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12月 08, 2007

亞洲盃棒球錦標賽(ii)



我的行政處理能力實在有待加強,還有個性迷糊,常常丟三落四的,還好我的partner Jasper是個強者,亞錦賽也沒有太大的 trouble 給我犯。

那幾天B組賽事進行的時候,實在有夠給他無聊的說。因為B組的這幾隊伍 ( 巴、香、泰、菲) 實力屬於尚待開發的國家,新聞沒有報,連想看個轉播都沒有。隔天水果報D4版勉強一個小小的版面介紹吧! 因為要有人鎮守總部,常常會有電話或是突發狀況,我們只能坐在飯店裡頭三餐吃通豪的伙食,看電視或是上網打發時間。其中巴基斯坦是四隊中其中最妙的隊伍,因為巴基斯坦是個回教國家,吃飯的時間要請主廚特別準備他們的餐點,還有發生傳達的錯誤,導致餐廳部經理我們要去餐廳跟隊員們好好的溝通,但是他們看到沒有準備他們的食物,顯然有點生氣,開始摔碗盤。不過在我們委婉的跟他好好的說明,然後請他們的教練 ( 不打球的時候是職業軍人,官拜少校) 好好的安撫,再請餐廳補做幾條魚料理,一切都OK. 妙的是在他們打球的這幾天,巴國還發生反對黨逼宮,將軍穆夏拉夫下臺的新聞。教練看了CNN的轉播,搖了搖頭,笑著對我說:「我回去就失業了!」


最難搞的是巴基斯坦,賽情最令人發囧的也是巴基斯坦。巴國組成棒球隊是臨時從板球的選手湊合起來的。成員有國家的公務員、有從軍隊的、也有是職業板球隊被刷下來的,臨陣磨槍竟然打贏了大家看好的泰國隊,導致菲律賓三戰全勝晉級。

泰國隊的隨隊翻譯莎莎很不高興的說主審是菲律賓籍的,他的判球對泰國很不利。說真的,巴基斯坦的投手一場送出十七個三振也有點誇張,但球是圓的,主審的好球帶判定有時候就是包含運氣的成分了。第四天沒有意外的巴基斯坦給香港隊幹掉打包回家,菲律賓已經確定晉級。

晚上跑去跟巴基斯坦的幾位球員,還有教練道別,他們真的很熱情,把他們歸成亞洲人實在太奇怪了,各個人高馬大,我176的身高站在他們面前好像小孩子一樣。原來他們也很愛拍照,一進去他們的房間就被教練拖進去跟球員們狂照相,嘴裡說著奇妙的語言,跳著好像印度F4的語言狂歡。

隔天,我們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把工作了五天的總部打包整理完,兩三箱棒協的行李丟到房間裡,然後就坐計程車,被塞到福華飯店幫忙。通豪這幾天都過得很愉快,除了富士電視台的人來強迫採訪,像蒼蠅一樣趕不走,還用日文講 "かんけいないよ"(跟你沒有關係) 最後搞到飯店叫警衛處理。

福華飯店又是另外一個氣氛,這裡住的有中華隊、韓國隊以及日本隊,各各虎視眈眈。門口有粉絲等著要簽名,保全都繃緊了神經待命。我跟Jasper坐電梯上了總部,然後不知道要做什麼地過了半天。晚上去福華餐廳時,遇到謝佳賢跟從年紀判斷應該是他媽媽的人,相隔兩三個座位用餐。 J 兄就更精彩了,搭電梯的時候遇到卜贊浩 ( 記者都愛稱他是 Park 先生),帶著兩個防護員一起搭乘。我們在那邊晃了一整天,日文跟韓文的翻譯完全用不到我們。我只會說一點點的日文,根本派不上用場。韓國隊的翻譯就真的了不起了,政大法律系,是韓國來的韓國人。講起中文有一種奇妙的 tone。不過她似乎壓力很大,韓國隊又難搞,光是球衣送洗這點,就有人不想交,還要專人去房間收,她還被同是韓國人的韓國隊氣到哭。那天晚上吃完晚飯我就搭計程車回福華飯店了 。十點半,這是將近一個禮拜來最早睡的一天。


隔天我們去洲際球場幫忙。那裡看到好多跟我們一樣穿著Asahi T恤、帽子、還有灰色背心的工讀生。這時有種心虛的感覺,因為這裡韓國人、日本人很多,偏偏我們只會說英文而已,第一次有種深深無力的感覺。



不過帶著等級2的識別證還是直得高興的。別人要買票、託關係才能進來看球賽,我們可以戴著它趴趴走。王建民進來看球後大門的人就沒有那麼多了,我就上了看台偷偷摸魚看球了一會兒。本壘板後方的 VIP區真是太酷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看現場的球賽,投手丘近得好像可以摸到一樣。中韓大戰,到處都是飄揚的旗幟、加油聲音,滿場一萬四千人的應援聲真是太酷啦! 情不自禁就會舉起雙手跟大家呼喊,情緒一整個 high 到最高點。 可惜觀眾的熱情並沒有傳到球員的棒子裡,打擊完全連貫不起來,中華隊還是只能大嘆時不我予,敗給了高麗棒子。

後來的幾天因為泰國隊輸球後,菲律賓需要帶隊的翻譯 (B 組的翻譯都是說英文的) ,莎莎又改跑去菲律賓了。說起菲律賓隊也是一整個妙。 第一天大家都抱著「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心情看他們對上日本隊的,果然一局下就被敲下了五分,後來以七局10:0 掛蛋提前結束比賽。第二天的賽事中華隊也不惶多讓,第一局攻下兩分,九比零大勝。

第三天對抗韓國時,菲律賓隊撐過了第一局,然後在第二局也只被韓國隊拿下兩分,第三局... 第四局都守住了,沒有讓韓國隊拿分。甚至第四局得到一分,大家紛紛爭相走告,菲律賓說不定是隻能幹掉韓國隊的大黑馬 ? 可惜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南韓馬上一輪猛攻拿下七分,第六局再拿四分,七局結束比賽。




賽後他們要離開的時候,我也去找幾個有聊過天的菲律賓隊的隊員聊天。菲國跟泰國一樣東西是輪著吃的,大家拿泡麵、生菜莎拉、不知道哪生來的XO席地而坐,開始吃宵夜。Joseph請我在他手臂上用簽字筆寫下"喬瑟夫",想想也蠻好笑的。Frances 就比較拘謹,只有請我在他的筆記本上寫下他的中文而已。投手 Darwin悶悶的坐在一旁喝酒,我問他:「就你的感覺,中華南韓日本,哪一隊比較強?」他說:「日本的選球很細膩、南韓攻擊火力很強,台灣的打者雖然有長打能力,但是比起其他兩隊,實力還是比較差的」。果然是跟賽前預期的差不多,我想。跟傳聞中的、還有親眼目睹球員練習情形的感覺,中華隊會敗北也不意外。賽前蒐集的情報差、打擊選球選的濫、投手調度有問題、打擊後的跑壘還存著觀望的態度沒有企圖心、更別提遇到全場一萬多人加油的聲音,每個打擊者都緊張得跟什麼一樣。守不能守、攻不能克,勝負其實在一些小小的細節已經很明顯了。更別提派出七局時派出耿伯軒上場。我看到他上場一臉無辜樣就想起上個月世棒賽對荷蘭隊的「精采表現」,我跟兩個長榮行政的同事在棒協的電視機前看得發愣,直冒冷汗。接下來果不期然的就是一場大屠殺,掉分掉不停,直到曹錦輝上場為止,一局就失了六分。真的只有冏字來形容。

說了這麼多中華隊的不是,觀看之前的亞洲職棒大賽。台灣統一獅輸給了日本中日龍(2:4),韓國的SK飛龍隊竟然破天荒的以(6:3)做掉中日龍隊,冠軍戰日本也只以(6:5)險勝。可見長久以來的日>韓>台灣的勢力是可以被打破的。事在人為,國內希望明年的三月的中華隊加油,爭取奧運的門票,...別再讓台灣的球迷失望難過了!

揮別了菲律賓隊,隔天中午發餉,結束了為期九天的棒球之旅。我跟Jasper開玩笑這是「錢少事多離家遠、位低權輕責任重」的工作 ( 沒有我們,B組球隊就不用吃飯、搭車、洗衣服了 ),除了要幫球星開路的時候,沒有採訪證的日媒在你背後一直說:「じゃまな」(好礙事)這點很讓人不舒服外,其他的經驗都很有趣。包括遇到法新社的記者、第一次跟法國人練習法文..大門換證的時候還遇到一個舊金山來的球探,我跟他開玩笑,為什麼他頭上沒有戴花(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

明年國際賽會有很多說英文的國家,希望明年還可以再來做做看:P (完)

4 則留言:

米倫 提到...

看完了.....很豐富的生活

Vergil 提到...

:)

SASA 提到...

話說我還真想把那兩個日本記者海K一頓啊~~~
但我怎麼記得是朝日電視台~~不是富士呀?

Vergil 提到...

朝日電視台(Asahi)是贊助商吧? 他們應該沒有理由這樣偷偷摸摸的... 我是聽Jasper說的,呵呵,有可能記錯也不一定噢^^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