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6月 30, 2009

民航特考第四季

嗨,我還活著。


今天好不容易考完了,回來苗栗的第二天,網路也因為沒繳錢斷線,在處理了一堆繁瑣的事情後,終於可以浮上來透透氣了。我最近這幾個月在忙什麼呢? 航管特考。不過在對過選擇題後,我發現今年又白忙一場了,而且又是敗在自以為最擅長的英文。


事情是這樣子的,民用航空特考,簡稱民航特考,有兩個科目,航務管理還有航空管理
航空管理( Air Traffic Control) 這個看英文顧名思義就可以猜得出來,在塔台工作,你可以想像一個下班時間的交通警察,差不多就是那個樣子。




依我考過「豐富」的經驗,非選擇題五十分,要拿到2/3的分數那幾乎是比經過中國四川的道路到天上還要困難(蜀道難,難以上青天),閱卷的主考官一個比一個還要冷酷。單複數、標點符號、定冠詞.... 英文寫作真的要寫起來,有太多地方可以扣了,除非出現神蹟,否則選擇題只要扣分超過12題,...adieu.

因為我考航管考很多次了,今年是第四次。寫出來讓大家笑一笑也無妨,前幾年的英文超簡單,全部選擇題,隨便寫寫也有七八十,那時候還有英文聽力這一科,八科裡頭有三科是英文(英文筆試、英文口試、英文聽力) 簡直就是外文系的天堂。我就考通過了兩次,到航醫中心去吃早餐。後來因為體檢的關係,檢查出癌症失去資格.... 我今年被考選部告知只能報考航務。

然後,廢除了英文聽力那一年,英文加考了非選擇題,機車的是『六十分條款』還在,前年就差那麼幾分就過了.... 當然,差一點就是沒有啦 ( nearly, almost ...)


我不懂考航務管理英文考這麼難的point在哪裡? atc 用英文交談沒話說,但是他們無線電中會使用托福這些困難的字彙嗎? 何況是航務,英文搞這麼難是要申請國外的研究所、寫十四行詩嗎?


連外交領事特考,最需要英文的類別都沒有六十分的門檻,完全不懂航管英文這科的鑑別度在哪。... 我把這段話丟在飛航管制員協會討論區,果不期然挨罵了:

拿英文系出身來當立論就真的沒意思了.台大英文系和真理英文系都是英文系 一個多益沒k隨便935分不張揚,一個多益830分以為自己英文很強. 這是要怎麼比? 國考不是和自己比, 是要和頂尖的那15個比. 強不強, 不是自己說的算 題目難不難也不是自己說的算. 錄取分數出來後, 就會知道陪榜的650人是幾分之下了?

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自己英文很強。

拿托益來說好了,李怡志就寫過這篇: 求職者與主管應如何看待Toeic 多益成績? ,他完全沒有針對題型訓練上陣就考了915。 最近,李前輩在噗浪上還說了: 「我是我公司裡頭分數最低的」GEPT 中高級過了上面還有高級、優級呢....

只是我懷疑的論點是,航管真的有必要在閱讀、寫作這方面這麼錙銖必較嗎?

另外一個問題,朋友問我說: 「世界上有那麼多工作,為什麼非考公務人員不可?」

尾歐,當初的想法是追求刺激還有高報酬的投資率,當一個新進的航管人員,在塔台的月薪平均有六萬。高報酬後面是附帶著高職業風險的 (比方說酒店少爺或傭兵) ,飛機在空中接近 (air miss) 時,只要沒有保持距離,即使沒有發生意外,航管人員是會被撤職調查,甚至起訴的。而且這個工作要輪班,有時候也要調外島離島的塔台,這是根據我同期的朋友,現在在塔台工作的現職 ATC 說的。

後來扯到英文能力的事情,我就變得認真了。有一種 「只有這個我不能輸」的自我良好感覺。

那位匿名的網友說的很對,考試不是溫良恭儉,考試不是吟詩作對,考試是場在有限資源與時間中,掠取分數的作戰..... 這我都知道,只是對完答案的當下,一時放不開而已。就像個名字都已經宣佈完畢還引頸期盼的敗戰候補,最終,殘酷地接受了「國家考試是沒有安慰獎」的事實。

既然預定落空了,我想還是照著計劃走,接下來要做的是考研究所提升自己的英文能力。

我不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小孩,我的成長環境也不是跟英文有相關的背景,更糟糕的是我自己還不夠用功。我感謝神賜給我能夠任性的父母,他們即使在我最糟的時候也沒有放棄我,對於我想追求自己夢想,像半個無業遊民的兒子也沒有發出半句惡語。


蜀道難,難以上青天,無獨有偶的,令我想起另外一句話: 「青雲有路志為梯」

四號又要跑去台北玩支援前線,今年的青少年少棒錦標賽在台北,我是泰國隊的隨從翻譯,來 promote 一下吧 :)

星期五, 6月 05, 2009

【只是碎碎念】人權、言論自由、D-Day

六四甫過,想為天安門爭取言論自由的學生們寫些什麼,卻遲遲無法動筆,今天早上看到推特上一則推文,忍不住笑了出來:

中共為了紀念六四,刻意將 Facebook, Ning, Twitter, Youtube... 等網站刻意封鎖,網友戲稱中共的言論審查制度為「偉大的長城」金盾工程 (GFW, Great Firewall),所以在大陸的台灣人得想辦法運用某些技術「翻牆」,向大陸網民們看齊,練就一身好輕功,突破網路封鎖。字面上的意思「跨越長城」實則與地理上的長城無關,帶著淡淡的哀傷與戲謔。

六四發生的時候,我尚在牙牙學語。說要有什麼哀愁、悲傷是騙人的。但我永遠忘不了小學時,在班上的圖書架上看到關於六四的介紹,內頁裡有許多被坦克輾過的屍體。文字敘述我已不復記憶,照片的衝擊與不適感讓我馬上打了個冷顫把書放回書架上不忍卒讀。類似的經驗諸如看到歷史課本裡南京大屠殺,一個日本兵拿起武士刀獰笑準備對俘虜斬首的畫面、還有納粹送猶太人進毒氣室前脫下來堆疊成山的眼鏡,... 二十年後的我不禁懷疑為什麼會這麼慘忍的事情發生? 而那些在廣場上靜坐抗議的人犯了什麼錯需要用坦克大砲來伺候?

龍應台女士寫過一篇《請用文明說服我》,提論到大陸雜誌社冰點中國青年報被停刊所引發的言論自由危機,節錄一段最深得人心的話:

我真正想說的是,錦濤先生,作為一個台灣人,我實在不在乎團團和圓圓來不來臺北,雖然熊貓可愛得令人融化。但是我這樣的台灣人可真在乎「冰點」的安 危,就像很多、很多香港人真在乎程翔那個被逮捕的記者的安危。如果中國的「價值認同」是由一群手持鞭子、戒尺和鑰匙的奴才在壟斷它的解釋和執行,而獨立的 人格、自由的精神是被打擊、戒律、監控的對象,請問,我們談統一的起點理由究竟是什麽呢?而我對中國的情感還是有條件的,台灣還有很多熱愛、深愛、無條件 地執著地愛中國那片深厚土地的人──您又用什麽東西去跟他談統一,而他不致被人嘲笑、咒罵呢?

重點不在團團和圓圓,您知道嗎?重點也從來就不在民進黨,您明白嗎?

推特上有許多因為六四事件因身分敏感而被軟性拘禁、在家的人士,透過無國界網路發聲,他們都是活生生的見證人,正在訴說人身自由受限、言論與思想被箝制。時間往前推一點,川震週年時,中國逮捕並且威脅恐嚇川震中喪失孩童的家長,因為要創造總書記致詞時「合諧」的氣氛、還有,請記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胡佳還身繫囹圄。

而居於台灣廟堂之上的那個人,竟然大為讚許「大陸當局已經願意直接面對這個議題,展現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開放與自信。」拒絕接見民運人士王丹、聲稱不適合與達賴會面、把圖博人士載離現場又丟棄,什麼時候以民主自由復興基地自詡的台灣、能夠接受不同聲音的台灣,淪落自此?

今天是 D-Day, 剛好是諾曼地登陸65周年;天下文章一大抄,借用台大外科加護病房柯文哲主任的文章,改一下也是很貼切的:

二次大戰結束後的紐倫堡大審,德國知識分子突然驚覺,德國人自傲是歐洲最理性的民族,怎麼會讓一個瘋子把國家帶向毀滅之路?從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十二年之間,德國知識分子在幹什麼?同樣的,當台灣人權與主權退步,我們也要自問這一年來,我們台灣的知識份子在幹什麼?就算我們不是逢迎拍馬,也是附和權勢,甘願成為一個失去道德勇氣的明哲保身之徒。


【延伸閱讀】
新經濟大國遇到六四的二十週年,也變成隻鴕鳥了 - 羊男實驗の咖啡館
難民、部落客、笨總統 - From 龜趣來嘻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