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6月 16, 2007

人的嗜好無可言喻

「There is no account for preference」最近老弟對我放的歌曲不以為然時,我總想到 " 啊,人的嗜好真是無可言喻" 。對我而言我的播放清單是那種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可以跟聯合公園、墮落體制和平共處的。張飛打岳飛的大亂鬥也很歡迎。而我個人最受不了的是中文歌cheesy的表現。 「喔~ 我愛你,你是我的寶貝...喔~我失戀了,好難過」說真的這種歌聽久了會麻痺,而且讓我嚴重質疑台灣人填詞水準。幾年前大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在訪台的時候說過: 台灣有那個環境跟可能性會誕生下個文學獎得主。 姑且不論這是不是場面話,根據歐陽修寫的梅聖俞詩集序人必窮而後文工定理 (人就是要境遇不好才寫得出好文章) ,廚川白村也說過: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我強烈質疑高行健的這番言論。

現在台灣的社會套句當兵的話來形容就是: 他●的過太爽了! 佛里曼在《世界是平的》用戴爾衝突防制理論說明了,兩岸的軍事衝突等級大概就像兩個在互秀肌肉的大人,永遠不可能打起來。 所以台灣不可能出現像是小紅梅(Cranberries) 或是 U2 等舉世知名的歌手或是樂團。台灣音樂圈偶爾出現像是宋岳庭《Life Struggles》或是黃崇旭的《Life Goes On》等描述家暴、生離死別的血淋淋的場景時總會如此觸動人心,那是因為歌詞描述的就是人生,而且不管你喜不喜歡它(C'est la vie!) 我們永遠不能體會在街上會踩未爆彈、走在路上會有人持槍威脅你的生活。紐約布魯克林區到現在還是打個電話有可能會被流彈打到、槍聲比祈禱聲還多的化外之地。當我們看軍火之王、血鑽石等描述非洲「AK47就是吃飯的信用卡」的生活,那比平常開完笑說的「非洲還有很多小孩沒飯吃呢」殘酷太多了。


高中的我一直很沒有自信。覺得好像跟班上的同學格格不入,想法不太能溝通。後來想想主要原因除了成績不好這個非關要素外,就是書看太多了吧! 我可以看蔡志恆寫的《第一次親密的接觸》《7-ELEVEN之戀》但是我的同學們沒辦法欣賞《安娜‧卡列尼娜》或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或是像是看完卡夫卡《蛻變》的感動。這也是家學吧! 小時後家裡書廚上總不乏像是《基督山恩仇記》之類的簡明版還附插圖的小說。 導致我有一段時間在音樂上極度地崇洋媚外,而在文學跟那幾位幾位走上絕路的日本作家小熟。

最近某牌出現了以法文命名的《La Tea》,在各大連鎖便利商店都有銷售通路。要命的不是用法文來幫飲料命名,而是它的發音,.. 是的,電視廣告就只是是英文發音的La tea而已。 依我大學選修過法文的經驗,那個法文發音是《la day》。la 就是英文中的定冠詞 the而已。 la是法文陰性的the, le是陽性的the。差別只在這裡而已。我的一整個感覺就是廣告要附庸風雅也請專業點好嗎? 這比桂綸鎂小姐拍的左岸廣告的法文台詞發音還要感覺慘不忍賭。

好吧,當你完全沒有上面的同感時,可以說是上述都是我個人的嗜好言論,並不代表每個外文系畢業生的立場。請按上一頁離開吧!

4 則留言:

sallyjan 提到...

我已經很久沒有看純文學的東西
現在都在看醫學的書比較多
最近我也累到心臟一直心悸
沒有空照醫生吩咐的回去揹24hrs的心臟心跳記錄器..

你的文學素養一定比我好多了~

Vergil 提到...

我也很久沒有看純文學嚕 , 記得上次看純文學是兩年前了,馬奎斯的百年孤寂(還沒看完)

我的文學素養不好,只是讓你看起來感覺很好,這是事實(苦笑)

好好保重捏,準備東準備西的,別忘記妳是個幸福的準新娘喲! :P 對了,妳答應的婚紗照咧?

sallyjan 提到...

婚紗照沒有那麼快啊
7/9才拍
7/10公證
不過禮服還沒搞定
太胖了還沒選到喜歡跟合適的
明天還要再跑第二趟呢..

你考試是九月嗎?加油噢
我因為太多事情上個月就已經放棄考試
先忙完他爸的事情之後就要去工作了

fea 提到...

我還沒看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說....

嗯嗯嗯...除了工具書應該也放一本文學書在辦公室的~~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