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5月 02, 2007

One Night in 高雄


禮拜六搭七點多的自強號下高雄,到了高雄快中午了。 前一天晚上在MSN剛剛好那麼巧遇到失散多年的凱特。凱特是我大學的學姊,主修觀光,到我們系上來雙主修外文。我們常常一起不爽上課的時候翹課,考試快要到了時候一起在McDonald唸書。決定性不同的是她成績一直都很好,我一直都沉迷於線上遊戲,只有在及格邊緣勉強應付一些不太想唸的科目。大四拿過一次獎學金,就僅僅於此了。 凱特的活耀的表現、各方面一直都是我仰慕的對象,這樣說好了,我大一與大二這兩年一直暗戀她,不過缺乏告白的勇氣與動力。我們一直都很要好,她也會把一些交往的對象的感覺跟我分享,不過據後來自己談過兩次戀愛經驗的感覺,其實她一直把我當成小弟看待。



後來她出國去愛丁堡留學攻碩士,大三我也開始交往三年多的「艾莉絲時期」,然後因為修課的原因,漸漸的少聯絡了。等到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在當兵,她修完了TESOL回來台灣,在地球村教書,還外帶打包回來一個蘇格蘭的未婚夫。



南部的天氣一直不錯,過了濁水溪、北迴歸線,我開始覺得穿兩件長袖是件愚蠢的事。下了火車的溫度直逼三十度,走出火車站,避開一堆一直說來、來、來... 賊掐喔! 賊掐喔!(閩:坐車喔)的小黃司機,看到對面突兀地多出一家肯德基,才突然驚覺我已經快半年沒有來高雄了。以前跟艾莉絲約會都會約在這裡,站前的McDonald,這裡總是有一對對曠男怨女焦急的看著手錶,聽著手機,拿著衣服或是坐在機車上四處找人。



我以為回到高雄會讓我會讓我傷心落淚,結果竟然奇蹟似的一點感傷都沒有。上了肯德基遇到芭芭拉,她是實踐高雄南校區的傳奇人物了,從我還沒有進來就已經任教了許多年(她的學生都攻到博士了),明年65歲高齡要退休了。她說是學校政策,依我的觀點給一個在校園奉獻那麼多年的外籍教授一筆錢強迫他們退休然後一腳踢出校園是非常不厚道的事情。真不敢相信董事會竟然有這種政策。我大學另外一個教授馬丁說可能是率真直言的芭芭拉說話得罪很多人也不一定。 我只是為芭芭拉感到不值而已。把黃金歲月給了這個學校,到頭來卻非離開不可。她則是聳聳肩俏皮的說:我的黃金歲月才剛要開始呢!



聊了約莫半個小時,我把肯德基的大杯紅茶都吸完了。等得花兒都謝了的時候,凱特終於姍姍來遲了。因為上班的關係,她穿著一身套裝。芭芭拉稱讚她穿得很專業。我只是頓時覺得周圍吵鬧的人群聲都因為她的出現還有跟芭芭拉的對話突然安靜下來了。有點像是K.T Tunstall 一首 "Suddenly I See " 裡頭寫的: "Her face is a map of the world...you can see she's a beautiful girl....she's a beautiful girl...everything around her is a silver pool of light, people who surround her feel the benefit of it"



又大概聊了二十幾分鐘,我們終於決定轉戰Pig & Whistle,其實我的感覺是到那兒吃都無所謂(麥當勞也可以),但是芭芭拉堅持一定要請我們吃飯。於是我們攔車到了Pig & Whistle。餐廳的裝飾很典雅,二樓還有舞池。只是大白天中午來到這裡完全不感覺這家餐廳的特殊。



然後兩個女人又開始嘰嘰喳喳開始對話,我的聽力開始感覺入不敷出。畢竟 Native Speaker跟國外泡過兩年剛回來的研究生的速度對話速度實在是太可怕了。聽力勉強及格,但是沒聽過的單字像是"專為腳趾設計的襪子",食材.... 還有些聽過但是從來不知道長的是扁是圓更沒吃過的東西像"Wafflo",只能說我的生活圈太狹隘了。比方說遇到的狀況是:Do you konw OOOXXXX in UK? yeah, I had tried ZZZXXXX. 然後就問我:What about you? Leon?


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陪笑,或是向凱特拋出求救的眼光。(噢!我又沒有去過英國,怎知道你們在講什麼?)


還好我們後來去大壢,紀伊國書店救了我。芭芭拉說她在圖書館看過ㄧ個日本作家的英文版本,內容敘述一個丈夫失業,結果老婆失蹤了,離他而去,他認識隔壁一個女孩子把他丟在井裡頭用蓋子封起來的經驗。我想:這不是發條鳥年代的日記嗎?Murakami Haruki,春上村樹。我還有買上、中、下這三本哩!只可惜我把故事的主角栗原May (May Kasahara)跟挪威森林的第二女主角小綠(Midori Kobayashi) 搞混了。一直讓芭芭拉搞不清楚我們到底說得是不是同一個作者。


後來我們在大壢那邊分手。芭芭拉搭車回Pig&Whistle,那兒有接駁車回旗山。我跟凱特則是在計程車上小聊了一下,然後在火車站,她騎著摩托車走了。與老朋友久久一聚的感覺真好,讓我想起自己也曾經年輕過(喂!) 算是記憶的碎片吧!跟某人在某些地點發生了一些事情,過了些許年來拿出來風乾也是下酒的好物。
(待續)

4 則留言:

sallyjan 提到...

跟好友相聚暢談的感覺的確真的很棒啊~~

最近準備考試準備的如何, 加油ㄋㄟ

Vergil Leonheart 提到...

努力中.... 妳也加油捏~ ^^

fea 提到...

春上村樹
---------------------
村上春樹


XD

Vergil Leonheart 提到...

誤把馮京當馬涼... @@

慚愧慚愧~ Orz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