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12月 27, 2011

那些年,我們一起參加的Punch Party




是的,因為天氣太冷了躲在被窩裡起不來臨時有事沒有辦法去台北,所以最後一場的Punch Party我沒有去參加。想看摘要的捧油們可能要失望了,非常抱歉。但參與過這麼多場的胖奇趴,以後再也不用提心吊膽地計算回程的時間怕趕不上火車,說結束了卻沒有一點感傷那是騙人的,所以在此還是忍不住還是要寫寫類似採訪後記的自己想法。


媽媽說網友都會騙人



消平數位落差的胖卡、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小地方新聞網,這些美好的吉光片羽常被一夜情、援助交易、轉帳詐騙等網路社會版新聞淹沒。直到凱洛開始振臂一呼舉辦了Punch Party ,才知道自己不夠宅網路既深又扁平,在知道的雷達範圍以外還有許多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比方說堅持無農藥栽培柳丁的溪底窯講者馮小非女士,入圍葛來美唱片設計獎的蕭青陽、也有產業屬性類似的跨界認識合作。這些不是詐騙集團教你怎麼在家中輕鬆月入四五萬,這些多都是有血有淚在現場讓人聞者不禁動容的真實故事。寫個文章只是紀錄,其實無法捕捉在現場聆聽的感動。


扁平化的人際關係


我曾經開玩笑說:「網友的『我看過你的部落格喔』跟日本人對你說說:『你日文好上手噢』一樣地不可信」,但在實體的網路聚會裡,只要有點可閱讀性的文章透過推特與臉書的分享帶有點閱率,的確六度空間理論在網聚中是有那麼可能的。起初參加參加胖奇趴是單純的好奇加上想當公民記者的分享的心態,有趣的人旁常常跟著一群有趣的人,他們在推特或撲浪上分享的也是有趣的事,尤其看到不同圈子的朋友激發出更多合作的可能也是一種樂趣。



部落格是種既宅又社交的活動


剛開始寫稿既不認識幾位「大腕」,取景的角度閉數,寫作也有點放不太開,部落格的版型也小,寫篇不過類似整理會議記錄花個一兩個小時完成。後來越寫興致益發,PS裝甲全開,修圖又加字,沒有宣傳海報乾脆自己拍照、自己合成,個人又不喜歡文青風格小到不行造成閱讀困難的字體,主隨客便的結果是最後花個週末篇幅越寫越長欲罷不能


 寫稿沒有走後門,自己要買車票買門票還要花時間去寫作。有朋友問我說這樣不寒磣嗎?其實一點也不,很感謝過去曾經有機會在人間福報上短暫的電影影評連載,發現對於不喜歡的主題要勉強擠出文字來還真的非職業的作家不可。自己感興趣的主題,沒有對價關係可讓我可以自由發揮,以旁觀者的角度,在我的部落格裡沒有編輯,一切規則由我自訂,當然文責也是自負(笑)在自己的部落格,不管有沒有人看,我只想寫自己感興趣的主題。


後 PUNCH PARTY 的時代


凱洛還有工頭雖不是我認識最富有的人,但是他們的心靈卻必然富有。(李家同模式啟動)胖奇趴經過這些年,不可避免的人生老病死,透過140個有限的字,有些網友親人的過去讓人錯愕難過,有些浪漫的講員誇耀的事業也像是流星劃過耀眼的天空畫布一閃即逝。盛枯榮衰,Punch Party 也以某種形式透過網友們把「輕、快、短、小」的精神傳遞了下去。 (個人認為奇摩老查舉辦的「一卡皮箱」聚會,從形式上與人力配置甚至講員邀請,雖不必是胖奇的延續,但很明顯地可以感受到胖奇趴的精神。)


也許因為臉書與微網誌的問世,也許因為部落客紛紛轉職人母人父,幾年前看不完的RSS也變成了現在許許多多不再更新的部落格。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記得那些站在舞台上那些優雅而美好的身影,最後容我引述凱洛的一句話:


「我們其實不在乎web2.0、不在乎科技發展、不在乎網路趨勢,我們在乎的是分享,在乎的是參與,在乎的是快樂,在乎的是認真地活著。」


謝謝妳,胖奇趴!(用力揮手)

星期日, 12月 18, 2011

台灣:土地徵收法惡法通過

(譯者註:這是原始報導,翻譯文章已經通過審稿上架 ,歡迎轉貼讓更多人關注)

圖片引用自“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十二月十三日當台灣立法院開始審查《土地徵收法》二讀時,飽受土地徵收之苦的農民在早上又再次走上凱達格蘭大道,希望帶給立法院壓力。議場內依然是藍綠對立,民進黨立委在表決過程中高呼口號:「沒有逐條審查,土地正義攏是假」;而國民黨立委則反唇相譏:「民進黨執政八年做不到,是國民黨實現土地正義」。深夜國民黨團挾帶多數強行通過了法案,學者與關心議題的農民、網友等皆為十分錯愕。


公視新聞記者鐘聖雄也拍攝了許多現場的照片,並且寫下照片說明「長達三小時的表決過程中,綠委田秋堇(左)不斷要求其他委員支持自己代提的民間提案,卻遭到國民黨全面封殺。...」「田秋堇認為,土徵修正草案沒有在內政委員會有逐條討論空間,就逕付二讀,最後交付表決,用數人頭方式決定修法方向,根本喪失法治精神。圖為部分出席表決的立委,在表決過程中邊聽法條邊看年貨DM。」


對於此次《土地徵收條例》,網友DIED引用了一個比喻:
 
  • 政府想徵收就可以徵收,以市價作為徵收價,市價多少政府說的算。人民對於土地徵收無陳情、諮商管道。國家要你的的菜園,你沒第二句話"不"。
  • 被徵收者,必須符合:居住事實1年以上,切須符合中低收入戶,才有相關的安置計畫。言下之意,不巧你非中低收入戶,一個月賺兩三萬,但政府要你滾,你就得滾,當遊民政府也不會管你,因為"依法行政"。
  •  為了養地圖利,企業可假政府之手可以任意徵收農作用地,嚴重破壞農業自給比例的平衡。
  •  對公益性與必要性的規定模糊,政府覺得重要且必要就得以徵收,有如大老爺挑小妾。且亦已違反大法官釋憲:法規須詳盡、不厭其詳。
...簡單來說,就是政府現在可以「依法行政」強制拆了你家,土地給財團賺錢,你還只能謝主隆恩。

頂著17度的寒風颼颼,站在立法院外的農村陣線與農民高喊著:「土地正義、不容妥協」與維持秩序的警方發生了推擠:




 
還是大學生的部落客謝爾庭在他的網誌寫下當天的抗議現場狀況:


獲選台灣十大經典 好米的阿燈大哥,上台說:「各位,我的稻田也被徵收了。」連續三年獲得竹北稻米大賽前三名的農民,土地被璞玉計畫徵收,而規劃中的台大校區,迄今閒置十 年。七十歲的阿嬤泛著淚,因為她一百歲的母親,可能隨時流離失所。一位客家老農,在台上講到最後,突然大聲唱起大家都聽不太懂的山歌,彷彿為了召喚什麼, 彷彿他已經不知道還能做什麼,能讓他內心平靜。...

 
17度 的低溫,天空飄著細雨。這些真所謂發展的必要之惡嗎?我再也不相信了,絕對不。一位教授報告,荷蘭的土地政策在產業發展的路上,並未有如此大爭議,因為他 們累積了長達四千小時以上的居民溝通紀錄。....政府在哪裡?整個晚上,未見任何官員前來關心,制服警察在會場入口森冷地站成一排。立委們將法案逕付二讀,要在房間內「協調」,「分配」好這些人的未來去向。....


台灣有多少偉大的成就:我們製作的晶片能存入一整座圖書館,我們代工的手機,彈指間連接世界,我們發現可實際應用的零電阻材料,也是腦神經,心血管的權威。...然而我們卻辦不到一件簡單的事:讓每個人公平地受到對待。....在這個國家,我的家,可能因為一張莫名的公告,就被廉價徵收;在這個國家,年均收入兩萬美金,是世界的科技重鎮,卻讓一群年邁的老人,在寒風中請求大家幫忙,不要讓他們流離失所。我不知道這個國家進步在哪,我真的不知道。  《這個國家進步在哪? 》

長期關注環境議題的部落客,本身也是記者的胡慕情寫下了這段話:

在冷風中不舒適地等待的農民,痛心地看著自己最在意的「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一般農業區要避免徵收」、「應評估公益性、必要性」、「應召開聽證會」、「應完全補償、全面安置」、「避免浮濫徵收,都市人口未達八成不得新訂或擴大都市計劃」的這些條文,在密室協商中,變成「特定農業區經行政院核定為重大建設則不在此限;除非有重大爭議,才召開聽證會。」所有徵收案都該有的聽證制度,七折八扣,變成只有「重大爭議的特定農業區」才有,可是誰來定義重大爭議?還是政府。其他的條文,全數退守,立法院只退讓一條「應評估公益性」,可是誰來評估?恐怕還是政府說了算。

國民黨團,甚至在密室協商中,提了臨時動議,在行政院條例強調的修法重點「市價補償」這一點,加了第63條修正條文「市價補償施行時間,由行政院訂之」。

當農民點火燒立法院,而火被滅的時候,拿著麥克風收音的我的手,忍不住顫抖。抖得很厲害、很厲害、很厲害。... 《祭奠未來》

過去的幾年裡,彰化二林、苗栗大埔、後龍灣寶、新竹璞玉、...台灣有許多地方面臨地方政府徵收的案例,僅有苗栗縣後龍灣寶上訴成功,苗栗縣政府開發案遭到駁回。在過去,許多社會的角落邊緣,弱勢農民面對公權力的行使只有含怨苦吞,但近幾年透過公民媒體的傳播力量,「一方有難、八方來援」;隨著台灣總統與立委選舉的靠近,咸信這股公民力量與民怨將會適時地展現。



【延伸閱讀】

土徵條例過關 【切八段】懶人包│【圖解】第一次買新聞就上手

星期三, 12月 14, 2011

也來談談中文借用日文漢字



中文是活的,活的語言就會不斷地演化、借用(borrowing)別的字辭。舉幾個中文借用日文的例子,「癡漢」、「素人」、「達人」、「攻略」、「宅男」。癡為痴的異體字,痴漢在中文古典用法有拙鈍不靈的男子之意。近代的用法有與「痴心的漢子」註1蘋果日報曾經以斗大的篇幅報導「風箏癡漢」指出一名不顧他人異樣眼光,浸淫於研究風箏藝術數十載的台灣人如何走上國際的故事。日文也有同樣類似的用法「拙鈍不靈的男子」,但在現代的日文裡,癡漢可是不折不扣的“(在電車裡)對女性性騷擾”之義。久而久之受到日本強勢文化影響,台灣中文裡的癡漢也逐漸有取代原本意思之趨向。




中文的引用最先會用引號,表示與原意作區隔,或帶有不認同之意註2。習慣成自然,讀者望文生義,久了作者連引號都不用了。行文辭窮,或攀附日文風雅,或另附新意,這都是日文漢字逐漸入侵中文的原因。最近見報章雜誌使用之一例子是「神隱」(かみかくし神隠し)


盛情相挺丟官 賴聲川卻神隱旁觀  
中國時報2011-11-19 01:50

【汪宜儒、李維菁/特稿】

 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兩天燒掉兩億引發爭議,不僅激起藝文圈眾怒,外界更是撻伐聲不斷,盛治仁甚至因此而丟了官,但唯有《夢想家》總編導賴聲川依舊老神在在,從事發至今一直神隱,彷彿事不關己。 ...

記憶所及,中文「神隱」一詞從來沒有「避居、躲避媒體、隱世、人間蒸發」之意,這很明顯的是受到日本文化所影響。不過這麼大剌剌連個引號都不使用,代表讀者的腦袋中能夠望文生義,「被神仙給隱藏」「像是神一樣隱身」,這麼直接使用漢字當中文用真的好嗎?我把這個疑問丟在推特上,有兩位網友的回覆也值得一晒:


我要為記者護航。記者為了讓報導平易近人,不能使用「消聲匿跡」或「作壁上觀」的成語;但又不能失專業,而使用「捉迷藏」這麼低俗的字眼。神隱絕對是最佳的選擇,而且還有貼切翻譯過呢。原文可不是神隱,而是「神隠し」的!@zx1207

所謂「神隱」(kamikakushi),指的不是人躲起來,而是「被神怪隱藏起來,做凹誘拐、強擄,而從人類社會消失,行蹤不明」耶。台灣媒體自從搞錯影武者這詞之後,又要繼續亂用另一個詞嗎?@swpave


 日文漢字與中文的淵源頗深,日前日本推友也有引薦一篇有趣的文章,引述英文的電話「telephone」在民國初年翻譯成中文時,中國的曾有一段時間的翻譯是「德律風」與「電話」並用,而後採用的是電話。文章還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現代中文介紹西方的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等概念詞彙,也就是民初嚴復時期的翻譯作品,如經濟、科學、商業、幹部、健康、社會主義、資本主義、法律、封建、共和、美學、文學、美術、抽象等種種辭彙百分之七十是使用日文漢字翻譯的。


台灣曾受日本統治五十載,閩南語中有許多借用日文外來語片假名,日文片假名又是借用英文。網友還有整理成常用的對照表。探其來由與出處,除加強記學習之外,也是一種趣味。至於中文可否直接於行文脈絡使用日文漢字可就說是見仁見智看場合了。



【延伸閱讀】

汽車零件相關日文外來語│Leopard Taichung
台灣話 - 日本外來語列表 │ 維基百科
現代中国語の中の日本語「外来語」問題 │ 閾ペディアことのは:

註1《痴漢的啟示》酪梨壽司的日記

註2  比方說三十年前的台灣報紙會寫 「中」美建交,意味著台灣政府才是中國的合法代表,對面的政府是竊取中國的偽政權。意識形態與政治氣候改變,現在的中國報紙的報導標題如台「國防部」、台「經濟部」其意同理可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