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11月 29, 2009

我對壹傳媒與動新聞的淺見

平心而論覺得這次北市政府處理壹傳媒的手法,比方說連續開罰,是過了點,但是論程度也沒有像是網友所形容的「和諧」、「戒嚴」、「箝制言論自由」這麼誇張。


有爭議的部分是執法的手段與比例原則。相形之下,我對於蘋果與動新聞,我有更多的疑惑:


一份報紙該是限制級的嗎?如果一份報紙要標十八禁,包起來賣,那他還算得上是報紙嗎?動新聞可以算得上是「新聞」嗎?如果這些打著言論自由之名、其實在賣弄淫穢的情色動畫可以毫無節制的放在報架、網路上任君取閱,那我們出版品還需要分級嗎?


有一天我們的小孩長大到了青春懵懂對性好奇的時期,走進了便利商店隨手就可以看到這些如何強暴、施暴對女性污辱的詳細情節,耳濡目染下會不會混淆價值觀,起而仿效?也許有人會說,網路上這些暴力與色情資訊唾手可得,要禁也是不可能。我相信這是真的,但教導學齡孩童瀏覽網路這不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嗎?孩子成長更需要家長的陪伴,而不是交給冷冰冰的中華電信奇妙的守門員。這是原則的問題,不能讓步。


如果今天黎智英因為揭露貓攬弊案被抓來蹲苦窯,如果壹傳媒因為報導官商勾結隱匿人命事件而遭到撤照,我會說這是個追求事實與正義的媒體,一個優質的新聞社。可是壹傳媒不是冰點,它運用販賣同情心與引起民眾義憤填膺來刺激收視率。黎先生也非胡佳,他是個唯利是圖、「用裸體與屍體」懂得用言論自由來包裝腥煽色,販賣慾望的紅頂商人罷了。他工於心計巧妙利用炒作,挑戰衝撞法律與道德的底線,證據是,從台北市政府大動作查禁蘋果日報起,每個台北市接受義務教育的學子都知道「動新聞」了。


如果蘋果日報沒有社會新聞,標題也不聳動,你會考慮購買嗎?


倘若蘋果的網頁因為「牛肉」「變性蛋白質」「貓攬」而無法開啟,我相信是遭到「和諧」了。但是很抱歉沒有。拿「專制」來形容也並不洽當,中國與台灣兩地的風俗民情不同,台灣大抵上還是法制的國家,如果行政機關的行政命令侵害到人民的權利,人民依法是可以提起訴願的。


還有網友拿耶穌對著行淫婦女丟石頭的比喻來形容眾家媒體對壹傳媒的鞭笞,嗯。行淫的婦人在接客前大庭廣眾下起碼衣服還在身上吧?如果今天的題目是日日春的公妓除罪化,我起碼對這些朋友還有維持著一分敬意,但是蘋果的例子來說,我沒有看過一個搞援交的傳播妹裝清純還要主張性工作權的。


況且,自由、中時與聯合不會拿一樁血淋淋的社會案件當成是「每個人應該要知道的事」吧?時報週刊與一些小朋友不能看的雜誌還有薄膜封起來呢。那又回到我當初的質疑了:「一份游走限制級邊緣的報紙還是報紙嗎?用電腦動畫創造出來的新聞還是新聞嗎?」


您可以說我虛偽與犬儒,這些毒蛇猛獸要這麼妖魔化與游走出版法律邊緣,我甘願背上偽君子的名為下一代的閱讀視聽抵擋住這些魑魅魍魎,直到下一代能夠明辨是非、豎立起價值觀為止。

星期四, 11月 26, 2009

關於電影《2012》的一點點想法

好久沒有來寫電影,把筆調改成輕鬆模式吧 :P


就像是信仰神的人〈THEIST〉與不信仰神的人〈ATHEIST〉一樣,在英語的邏輯概念裡,思考〈MUSE〉與娛樂〈AMUSE〉是相反的,娛樂就是代表著不去思考。


我把好萊塢院線電影歸類為「爆米花電影」,簡單的說就是買個爆米花雞排鹽酥雞,配點軟性飲料進入戲院被「娛樂」。因為不太需要大腦,〈當這類的電影需要動到大腦就不會被娛樂到〉。嗯,比方說,當喝一杯可口可樂時,如果想到製造一瓶可樂背後的世界成本或是含糖的程度,那可能就不會那麼「可口」了。


而爆米花電影被詬病的地方往往也是因為走出戲院時,跟你走入戲院時的腦袋重量並相差無幾。〈胃的重量會增加、膀胱會減少〉,觀後感也很難寫。有人批評這種好萊塢大螢幕的爆米花電影沒有劇情,我想反問:「不然你期待它入圍奧斯卡嗎?」XD


如果看一部奧斯卡入圍的影片觀後感可以從若干議題與觀點切入,爆米花片其實勉強算是斷簡殘篇。用推特體來寫,其實更為合適。


以下是一點點想法:


雖然網路早就有流出的版本,但是在大螢幕看起來那種魄力還是不一樣。


軍事層面來看,自二戰的中途島之役後,正式宣告了航空母艦取代戰艦成為海權與領土權延伸的時代來臨,航空母艦代表了一個國家的制空與延遠作戰權的象徵。所以絞盡腦汁想要塑造美國遭受攻擊的好萊塢大導們也開始拿航空母艦開刀。比方說麥考貝在《變形金剛2: 復仇之戰》把美國現役空母約翰斯坦尼茲〈USS Stennis〉用隕石炸沉的橋段就是一例。


圖片來源: TrailerAddict


過去在災難片中動輒幾十層樓高的海嘯,已經滿足不了觀眾被養大的胃口,在《2012》片中,美國人最引以為傲、最強軍力象徵的空母甘迺迪號、這個排水量達幾十萬噸的怪獸被海嘯捲起來像是浴缸裡的小鴨子玩具一樣淹過國會山莊,這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嘗試。此外,大洪水淹蓋過珠穆馬朗峰,孤單的喇嘛師父在地球上的最高峰敲響象徵人類文明的最後一道鐘聲,...幾個人定“不”能勝天的取景看在眼裡真是不可言喻。


〈個人不客觀的預測,空母很可能會取代帝國大廈或是國會山莊、白宮成為好萊塢災難片新的禁臠。說到爆破,敝人倒是希望哪天看到國片中請到蔡國強把總統府炸掉或是101大樓弄垮,一定可以給台灣的觀眾完全不同的視覺體驗〉


其他的觀點包括:


YES!WE CAN!..出了事跟著黑人準沒錯!

‧中國工藝很好很強大,世界級工廠打造世界級的挪亞方舟。

‧就算中國人技術再好,世界還是繞著美國轉,出一張嘴指揮的還是美國佬。

‧真的發生了世界末日,抱著你的家人說我愛你吧。

‧沒有家人或搶不到方舟的票,或許你可以試著當報導海嘯來襲的第一個烈士先知。

‧固定有人要自我犧牲的老梗。〈見:電影的老梗

‧電腦修得好,單身直到老。好人具備的技能就算會開飛機,你的情人還是會跟人跑。

‧拯救了世人後〈拆完炸彈後、大爆炸後、火箭返回地球與休士頓失去聯絡等各種場合都適用〉,令人打呵欠的反高潮,主角總會消失一段時間引起觀眾的緊張與等候,最後平安無事的出現在眾人面前。配角們虛情假意地大叫:「He made it!」然後歡呼擁抱。


我對這部爆米花電影的評價大概跟《世界末日ARMAGEDDON》差不多。如果你喜歡《世界末日》,對《2012》這部片感覺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放鬆心情,不太需要用到大腦,找三五朋友一起去電影院看看吧!

Have a fun! :P

星期三, 11月 25, 2009

【網摘】Lion's Share 持續關注中科!

有毒合法--廢棄爐渣的檢測魔術

...當爐渣還未入土,一塊塊拿去測驗,結果是合法無毒,於是放行埋地,當爐渣碎裂成土污染釋出,再拿化成土的爐渣去測驗,變成有毒致命人畜勿近,於是造成現今這種事前不阻擋,事後才花費上億金錢整治的荒謬。... │漂浪‧島嶼 --Munch


毒物島十年省思,死了一萬隻鴨後

電弧煉鋼業是高污染的產業,爐渣和集塵灰僅能做到局部的管理,數十年來大部分被非法棄置、合法(未必合理)再利用,正毒害著人民和後代子孫。如果不從源頭檢討電弧爐煉鋼業,毒鴨、毒魚必然存在。 ...│小地方‧台灣新聞網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戴奧辛鴨是歷史共業?

政府的角色就是為企業背書,介入操作讓環評等行政程序強勢過關,接著將這些投資用來鞏固樁腳,作為每次選舉的「政績」。事後,當事件爆發後,政府更是互相卸責,A單位說非職權範圍,B單位說不是它簽訂,C單位說它沒介入規劃,最後呢?找不到任何可以追究的單位或官員,事實可能就如此無疾而終。... │春如月筆記

蛤仔的心聲


揚塵帶來的危害不只是經濟損失與生活不便。根據環署空氣品質監測資料顯示,2日當天斗六、台西、崙背等地,空氣品質監測都超過懸浮微粒PSI值 150,屬嚴重不良;... 元長鄉居民吳太太說,只要冬天鋒面一來,雲林的揚塵便多到她們不知道怎麼清掃才好,「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很擔心小孩子的健康問題!」元長鄉居民康小姐的兒子有過敏,只要風沙一來,小朋友就不斷揉鼻子。而元長鄉還不是揚塵最嚴重的地區。...(上)

六輕監督小組委員、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系助理教授張子見表示,揚塵雖和裸露面積擴大相關,但揚塵害日趨嚴重,「合理推斷是六輕超量用水所致。」張子見指出,六輕在乾季沒有水權,但去年卻發現集集攔河堰在乾季依舊供水給六輕。...(下)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INTERVENTION】


在網路上經歷個人網站、論壇、到了WEB2.0,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即使某位網路意見領袖有很多跟隨者,某個知名部落客擁有很多的訂閱數,但是這個扁平化的網路世代「收視率」低到不行。延伸閱讀用電視平面媒體來比喻的話,多出了幾千台的電視頻道,幾百份報紙。每個人都可以發聲的好處是讀者有多出額外的選擇。壞處是,各立山頭,就算是再怎麼紅、再怎麼重要的部落格或是新聞,還是有很多人沒有看過聽過。「知名部落客」是個很抽象而且矛盾的複合形容詞,離開了網路,OFFLINE的世界裡跟路人甲一樣默默無名。


所以,我想要網摘。


上個月我跟PORTNOY聊天時,我完全不能理解他像是瘋狗一樣緊咬著中科不放是怎麼一回事。但是當我看到數據、學者與教授提出的論點,還有他在推特上分享的訊息,我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憤怒與不滿。


「咱們的國家都被財團所控制/咱們的社會都給有錢人給控制/咱們的媒體都被政黨所控制/
什麼時候才有真正的公平與正義?」



這是農民武裝青年填的歌詞,完全說中了傳統媒體〈報紙、電視〉的弊病。沒有人會花錢買版面替三鶯部落寫文章,因為這些這些弱勢族群上沒有「利」可圖。沒有人願意平心靜氣的探討中科背後的原因,因為工業開發與環境保育之間的爭議放不下兩個小時的政治口水節目。名嘴們可以大談開放美國牛肉、毒鴨自稱「專業」,然後下段節目「讓我們來繼續關心扁案」、難道「馬英九都不用負責嗎」


身為一個部落客應該要「時常喜樂」,用幽默與溫馨的態度,嚴謹而不失風趣,來面對這些狗屁倒灶的事件。就像台灣幹得好新聞社的創社精神一樣。


中心德目:沒事多讀書,多讀書不保證沒事


出生在阿爾薩斯的史懷哲的國籍問題涉及了挺複雜的歷史與法律問題,好羨慕洪蘭教授可以這樣信心滿滿睥睨醫科考生。...德法交界的亞爾薩斯(Alsace)在史懷哲的生年當中,亞爾薩斯經歷過德/法領土主權變換,也對史醫師的國籍產生了影響。在他出生的時候(1875年),....〈繼續閱讀〉
Plurk│大胖





近期網摘:

【網摘】中科、中科、中科! Lion's Share 11/16
【網摘】職棒簽賭、狂牛症 Lion's Share 10/30

星期六, 11月 21, 2009

閱讀「你這麼想要紅啊」有感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篇看起來很可笑、但又覺得十分熟悉,好像在哪裡似曾相識。嗯,歌手發專輯時拍MV可以笑容可掬地說遇到搶劫了、吸毒的女星可以出獄再吸毒再勒戒再吸、有名大站裡頭用柔焦拍攝出來的兩性議題作家,不知道為什麼相簿裡的相片看起來都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沒有個性就是個性,盲從潮流就是「引領潮流的尖端」。寫文的筆觸如此,作畫的風格相近,複製出來一票跟著打扮與說話性格嗜好相同好像牧場裡頭咩咩叫、不會思考溫循的綿羊。不意外,你閱讀的部落格大致上決定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約翰福音描述耶穌復活後,跟彼得用餐,三次交代他「餵養我的小羊」「照顧我的羊」,用〈lamb, sheep〉來描述他的門徒們。後世的學者一致認為「羊」是用來形容容易遭受迷惑、試探、懦弱而且沒有主見的人們。


愛爾蘭的劇作家布蘭登貝漢這樣說過:「除了你自己的訃聞外,沒有壞的宣傳行銷。」〈There is no such things as bad publicity except for your own obituary〉嗯,這句話說的真有道理。某位女主持人上廣播節目宣傳,聊到吳姓立委外遇,真恰好有個叫做「達爾文」的偽達爾文,來節目踢館宣揚偽兩性間的達爾文謬論。於是該主持人很少見地失控演出飆出髒話,剛好她十一月三十號即將出版的新書,也是提到女性身體解放的議題,瞬間在博客來書店賣到缺貨。


嗯,也許吳先生應該在二林的中科四期旁邊的旅館偷情,這樣羊群們或許稍稍把目光稍稍投注到該值得關注的議題上

【NW】想紅啊?我幫你!

《Newsweek》新聞週刊出了一篇 So You Want to Be Famous...〈這麼想要成名啊〉,編輯部作者凱莉歸納了她在工作崗位裡見怪不怪「莫名其妙就紅起來」的亂象:


“famous for being famous,” ...to crib the phrase most commonly used for this phenomenon. Paris Hilton, Kim Kardashian, Nicole Richie, and Lauren Conrad are just some of the A-list names who enjoy the power and privilege of worldwide fame even though it is difficult to name a single project in which they showed an inkling of aptitude. They cannot act or sing, nor are they renowned for outrageous acts of charity, political courage, or even intelligence. They’re each adorable; but none is a great beauty on par with Halle Barry or Angelina Jolie. What each has, it seems to me, is the ability to turn their personal lives into viral video. But before you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keeping the self-perpetuating fire of fame burning is, in itself, a skill,...


剽竊一句時下最流行的話來形容就是 “莫名其妙地紅起來”... 巴莉絲希爾頓〈希爾頓酒店集團千金〉 ,妮可李奇、還有巴莉絲的一票好友若干人,如此的紅以致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名字。她們備受名人該有的尊榮與待遇,然而很難說出他們在某項企劃裡,她們所展露出的智慧與才能。她們不會演戲或唱歌,也不因為善行義舉、政治企圖或甚至有點腦袋而出名。每個看起來都很亮眼,但是與荷莉貝瑞或安潔莉娜裘莉程度的「美」比起來判若雲泥。就我而言看來,她們的能力就是把自己的日常生活轉變成為真人實境節目。在意識到如何讓自己成為成名火炬般炙手可熱時,這個過程本身就是個技巧。...


作者也不吝惜地貢獻了幾個條件與方法:


一、成為有錢人家的小孩


不是比爾蓋茲或是巴非特那種白手起家的那種兢兢業業,焚膏繼晷的企業家,而是成為他們的小孩。那種含著金湯匙長大極端地缺乏自制與自我意識的那種嬌生慣養的死小孩。


二、順服社會的價值觀


只是單純瘦或是不胖是不夠的,要超瘦。同時要具備老天賜與的爆乳或是豐臀。金髮碧眼也是一個要素。永遠要穿最夯的潮衣,不要嘗試引導潮流。成名人士的才能有很有限,幸運的是,你身上的東西總可以妝點一下或加上流行小物成為流行的奴隸象徵。某些原因讓二十一世紀一堆人相信外表是妳人格特質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如果你沒辦法染頭髮,減掉很多重量的話,稱自己為作家吧。


三、說服你自己妳是個明星


... 要有那種捨我其誰、天下人沒有比我更紅的態度。儘量地培養一種你是「全人類的寶貴恩賜」的態度,並且絕對不與任何人妥協。名不符實的名人通常與一班人的行為舉止有些不同,即使在跑趴的時候太陽眼鏡也不能摘下來。永遠要上妝、穿著很緊的衣服,把那種宛若妳是宇宙中心的衝動顯露出來。在你所求所想之外,這世界別無其他。辦不到這點但是仍然想要享受那種明星般的待遇的話,請考慮當個政治家吧。


四、舉手投足都值得大書特書


偽名人一點也不介意與媒體分享他們最私密的生活。芝麻綠豆或是再私人的生活都可以放上推特。把狗仔隊視為好友,直到沒有利用價值為止。如果覺得需要一點隱私的話,請直接報名演技學校!


其他諸如與名人的〈前〉男友女交往、犯點小罪如喀藥呼麻酒駕鋃鐺入獄,還可以藉機出版自傳噱錢,自導自演性愛照片錄影帶還得透過第三者假裝不小心流出。以上短文翻譯提供想紅的朋友一點參考。

星期三, 11月 18, 2009

In Taiwan, Development Matters.

Recently, the Executive Yuan in Taiwan has passed a bill in favor of Central Taiwan Science Park (CTSP)fourth stage expansion, which has draw the attention of ecologists. And it caused heated discussion in the Taiwan blogosphere.

Jeremy elabrates on this problem, and wrote "They Don't Care About Us":


中 科四期落腳彰化二林,其附近是有台灣米倉之稱的稻米重要產銷專區,濁水溪的水資源更是灌溉出全台數一數二的西螺與溪湖果菜市場,彰雲兩縣的沿海更是有產 值數十億的養殖漁業,包括外銷的台灣鯛與著名的王功牡蠣等。中科四期的廢水排放設計草率,可能讓沿海養殖漁業全毀,蔬果稻米染毒,縣民五次北上陳情,卻換 來環評委員會擱置爭議,仍是有條件通過中科四期開發案,...


Central Taiwan Science Park fourth stage expansion project is going to be situated in Erlin, Chunhwa. However, the this area is also known as “The Bread Basket of Taiwan”, which is famous for its quality rice. Nearby, Jhuoshuei River supports the two biggest vegetables and fruit markets, Siluo and Sihu Markets. The haphazard design of water treatment system in Central Taiwan Science Park could very likely ruin the aquaculture along Chunghwa and Yulin County coastline which generates billions of NT dollars, and seriously contaminates farmland andwaters containing Taiwan tilapia fish and Wanggong oysters which are exported internationally.

Citizens from those areas went to Taipei to appeal a case to stop this project fom continuing for five times. Despite their efforts, Advisory Council on the Environment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Subcommittee descided to go ahead anyway, and approve the Central Taiwan Science Park fourth stage expansion project in some terms.




The blogger Munch, points out how IT industry works in Taiwan on his blog:


中 科四期的問題,不是通過與阻擋的戲局,它不是開始,也不會是最終,因為台灣高科技產業,其實只是高級代工產業,權充國際生產鍊的高等加工廠。當無法在設計 與行銷創造獨特,依賴產品代工的生產,在科技產業低利潤的年代,只能不斷擴廠,開發更多的科技園區,以量能來彌補不足,然後在高產都無法創造利潤,最後就 是移轉投資、整廠遷移,留下的是已遭破壞的土地。


The problem we have faced on CTSP, is more than just a game to let it pass or not. It’s not the beginning nor the end. In fact, what Taiwan so-called high technology industry, is actually high-tech subcontractor fulfilling the extra work in the international chain supply. When they fail in the origional engineering design and maketing, those who work on extra works in the low-profit high technology will have to expand exponentially, to build more Science Parks and to increase capacity in quantity. Eventually, those subcontractors will shut down their companies and reinvest their money in other places. What will be left behind is a totally polluted land in the end.


Chyng, who is a ecological reporter, also writes on her blog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彰 化縣府的安置措施相當草率。相思寮〈中科四期的預定地〉將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多達21戶、超過2百人,但彰縣府目前只找到6間共183坪的房子,「聽說 18號就要動 工,是要我們住哪裡?」但彰縣府認為沒有問題等到102年開發完成時,待二林精密機械園區開發後會有宿舍,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將可以「短期租賃」。...


The resetltement plans made by Chunghwa County government is rather inadequate. Siangsihliao, one of where the CTSP 4th stage expansion site. There are 21 households and more than two hundred of people there. So far, Chunghwa County government has only found six houses and 6588 square feet. “I have heard it will start on Nov 18th , but where are we going to live?” asks one local. But Chunghwa County think that it is not a problem after Erlin Precision Machinery Park will be developed in 2013. At that time, locals who lost their homes will be able to “rent for a short period of time”.



On the other hand, a response to a peaceful march against the CTSP 4th project. Ouli (歐力), he wrotes:


我 是一個中年彰化農民,坐四望五之年,心中一直有一個疑惑,每一個父母希忘自己的孩子書念得好,將來有競爭力,可以進入高科技廠就業(就是你們反對的對 象),有一個穩定的收入,有一個平安幸福的一生,幾乎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回家務農,因為工作辛苦收入少得可憐,這是父母的看法。


I’m a farmer in Chunghwa. I’m forty something and I can’t help wondering that parents would ask their children to focus on their studies. Then, they will be competitive in getting a job in a high technology company, which you guys strongly oppose. To have a stable job, and to lead a happy life ever after. Nobody wants their kids to come back home and farm. Because it is painstaking and low-end. That's what parents concern.


是的,農村不快樂, 當你們年輕人響應「聲援農村」行動時,有沒有想過,自己將來是回家務農還是投入其他收入較穩定的職場?你們的熱心關懷自身所處的土地, 歐力上我百分之百支持,但是如果你不想回歸農村,又基於環保理念反對產業,將來台灣將空有荒廢的土地,而沒有產業,身為未來台灣社會舞台主角的你們,將如 何自處?


Yes, the farmers are not happy. But when you young people launch a action to support agriculture, have you ever wondered are you going to work on a farm or rather in a stable office? I’m fully support your ideas, which shows great concerns about our land. But, if you oppose this industries due to ecological reasons while you don’t want to return to farm for a living, in the future, Taiwan will have empty land without any industries. Where will become of Taiwan in the future?


According to the the Council of Agriculture (農委會), the CTSP 4th project will not be stopped despite the fact there will be a possible water table drop and ground sinkage problem, pollution, and affect the local farmer’s livehood. Meanwhile, ecological groups stand together on this issue and have a joint lawsuit against Enviornment Protection Agency (EPA).


GVers in Taiwan will also continue to keep a close eye on these issues.

星期二, 11月 17, 2009

一個愛情,各自表述。



〈寫這篇文的時候正好在聽 Linkin Park 的 With You, 不嫌棄的話,請配它來閱讀吧。〉


前幾天上小葛的英文課剛好聊到這個話題,我說我找不到適合的對象。


他說:「我在來台灣遇到我老婆時,也是經過一段等待期的。」那我問,他都怎麼處理一個人過的夜晚呢?... 根據他的說法,在酒吧買醉,一個女生換過另外一個女生。我略過中間那些吹噓、虛幻有點“不太適合寫在部落格”的經歷,總之,他在南非開普敦經過一段放蕩不羈的生活。


有人初戀就結婚,有人要經歷過很多次的追尋才會找到「真命天女/天子」。交往的次數跟得到幸福的可能性並沒有成正比,「千人斬並沒有比較威」,但是最近看到朱學恒部落格的讀者投書,關於一枚阿宅可憐蟲的故事。讓我想起我跟弟弟的對比。


我的小弟今年剛滿二十歲,前幾天剛退伍,他跟我說在外島的一年的期間交過三個女友。返台前剛結束最後一段與上級女長官的感情,不過言談完全沒有感傷或是不捨。我問他說為什麼分手呢?他聳聳肩,說就累了,要回台灣電話費很貴,於是就跟她分手了。言談之際完全不把愛情當成一回事情。我問,你交過幾個女朋友?他算了算,掰了掰手指....超過十幾個吧。


我回答小葛關於男女交往這件事,我說,我從不隨便玩玩〈I don't do casual.〉


小葛說跟他比起來我真是個紳士。我說不,只是這是我的原則而已,跟紳士不紳士無關。玩咖總會遇到玩咖,希望認真經營感情的人總有一天會找到合適的對象。有人喜歡亂槍打鳥,反正不適合再換過就好了,交換點體液無傷大雅。我的原則是除非對方能夠稍稍理解,或是願意聽我傾訴,但即使是這麼低的條件,還是找不到一個好好可能談話的對象。堅守原則是很辛苦的,特別是在你隱居在一個窮鄉僻壤的化外之地,「滿碟荒唐片,一簍衛生紙,都言阿宅痴,誰解其中味?」


堅持什麼呢?順從自己的慾望與本能不是更好嗎?


有時候也會問自己在傻什麼。也許像我弟這樣不把感情認真當一回事情,反而不會受傷噢。我一直懷疑我有另外一個人格,心裡總不時會有個聲音時常會跑出來像是浦澤筆下的《怪獸》,小男孩大喊:「看看我!看看我!我身體裡的怪物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哦!」;也許有一天我會失去對愛情的憧憬與美好,一個晚上換另外一個枕頭,大陸尋情越南奇緣,也許有一天我可以或用錢或用言語毫不猶豫的玩弄別人的感情,但是我沒辦法對自己、對感覺這種事隨便。


「吶,只要把身為人『心』的那部份開關關掉就可以了。」另外一個我有時候會這樣對我說。


我跟老弟在青少年時期,都經歷過那段低著頭、臉色很難看但是還是要強裝著虛偽的微笑接觸人的生活。所以我一點也不意外他對女生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我在音樂書本與詩歌、基督信仰中找到安慰,耶和華是我的盾牌,我的救主,也是我的腎上腺素與止痛劑,...當然不是每次都有用就是了。我弟則是沉溺在魚水之歡、在電玩遊戲中追求聲色犬馬的快感,還有一次又一次的打架逃學中沉淪。我們兄弟倆的共通點都是很難打從心底相信別人。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社會化的過程就是不經意地開始堤防別人。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先付出一點學分費,早點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會使人茁壯。


無意中發現一個月的某個時候總會經歷一段低潮,有一種在網路世界大聲呼喊著「只要誰對我好就可以帶我回家」的跳樓大拍賣的狀態。在網路遊走時,有時也會發現有些網友有這種宣洩方式,想想也有點可笑,像是十七歲翹家的國中少女要叔叔在電話中尋求援助的狀態,可惜的是莫非定律總會不經意的在這個時候拜訪你,所有好朋友都有男朋友了,所有你在半夜願意聽她傾訴的電話都沒人接了。宅男發現自己是鍾無艷,其實這也是預料中的事,沒有人會在不需要你的時候關心你。嗯,越能認清事實會對苦悶的人生會有點幫助。


聖經的開頭,《創世紀》怎麼說的呢?神創造亞當,認為一個人獨處不好,所以祂造了夏娃。聖經的結尾《啟示錄》卻是怎麼寫的呢?神派了大海怪 Leviathan 來宣告世界的末日。大家都說耶穌的來臨完全了律法與預言,整部聖經週期性地完美了。我的看法是總有一天某頭孤零零的行單影隻怪獸總有一天會拿到引爆地球的按鈕,然後毫不猶豫地按下去。〈然後一切都照著劇本走,完成預言了,哈雷路亞!〉


那種像是蛾被巨大的網所捕捉的寂寞感總是會象徵性地掙扎幾下。


無意中發現自己的照片中的臉色都很難看,總會想起生命中曾有一個她叫我要多笑。後來卻發現曾經誓言要一起度過此生的人毫不猶豫地像是換過桌布般地換掉你。曾經以為愛情很重要,但其實就像是慣性疲乏的政治口號、做愛後的動物傷感一樣疲倦,如同過期忘記還的DVD或是雞肋類的東西。有租很好,沒有也不會死,只是有時候會讓你想死,也沒有真的會想死,總之,只是一種象徵性的比喻。愛情其實可以像是聆聽完某個實力派的歌手某年份的經典專輯一樣收藏,珍藏收好,放回在牆上的CD架上,嗯,一段愉快的時光,C'EST LA VIE.


愛既然既然都可以是慣例了,就讓它變成更為專業、產生標準作業流程吧!另外一個我,給他取名あつし好了。あつし說:「用第三人稱來過生活的話、可以不用這麼累喔!」這是慘綠少年時期,EVANGELION教我的幾件重要、直得寫在筆記本上記下來的事。


期許自己會成為一個誠實正直的人,對愛對生活,對人對自己堅持的信念。如果沒有,就像是村上筆下「珍貴火炬熄滅了」的人。那這篇就拿來悼念自己曾經失去過的美好與純真吧。


FIN


【站內閱讀】


部落格性愛談 │我的小爭戰

星期日, 11月 15, 2009

【網摘】中科、中科、中科! Lion's Share 11/16

終於,我知道該如何把公民媒體帶進來私人的部落格了。


普立茲獎得主: 記者核心價值在於讓弱勢發聲

三位普立茲獎得主來台灣演講舉辦新聞工作坊,期許媒體、讀者不要一味追求羶色腥新聞,而要讓弱勢發聲,並進行深入調查報導。克里巴諾夫說:「記者的核心價值是讓弱勢團體有發聲機會,記者不能讓自己受限於某個群體的意識,中間要畫出界線。」... 普立茲新聞獎得主工作坊

環境民主 為什麼不進反退

中科四期環評過程,諸多環境問題未能釐清,如高科技廢水空汙毒害特性對中部農漁牧業的衝擊、地層下陷的疑慮等,而環評卻已強行過關,...主政者與環境科技官僚未能正視「合法不等於沒汙染」、「目前缺乏科學證據也不等於沒問題」的事實。當民眾早已深諳當代環境問題的風險性質,要求正視科技電子業製程產生的複雜毒性物質、落實環境預警原則,環境技術官僚卻屢屢保證高科技製造安全無虞, 徒增社會對環境保護機構的不信任。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當權者一點都不在乎我們


... 中科四期落腳彰化二林,其附近是有台灣米倉之稱的稻米重要產銷專區,濁水溪的水資源更是灌溉出全台數一數二的西螺與溪湖果菜市場,彰雲兩縣的沿海更是有產值數十億的養殖漁業,包括外銷的台灣鯛與著名的王功牡蠣等。中科四期的廢水排放設計草率,可能讓沿海養殖漁業全毀,蔬果稻米染毒,縣民五次北上陳情,卻換來環評委員會擱置爭議,仍是有條件通過中科四期開發案,... │JEREMY'S BLOG

相思寮變墓仔埔

彰化縣府的安置措施相當草率。相思寮〈中科四期的預定地〉將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多達21戶、超過2百人,但彰縣府目前只找到6間共183坪的房子,「聽說18號就要動 工,是要我們住哪裡?」但彰縣府認為沒有問題等到102年開發完成時,待二林精密機械園區開發後會有宿舍,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將可以「短期租賃」。... │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中科四期--低利時代的科技迷思

中科四期的問題,不是通過與阻擋的戲局,它不是開始,也不會是最終,因為台灣高科技產業,其實只是高級代工產業,權充國際生產鍊的高等加工廠。當無法在設計與行銷創造獨特,依賴產品代工的生產,在科技產業低利潤的年代,只能不斷擴廠,開發更多的科技園區,以量能來彌補不足,然後在高產都無法創造利潤,最後就是移轉投資、整廠遷移,留下的是已遭破壞的土地。 │...漂浪。島嶼--munch

所有台灣納稅人都付錢替中科四期建設跟水電買單,讓大賺黑心錢的高科技大廠享受低廉土地跟超賤價水電優惠。然後我們還要再掏錢負擔隨之而來的環境污染跟醫藥費。(via @Portnoy),.


中科廢水衝擊生態 白海豚游水道


行政院長吳敦義承諾,中科四期汙水將「直接排入海中」,但保育團體與民進黨立委田秋堇昨日質疑,此舉會嚴重破壞瀕臨滅絕的「中華白海豚」棲息海域。為解決此問題,馬政府曾一度「突發奇想」,考慮「築一條專用水道」,訓練海豚游水道以避開汙水,只是國內外專家評估「難度很高」。 ... │中國時報



※有點沉痛的後記:


根據工商時報的報導,中科四期之後還有國光石化,台朔六輕石化五期。嗯,你沒有聽錯,就是那一個造成雲林麥寮鄉及周遭台西鄉、東勢鄉、崙背鄉、四湖鄉的居民得到癌症的兇手雲林六輕,現在要繼續蓋第五期了。你以為很遠,不干你的事情,WELL,明天十七號中科四期就要動土了,檯棺、灑冥紙、揪團到環保局前丟擲雞蛋?... 可以稍後再來,先動個滑鼠轉貼個相關訊息,台灣每四個人中有一個人得到癌症,至少哪一天像我一樣那麼幸運得到癌症時,做個明白鬼吧。

星期五, 11月 13, 2009

農村武裝青年 avec 後生讀書會





週六余秋雨的講座後,晚上我去了軼田書集聽農民武裝青年的小小的發表會,才發現原來「苗栗後生人讀書會」的成立者非常的「後生」!〈客語:年輕人之意〉


就讀清大人文社會學系的學生陳為廷是苗栗人,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願意利用課時間,與同學們招募苗栗高中、建台高中校刊社等等學生,帶著他們探訪後龍灣寶、了解社會運動背後長久以來被人忽略的事實。甚至還用自己的人脈請地方的作家、學者等給這些還在唸書的幼苗們上課。還找到願意贊助的廠商印製海報、挪出場地來,這群小朋友真不簡單。




十一月七號晚上,小陳又利用他無比的親合力遊說農村武裝青年來幫苗栗的小朋友們上課,給學生們了解長久以來被人們忽視的社會運動背後的意義。


關於他們創作的理念還有想法可以參考這裡,農武的創作理念,簡單的來說是以社運的角度為農民、在地的居民發聲。新的專輯中阿達現場表演了「濁水溪出歹誌」「還我土地」、敘述了為了出這張專輯,實地到了濁水溪彰化出海口看到一片荒涼的景象。阿達洋洋灑灑地在專輯中寫了一萬多個字。在表演的席間還不忘自嘲:「拿政府補助的錢來說政府的壞話真爽」










金杯鼓還有胡琴〈小提琴〉加上吉他、根據阿達本人說自己不怎麼樣的主唱聲音,配上農民與警察勸導與猙獰怪手開道的畫面,這是一個發自人心,打從你心底無法忽視的農村議題主題與獨立樂團。阿達坦白說,他在製作這張專輯取材最後,並沒有找出解答,台灣這塊土地、台灣的農業要走向哪裡,但他會繼續創作、用歌聲、用音樂來傳達來自農村最在地的聲音。




現場的小朋友們〈我實在想不出來更好的詞來稱呼這群學弟妹〉也聽得如癡如醉,身為一個苗栗人,很榮幸有這個機會能在軼田書集聽到這麼優質的室內小型不插電演奏會。



最後也順便幫他們打個廣告,今年的台灣樂團節〈就是明天啦〉有邀請農民武裝青年,FACEBOOK上也有他們專屬粉絲頁面,請大家多多支持好的聲音!





【延伸閱讀】

照片集│農村武裝青年 avec 後生人讀書會

苗栗後生讀書會


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妳知道我以後想做什麼嗎?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

星期三, 11月 11, 2009

【苗栗雜感】余秋雨與劉政鴻

傾聽秋雨會場若有所思的招待公關


少年時期很迷余秋雨的書《山居筆記》,心想這個人真是博學多聞,撰文敘事有條理而不賣弄。不過《文化苦旅》就沒有找到那種「相同生命結構」感覺。總而言之,當聽說余秋雨要來苗栗真是嚇了一大跳,不過前幾個禮拜因為忙碌忘記去排隊取票,所以禮拜六是現場排隊入場的。


以下是感想:


小劉〈劉政鴻〉真是會置入性行銷


這次苗栗縣長應該是他當定了:出於對熱比婭的好奇心驅使之下,前幾個禮拜六我去了楊長鎮的競選總部看了《愛了十個條件》紀錄片,楊試圖以圖博人的立場來連結反對國民黨的主軸,對於連西藏在哪裡的苗栗鄉親而言,競選主軸感覺上十分的薄弱。尤其楊長鎮本人沒有執政的經驗,對照劉在上個禮拜六請了苗栗縣中小學的校長主任老師,還有余秋雨來助陣,言談中也多溢美之詞,各個座位上還有一袋厚重的資料夾,裡頭有對楊長鎮指控砂石的公文反擊、個人競選的政見海報、還有苗栗縣攝影照片集還有夾帶幾幅縣長本人玉照...




天下集團的創辦人高希均更誇張,送給與會的鄉親一人一本精美的《閱讀救自己》,書腰上還完全不掩飾的置入性行銷寫著支持小劉。天曉得苗栗縣政府花了多少錢贊助印這本書? 裡頭的文章,就我個人的感覺而言,有些已經陳年泛黃過時,有些則是高教授本人的回憶錄。不能說閱讀中沒有獲得,但是因為我與高教授生命結構不同,所以我也只是翻閱而已。


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啊,我心想。


我在演講台下邊拍照邊紀錄余秋雨的談話,心中百感交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請劉傭老師來演講一場的價碼要15-20萬,五星至四星級飯店,不知道請余秋雨來花了多少錢呢?當然你可以說我犬儒、聽到大師演講得了便宜還賣乖,只是我看到這些權貴的人在台上杯觥交錯,台下有種「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屍」的感覺罷了。





余秋雨大師來苗栗蜻蜓點水一下並無法提升苗栗的書香氣息與文化涵養,就如同大部分小劉的政績鋪橋造路,開出一條條筆直、油黑但乏人問津的柏油路一般虛無渺茫。縣民的納稅花在只能維持兩三個花季的「綠美化」上,選舉過後曇花一現。小劉可以花大錢請三大男高音開唱,但是也可以對文建會核定的古蹟用怪手、大型機具敲掉。事後遭到監察院檢舉,苗栗縣工商局長的去職只是另外一個余文,被棄車保帥的卒子,稍微對苗栗地方文史有點涉略的朋友都心知肚明,古窯會被拆的原因只是擋人財路的犧牲品。

監察院認為苗栗縣政府輕忽文化資產價值,導致苗栗縣後龍地區,傳統古窯將毀壞殆盡,有重大違失,因此通過監委提案糾正,...監察委員陳永祥表示,若苗栗縣政府無視於地方、文建會、監察院的意見,不排除要進行彈劾。..「如果他故意藐視地方意見或是藐視歷史價值,又藐視文建會建議的話,甚至會有彈劾的動作出來。」

縣長選小劉,灣寶不可留
八年給小劉,文化放水流
-- 劉政鴻溫馨競選後援會


我之前還可以選擇戲謔的語調寫出這段話,但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小劉已經拆掉了古窯、完成了灣寶社區的開發說明會。可見的將來,有一天他會指派警察、強迫收購在這塊土地上世世代代安居樂業的農民遷徙而流離失所。希望他只是開空頭支票而已,因為他的當選政見裡頭還要在通霄爭取設立賭場。


由於灣寶里農業生產環境優良、社區集體意識強烈,民國九十二年,文建會選定灣寶里,將其納入農業社區總體營造單位,同年到民國九十四年,經濟部中小企業 處,連續三年進行地方產業輔導。民國九十五年,農委會接著辦理,苗栗縣農業資源空間整體發展計畫。長期經營下來,灣寶里不只為農業打出一片天空,更成為具 備自主能力,無需事事期待政府補助的農業社區典範。 苗栗縣政府對在地的「關照」,卻造成農民的高度不安,因為縣府將與民間開發單位合作,在灣寶里推動「後龍科技園區」.... --- 灣寶社區網站

農民陳爺爺說:「這裡徵收賣掉以後,一百萬去買外面的柱子嗎?光買一根柱子吃得飽肚子嗎?」而里長謝修鎰更進一步說明:「縣政府要推動的,說是說科技園區,實際上是要做化學原料製造跟橡膠產業,這樣對嗎?」  --- 灣寶社區網站



我週遭的親朋好友們都是泛藍,觀念的認知裡頭民進黨與「暴力黨」完全性的畫上等號。提到政策性的說明,完全掩耳不願意聽下去。苗栗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國民黨的天下,加上小劉排山倒海的置入性行銷,恐怕這次的決戰百里侯,楊先生是輸多贏面少。但是我願意投給他,並且強力為他拉票,不是因為我很喜歡這位候選人或支持民進黨的理念,是因為我不希望苗栗美麗的風景中豎立著高聳的煙囪、煙霧瀰漫的煙霾,還有世代在這塊沃土上安居樂業的苗栗人被一心只想要開發的政客與財團所逼迫、輾轉遷徙遠走他鄉。


我是個土生土長身分證上是K開頭的的苗栗人,如果你認同我的話,請轉寄這篇文章,如果有認識在外面流浪的苗栗人,請叫他12月五號那天,記得回來苗栗投票!不要讓後代的子孫笑我們被錢財與不實的政見所矇蔽!



延伸閱讀:
【地方誌‧苗栗】余秋雨文學論壇

星期一, 11月 09, 2009

【地方誌‧苗栗】余秋雨文學論壇


知名作家余秋雨先生於11月7日下午蒞臨苗栗市文化堂,與鄉親分享個人閱讀的生命經歷,並期勉台下與會的教育界人士,讓莘莘學子從小培養讀書的好習慣。《天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教授也於會場擔任主持,會後並憑票根贈送聽眾每人一本高教授新書《閱讀救自己》。苗栗縣長劉政鴻也全程參與,並於會後提出自己的心得與摘要。


閱讀生命架構的建立


開場的高教授打趣道:「我們這一代,經濟再窮也要讀書、交情再淺也要送書」,余秋雨先生娩娩道來個人的讀書經歷。兒時成長於浙江的山區,受教育不易。幸得外地來的知識青年,挨家挨戶的招學生,假廢棄的尼姑庵成立了小學堂。余秋雨先生憶及兒時與老師的定下的規矩是用寫兩頁的小楷換取唸一本書的機會。就是在在克難的環境下,余先生完成了全部的早期教育。


余先生回憶道:前幾年當地報社徵求老照片,一位老者說:『我有余秋雨五歲的照片,算不算呀?』因而聯絡上那位兒時教他的老師。那位老師說:「我有買你的書,但我都看不太懂,慚愧呀,我昔日的學生反而變成了老師了。」而余秋雨先生在青年時期遭遇文化大革命,下放勞改時,勞動過後一天活力的來源是迫不及待地、與朋友湊在一間帳棚夜讀,可能是一本由朋友親戚帶來的一本「可能完全不對味」的書。「那種巨大的閱讀的樂趣、保留終生」「經由閱讀,改變了生命的狀態」; 余先生在言談間非常感念當初啟蒙教育的那位老師,今天他在攻克一個又一個知識的高地時,總會想起當年那位在破舊的尼姑庵中,用故事書循循善誘、啟發他的老師。


慎選閱讀的書籍材料


進入資訊爆炸時代後,人類發展史上也進入了最大可閱讀量的時代。如何的「選擇」變成了很重要的一件事。資訊,尤其是網路上充滿著俯拾即是、未經過揀選的知識讓人沉迷。余先生說,一些提出真知灼見的古人實際上讀書不多。成語的「學富五車」,扣掉竹簡的厚度、刻印文字所需的空間、後代學者考據「車」的大小而推想出,現代人不知道比古人知道的知識,還要多上幾百倍。但是偉大的哲人提出的概念與想法,卻能超越時代、歷久彌新;讀一本書即是與拿讀者的生命與書本互換,如果人在二十五歲那年夏天花兩天精讀了一本糟糕的書,那他就花了兩天的生命在文化垃圾上。


因此,如何進行嚴格的選擇、減少盲目閱讀的時間,打理閱讀的方式變成一門重要的課題。用粗略的方式來閱讀一本好書,與用精讀的方式來讀一本劣質的書一樣浪費生命。余先生憶及當年在上海戲劇學院時,一位老圖書館管理員分享,如何藉由借書的方式,來斷定哪些學生將來的成就:「有些人一天借個兩三本,然後隔天就又換了領域的書來唸。除了因為找資料而借閱外,這種學生無法深入鑽研。而就他的觀察,一些畢業後有成就的學生,並定會針對領域深入的閱讀,甚至圖書館員還可以從中得知閱讀的脈落,當改變研究主題時,還能給予一點廣泛性的指引。」


因此有一說「桌上不放兩本書」,這是閱讀研究集中,由泛讀而至於精讀的一種過程。余先生接著舉例:如果以研究唐代文學來說,先要明白第一流的作家排序李白、杜甫、王維、白居易... 從李白最知名的詩開始研究,或背頌、或理解數個生平的代表作,觀察歷代註解李白的著作,查閱現代研究李白最好的解析本,然後,談論到李白這個話題時,才能低聲說道略懂李白。但是對於整體的唐代文學,仍然差得遠了。


就像是胡適提出的「在不疑處有疑」,治學應該要對於不明白之處一個一個循序漸進解決。有些讀書人談論話題,什麼都懂一點、哪一點都不專精,這是一件可惜的事情。就像談論李白突然跳到巴爾札克,除非已經攻下了數個知識的治高地,才可能如此漫步愜意。否則,「謹於選擇、集中閱讀」,執行嚴格的閱讀計畫,成為某些領域中的專家,這才是正確的讀書方法。因此,選擇閱讀的資訊變成非常地重要。




個人化的選擇


有些人讀李白的詩,完全讀不下去,可以說與李白沒有緣分,這是可以理解的。有些人偏好李商隱的詩,這也無妨,但不要專注研究在完全不重要的小詩人身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命結構,這些是超越千年令你仍然會感到親切的事。有些人與你生活親近,如你的弟弟妹妹,但價值觀與嗜好卻南轅北轍,找不到共同的生命結構。如何在茫茫的書海中找到與你類似的生命結構,也可以說是一種找尋自己的過程。


藉由找尋自己的對應體的過程,就像是攀登偉大的階梯,多靠近他、多親近他,最後成為他。有些生命結構與自己不相近的書本與作者,那也無妨。「強摘的瓜不甜」,閱讀有節奏性,說不定經過幾年後就可以看得下去了。


閉關讀書


余秋雨先生接著由自己如何在文革期間,經由老師的介紹,在奉化縣山上覓得一書庫,與孔孟老莊對話,山水魚鳥為證。而文革數年後下山,借由閱讀家中數國的翻譯著作,而充實己身的經歷。余先生說,在忙碌的現代,當然不可能撥出特定的一段時間來完全地達到武俠小說的「閉關」,但是可以使用「寬鬆狀態的閉關」,比方說在等候飛機、班次誤點的一段時間,拿起一本書全神灌注,這就達到了一次小小的閉關。



最後,讀了書之後最好要做筆記與寫下心得。無關你的職業是作家與否,閱讀與寫作就像是一種「吞」與「吐」的過程,經由整理筆記的過程,把所學到的知識納為己用,這是一種內化、從書的內容中享受到生命轉化的過程。





會後提問: 〈由《天下雜誌》執行長王力行女士整理提問單發問〉


一、現在的學生往往沉迷於網路世界,電影、電視、線上遊戲,該如何引導學生閱讀、培養讀書的風氣?


答:老師應該要打造一個閱讀的「神聖的專區」,藉由習慣的培養、選擇合適的書籍,讓學子藉由閱讀,獲取虛擬世界裡頭學不到的知識。我相信學生是可以分辨好壞的,而身為教育者的職責就是減少與避免學生劣質的閱讀與汲取文化的垃圾,讓他們迷戀上最好的文字。資訊爆炸的時代,關於人生的許多功課是可以被簡約化的。我的例子有點極端,我沒有手機、不上網也不讀報。我知道的人當中南方朔也如此,所以我們在言談中有共通的密碼。生命不需要如此的「簡約」,但如果能夠做到其中的一兩項,你也可以會有收穫。


有研究歷史的學者說【來源請求】,人類會發生的故事,來來去去也不過27種,我在其中仔細比較還有幾項是重複的。人類的基本需求其實不多;電視上的名嘴針對一個議題叨叨絮絮了五天,你就花了五天的生命與他耗在上面,而且許多觀點還是重複的。這是幹什麼呢?這些政論節目百分之九十對你而言不重要,既沒有藝術人文價值,與你也不相干。應該要花時間在「和你有意思的事身上」。


二、請問有沒有一本書是一體適用、終身受用,可以推薦給所有年齡層的學生閱讀?


找尋一本好書比較像是「對症下藥」,文學、藝術、詩歌類等或是有宗教精神的書,比方說《聖經》都對陶冶一個人的身心有幫助,即使是信仰不同宗教也可以讀讀看。有些人的作品是跨越兩個領域,比方說藝術加上宗教,如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與米開朗基羅的畫作。名人傳記也對造就個人的涵養有益處,經由他人生命中所遭遇的挫折中學習面對逆境。


三、如何寫出凝練的文字?


答:要寫出好文章,首先要「與自己過意不去」,反覆的修改,不斷地在文中修飾,念頭不斷地徘徊,這樣才會寫出美文。我常常在床上要入眠時,想到一個標點符號語氣、行文節奏不妥之處,下床再修過。要寫出好的文章,我主張減少成語、形容詞,而用簡樸的語言來表達。如果使用成語或是形容詞,很容易進入「集體化」的制約思考模式與文學意像。此外,讀起來能夠深入人心的文章,必然念起來也是具有節奏性,如果念起來不通順,行文必然有值得改進之處。


四、現在有許多的文體與語言雜然交處,白話文、古文、翻譯文章與英文,我們該如何學習、應用這些文字?


在寫作方面,文字的高度不能超越日常使用的範疇,即使古文再好,如果會造成讀者間的理解的距離,那就應該使用更淺顯易懂的文字。運用白話文作文時,應該更具有地方的色彩意像,帶有土地氣息所賦予文字的生命力。


五、最近有許多歷史紀實的書籍,如《大江大河1949》,您怎麼評價這些夾述夾議的歷史回憶傳記?


赫格爾的人文史觀的描述,歷史不僅僅只包含歷史事件,更應該追尋的是「普遍性情感」。文學與歷史的結合,珍貴在於即使未曾親身經歷過歷史事件,讀史時,仍然能其中得到那份類似的感觸。好的文學可以超越意識形態與歷史的鴻溝。


【延伸閱讀】

我的小爭戰:余秋雨與劉政鴻


※本次的論壇活動是縣政府【I do!愛閱讀‧書香苗栗】系列活動,由苗栗縣政府主辦、天下雜誌協辦。本文採取CC授權,可以保留原作者、連結、部分引用。

引用列表

日前,華文部落格大獎截止。比起往年的上萬部落格報名,如今只剩下三千三百多位報名者。顯示了微網誌的興起與部落格本身的退燒現象,身為一個以部落格作為寫作平台的文字愛好者,建立引用超連結是方便網路使用者資訊查詢、節省搜尋時間、增加文章閱讀次數、... 等是一種利他利己的行為。茲按照時間先後順序,以下列出本部落格曾經被廣泛引用或討論的文章。


附帶一提,最近本部落格正在小幅度的改版,關於行間距、段落間距、站連結、以及一連串增加可閱讀性〈Readability〉的修改動作。若有使用Rss訂閱的朋友們可能會收到重複的文章,僅在此向您表示歉意。敝格與筆者本人目前皆處於改版的過渡期間,筆調與寫作方向尚處於摸索階段,再一次感謝您的訂閱與支持,疏漏謬誤者在所難免,也希望舊雨新知不吝給予指教!


:)


按照時間順序排列,陸續增加〈last update:11/9, 2009〉



【Good Job】狙階,胖奇趴十三!

微網誌的微妙人際關係

【社區營造】價值八千萬的課程

【驚】原來我也是文青!

08' 華文部落格大會考答案公佈!

星期日, 11月 01, 2009

【龍應台基金會】 他們是戰俘,他們在台灣


是個業餘的歷史愛好者。尤其是對於被教科書消音的市井傳言、郭公夏五有一種特別的喜好。大學時的老師劉政隆在公民課時曾跟我們提過: 「二戰時,國軍撤守來台,國民黨的教科書說代總統李宗仁稱病滯留香港,而後赴美。實際的情況是當時的軍閥蔣中正威脅李宗仁如果膽敢來台灣,就要把他連飛機一起用飛彈打下來。迫於無奈下,李宗仁只好搭乘飛機轉赴美國。」為什麼劉老師會知道呢?... 因為李宗仁的機要秘書,恰好是劉政隆教授的老師。〈這是維基百科因為「中立性」原則不會收錄的事。〉


偶然地在網路上有逛到台灣戰俘〈POW,prisoner of war〉,還有從TAIPEI TIMES中拼湊的訊息,才知道原來奥許維茲集中營這種慘無人道的事情,竟曾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活生生的上演。




禮拜六的下午一點多到了台北金華街的月涵堂會議廳,須臾,美國在台協會發言人何志(Thomas Hodges)開始暖場,當天真是冠蓋雲集,台灣與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因為**你知道的原因**而沒有邦交,經由何先生的介紹我得知當天就到來了兩三個國家的駐台代表。


我以為上台提報的只是一個二戰的業餘歷史愛好者,很顯然地我錯了。當天主講的何麥可〈Michael Hurst〉是加僑協會在台灣的副會長,因為在台灣十三年深耕發掘被隱藏的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重建還原歷史現場、在台灣各地的集中營豎立紀念碑,而獲得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頒大英帝國勳章〈MBE〉。〈披頭四因為在音樂文化上的卓越貢獻也得過這個獎〉;在研究日據時代遭日軍捕獲的戰俘這個領域,他稱得上是權威。


何先生是個溫文儒雅的長者,然而由他口中所揭露的這段歷史卻是令人聞之心酸。在二戰期間,武士道觀念深植於日本軍人,投降而言是視做為比死還要更可恥的行為。所以日軍對待戰俘等同對待螻蟻一般,強迫他們在炎熱的天氣下做十幾個小時的苦工、挑石、挖礦,代價是一碗與其說是稀飯倒不如是有著幾粒米飯的湯。而沒有達到每天的工作量的後果就是日軍用工作的鏟子、槍托、任何手邊的工具往囚犯的身上招呼。


在這種嚴苛的工作條件下,餓死、病死、受傷等缺乏良好的醫療照護而死的戰俘屢見不鮮。被日軍擄獲的戰俘死亡率高達百分之27-42,相對於盟軍僅僅只有1-2個百分比;一個囚犯回憶當時日軍會檢查飯包重量,因為一天只有兩餐。但是許多人仍然把剩下來的一餐吃了,用沙子或是石塊放在飯盒中假裝裡頭有飯而躲過檢查,因為沒有人能確定他們可以活著吃到第二餐。在酷熱的熱帶氣候與殘虐的日軍管理下,每天都是挑戰體力的極限、一場面對活下來的生死考驗。




何先生說,他曾經訪問一個戰俘他們是怎麼撐過這種死亡試練。他說:「秘訣在於找一個同伴。」當過兵的朋友或許對這種記憶應該不陌生:「你的鄰兵,在你體力或是意志到達極限時幫你打氣加油、或是分攤一點勞務,你生病的時候照顧你,因為他知道當他生病的時候你也會同樣地照顧他。」還有,懷抱著對家鄉、家人無盡的思念與禱告,撐過一個又一個看似茫然毫無希望的黑夜。


會被帶來台灣的許多都是高階將領。日軍甚至招待紅十字會,開放採訪一些對待戰俘十分優渥的集中營,對外宣稱他們善待戰俘。但是那是少數的一兩個集中營,大部分的戰俘都是在瀕臨死亡的邊緣掙扎求生存。


此外,二戰時日軍利用別名「地獄船」來運送戰俘。這類狹小、環境條件惡劣而得名的船隻,因為缺乏標示,常常被美軍誤認為是運送軍隊的客船而遭受魚雷與炸彈攻擊。在狹小的貨倉空間裡頭擠滿了俘虜,每個人只能肩併肩站著而沒有俯臥坐的空間。許多人在幾個禮拜的海上運送期間因為空氣惡濁、缺乏食物與水而死,甚至有些擠在沙丁魚的貨倉裡站著死亡。有一艘貨船「尾力丸」ORYOKU MARU的生還者,一名上校這樣記載:

「在漫漫無境的長夜許多人都失去理智了,試圖用小刀殺死同伴來喝血解渴,還有用水壺承著尿來喝,空間狹小可以移動的只有一顆頭,腳下踩著儘是同伴的屍體...」

戰爭的本質是荒謬、沒有理性而且泯滅人性的。有些老兵熬過從馬尼拉運送到台灣的這段過程,撐過步行到集中營這段「死亡行軍」,熬過三年的戰爭終至日軍投降,然而最終卻死於美軍的空降運補。何先生說,有位曾經是戰俘的醫生回憶道,因為二戰時美軍空投設計很糟糕。空投時降落傘打不開來是時有耳聞的。他曾經親眼目睹同伴熬過數年地獄般的囚犯生活,最後卻死在一箱美軍投下來的水蜜桃罐頭下。 而這種事情何先生不只聽一個老兵這樣述說過。


這些幸運活著回到家鄉的老兵,卻發現沒有人相信他們曾經經歷過這些遭遇。有些因為權力的鬥爭,比方說英國首相邱吉爾想掩蓋在一九四二年防禦新加坡「送出大批的英軍送死」的錯誤戰略,還有戰後美國不想讓日本成為第二個軍國主義復甦的德意志,兼加以日軍在一些國際性的組織良好的宣傳還有掩飾工作,讓這些老兵們心寒而噤聲了。


台北金瓜石集中營還發現有一份珍貴的文件,一個來不及執行的命令:「殺光所有戰俘、燒掉文件、摧毀所有營舍」而這個在當時日本佔領的東南亞國家中,一些國家已經執行了。經由躺在同伴屍體堆一些僥倖大難不死的倖存者的證詞,今天的歷史研究者才可以還原、拼湊出真相。老兵們回到家鄉發現沒有人相信他們〈按:埃利.維瑟爾寫完《夜》La Nuit 時,沒有出版社願意幫這位作家出版〉,只好把想法埋藏於心中,只有在遇到同樣遭遇的戰友時才願意說出這段悲慘的往事。


據何先生說,在德國被殺死的猶太人高達六百萬人,但是在東南亞被日軍屠殺的戰俘應該遠遠高於這個數字,而被稱為「被遺忘的大屠殺」〈Forgotten Holocaust〉。


有些二戰的老兵們活的很好,這些英雄們回到了家,結了婚,有了小孩。但是有些人卻飽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所苦。在睡夢中還會發狂似地驚醒誤以為是日軍而攻擊枕邊人。何先生說,在歐洲戰區的盟軍是英雄,像是《搶救雷恩大兵》、《諾曼地大空降》電影所描述的光榮勝利,但是相較之下,在亞洲戰區的這些英勇作戰、不幸被俘虜而劫後餘生的老兵們,是長期以來是被社會所漠視、沒有聲音的一群無名英雄。


戰後,有些人回到台灣,看看當年的被俘虜戰史遺跡,加拿大在台協會也會幫他們訂旅館、招待他們憑弔當年那段艱苦的過去。有些人則是一輩子無法原諒日軍,拒用日本貨、聽到日本兩個字就生厭。何先生本人也因為考察去過日本,有趣的是他在日本遇到的某些年輕的日本人相當的理性。透過一些遺留下來的文件與自身的追尋,得知過去日軍所做過的殘酷暴行,而向他道歉。


「仇恨會吞噬一個人」〈Hatred will eat a man out〉何先生最後總結。身為一個曾經是戰俘的親戚,過去的他總是好奇為什麼叔叔對於這段過去噤口不提。而站在戰勝國的一方,他的家族中也有許多人參戰,何先生表示,他現在並不恨日本人。


會後留有時間提問,有人提問道:「美軍在關塔那摩監獄虐待戰俘的問題顯示出對於俘虜的立場有欠周延,你怎麼嚴肅地看待這些問題?」,何麥可說,交戰國因為日內瓦公約中提到了善待戰俘,而不幸並不是所有國家把條約當成一回事。身為一個歷史的研究者,他所能的就是盡力研究、找出在歷史洪流中被遺忘的過去,提醒世人這些事情曾發生過。「很不幸的,歷史唯一能夠告訴我們的是人們並沒有從歷史中學到什麼。」


也有人問了一個尷尬問題:「當時的台灣兵與日本兵比起來,有對待戰俘好一些嗎?」何先生笑笑說:「沒有。」會場響起一陣笑聲。何麥可接著說道:「戰時的軍隊階層,台灣被徵召的下級士兵地位比日本兵還要低,所以台灣兵被日本兵欺負後,往往會把怒氣轉到這些倒楣鬼身上。但是,儘管物資缺乏,許多台灣平民會偷偷塞給戰俘食物,如地瓜等充飢。」




後記:會場由中華電信MOD贊助,全程錄影,不過沒有翻譯。何麥可還有主持人何志都是用英文演說的,講到口沫横飛的時候這位麥可先生完全沒有考慮到他的聽眾母語是中文。關於這點朱學恒有小小的抱怨過,我個人倒是覺得辦此類的活動也是兩難。據我在現場聽眾的反應來看、不準確的估計,能夠理解八九成演講內容的朋友應該沒有三成。但如果要準備現場逐步口譯,可能會把兩個小時的演講內容拆成上下集或是超過三個小時了。


有效的解決方法是下次辦此類活動要憑托福五百分、托益六百五、雅思5.5等持有効期間的證書入場了....〈笑〉






【延伸閱讀】

龍應台基金會│可以寬恕過去卻不能遺忘歷史
台灣戰俘研究協會 (英)NEVER FORGOTTEN - POW TAIWAN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