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is nothing noble in being superior to your fellow man; true nobility is being superior to your former self. -- Ernest Hemingway

星期四, 4月 26, 2018

【雜記】非場所裡的邦喬飛

在義大利,教堂的鐘聲是最好的鬧鐘



最近恰巧讀到幾本與傳播學有關的書,偶然地與我先前的工作經驗有關:

非場所(non-place)

『相對於場所(place)帶有歷史、認同與關聯性,「非場所」指一個地方脫離了其所在脈絡的歷史與在地的空間連續關係,介於場所與場所間,比方說車站、機場。非場所的矛盾的地方是儘管人們的背景不同,但每個人在「非場所」都感覺好像「回到家」一般。如果我們到了一個非常陌生的文化的異國,而讓我們能夠感覺該國有熟悉、有家的感覺就是這些「非場所」。』

Non-place Oxford Reference

去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去了幾趟義大利,有次在義大利的一個小鎮跟著同事在當地住了兩個禮拜。小鎮上幾乎所有義大利餐廳都吃遍了。當吃膩了各式各樣的義大利麵時,偶然發現一家現場有 Live 表演的美式餐廳。


義大利人很晚才會吃晚餐,大概都是晚上八點以後客人才會稀稀疏疏地進餐廳。諾大的餐廳裡坐著我跟同事,年輕的女侍者用生澀的英文問我們要點什麼,大螢幕播放著是義大利足球甲級聯賽,但我們一句正經的義大利對話都不會說。(大概就是「請、謝謝、早午安與婊子、滾開」、 va fan gulo)


然後就在很努力從谷歌圖片查詢菜單長什麼樣子時,突然餐廳背景音樂傳來邦喬飛的 "Because We can"。有一種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的「全球在地化」的感覺。


現在才知道,當時的我是處於一個「非常所」的狀態,邦喬飛的歌實在太熟悉了,歌詞朗朗上口、意思正向團員又積極、零負面新聞。像這種 U2 等級的天團根本不需要介紹,一般的情況下,在台灣聽著這首歌根本對我而言不會有「家」的感覺,但在義大利的一個小鎮,義大利文的招牌、義大利的建築,出差的義大利公司的義大利同事用義大利文溝通時,完全無法知道對方的意思。每天早上旅館七點發出吵死人的教堂鐘聲,這個小鎮以義大利人的模式與文化進行平常無奇的一天,但我只是個過客,不懂義大利文的我只能活在平行的世界中,靠著對方的善意與極為有限的生活英文字彙了解義大利人的世界。

處在人群中但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感嘆:去歐洲旅遊至少要學會德文或法文。

邦喬飛給我的感覺既熟悉又陌生,就好像第一次去法蘭克福時,看到麥當勞的招牌時,那種無以莫名的安全感。我在義大利的距離翡冷翠半小時火車車程的小酒吧裡,頓時心想:「義大利人怎麼可以聽邦喬飛?」的荒謬的感覺,義大利人當然可以聽邦喬飛,邦喬飛是無國界的。只是當時的我瞬間我的感覺被抽離了。


Chris Evan's Breakfast Show 主持人某次跟來賓提到,他在倫敦極其喜歡義大利餐廳。結果到了義大利旅遊才發現,他喜歡的是「具有義大利口味的倫敦餐廳」也就是徒具有義大利形式口感的倫敦菜,他其實根本沒那麼喜歡正統的義大利菜。妙的是當認識的義大利朋友來台灣時,對「台灣的義大利餐廳」評價也是兩極。喜歡的人覺得很棒,但是也有美食國族主義者堅持那家餐廳提供的是「義大利風味麵」(italian noodles)而不是義大利麵(pasta)。


說來好笑,直到我們脫離了原生的文化後,我們才會知道自己文化(包含飲食文化)的特殊性。在義大利一待久了,一碗從中國雜貨店大媽買來的過期方便麵百分百滿足了想喝湯的胃。而且那還是過了保存期限、讓人直跑廁所的勞什子貨。


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星期三, 1月 17, 2018

【口譯】司法通譯開訓

圖片提供:台灣司法通譯協會
儘管強烈寒流來襲讓台北氣溫驟降,台灣司法通譯協會於台北商業大學開訓仍如期於本月的14號舉行。主講陳允萍老師曾經擔任外事警察二十年餘,後轉任移民署專員。本課程也獲得李三財的就諦學堂及江賢二藝術文化基金會贊助,及公益平台基金會之資金挹注。

首先就諦學堂的李三財先生介紹了他身為外籍僑生,如何從一貧如洗中致富創辦了韓語教育機構的故事。除了提供外籍人士學習中文,就諦學堂也開辦了印尼、緬甸、泰國、寮國等多國東南亞學習,提供台灣人前進東南亞的語言學習選擇。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的董事長嚴長壽先生也蒞臨致詞。嚴長壽先生表示,他發現到僅管小英政府汲汲營營推動新南向政策,但許多在東南亞國家的公司負責人卻不諳當地的語言,一個老闆擁有一位翻譯,不懂當地的語言與文化,更不懂當地的風俗民情政策與法令。

嚴董事長認為隨著時代的改變,對東協應該要注入新思維,一方面找回台灣的新移民之子,那些不敢說母語對自己缺乏自信的新台灣人,媒合產業界及學界,提供東南亞語專班學位與企業的實習機會,讓這些人有機會貢獻所長,讓企業能夠使用懂得當地文化的人適才所用。如此一來可以改善台企在專業人事如財務、法令、行銷等當地文化的弱項,也可以改善新移民的地位。


創辦通譯協會的目的

陳允萍老師接著主講創辦通譯協會的原由,可從二十五年前的一樁案件談起。一位台東涉世未深的朱姓青年在入伍前與外籍移工發生了性行為,該名女外籍勞工懼怕徹夜未歸而可能遭到遣返,於是誣告小朱強姦。老師當時為承辦的外事警察,但卻在外勞的誤導之下,做了不利小朱的筆錄。這名青年最後選擇服用農藥自盡,作為無言的抗議。多年以後從他方的證詞,事發當年的真相才得以水落石出。陳老師感悟司法通譯的角色實不該由檢察機關的司法人員兼任,先入為主的印象對當事人極度不公平。

老師上課時也補充,英商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時,在台開庭時律師也質疑警察做筆錄詢問時,沒有使用司法通譯。儘管該名外事警察擁有國外多年留學經驗,語言能力充份,但法官仍然裁定筆錄無效需要重新製作。

另外則是通譯的人身安全,在2012年六月宜蘭羅東有一名在羅東夜市經營菲律賓商店的女老闆,菲律賓華僑疑似被通譯的對象殺死,然後該名菲籍移工迅速出境無法傳喚。

這些案例顯示出會讓司法通譯譯者身份曝光、有迴避條件適用的案件,並不適合由譯者自行接洽,而是該由一個獨立運作的組織選擇適合的譯者,派遣到警、檢、法院進行通譯。保障當事人的權益,也保障當事人的人身安全。成立協會後,也可與司法體系取得通譯報酬協商的身份。

儘管報名時要求入學門檻不高,但現場有許多學生來自台師、彰師、新堡、蒙特瑞等翻譯研究所,更有高等法院通譯資格的學生參加課程。除了英日語大宗語言,也有西班牙語、印尼語翻譯專業參加課程。陳老師也針對法庭通譯時會遇到的問題逐一講解,也針對法律如刑法、刑事訴訟法的實務內容加以解說。內容旁徵博引,配合老師曾經為司法警察的實務經歷,打諢插科,針貶時事,深入淺出為缺乏法庭口譯機會的譯者們提供一次難得的授課機會。

台灣通譯協會目前正徵詢參加臺東地檢署107年度法律協助方案-「司法通譯人才」第一期培訓計畫,對於司法通譯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經由此網頁報名。

【延伸閱讀】

博客來- 司法通譯- 陳永萍,零極限出版。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