的最低潮。我跟前女友說: 嗯,我要一個人也很堅強,然後把自己的名字改成Vergil。羅馬詩人Vergil,果然神開了我一個玩笑,不負這個名字背後的意義,讓我走進《神曲》、看到了地獄。現在我已經很習慣肉體上切切割割、打針吃藥、抽血檢查、等例行型的痛苦了。每天去三總報到的放射線治療根本不算什麼,跟化療完畢吐得亂七八糟、難過個好幾天、兩週一次定期的水腫等副作用比起,這根本不算什麼。 跟化療室外面一張張等待、沒有希望、眼神裡充滿恐懼的人們相比。這,根本不算什麼。


距離分手已經快要八個多月了。


我在MSN上碰到愛莉絲總愛挖苦說,妳的離開象徵著我的苦難的開始、或是幸福的結束云云。其實我真正的看法是: 「兩家長期合作的廠商結束合作關係,未來希望還能夠再度攜手並肩戰鬥」


我的小爭戰,謝謝收看 :)

星期五, 6月 29, 2007

換個角度,換個世界

因為要做化學治療的關係,現在每天都得到三總報到。MLB轉播時間幾乎都是在早上,無獨有偶的就養成了觀賞王建民的習慣。當然觀賞他贏球是一件樁美事,但畢竟球是圓的,他表現不好被教練提早換下場也不是意外的事。奇怪的,在台灣,雅虎新聞或是各家媒體的頭版,似乎只有滿版的王建民新聞,其他關於他億萬年薪的隊友、即使今天出戰金鶯隊七局放火的失投卻是隻字未提,或是三言兩語帶過。


我想這應該是因為王建民跟台灣民族英雄畫上等號了吧。坦白說如果走過電視機前面看到MLB轉播,洋基隊不是王建民先發投球,我可能也不會坐下來欣賞。甚至有一種幸災樂禍的心情: 「哈! 不是王建民主投,洋基輸球最好」


最近去板橋的地球村上課,遇到一位很有趣的教師Steven。因他為對英文文學有點造詣,上課喜歡咬文嚼字。剛剛好我也是愛引經據典、吊書袋賣弄的無聊人,上他的課簡直就是一拍即合。但他表現出美國人幽默又有文學素養的一面。記得第一次上他的課,提到英文的語言實用性與趨勢,我說: "The world is flat" 他說拜託有點常識,地球當然是圓的。我說那是一本暢銷書的書名,他說他當然知道,在地球是平的後下一個我可能會說的就是《天使與魔鬼》或是《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等。《地球是平的》只是一種社會時事的觀察,佛里曼並沒有在書本裡提出任何真知灼見或是足以改變或影響普羅大眾思考的論點。勉強來說他只是歸類社會現象加以整理而已。如果流行文化(Pop) 能讓你覺得隱橋依(Enjoy),那很好。但是別把這些奉之圭臬或是當成神轎來抬(legacy),他說。



在美國工業革命後,為了解決失業問題、犯罪率等。先是有六年國教,然後是九年,現在是十二年(Big Twelve)。結果呢? 無論是GMAT 或GRE,年年平均分數都往下降。儘管ETS聲稱那是因為命題方向較廣、題目較為靈活的因素,但是數據顯示大學生的程度越來越差卻是不爭的事實。甚至有美國大學生談論到影響最深的一本書的時候,把"童書"《哈利波特》提出來混為一談。


某次輪到我唸課文某段落的時候,他說應該是輪到我了吧。我說對啊,依照輪替的概念,這裡有五個人,一人一個段落,所以按照順序(in turns)應該是輪到我了。沒想到他很幽默地說: 那是因為你在一個按照民主制度的教室上課,如果你在獨裁者的教室.... 來,第三段Jeff負責唸。然後眨眼對我說: 看吧! 這就是你愛跟老師作對(play with)的下場。等到下個段落時,他說,嗯,接下來輪到等待已久的...Kyle ,(還是故意跳過我)


記得我愛跟苗栗的地球村老師Prem說過: "Never in the field of Globe Village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從來沒有在地球村的教育事業裡,如此少數人的貢獻卻讓大眾蒙福) ,改自邱吉爾的名言: "Never in the human field of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摘自二戰時,邱吉爾稱戰英國空軍抵抗納粹德軍侵略卓越的貢獻。我改寫這句話其實是意有所指,好老師難得,尤其是地球村的Pay實在不高。


well, 記得上個禮拜看Newsweek的一篇新聞撰稿討論,如果二戰時美國沒有簽下法案馳援英國,生產大量的雪曼坦克馳援北非戰場,沙漠之狐隆美爾很有可能會繼掌控非洲後,進犯兩河流域,甚至,今天就不會有猶太人、以色列了。當然也就沒有後來的巴勒斯坦、今天紛紛擾擾的兩河流域。生命就是那個奇妙,換個角度,換個態度,可能就有截然不同的結果。我感謝神給我有這機會能體會生命中的中場休息,儘管慣例性的進出醫院、打針、抽血,這些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是可愛,但,感謝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神自天國管居人間,願平安在你我之間。
(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星期六, 6月 16, 2007

人的嗜好無可言喻

「There is no account for preference」最近老弟對我放的歌曲不以為然時,我總想到 " 啊,人的嗜好真是無可言喻" 。對我而言我的播放清單是那種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可以跟聯合公園、墮落體制和平共處的。張飛打岳飛的大亂鬥也很歡迎。而我個人最受不了的是中文歌cheesy的表現。 「喔~ 我愛你,你是我的寶貝...喔~我失戀了,好難過」說真的這種歌聽久了會麻痺,而且讓我嚴重質疑台灣人填詞水準。幾年前大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在訪台的時候說過: 台灣有那個環境跟可能性會誕生下個文學獎得主。 姑且不論這是不是場面話,根據歐陽修寫的梅聖俞詩集序人必窮而後文工定理 (人就是要境遇不好才寫得出好文章) ,廚川白村也說過: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我強烈質疑高行健的這番言論。

現在台灣的社會套句當兵的話來形容就是: 他●的過太爽了! 佛里曼在《世界是平的》用戴爾衝突防制理論說明了,兩岸的軍事衝突等級大概就像兩個在互秀肌肉的大人,永遠不可能打起來。 所以台灣不可能出現像是小紅梅(Cranberries) 或是 U2 等舉世知名的歌手或是樂團。台灣音樂圈偶爾出現像是宋岳庭《Life Struggles》或是黃崇旭的《Life Goes On》等描述家暴、生離死別的血淋淋的場景時總會如此觸動人心,那是因為歌詞描述的就是人生,而且不管你喜不喜歡它(C'est la vie!) 我們永遠不能體會在街上會踩未爆彈、走在路上會有人持槍威脅你的生活。紐約布魯克林區到現在還是打個電話有可能會被流彈打到、槍聲比祈禱聲還多的化外之地。當我們看軍火之王、血鑽石等描述非洲「AK47就是吃飯的信用卡」的生活,那比平常開完笑說的「非洲還有很多小孩沒飯吃呢」殘酷太多了。


高中的我一直很沒有自信。覺得好像跟班上的同學格格不入,想法不太能溝通。後來想想主要原因除了成績不好這個非關要素外,就是書看太多了吧! 我可以看蔡志恆寫的《第一次親密的接觸》《7-ELEVEN之戀》但是我的同學們沒辦法欣賞《安娜‧卡列尼娜》或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或是像是看完卡夫卡《蛻變》的感動。這也是家學吧! 小時後家裡書廚上總不乏像是《基督山恩仇記》之類的簡明版還附插圖的小說。 導致我有一段時間在音樂上極度地崇洋媚外,而在文學跟那幾位幾位走上絕路的日本作家小熟。

最近某牌出現了以法文命名的《La Tea》,在各大連鎖便利商店都有銷售通路。要命的不是用法文來幫飲料命名,而是它的發音,.. 是的,電視廣告就只是是英文發音的La tea而已。 依我大學選修過法文的經驗,那個法文發音是《la day》。la 就是英文中的定冠詞 the而已。 la是法文陰性的the, le是陽性的the。差別只在這裡而已。我的一整個感覺就是廣告要附庸風雅也請專業點好嗎? 這比桂綸鎂小姐拍的左岸廣告的法文台詞發音還要感覺慘不忍賭。

好吧,當你完全沒有上面的同感時,可以說是上述都是我個人的嗜好言論,並不代表每個外文系畢業生的立場。請按上一頁離開吧!

星期日, 6月 10, 2007

苗栗浸信會


大概是05年快要年底的時候,剛好那時候正在找教會,就在經過中苗郵局旁邊的苗栗浸信會,參加過一兩次的禮拜後,覺得這兒不錯就定居下來了。後來仁宏弟兄(中)問我要不要參加老哥(右)的家庭聚會,慢慢的發現苗栗真的圈子蠻小的。仁宏弟兄的太太是我國中英文老師的女兒,老哥的太太跟我老媽七年前一起辦過苗栗縣的幼兒足球賽,還有一位常常來禮拜的老姊妹是我幼稚園的老師,尷尬的是還是對方先認出我的(汗顏)


苗栗浸信會是個小教會,聚會人數大概在40~50人之間。壞處是侍琴、主日學、詩班都是固定的人在輪值,有事不克出席的時候就會開天窗。好處是因為人少,所以大家感情都很好、很團結。苗栗因為青年就業市場不大,有人口外移的趨勢,這個教會在我這個年齡層、約20歲數出頭的青年男女只有少少的幾個人。 上面照片左數二的艾琳是美國來的宣教士,一年宣教期滿歸國,右數二的嘉珮後來考上美國的神學院也赴美了。中間在我剛進來帶我進團契聚會的仁宏弟兄,因為工作的關係,現在也只有在輪值到主席時會露臉一下。 更糟的是我後來在當兵的時候才知道,苗栗浸信會因為地處偏僻,自從前一任的美國牧師退休回去後,就一直缺乏牧者了。
原來每個禮拜天看到不同的牧師來證道的原因就是我們沒有固定的駐會牧師啊! 我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後來雖然有來一位袁傳道跟師母從神學院來實習,僅僅數個月的時間也因為種種因素回台北了。我在當兵的時候,斷斷續續有回來苗浸,聽到這些消息還有看到掛在週報的代禱事項: " 本會牧師聘牧事宜,請種弟兄姊妹憑著信心守望禱告,因為經上記載著說:「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 大概有半年之久。我每每聽到這些消息,看到教會我這個年齡層的人流失、找不到牧者的問題總會為苗浸擔憂。苗浸有很大的土地、教堂,也在中苗很好的地段,但這都不是構成教會的主要因素,沒有人的教會形同虛設。

直到去年十一月接到由部隊那些大頭們為我開的會議、上校大隊長開會裁示下來、好大的一張半年份的假單,上帝為我吹了TAKE FIVE的哨子,開始我想寫也寫不出來的化療之旅,我才好不容易能每週每週固定到教會。就在年底,玉珍加入教會,胡漢祥牧師到我們教會"輪值證道",老哥(教會的執事)跟胡牧師說了我們教會的問題,我就想,好吧,既然有機會當然要受洗! 跟玉珍參加了一個月的受浸課程,然後就在十二月的最後一天受洗了
苗浸也很有意思,送了我一張"忘記背後、努力向前" 的小警語,象徵在最後一天揮別舊的過去,在新的一年重生。奇蹟似的,今年的四月,一直在美國開拓的游忠川牧師因為家中父母年事已高,需要回台尋找一個合適的教會時,我們的堂議會在他佈道兩次後,決定聘請他當我們的繼任牧師了! 說巧不巧,最近也來了好幾位二十出頭在苗栗工作、老家住在外地縣市,假日沒有回家需要固定聚會教會的年輕人 ! 轉眼間所有憂慮的事情都不消失無蹤,真好!

四月初幫苗栗浸信會設計了一個網頁,申請免費的部落格、為了想一個好記的網址苦思良久(miaolibaptist, miaoli-baptist, miaoli_baptist, ml_baptist, ml-baptist, mlbt,..) 最後決定採用 ml-baptist ( baptist 給人註冊走了,而且連結一看還是那種萬年沒有更新的網頁,暈~) 申請計數器、留言版、放連結、相簿... 萬事起頭難,後來每周更新的問題差點累死自己。後來想想這一切都是為了神的工作 (榮耀神不是榮耀我自己) 就不敢偷懶了。

我一直相信這一切有神的美意。有時候只是需要耐心等待罷了,一切靜待神的應許自然水到渠成。不管是被交往快四年的前女友開除也好、在要考到ATC資格的時候得知癌症跌落谷底也好、接受超級難受又煎熬快半年的化療也好、明天要去三總準備開始一個半月的放射線治療也罷。守得雲開見月明,...我要繼續我的爭戰,跟不熟的Html裝熟、跟該死的癌症抗戰、要回我的ATC資格、環島苦行....

我的小爭戰,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
# 後記: 九月份因為原本的ml-baptist.blogspot.com 不穩,我把中間的 - 拿掉,現在浸信會的網址是 mlbapitst.blogspot.com

星期三, 5月 30, 2007

我的第一個三十公里






為了實現本年度的計畫,騎車環島,於是老媽透過住在高雄的一位朋友,自行車某協會的會長,本身也是自行車教練兼車行,買了台腳踏車,於是開始了減重+騎車訓練。

先說明為什麼想環島,我知道最近有某位重量級政治人物在環島時拜訪苗栗(我老爸還被抓去做報告說明社區經營理念) ,還有敘述一位青年環島拍成的國片電影,還有另外一位偉大的人物B2P從北京出發到巴黎。(不是淡水那個八里),但這些都不是讓我想環島的原因。

記得高中看過村上春樹(這次我沒弄錯喔,Fea桑) 寫的挪威的森林,我那時候想的就是: 「啊,這就是我心目中的未央歌!」 然後跟故事中的男主角渡邊徹一樣考上私立大學,遇到直子、還有小綠..... 就這麼安逸的過了快四年。小說沒有提到的是現實生活中的渡邊跟小綠分手了。然後,某一天突然想起那個苦悶的年代,九二一,初戀,高中聯考,幻想中的流浪。偶爾也想拿著我的矛與盾一個人當唐吉柯德。腳踏車環島不是什麼瘋狂新鮮事,但至少是個開始。

So be it.

計畫應該是九月中旬二十幾號出發,首先練練身體減肥。 老爸常常掛在嘴邊的話:「這樣(的體能)也想去環島!」 然後開始酸我。 於是平常開始騎個約15公里左右,算算差不多可以增加里程(環島預估一天要超過100km),好吧,艷陽天,我往山裡頭開始出發( 公館→大湖→卓蘭)。


從公館向北騎一路到苗栗都是下坡路段,可是要往南騎到台中的路線就是大概蜿蜒的台三線→台六線省道了。但是美不勝收的風景往往會讓人駐足,苗栗沒有別的多的,漂亮的風景就是名產。


騎單車在省道上就是有點擔心後面的大卡車會A上來 ,雖然還是大白天,還是不時往後看,最後把車子後面的尾燈打開了。



騎到快要接近汶水時,往下看了一下,真不是蓋的。汶水大橋距離溪底大概有七八層樓高吧!上面的快速道路完工大幅縮短了苗栗進大湖的連外道路,可是苦了省道一路上的店家。


經過大湖市區的大湖鄉的農會,讓我想起雲林古坑鄉農會的咖啡是進口貨一樣,這邊賣的草莓產品其實有些也不是大湖產的。只要是苗栗縣內產的草莓,我想大概都會冠上"大湖草莓"的名字吧。經過大湖農工時,里程表顯示剛剛好十公里(上坡路段十公里跟平坦的路真的騎起來"氣持"差好多...)然後往卓蘭出發,又是一連串的上坡路段 llOrz


最後天色也差不多了晚了,於是在里程表顯示15km處折返,回程喀了一隻草莓香腸,這次並沒有預想的騎到卓蘭,算是小遺憾的地方。(應該來回會超過六十公里喔!)

FLICKr的相簿在這裡

星期五, 5月 25, 2007

心的方向

黑得發亮的柏油加上綠到刺眼的稻田就是公館基本的色調


今天發文章,無意間看到這是第一百篇了,右下角破破有時候會開不出來的計數器顯示也接近5000大關。所以基本上本部落格是有人在看的,我應該對來這裡的人們說聲: 「Hello, Stranger!」或是,「人客,李舊顧牟來阿內~」

上個禮拜六上台北參加活了二十幾個年頭的第一次網聚,當聽到「網聚」這兩個字,人都會想: 「噢~ 幾十個人的大聚會!」

並沒有。只有五個人而已,我們只是小網站。我會呆在那裡的原因: 在那裡學會申請免費空間、怎麼貼圖、基本的Html語法... 等 , 可以說基本上沒有那個網頁就沒有這個部落格的誕生吧! 其實我們也很熟,MSN上斷斷續續有連絡快兩三年了。見面時的陌生感很快就被以前熟悉的話題取代了,基本上只是懷抱著"到底對方長得是什麼鬼樣子"的既期待又怕受到傷害的心情下去見面的。這個經驗告訴我們別放跟本人實際相貌差太遠的照片,起碼約出來見面時失落感不會太重( 照片請自行參閱右下方)



昨天上去台北做斷層還有超音波檢查。超音波其實沒什麼,醫生塗抹冰冰涼涼的顯影劑,然後拿著感應棒在你肚子上來來回回的感應。整個過程真的充滿喜感,好像拿著羽毛搔癢一般要忍住不笑。斷層掃描就不那麼愉快了,前八個小時要禁食,連水也不能喝。顯影劑整個入體內後就是一股不舒服,口腔內藥味的感覺讓我聯想到化療的可怕經驗。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我真的有選擇的話,我願意每天每餐去喝苦茶、吃苦瓜、青椒.... 我所有最不願意碰的東西用貴夫人果汁機攪拌後咕嚕咕嚕一口氣乾了,也不要打一次化療。噢,神哪,請垂聽我的禱告吧!


星期六就是我25歲生日了。小時後在作文簿我的志願裡總認為自已長大會考上建國高中、台大,一路順遂唸到研究所、博士班,像是白馬王子一樣娶到白雪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現在我當兵退伍了,看看自己活像隻生活在沼澤裡的怪物史瑞克,公主在遠方、冒險都還沒開始就被媽媽叫去吃飯無奈地按下"Pause"。同學都快從研究所畢業了自己卻連邊都還沒沾到、好友現在在Eva快當到部門經理了~ 而不爭氣的我現在還活在化療恐懼症底下,惶惶終日,遇到別人問說你現在在做什麼時,回答後換來的是一陣沉默不語。


我也想工作啊,我也想考研究所啊,我也想盡屬於我這個年紀應該有的權利與義務。神哪,請聆聽我25歲的願望,請給我健康,您給我的假期夠久了,我真的不想再宅下去了,阿們!


星期六, 5月 12, 2007

哲人訓


兩個禮拜前到高雄大立伊勢丹百貨紀伊國書店,本來想敗點漫畫回來看(我的日文程度僅此而已),拿了幾本JUMP跟少年週刊,逛了一圈,要付賬的時候看到櫃檯擺著兩本書,「賢人訓」(みんなのたあ坊の けんじんくん) 還有「哲人訓」(みんなのたあ坊の てつじんくん)看看手上的漫畫,又晃了一圈後,口袋中淚光閃閃的小朋友讓我決定還是把JUMP放回去好了,預算有限的前提下,買這兩本書比較實際。
正如同前面強調的自己的日文程度真的不好,不想看不懂還要猜老半天,這樣會大幅的降低閱讀的樂趣。儘管這只是幾本薄薄的口袋書,價格仍可能會掏空你的口袋。在到底要不要買中譯本的天人交戰下,最後總共敗了三本: 哲人訓、哲人訓中譯本、賢人訓。 哲人訓都是西方的哲人,一堆片假名實在懶得去查,乾脆買中文對照手冊好了。賢人訓幾乎都是孔孟學說,其實很好懂中文意思,所以就不買中文版了。


"みんなのたあ坊" 翻成中文直譯就是"大家的他阿坊" 根據雅虎提供的字典他阿坊是日本平安時期有名的僧侶,法號真教房蓮阿 。 不知道這跟本書命名有沒有關係,總之たあ坊是書裡頭插畫的主角。登場的角色包括他的弟弟、朋友、動物等。這本書的中文翻譯" 大口仔的哲人訓" 是因為たあ坊日文發音在香港譯本裡有嘴巴很大的人之意,因而得名。


下面節錄哲人訓一小部分,附上網路搜尋來的原文以供參考:


逆境も考え方によっては素晴らしいもの
ぎゃっきょうもかんがえ方によってわすばらしいもの
不同的思考方式,會另逆境變得精采- 出自莎士比亞的"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


友情とは二つの肉体に宿れる一つの魂である
ゆうじょうとわ二つのにくたいにやどれる一つのたましいである。
Friendship is a single soul dwelling in two bodies. ーAristotle
友情就是兩個肉體共享一個靈魂。-亞里斯多德


真実の山では登って無駄に終わる事わ決してない
しんじつの山ではのぼってむだに終わることわけっしてない
登上真實的山,絕對不會是無意義的。- 尼采


行動は雄弁だ
こうどうはゆうべんだ
Action Is Eloquence- Cariolanus, Shakespeare
事實就是雄辯- 莎士比亞


一番忙しい人間が一番たくさん時間を持つ
いちばんいそがしいにんげんがいちばんたくさんじかんをもつ
最忙的人擁有最多的時間。- Alexandre Rodolphe Vinet


失敗の最たるものは、何ひとつ失敗を自覚しないことである
しっぱいのさいたるものは、何ひとつしっぱいをじかくしないことである
失敗中最失敗的地方,是一點也不自覺失敗。- Thomas Carlyle


美しい笑いは家の太陽である
うつくしいわらいはいえのたいようである
美麗的笑聲是家中的太陽。- 《浮華世界》作者威廉‧崔克希
A good laugh is sunshine in the house. -William M. Thackeray



大切なのは疑問を持ち続けることだ
たいせつなのはぎもんをもちつづけることだ
最重要的事情是不斷的抱有疑惑- 愛因斯坦
The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stop questioning. Curiosity has its own reason for existing. - Albert Einstein



明日何をなすべきかを知らない人間は不幸である
あしたなにをなすべきかをしらないにんげんはふこうである
不知道明天要做什麼的人是不幸的。 - 蘇聯作家高爾基


他人の罪は目の前にあるが、自分の罪は背後にある
たにんのつみはめのまえにあるが、じぶんのつみはいごにある
別人的罪在眼前,自己的罪卻在背後。 - 扥爾斯泰


根本的なことは私にとって真理であるような真理を発見することだ
こんぽんてきなことは私にとってしんりであるようなしんりをはっけんすることだ
最基本的真理是,對我來說,是發現如真理般的真理。
- 存在主義先驅 齊克果
I must find a truth that is true for me.
( The thing is to find a truth which is true for me, to find the idea for which I can live and die. ) - Søren Kierkegaard


人に施したる利益を記憶するなかれ、人より受けたる恩恵は忘れるる1勿れ
じんにほどこしたるりえきをきおくするなかれ、じんよりうけたるおんけいはわすれるる1なかれ
別惦記著自己給別人的好處,別忘記別人施予自己的恩惠。- 英國詩人拜倫



今日なしうる事に全力をそそげ
きょうなしうることにぜんりょくをそそげ
盡全力做好今日的事情 - 牛頓2
You better live your best and act your best and think your best today, for today is the sure preparation for tomorrow and all the other tomorrows that follow. Harriet Martineau


もし君が愛されようと思うなら、まず君が人を愛しなさい
もしきみがあいされよううとおもうなら、まずきみがひとをあいしなさい
如果你想被愛的話,首先就要愛別人。 - 暴君尼祿導師, 塞內加


賢い人は多くの事を知る人ではなく、大事なことを知る人である
かしこいひとはおおくのこと、だいじなことをしるひとである
賢者不是知道很多事情的人,是知道很多重要事情的人。
-希臘三大悲劇作家,Aeschylus


人は考えることによってではなく、行うことよって成長する
ひとわかんがえることによってでわなく、おこなうことよってせいちょうする
人不是依據所想的事情,乃是依據所做的事情而有所成長。
- 《神曲》作者, 詩人但丁


忍耐は美徳です/にんたいはびとくです
Patient is a virtue.
耐心是一種美德。註3


機会が二度扉をたたくなどとは考える
きかいがにどとびらをたたくなどとはかんがえるな
別以為機會會二度來敲門。 - 尚福爾
Do not suppose opportunity will knock twice at your door.


太陽が輝くかぎり、希望もまた輝く
たいようがかがやくかぎり、きぼうまたかがやく
只要太陽照耀,希望也會繼續發亮。 - 德國詩人 席勒


君の魂の中にある英雄を放棄してはならね
きみのたましいのなかにあるえいゆうをほうきしてはならね
不可以放棄在你靈魂中的英雄。 - 尼采


雨はひとりだけに降り注ぐわけではない
あめはひとりだけにふりそそぐわけではない
雨水不會只打在一個人的頭上。 - 朗法羅


どんな問題にも両面がある
どんなもんだいにもふたおも4がある
任何問題皆有兩個面相。 - 希臘哲學家 Protagoras


成功する人間になろうとせず、むしろ価値ある人間になろうとしなさい
じょうごうするにんげんになろうとせず、むしろかちあるにんげんになろうとしなさい。
不是要想成為成功的人,而是成為有價值的人。- 愛因斯坦
Try to become not a man of success, but try rather to become a man of value. - Albert Einstein


人間の運命は人間の手中にある
にんげんのうんめいはにんげんのしゅちゅう5にある
人類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 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 薩特



其實打這麼一大篇,大概只摘錄了一半左右的內容而已。而且關於這些作者的片假名都沒有打進去( 饒了我吧! ) 有些作者是德國人、有些是法國人,更有些是做古了很久的紀元前人物,使用的是希臘文或是拉丁文。這讓起初想找原文的想法變得十分得困難。(註1 好像多打一個音る)不過徹底的在網路上找這些資料時,卻讓我發現一些書本裡頭翻譯有產生不信任的地方。比方說詩人維吉爾(Vergil) 說: 幸運對勇敢的人展露笑意。其實這句話的原文在英文裡頭常常聽到: Fortune favors the bold(brave) 幸運女神眷顧勇者。... 中文是直接從日文譯過來的"幸運は大胆な人たちに笑いかける/こううんわだいたんなひとたちにわらいかける"不知道到底希臘文的意思裡頭到底哪個比較接近呢? 註2 註3 另外,有一些看起來是名人說的話,但是這本書裡頭卻沒有說明從何處引用而來,有可能真的有說過這句話,也有可能前後人都有說過。比方說耐心是一種美德,事實上1377 出現過拉丁文的 "Maxima enim..patientia virtus" (Patience is the greatest virtue) , 1386年法國也有俗諺 "Patience est une grant vertu"(Patience is a great value.) 比較歌德生長的年代(1749~1832),他比較可能是說過這句話的人之一而非原創者。


此外,在日本雅虎的字典打平假名轉換成漢字的時候也遇到了一些困難。註4比方說ふたおも這個字在微軟的日文IME輸入法已經沒辦法轉成"両面"了。可見日本人也很少使用這個漢字。上面打了那麼多日文,發現越是少用的漢字,音讀的情況反而比較明顯。猛然一看還以為這是中文,簡體字的使用反而較少。這其實跟法文與英文的共通點很像,因為11世紀時,法國征服者威廉(又稱諾曼地公爵, King William I The Conqueror)曾入侵統治過英國,諾曼王朝帶給英文大概有2萬多個單字。當時的情況是: 上流的統治階級都使用法文,只有下層階級的使用英文。 於是演變至今日豬牛的法、英文雖不同,但是牛肉(beef) 豬肉(pork) 仍然保持法語的說法,而僅僅是發音不同而已。



此外,像是"こと" 的漢字"事",書中鮮少出現漢字。這是不是意味著現代的日本人越來越少使用漢字了呢?


邊參照中文邊打字的時候,我不禁在想為什麼我要打這些東西呢? 練習日文輸入? 推薦本書? 介紹格言? ....直到我參考了好幾個不信神的存在主義學者,想想這些格言再好,也只不過是世間的小學而已。比起聖經要教導的話語( The Words of Eternity) 而言,這實在不算什麼。神說 "天地要過去,但我的話絕不能過去" (太24:35, 可13:31) 當然哲人的典昔風範尚存,但仍然不能把他們擺在神的面前。



其他未收錄的還有 "時わ金です " "知わ力です/ちわちからです " "天才は1%才能と99%の努力である/てんさいは1%さいのうと99%のどりょくである”見文思意的格言就不一一列舉了。 這本《哲人訓》真的介紹很多西方哲學先賢的話語,觸類旁通、深入淺出,還有漂亮的插圖附上說明。對日文有興趣的人不妨買來讀讀。

星期三, 5月 02, 2007

One Night in 高雄


禮拜六搭七點多的自強號下高雄,到了高雄快中午了。 前一天晚上在MSN剛剛好那麼巧遇到失散多年的凱特。凱特是我大學的學姊,主修觀光,到我們系上來雙主修外文。我們常常一起不爽上課的時候翹課,考試快要到了時候一起在McDonald唸書。決定性不同的是她成績一直都很好,我一直都沉迷於線上遊戲,只有在及格邊緣勉強應付一些不太想唸的科目。大四拿過一次獎學金,就僅僅於此了。 凱特的活耀的表現、各方面一直都是我仰慕的對象,這樣說好了,我大一與大二這兩年一直暗戀她,不過缺乏告白的勇氣與動力。我們一直都很要好,她也會把一些交往的對象的感覺跟我分享,不過據後來自己談過兩次戀愛經驗的感覺,其實她一直把我當成小弟看待。



後來她出國去愛丁堡留學攻碩士,大三我也開始交往三年多的「艾莉絲時期」,然後因為修課的原因,漸漸的少聯絡了。等到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在當兵,她修完了TESOL回來台灣,在地球村教書,還外帶打包回來一個蘇格蘭的未婚夫。



南部的天氣一直不錯,過了濁水溪、北迴歸線,我開始覺得穿兩件長袖是件愚蠢的事。下了火車的溫度直逼三十度,走出火車站,避開一堆一直說來、來、來... 賊掐喔! 賊掐喔!(閩:坐車喔)的小黃司機,看到對面突兀地多出一家肯德基,才突然驚覺我已經快半年沒有來高雄了。以前跟艾莉絲約會都會約在這裡,站前的McDonald,這裡總是有一對對曠男怨女焦急的看著手錶,聽著手機,拿著衣服或是坐在機車上四處找人。



我以為回到高雄會讓我會讓我傷心落淚,結果竟然奇蹟似的一點感傷都沒有。上了肯德基遇到芭芭拉,她是實踐高雄南校區的傳奇人物了,從我還沒有進來就已經任教了許多年(她的學生都攻到博士了),明年65歲高齡要退休了。她說是學校政策,依我的觀點給一個在校園奉獻那麼多年的外籍教授一筆錢強迫他們退休然後一腳踢出校園是非常不厚道的事情。真不敢相信董事會竟然有這種政策。我大學另外一個教授馬丁說可能是率真直言的芭芭拉說話得罪很多人也不一定。 我只是為芭芭拉感到不值而已。把黃金歲月給了這個學校,到頭來卻非離開不可。她則是聳聳肩俏皮的說:我的黃金歲月才剛要開始呢!



聊了約莫半個小時,我把肯德基的大杯紅茶都吸完了。等得花兒都謝了的時候,凱特終於姍姍來遲了。因為上班的關係,她穿著一身套裝。芭芭拉稱讚她穿得很專業。我只是頓時覺得周圍吵鬧的人群聲都因為她的出現還有跟芭芭拉的對話突然安靜下來了。有點像是K.T Tunstall 一首 "Suddenly I See " 裡頭寫的: "Her face is a map of the world...you can see she's a beautiful girl....she's a beautiful girl...everything around her is a silver pool of light, people who surround her feel the benefit of it"



又大概聊了二十幾分鐘,我們終於決定轉戰Pig & Whistle,其實我的感覺是到那兒吃都無所謂(麥當勞也可以),但是芭芭拉堅持一定要請我們吃飯。於是我們攔車到了Pig & Whistle。餐廳的裝飾很典雅,二樓還有舞池。只是大白天中午來到這裡完全不感覺這家餐廳的特殊。



然後兩個女人又開始嘰嘰喳喳開始對話,我的聽力開始感覺入不敷出。畢竟 Native Speaker跟國外泡過兩年剛回來的研究生的速度對話速度實在是太可怕了。聽力勉強及格,但是沒聽過的單字像是"專為腳趾設計的襪子",食材.... 還有些聽過但是從來不知道長的是扁是圓更沒吃過的東西像"Wafflo",只能說我的生活圈太狹隘了。比方說遇到的狀況是:Do you konw OOOXXXX in UK? yeah, I had tried ZZZXXXX. 然後就問我:What about you? Leon?


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陪笑,或是向凱特拋出求救的眼光。(噢!我又沒有去過英國,怎知道你們在講什麼?)


還好我們後來去大壢,紀伊國書店救了我。芭芭拉說她在圖書館看過ㄧ個日本作家的英文版本,內容敘述一個丈夫失業,結果老婆失蹤了,離他而去,他認識隔壁一個女孩子把他丟在井裡頭用蓋子封起來的經驗。我想:這不是發條鳥年代的日記嗎?Murakami Haruki,春上村樹。我還有買上、中、下這三本哩!只可惜我把故事的主角栗原May (May Kasahara)跟挪威森林的第二女主角小綠(Midori Kobayashi) 搞混了。一直讓芭芭拉搞不清楚我們到底說得是不是同一個作者。


後來我們在大壢那邊分手。芭芭拉搭車回Pig&Whistle,那兒有接駁車回旗山。我跟凱特則是在計程車上小聊了一下,然後在火車站,她騎著摩托車走了。與老朋友久久一聚的感覺真好,讓我想起自己也曾經年輕過(喂!) 算是記憶的碎片吧!跟某人在某些地點發生了一些事情,過了些許年來拿出來風乾也是下酒的好物。
(待續)

星期四, 4月 26, 2007

我的小爭戰


當初幫這個部落格取這個名字的原因,是因為陳之藩在哲學家皇帝裡引用朗法羅的一段話:

「人生是一奮鬥的戰場,到處充滿了血滴與火光,不要作一甘受宰割的牛羊。」

「In the world’s broad field of battle,
In the bivouac of Life,Be not like dumb,
driven cattle!Be a hero in the strife!」

- Psalm of Life,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會找到這段原文純粹是因為大學畢業時,被人拱出來當畢業生致辭代表,想破頭都想不出的演講稿。想秀一點點文學,才瓢竊朗法羅的詩。 後來某次逛書店,看到 Sterling Johnson 寫的 "English as Second F*** language" , 裡頭寫道朗法羅這個字在英文也是大有玄機。


Wad 在俚語裡表示"精液" ,Fellow 則有表示男性的性器官之意思。 所以 Wadsworth Longfellow 就是誇耀擁有 " 精液充沛、又長又大的傢伙 " 。如果朗法羅的全名是 John Longfellow Wadsworth 那幾乎肯定這是假名了。 以上,我認為這是用現代的俚語去拆解1870年代的人名,應該不是這樣解釋朗法羅的來由。 ( 作家侯文詠為記憶方便,曾提過把現象 "phenomenon" 改成她沒人上 "She-no-men-on")


後來慢慢的閱讀聖經,偶然的讀到了 "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 " (The Lord will fight for you; you need only to be still) 還有出埃及記裡頭,與亞瑪力人爭戰的事蹟,一些在絕望中仍然有著盼望的故事。 神除了幫助那些自己幫助自己的人外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他更喜歡幫助那些謙卑、公義、喜好真理的人。


活了二十幾個年頭,發現自己遠比想像的還要任性。考民航特考、想要試試自己的極限,都是想要滿足自己的私慾而已。 自從得了一場大病,在苗栗這個荒涼的鄉下,幫牧羊人之家 的中輟生上英文課兼養病。 我想神這麼做要跟我說的是: 這不是生命的停止(stop),而是中場休息(pause)。 雖然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在故鄉新鮮的泥土、空氣的接觸下,我突然可以理解湯姆克魯斯在末代武士裡飾演一個厭惡殺戮的軍人跑到武士的村落裡的心情。不需要太多的物質享受、規律的作息、... 然後明白原來生活可以這麼單純。


今年的計劃裡的兩場考試,八月有民航、九月有外特,如果治療順利的話,九月中計畫騎腳踏車環台一圈。對我而言,信仰不是拿來奉在書閣上養灰塵的古人糟粕,而是真人實境的 reality show. 且看仁慈我主安排了有何高招。






延伸思考:

Libery Leading the People 七月革命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Is it in the Bible?
Les Miserable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YouTube)
古人的糟粕 《莊子˙天道》

星期四, 4月 19, 2007

なるほど 原來是降啊!



為什麼洋基先發投手一直出問題勒......

「王建民跟卡斯坦斯都受傷了啊!」
「才剛拿到簽名,成為好朋友的說...」



原因到底是什麼勒,監督?」

「啊啊啊! 那個是、那個是.... ! (謎之物體)」

「到底哪裡撿來的啊?!」



轉貼自Endless Fun

星期三, 4月 18, 2007

網路是拿來XX的


(點圖觀賞)

前幾天在搖頭伯(YouTube)亂逛,發現一個用魔獸世界人物模組( World of Warcraft) 弄出來的動畫。內容是用大合唱的形式,闡述男生跟女生對於網路使用觀點的不同。 雖然這不是第一個用魔獸世界惡搞的產品了( 印度F4南方公園),但我幾乎是用笑的看完這個 Flash的。


(建議看過flash再看看中譯)

星期日, 4月 15, 2007

絕望的滋味




電影Batman: Beginning,喪失雙親的布魯斯單獨走到黑道老大法康尼的店裡頭,布魯斯對法康尼說:

I'm not afraid of you.
(我不怕你)

法康尼嘲諷地對布魯斯說:

Because you think you gotnothing to lose
(那是因為你自以為一無所有了)

...you think you gotnothing to lose.
But you haven't thought it through.
(你以為你孑然一身,一無所有了)
(我想你並沒有想清楚)

You haven't thought aboutyour lady friend in the DA's office. You haven't thought aboutyour old butler. Bang!
(你沒有想到你在地檢署工作的女朋友
你沒有想到你的老管家阿福.... 碰! (做勢掏槍)

People from your world...
...have so much to lose.
(來自你這個世界的人,有太多牽掛了)

Now, you think because your mommy and your daddy got shot.
...you know about the ugly side of life,but you don't.
You've never tasted desperate.

( 好吧,你以為你親愛的老媽跟老爸被斃掉了,然後你就知道人生的醜陋面,事實上,並沒有。)

(你根本沒嘗過絕望的滋味。)

昨天跟老朋友艾力克斯聊天,提到我最近的近況,他感嘆也半開玩笑的說,我怎麼這麼可憐! 被女朋友甩了又丟了工作又失去健康! 我笑笑沒有回答他。


比我更可憐的例子在醫院裡看太多了。只有五六歲的小男孩哭鬧不停,護士跟媽媽在旁邊半哄半騙的開始把銳利的靜脈注射針插入皮下的人工血管、自己也是醫生的中年人,事業小有成就卻得到口腔癌末期,跟著太太到化療室裡戴著口罩,安靜的接受難過的化療,... 已經年逾古稀的老伯,跟著奶奶級的伴侶,在抽血檢驗,這是他第十個做化療的年頭了。老的、少的、不分貧富貴賤,諷刺地你會發現撒旦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或是說,神的旨意要在這些人上彰顯。沒有任何人可以對疾病的試探說NO,只是,你可以選擇相信,或是什麼也不做,直到死亡張開牠巨大的羽翼,將你捕捉吞噬。



我算是幸運的了。我沒有嚐過絕望的味道。就像是被丟在獅子坑的但以理,神沒有把我遺棄。像是國中課本,我老愛拿來放在作文考試裡嚷嚷的「從生硬的現實上挫斷足脛再站起來」或是孟子說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神在你我的身上,都有美好的計畫。


God has an awesome plans for you!

星期一, 3月 26, 2007

妳無所不在 Tu es partout



提到Edith Piaf (伊迪絲‧琵雅芙)這位法國女歌手,第一印象可能就是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但是除了這首成名曲子外,在電影《搶救雷恩大兵》,最後的橋頭堡戰役時,麥特戴蒙跟湯姆漢克在家常閒話時,伊迪絲‧琵雅芙用另外一首歌透過了擴音器,穿越了戰場敵我雙方的隔閡,撫慰了戰士們的心靈。日前剛好失戀,覺得歌詞好像在描述自己的感覺,以下是找到的的歌曲下載與我自己翻譯。

下載: Tu es partout (2,589kmp3)

Nous nous aimions bien tendrement
昔日我們的愛柔情似水
Comme s'aiment tous les amants
如同熱戀的情侶
Et puis un jour tu m'as quittee
那麼一天你離開了我
Depuis je suis desesperee
從此我墮入絕望的深淵
Je te vois partout dans le ciel
我在天空看到你的幻影
Je te vois partout sur la terre
我在地上看到你的幻影
Tu es ma joie et mon soleil
你是我的歡樂的泉源,你是我的太陽
Ma nuit, mes jours, mes aubes claires
我的日日夜夜、我的黎明

(副歌)
*Tu es partout car tu es dans mon coeur
你無所不在,因為你常在我心
Tu es partout car tu es mon bonheur
你無所不在,因你是我幸福的全部
Toutes les choses qui sont autour de moi
所有我身邊的人事物
Meme la vie ne represente que toi
即使用我的生命也不能代表你的存在
Des fois je reve que je suis dans tes bras
有時我幻想倘臥在你的懷抱中
Et qu'a l'oreille tu me parles tout bas
你在我耳邊低語呢喃
Tu dis des choses qui font fermer les yeux
你說的話語讓我閉上了雙眼
Et moi je trouve ca merveilleux
那是多麼的奇妙的感覺

Peut-etre un jour tu reviendras
也許有一天你會歸來
Je sais que mon coeur t'attendras
我深知在心的深處,最愛是你
Tu ne pourras pas oublier
你所將不能忘的是
Les jours que nous avons passes
過去我們在一起快樂的日子
Mes yeux te cherchent sans arret
我的雙眼望穿秋水
Ecoute bien mon coeur t'appelle
傾聽我內心的呼喚
Nous pourrons si bien nous aimer
我們能破鏡重圓
Tu verras la vie sera belle...
你將發現生命能如此的美好
(副歌*)



翻譯完這首歌,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貼出來,可能是心情太糟了吧。現在可能好一點,於是貼出來饗同好,也讓大家多學一首法文香頌噢。

:)




延伸連結:
YouTube: Saving Private Ryan (Edith Piaf- Tu es portout)
Saving Private Online Encyclopedia: Edith Piaf
伊迪絲‧琵雅芙簡介(博客來網路書店)

星期四, 3月 22, 2007

なにが欲しいですが




笑話之所以好笑是因為真人真事,所以好笑、但是有點傷人。

話說大學的時候,因為學校的一番美意,聘請外籍的教授來幫我們上課,這也無可厚非,因為我們是外文系的學生。只是學日文的時候,也比照辦理,聘請了一位日籍的教授。這位教授似乎是第一次來台灣,一點中文都不會。 跟她溝通的時候,通常是英文加手勢加猜老半天 (日本人的英文口音非常的讓人不敢領教 )

上課就在半猜半學中進行著。每次她下課都會問: ”質問わない?”(有問題嗎?) 其實我想問題應該一堆,但是因為問的時候也要兩方面都要猜老半天,導致於發問的人很少。於是有一天,她教了一個文法:

私わ....が欲しいです. (我想要什麼) が前面放的是你想要的東西。

比方說 くるまが欲しいです(想要車子)、お金がほしです(想要錢)、パソコンが欲しいです(想要電腦)。等等...非常簡單的句型。

有一位男同學,就說他是S君好了。S君不知道是那堂課忘記上了,還是會錯意。在考試的時候,看到這個句子:"なにが欲しいですが" (你想要什麼呢) 他想說那應該是" 想要成為什麼吧!" 於是想了一下,想到畢生的志願就是成為老師! 於是他寫下了這個句子:

先生が欲しいです (中譯:我想要老師)

結果那位日本女教授就只在我們學校待了一個學期,就匆忙回日本了。應該不是因為這句話的緣故,可是我們每次看到S君時,都會拿這個出來開他玩笑一次。

星期一, 3月 19, 2007

Shaken not stirred


旗正飄飄真令人感動。(本圖與正文無關)


上圖是前一陣子去租007皇家賭場DVD時,看到“當幸福來敲門”(the pursuit of happyness)的預告抓下來的。太妙了,好個置入性行銷,如果這是台灣外交部的策略,真想給他們一個GJ。這招比蜻蜓點水的過境外交、灑錢消災的凱子外交要高好幾倍呀! 不知道對岸的同胞看到這幕有何感想(拒看?剪片?)

007龐得系列有一句台詞: 「shaken not stirred」是龐得點伏特加馬丁尼時,對酒保交代的名言“只要搖晃就好,不要攪拌”。這句話隨著007系列的轟動,開始成為媒體報導的濫觴。當《皇家賭場》換角,由金髮的丹尼爾克雷格飾演時,CNN就在新聞首頁掛上民調: "請問您對於龐得換角一事的看法" 選項出現 a. shaken ( 震驚) b. not stirred (不為所動) 大玩雙關語法。




《皇家賭場》裡,丹尼爾克雷格與龐得女郎Eva Green 針鋒相對的對話堪稱一絕外,編劇也拿這句流行對白來嘲弄一番。




龐得(對酒保說): 「伏特加馬丁尼」



酒保: 「搖晃或是攪拌?」
龐得:「我看起來像是他媽的在乎嗎?」






酒保的表情真是經典啊! (O.S :壞年冬肖人多...)

嗯,Shaken not stirred.

星期日, 3月 18, 2007

I had three chairs

語言的意象真是不可思義的一件事。

記得前年跟友人去高雄的一家小巧典雅的餐廳(HUGO cafe)吃飯,翻開MENU的第一頁,上面寫著一句話

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我是個不用功的外文系學生,那時還不懂得solitude 這個單字,只覺得這句話的意象很美。 也不太注意這句話,回了家就忘了。直到了解 solitude=孤獨 之後,才似懂非懂的暸解這句話。

「我屋裡有三張椅子,一個人的時候可以孤獨沉思,兩個人的時候可以把酒言歡,三個人的時候可以談論國家經綸大業」

因為沒有上下文,簡單的單字反而可以有很多的解釋。最後一個society讓我有一種類似陋室銘詩意的芬圍:「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雖然是一間不起眼的小房間,卻因為我的品德名聲讓他聲名遠播... 跟我交往的都是高級知識份子)直到我最近閱讀寂天出版的《英語文選菁華》,裡頭提到美國作家霍桑的《神魂不安, The Haunted Mind》是這樣寫的:

"In the depths of every heart, there is a tomb and a dungeon, though the lights, the music, and revelry above may cause us to forget their existence, and the buried ones, or prisoners whom they hide. But sometimes, and oftenest at midnight, those dark receptacles are flung wide open. In an hour like this, when the mind has a passive sensibility, but no active strength; when the imagination is a mirror, imparting vividness to all ideas, without the power of selecting or controlling them; then pray that your griefs may slumber, and the brotherhood of remorse not break their chain"

"在每個人的心深處,都有一座墳墓和土牢,上面的燈光、音樂和喧囂狂歡,或許可以讓我們把它們忘掉,把墓中死者和牢中匿身的犯人都忘記。但有時候,多半在深夜裡,那些黑暗之處會猛然敞開。在這樣的時刻裡,內心沒有自主的力量,只能消極地感受;想像力栩栩如生地寫照出所有的想法,卻無法加以選擇或控制;於是你祈禱能夠停止憂愁,祈禱和憂愁相伴的懊悔不會掙脫而出"


文字意像很美,卻猛然裡讓我聯想到“I had three chairs” 這句話。大學每次跟一大群朋友去烤肉、班遊,或是"應該很盡興"的場合,那種說不上的孤獨感就會浮上來。也不是缺乏參與感,就像是包含在友誼中的solitude,或是像霍桑所描寫的,黑暗之處猛然敞開,脆弱的心靈只能被那種感覺捕捉吧。

拜方便的維基百科和網路,很輕易的查到了"I had three chairs"的作者梭羅,還有他的名作:《湖濱散記, Walden》原文是這樣的:

[quote]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When visitors came in larger and unexpected numbers there was but the third chair for them all, but they generally economized the room by standing up. It is surprising how many great men and women a small house will contain.
[/quote]

裡頭完全沒有提到任何有關於治國大業,反倒是後面的段落"真是令人驚訝一間小屋竟然能裝得下那麼多偉大的人物"有點炫耀的意味在。梭羅是個哲學家、作家,甚至有點反社會傾向“據同時代人如愛默生的記述,梭羅相貌奇古,有著農民漁夫般的體魄,不喜交遊,對工業文明及其制度採取非暴力抵制的態度,曾因不交稅而入獄。此人有大量觀察自然的日記傳世。 ”

回到I had three chairs的詮釋,似乎這個版本比較適用:

我的屋子裡有三張椅子,獨坐時用一張,交友用兩張,社交用三張。
上海222弄

星期二, 3月 13, 2007

Chemotherapy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懷疑的時期;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之春,那是失望之冬;人們全都直奔天堂,人們全都直奔相反的方向——簡而言之,那時跟現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囂的權威堅持要用最高級來形容。說它好,是最高級的;說它不好,也是最高級的。”

Charles Dickens《A Tale of Two Citys》



大學的老闆 Barbara問我化學治療的成果,I said : "Fine, everything follows the schedule." 上次做完斷層掃描,我的肺部中間的腫瘤有明顯的變小了。感謝神,希望在三月二十九號,做完第十二次的化療後,我可以順利拆除人工血管。

我跟Barbara說,"I don't know whether if Chemotherapy or the cancer kills me!" 這句話當然是矯情了,癌症當然會殺了我,只是一隻腳踏入棺材而不自覺。化療(chemical + therapy = chemotherapy) 治療我的病,但副作用會讓我不舒服好幾天。得到何杰金氏症(俗稱淋巴癌)應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每兩個禮拜四就要上三總打化療。聽說我現在施打的化學藥物是改良過後的版本,以前的病人在半夜副作用來的時候,會鬼吼鬼叫、大小便失禁(聽起來真的是生人勿近)現在我打化療只有噁心、噁吐、三四天沒有食慾,我應該要感謝了,但,人總是不滿足的,...我應該要感謝了。

要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天吧。目前一切尚好,Don't worry, my friend.

星期一, 2月 26, 2007

獵奇分享

話說每次拿P2P軟體,在抓了所有想抓的歌後,就會開始抓一些奇奇怪怪、平常不會聽的歌曲。像是虎姑婆、江山萬里情(大陸尋奇)、我等著你回來(白光)、N百年的老歌。Foxy入手後也不例外,這次抓了幾個怪東西,連同之前從網路撿來的一些不明物體,不嫌棄還請享用(?)

超機車的來電答鈴

2007 劉德華最新單曲下載

台灣廟會專用

God mades a patient patient

禮拜天上教堂禮拜,執事老哥給我年前受洗的數張照片,還有沖洗照片附贈的摺疊式塑膠相本,忽然看到封面印的一句話讓我感動莫名:

「Patient is beiiter but its fruit is sweet.」

日前跟好友在MSN上聊天時,聊到自己的個性還有最近的境遇時,深深覺得自己的缺點- 沒有耐心。做事情不能持之以恆、三分鐘熱度,典型的雙子座個性,樣樣通、樣樣鬆。要付出很多時間嘗試、重複的事情是最苦手的,跟英文相關的工作裡,最無法從事的就是教職。雖然教學對象都是十五六歲的小朋友,卻忍不住會想 :「怎麼這麼簡單的都學不會?」或「太不用功了」之類的念頭常常浮現。取而代之的是挫折感。然後就是變得有點無所謂,反正我只求問心無愧就好,我也不會強逼你學習等。忽略了當自己學日文或法文時,也是需要老師一點一滴的提點、不厭其煩地重複再重複。

相反的,與英文相關的工作裡,最擅長的是翻譯、口譯或是地陪這種工作,因為前置作業跟後續的收尾不會讓我有想勒死小朋友的衝動,而且服務的對象通常已經是大人,還可以交朋友兼聊天。

想想人生的境遇也真奇妙,這半年來從服兵役準備考試、考上卻因為病失去資格,今年要準備第三次國考。漫長的準備、等待,這不是神要教導我「耐心」是什麼呢?

再看看手裡平凡無奇的相本,星期天的早上,禮拜堂裡,牧師的證道鏗鏘有力... 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God makes a patient patient.

(S+V+Noun+adj)

星期六, 2月 24, 2007

幹壞事是進步的原動力




網路太發達了。

我對爸爸如此說。最近因為年節加上破病,發現自己有點變成「黑莓族」(Crackberry)- 其實就是日本說的御宅族(OTAKU)的症狀。外觀上- 體重上升、近視度數上升 (典型宅化症), 上網當漏一些.... 呃,應該全部都是非法的懷舊遊戲、最新電影(Piracy, it's a crime!)、老歌... 等。 比方說老爸那個年代想聽的「今山古道」、高凌風的「姑娘酒窩」(意外的好聽?),上個世紀未破關的的DOS H-GAME,對岸做的DEATH NOTE 字幕版.... 等。

.... 令我更覺得自己越來越變態的是上面提到的典型黑梅族行為,把MSN上認識的網友帳號拿來GOOGLE,.....找找未公開的照片or私人檔案,日前還把某個網友嚇得半死。然後,"意外"地找到很多人的無名相簿,... 雖然雙子座的個性就跟好奇的貓一樣(Curiosity kills the cat),動機也是出自於好玩(手賤),但是,在找到ㄧ個"號稱"是某國立大學的女生的假男網友後,發現其實大家都有面具,於是慢慢開始學會節制了。

除此之外,Foxy真是好物。雖然稱不上是要什麼有什麼(只有台灣在用、不支援日文搜尋),但對於台灣流行樂不敏感的人已經很夠了。

網路太發達了。

WEB 2.0的時代大家都可以"谷歌"或是"雅虎",當然免費的部落格也很多,熱心上傳音樂提供試聽的人更多。鎖右鍵不防小人,開個原始檔CTRL+F mp3 or wma,就可以把聽到的歌、看到的圖片通通存到硬碟裡。這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技巧,當然遇到鎖原始檔的網頁,...比較麻煩一點多幾道手續,但也不是什麼難事。有時候心血來潮找首歌,可能用部落格搜尋找原始檔下比較快。我是不幹盜連別人檔案這種缺德事,卻也不得不把我的BGM鎖右鍵一下防君子。老弟跟我說,如果是鎖右鍵+鎖原始檔反而會激起他想要破解的欲望,只鎖右鍵可能不會想要破解看看原始檔案的網址.... 一派胡言


就我的觀點而言,人不會犯罪只是因為沒有能力,從亞當吃下智慧樹上的蘋果牽拖是被夏娃引誘的開始,人類就有幹壞事的基因了。... 看過電影隱形人(HOLLOW MAN)有隱形能力的男主角吧? 如果你是劇中的隱形人,你仍然會是一枚乖乖牌嗎? (恐怕不只是給了黑猩猩一把上膛的左輪手槍那般簡單噢)
就像機車上大鎖鎖心酸的一樣滴,怎麼限制都是無駄な(むだ:沒用)。

.... 現在回想起來第一次會學會貼圖語法好像就是為了要貼A漫圖片
果然幹壞事是進步的原動力啊!

星期三, 2月 21, 2007

天下的歌曲都是一樣

過年的時候,回外公家邊跟親戚聊天,邊看CHANNEL V 重播的 V POWER 演唱會,聽到幾位台灣歌手的演唱,
... 這個時候

そのとき

唉呀,怎麼電視傳來一首熟悉的歌曲,仔細瞧一瞧,這不是中島美雪的歌嗎? 怎麼被翻成中文了? 聽我表妹說中文演唱者是張紹涵,曲名《口袋的天空》,我當場有點難以接受 (並沒有瞧不起張紹涵的意思) 由張紹涵的聲音來詮釋這首女王‧中島美雪的聲音給人的感覺而言,......當然是天壤地別 llOrz

由中島美雪演唱《天空與你之間》隨著安達祐實飾演無家可歸的小孩紅遍大小街的時候,張紹涵還不知道在哪勒....

我表弟還問中島美雪是誰? 是中島美嘉嗎 ? (我心想: 差多了)


那時我的心想怎麼怎麼可以聽過張紹涵的口袋的天空,而沒有聽過原曲? 於是回家後,在網路上search了一下.... 啊勒? 張紹涵《口袋的天空》根本不是翻唱的啊?! 兩首歌只是跟旋律很像罷了(聽了好幾次竟然沒有分出來? 這未免太像了吧?!),真正翻唱《銀の龍の背に乘って 》的人是范瑋琪的《最初的夢想》。

細聽了一下,口袋的天空有一大段跟銀の龍の背に乘って 的副歌一模一樣,...是不是湊巧就不知道了,不過只有差幾個小節罷了。

...原來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地球又恢復和平了(?) 不過這又給我ㄧ種流行歌曲的旋律都是似曾相識的感覺。話說由中島美雪演唱的原曲《銀の龍の背に乘って 》也十分有名, 是日劇‧五島醫生診療所的片尾曲,三首歌都不錯聽,放個連結給還沒有聽過的朋友欣賞一下:

中島美雪-銀の龍の背に乘って
張紹涵-口袋的天空
范瑋琪 -最初的夢想

星期日, 2月 18, 2007

[政治性惡搞] 台灣豆腐


熟悉的中華豆腐將正名成台灣豆腐?

繼行政院低調把中華郵政、中正國際機場等正名後,據了解,相關部會已在本月初以密件公文低調地展開正名評估作業,下一波行動將擴及民生層面,包括: 中華豆腐、中華愛玉等「中」字輩的食品。

而生產中華豆腐、豆花食品的恆義公司表示將從善如流,配合政府政策,最快在四月份消費者將可以買到印有"台灣豆腐"的中華豆腐。根據商標法,中華豆腐如改名台灣豆腐,原有的豆腐產品將放棄商標權外,還得自行負擔申請註冊更名費用,以及申請新產品上市計畫書等送交經濟部、衛生局等審核。

當記者訪問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關於豆腐正名運動時,接線生以不清楚、部長出去開會了等理由迅速掛斷電話。陳總統在本月的例行會上也表示,台灣豆腐的正名,不僅是台灣食品產業的里程碑,更是台灣人民期待已久的大事情。台灣豆腐正名之後,將有別於大陸的豆腐,對於品牌區隔、價值觀的樹立有良好的示範。豆腐改名是堅持台灣主體意識、普羅民意的實踐,也是還原歷史面貌、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





註:以上都不是真的lol
but哪天看到這則新聞,請大家別太驚訝~

星期六, 1月 27, 2007

Endless Fight

最近常常摸魚打混的ENDLESS FUN 在版主Roach在內憂外患下,把蒐集多年影片的Fun空間砍了,FTP空間也一併K.O了,留下了遺言 。...這枚魚雷果然威力無比,許多潛水多年的水伕都翻白肚上浮。 主題瞬間爆滿,堆滿了一堆不捨的留言。
的確,WEB2.0的年代,免費的空間到處都有,放照片有Flickr, 放影片有YouTube,貼圖有 Imageshack , 提供掛網誌的BSP (Blog Service Provider)更是滿天都是。有本事不怕你沒有地方發揮,只是站長偶爾也有倦怠期,莫名的力不從心。
這個網頁不是多麼專業像「土星的外環地質學討論」或「法拉利的引擎係數設定」等等,會來這邊潛水or回覆的大概都是熟人或是誤入歧途(?)的網友,來看看既不專業又懶惰的Vergil之不知所云跟生活性笑話。 只是本人自從得到癌症得上台北接受兩個禮拜一次的化療附帶四到五天的不適期後,連笑話都說不出來了。
商管的角度來看,從2004年的年底寫到2007初,三年多的時間我還是沒有找出本部落格的Business Model,獲利模式還是未知。我要寫什麼,來這裡的網友要看我寫什麼? 我能不能像日本人的『メーニュなし』餐廳,反正菜單也沒有,看客倌喜歡吃什麼,我手邊有什麼就出什麼菜嚕~
天氣好冷,,... 回個文鼓勵 一下吧! 囧

星期六, 1月 13, 2007

Bible Study 各國主禱文





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
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或作脫離惡者〕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有古卷無因為至阿門等字〕


<馬太福音6:9>中文合和本
註:1


Our Father in heaven, hallowed be your name,
your kingdom come,
your will be done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oday our daily brea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also have forgiven our debtor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the evil one.


NIV(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註:2


Notre Père qui es aux cieux! Que ton nom soit sanctifié;
que ton règne vienne; que ta volonté soit faite sur la terre comme au ciel.
Donne-nous aujourd'hui notre pain quotidien; pardonne-nous nos offenses,
comme nous aussi nous pardonnons à ceux qui nous ont offensés;
ne nous induis pas en tentation, mais délivre-nous du malin.
Car c'est à toi qu'appartiennent, dans tous les siècles, le règne, la puissance et la gloire.
Amen!


法文主禱文,發音請參考這裡


てんにおられるわたしたちのちちよ、
みながあがめられますように。
10みくにがきますように。
みこころがおこなわれますように、
   てんにおけるようにちのうえにも。
11わたしたちにひつようなかてをきょうあたえてください。
12わたしたちのおいめをゆるしてください、
   わたしたちもじぶんにおいめあるひとを
   ゆるしましたように。
13わたしたちおゆうわくにあわせず、
   わるいものからすくってください。


日文漢字請右鍵另存新檔

註:3



Unser Vater, der [du bist] in den Himmeln, geheiligt werde dein name;
10 dein Reich komme; dein Wille geschehe, wie im Himmel so auch auf
Erden.
11 Unser tägliches Brot gib uns heute;
12 und vergib uns unsere
Schulden, wie auch wir unseren Schuldnern vergeben;
13 und führe uns nicht
in Versuchung, sondern errette uns von dem Bösen


德文主禱文,發音請參考這裡



常看電影的朋友應該對英文的主禱文不陌生。

譬如電影<<怒海爭鋒:極地征伐>>(Master and Commander: The Far Side of the World ) ,羅素克洛為船員舉行葬禮時,便拿著聖經唸了段主禱文。在西方基督教社會中,主禱文出現的場合可能是球場的開場儀式、飯前禱告、... 無論是不是基督徒,學起來不一定哪天用得上喔!

而對於學語文的人來說,聖經是再好也不過的利器了。正確的用字遣詞、標準的翻譯,想要知道...要怎麼說,只要查找正確的用字遣詞,出處與章節,再參考它國語言版本的聖經,便可毫不費力地把前人的智慧挪為己用了。

比方說論語有云 :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近似的英文是 "So in everything, do to others what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 ,

語出自於馬太福音7:12 ,英文版的意思是:"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

從Google知道章節後,進入Bible International 的網站,這裡可以轉換成法文: "Tout ce que vous voulez que les hommes fassent pour vous, faites-le de même pour eux"

德文、韓文、西班牙文... 中原大學宗研所的聖經資源更可以找到更多大學都沒有開課的語言,如: 希臘文、冰島文、希伯來文..... 您可以試試看"這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I have fought the good fight...) 或是 "上帝的歸上帝、凱薩的歸凱薩" 他國語言怎麼說。

很奇妙,上帝因人創造巴別塔而混亂人類的語言,使人類不能同心(創世紀11:9)。反倒是人們因著神默許的聖經,在其中得以互相溝通,再次同心。

這讓我想起"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的結局- 典獄長打開聖經,越獄的安迪留了很經典的一句話: ............ "典獄長先生,你說的沒錯,得救之道就在其中!"

註1: 中文版除合和本外,尚有簡體版中文新譯版、召會弟兄用的恢復版聖經,以上皆為基督教用,天主教用請參考下面附錄的連結。

註2: 目前基督教英文版聖經除了流通最廣的NIV版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尚有上面提到的古卷KJV (King James Version) , 新KJV (NKJV)等。

註3: 日文漢字打出來會自動變成中文,且無法標註平假名。為求版面美觀以及正確的發音,欲知漢字請右鍵另存純文字txt檔。


參考連結:
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多國語言版本)
Bible International (中、英、德、法、西、韓)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