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四, 3月 28, 2013

【翻譯】萬象翻譯創辦人馮國扶談專業筆譯教學架構與方法

右屬依序為本校翻譯所所長賴秉彥教授、曾文培教授、講者馮國扶老師、儲湘君教授、張鳳蘭教授及學生。


馮老師自上海待了十多年回來後,在本校翻譯所進行了演講。主題為在上海外語高等翻譯學院的教學實驗報告。馮老師對於翻譯的見解、翻譯教學,翻譯未來的趨向,還有個人創辦萬象翻譯社的經驗等言無不盡、侃侃而談。敝校的翻譯所長、英語系系主任、文學院長都到場聆聽,小小的口譯實驗室裡擠滿著學生與老師座無虛席。六十分鐘的演講涵蓋他個人在台師大、輔大、上外高翻教學經驗分享發人省思,也對翻譯教學有著更多的體悟。


翻譯教學不等同於學門教學


首先開場馮老師自己先定義了自己的「翻譯能力」,他認為翻譯能力不等同於外語的能力。對他而言,翻譯能力的定義是能夠「用B語言表述」。在國際上,翻譯都是以B語言為譯者母語為常態。(舉例:英文翻譯成為中文的場合,英文是A語言,中文是B語言。)所以學生應該加強的不僅僅只是外語能力,更重要的是母語,也就是在座人士的中文使用能力。而翻譯會產生問題大體而言是在轉換的過程。然而契約書、法律文件不會也不允許在轉換之中發生問題。 按照馮老師的理論,專業的文本並非透過轉換出來,而是透過譯者理解意思後透過B語言用大白話複述出來。


 一般非專業性文件的入門門檻低,相對的翻譯人才的可取代性也就高,所以國內翻譯所訓練課程多鼓勵學生朝向某一門專業領域攻讀。但是學門教育並非翻譯教學,翻譯老師不可能是涉足多領域的專家。 在財經、經貿、法律、醫學、藥學等專業領域,沒有專研五六年是不可能小有心得的。也因為國內的翻譯所都是文學出身的教授居多,所以當翻譯所剛成立時,有鑑於市場這麼多專業,他們請了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來學校當講師授課,比方說開課教授民法或是商事法,或是國貿、財經金融課程。但是成效都不彰。馮老師舉例,法律這個類別,包含了大陸法、歐美法,又可以分成許多比方說民法、刑法、商事法,一般的法律學院四年都只能學個粗淺的法律概念,遑論開個一兩學期的學程就要嫻熟、開始翻譯專業文本?


中文的一個「判決」,對應英文可能是sentence, ruler,端視上下文決定。 「翻譯針對用字遣詞取捨,但是專業的文本不會compromise。」馮老師提出的獨到見解,也是他個人在上外高翻(上海外國語大學高等翻譯學院)實驗的教學法,他認為學翻譯應該從良好的文本開始學起,財經有財務報表、信用狀,法律上有訴訟狀、判決書,經過一兩個學期的密集訓練,這可以把一名學生從無到有派上場開始接客戶的。「我們訓練的目的是在培養翻譯法律、醫學專業文件的譯者,不是要培養法官或是醫生。」更有一些資質高的學生甚至能夠跨越母語的障礙,可用A語言寫出讓專業人士都為之佩服的的平行文本。





  實戰練習


馮老師認為教學的教授應該也需要具備有豐富的臨場實戰經驗。精歷上述的文本練習之後,學生應該要有實際接案的經驗。也就是由老師帶著去外面與客戶接洽。直接由翻譯所來對客戶讓學生體會到職場的險惡、客戶的要求、做不好就扣錢。「翻譯就是不斷地改學生的作品,改到滿江紅、不斷地給他們挫折、羞辱他們。」在北外高翻的日子裡,他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批改學生們的成果。每天都是熬夜的日子,但每個上課的日子都比學生早進教室。學生會感受到老師的兢兢業業,因此學習結果也會跟著益發向上。


 全球化與在地化


全球化使得專業文本的需求會蓬勃發展。舉例而言,當微軟發行新一代作業系統時,全球有上百種語言的產品會同時推出,這就是在地化。西方企業在全球都有設立據點,他們重視技術文件,透過檔案化(documentation )把所有知識與技巧透過內部的平台與全球的員工分享。對於員工的訓練投入與付出、創新產品服務的研發不是台灣的企業所可以想像的。台灣的企業則是透過「COST-DOWN」註1用大量的採購、便宜的原料、透過關係取得便宜的土地或投資賦稅優惠來達到規模經濟。所以在台灣會發生企業要賺錢就是節省與剝削員工。剝削與省錢從一種策略變成了哲學,現在成為一種信仰了。在台灣省錢與剝削得最厲害的人我們則稱他為「經營之神」。(任何只要在西方有那間公司百分之一規模的公司投入研發的資金都比他們多。)


歐美的企業重視技術與人力資源,不會這樣轉嫁社會責任。也就是透過這些檔案化的過程,因此,一些翻譯工具如TRADOS, SDLX因為有翻譯記憶的功能,開始對譯者來說顯得格外地重要。譯者省下大筆的時間翻譯已經翻譯過的辭彙與字句,技能嫻熟之後可以學習成為編輯,甚至是專案經理。譯者的工作不再只是翻譯,而是具有解決問題、創造價值能力的寶貴資源。


文本


使用文本練習最大的問題點便是好的文本難找。特別是中國大陸的教材經歷過文革後,所有的工農語言讓文字非常地單調。馮老師曾舉過一個有趣的例子,同樣的一個試譯句子在大陸面試一百個學生,中文的翻譯都幾乎會是「中國這二十年來經過翻天覆地的改革」。註2許多大陸的學生會對經過老師潤飾後的用字抗議:「那是你們台灣的用字!」可是許多經典雋永的用字遣詞,是二戰之後國民黨政府帶著五四後,那群剛脫離文言桎梏的文人在台灣落地生根,然後大陸經過了文革浩劫後又再次回到大陸。「你們的中文才變了。」老師調侃道。
 

另外一方面,馮老師也對大陸的同學好學的態度感受非常深。「那種做學問的態度簡直不要命似的。」他聽過很多窮苦的學生,單親家庭,靠著獎學金升學,唸書還要打工寄錢回家中。生活的鴨梨壓力非常的大。


馮老師非常推荐使用翻譯工具。「透過翻譯工具可以學到一些經典的字句與典範,就像是描紅一般,翻譯久了你就知道文本的格式與用字遣詞了。」透過翻譯記憶,前人的智慧結晶幫你處理了百分之六、七十的工作,你只要推敲剩下的部份與語言情境,很快地就可以上手。 馮老師特別強調了兩個例子,一是人工翻譯在未來的二三十年內絕對不會取代工人翻譯,尤其是中文是個重視語境與上下文的語言。二是一定要培養使用線上工具的習慣,這些會幫助你建立自己的翻譯記憶,讓自己的工作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萬象翻譯與翻譯人才


馮老師自己調侃,在公司比起在學校還要容易訓練學生。實戰的場合就是面對客戶立即的反應,也只有在槍林彈雨的真實情況下,士兵才會感謝那隻送上彈藥補給的手。有壓力、拿薪水、客戶給的BONUS也是代表著一種榮譽感。上LAB可以集體教學,也按照同學的程度與性情可以個教導,可謂好處多多。上外高翻的學生進入LAB做案件一坐就是一整天,他們非常容易滿足,有一些客戶給剩餘的錢,老師會拿來買點心犒賞,他們的回應就是「過著小資的生活了。」


台灣的學生,某個學校以前也有成立翻譯公司。系上的教授要負責接案、連絡、協調、校稿,義務無償地做這些事情,造成學生畢業後有著錯誤的認知:「我沒有三塊的案子不接。」註3,但這些學生不知道,沒有老師熬夜幫學生批改校對送到客戶手上:「你連三毛都不值。」提到錢的問題是共同的痛。對岸的某間學校也是因為送紅包文化,一方面沒有提供有利的環境與協調,另外一方面卻持著「利用學校的招牌接案就要上繳」的心態,造成這種多方互惠的學生練兵系統無疾以終。


馮老師不收紅包,不想剝削窮苦的學生。但是其他的學校高層並不會推己及人,因而造成一些齟齬。這也是間接促成他回來台灣的原因。在萬象翻譯社,他說,全職的員工大部分都是編輯或是專案管理。實習生就有月薪三萬薪水,留下來的最少有月薪四萬五,有些表現好甚至開到了六萬。這些都包含了年終與勞健保,年薪破百萬的在他們公司大有人在 。萬象不需要業務部門去開拓客源,客戶來源都是國際上知名的公司,因為其他的業者達不到要求的水準,所以萬象從這些老客戶中持續穩地地接案。「口耳相傳就是最好的廣告。」萬象也創造了一些規範,比方說幾十年前萬象進入市場就是以原文字數計價,這也是國際市場的慣例,打破了台灣以譯文計價造成譯者在譯文灌水的怪現象。


MAR 27 萬象翻譯社創辦人馮國扶先生蒞臨演講


 翻譯市場面面談


專業的翻譯,指的是夠資格能夠讓業者信任並且持續回流的作品。因此在專業標準線以上的譯者數量往往永遠不夠。相對的專業以下的譯者多到不行。如果覺得自己得到的報酬被剝削了,業界市場飽和了,往往回頭看看是自己的專業還不夠,達不到專業水平的要求。有一則人盡皆知的傳聞非常的誇張、流傳數十載:「翻譯社把客戶的稿子拿來拆成好幾份給許多譯者試譯然後再整合起來交給客戶。」實際上翻譯社不可能做這件事,拿到專業譯者的初稿後,需要交給全職的編輯校對潤飾後再給客戶。平均來面試的人,一千個中只有一兩個的試譯文勉強可以用,不可能來交託客戶有限時間內的案件。


馮老師忍不住感慨,即使出了非常高的薪水,還是留不住人才。幾間與他產學合作的翻譯所學生,幾年後換跑道過得苦哈哈。「比方說有一個學生去翻譯了藏文佛經、有另外一個學生接了出版社的書籍翻譯,我實在很想跟他說,你翻譯的文筆很好,但是原文根本就是垃圾,沒有翻譯的價值。」這些人喜歡書本上譯者打上自己的名字,即使一本書只有幾萬塊,一年賺不到萬象給的零頭,還是喜孜孜地前仆後繼地離開,造成他人才養成投資的損失。


中國現在富裕起來了,願意而且懂得花錢投資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雷曼兄弟、美林證券、高盛都曾找過萬象合作。馮老師最後也勉勵在座的學子希望能學以致用、將來能夠在專業上更進一步。





【註】


1.「COST-DWON」是台式英文。請教過幾位美國籍母語人士都沒有聽過這種說法。降低成本的說法應該是「to reduce cost」。(有錯請不吝指正。)
  
2. 在學校裡,對岸的來的交換學生也對他們翻譯詞彙有感。比方說,「cliché」在大陸幾乎翻譯成為「老生常談」,在台灣翻譯比較多元,「陳腔濫調」、「老掉牙」都有人說。

3. 原文字的價格。行情價每個字約從0.8~1.2不等。視原文的類別、急件與否會有所增減。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