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4月 30, 2008

電影必備的元素


大學時看過沒有字幕板的大地英豪(The Last Mohicans),似懂非懂的劇情裡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當主角一行人被敵人抓到時,暗戀女主角的一位白人軍官為了讓愛人活下去,自願上刑架代替主角被燒死。當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印象深刻,這位大哥先前做過的壞事完全被抹消了,甚至因為這個義舉,倉皇落跑的主角瞬間遜掉,..果然印證了人不必長的帥,活得帥就行了。

跟要學好中文要看四書五經一樣,我後來抱持著要好好深入接觸西方文化思想的念頭,開始閱讀起英文聖經。念到新約的馬太福音,看了梅爾吉勃遜演的《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無罪的人被羅馬兵丁戲弄,受盡鞭刑與釘型最後在十字架上為了人類的原罪而死。

「..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 (馬太福音 11:28-30)

果然是我們的樣式啊! 當我看到電影驅魔神探:康斯坦丁(Constatine)裡,撒旦眼巴巴的目送基諾李維以自己生命交換伊莉莎白免下地獄,自己也要昇天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來:

最近的大片裡頭大概都充滿著撒旦口中喃喃自語的「He sacrifices..」這個思想。這已經變成公式了,如果善良的這一方沒有人犧牲、或是劇情沒有安排主角或是配角掛點,就算是迎接美滿幸福的大結局,觀眾也會像米羅的維納斯加了一雙手臂般覺得多了些什麼的缺憾感。這又映證了人們喜歡看到英雄隕落的幸災樂禍心理。舉幾個例子:《我是傳奇》裡頭一個活了三年好好的博士為了某天偶然出現的兩個婦孺拿著手榴彈跟僵屍搞自爆、《江山美人》無敵的朔月戰士最後還是因為劇情需要被賜死、《惡靈古堡3》開著油罐車引爆炸藥殺出一條血路的型男、《國家寶藏2》用身體擋住水閘門的反派、《神鬼奇航3》變成幽冥飛船船長的奧蘭多布魯...太多了。JK羅林更是不吝嗇的掛了哈利波特系列一堆人氣角色,甚至連主角本來也在預定的死亡名單裡頭。

如果柯南‧道爾不顧讀者的抗議把福爾摩斯跟摩里亞帝(Professor Moriarty)一起丟進瀑布餵魚,那人們會不會更懷念福爾摩斯? 如果鐵達尼的傑克沒死,《珍珠港》喬許哈奈特沒幫班艾佛列克擋子彈,那結局又是會怎樣呢? 那會不會變成KUSO的電影? ...活下來的不一定是贏家、死掉的也不見得就此被人們遺忘。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或許這也是反映人生充滿矛盾的一面吧!

不過我看到《蜘蛛人3》幫彼得派克擋飛鏢的哈利,最後死亡的那一幕晨曦剛好出來,應該是很嚴肅感動的場面我卻忍不住心裏竊笑,真是太灑狗血了,撒旦的"He sacrifices.."名言又浮現,一整個歡樂啊,哈。


# 5/15 發現《我是傳奇》的第二結局,有看過電影的人不妨比較一下看看哪個比較讓人印象深刻。

星期二, 4月 29, 2008

奇妙的趨勢科技

從大學時就從網路得知趨勢科技有提供免費線上掃毒的服務,後來無意中知道趨勢是台灣人跑去米國加州開的,當然公司也有提供中文的官網。但是同樣提供的housecall掃毒的服務,英文的網頁標明免費,台灣的housecall就要給他恰吉(charge)一下。



明明人家英文的網頁就告訴你"It's Free!"了




台灣的網頁教你使用者付費這個金科玉律



....我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我想起媽媽小時候對我的諄諄教誨: 「孩子啊!,要好好的學中文,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吼! 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言歸正傳,不知道有沒有潘仔付費使用的網友能告知一下箇中的差異?

星期日, 4月 27, 2008

我回來了

這次住院真的超久,住了整整18天才出院。

一進醫院就聽到一整個不妙的消息:上次收取的幹細胞量只有十分之ㄧ,這次又要再收一次。

當場萌生想要放棄治療、自己辦理出院的念頭。 

天知道這個步驟有多痛苦。局部麻醉在你脖子上縫住、深入在你體內跟靜脈連結大概十五公分的導管,吃飯跟睡覺都不太能轉頭...躺在血庫冷氣房裡頭動也不能動,機器又敏感,感應到血液流動不順就會停止,又要重新再開。不能吃也不能喝,想尿尿得上半身不動,下半身用尿壺裝尿。上次收取特別不順利,血液凝住還堵死一條管子,每天都要花個六小時躺著睜大眼睛瞪著天花板。護士說的可以帶雜誌打發時間都是騙人的,你只能蓋好棉被祈禱時間趕快過去。

我想這次如果再收個什麼十分之ㄧ我也不想繼續做了。好好一個人我不想被當成青蛙躺在病床上被人切來割去練刀。在家人的支持下,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繼續這次化療。醫生說這次的劑量幫我加重了,果然副作用特別明顯。我對探病的阿姨說:「不用帶太多水果,你帶了我也只是吐給你而已」食量不到平常的一半,便當吃個幾口就食不下嚥了。起床就是乾嘔,不然就是把消化過的三餐還給垃圾筒。整天躺在病床上,我猜那時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夢跟現實的分際很模糊,搞不清楚是餓了還是飽了肚子在痛。

禮拜二因為紅血球低,輸血結果輸到了一瓶籤王。點滴完了頓時渾身發冷、顫抖抽搐好像被附身一樣,不停打冷顫。蓋了好幾條毯子還是直打哆嗦。腳不停的抖動,大概半個小時才停止。

醫生估計我禮拜二的白血球應該還在低點兩百多,最快也要隔個禮拜才能收取幹細胞。沒想到禮拜三的中午接到抽血的報告,我的白血球好像超級塞亞人的戰鬥力飆升到一萬六。馬上中午就被架起來動局部麻醉放中央靜脈導管,下午就被推到血液腫瘤科開始當木乃伊三天。每天又花了六個多小時痛苦而困惑地凝視著天花板,我想但以理困在獅籠凝視著鐵條外的自由應該就是這種心情吧。

感謝主,禮拜五晚上九點接到最後計算的結果,這次終於採取到了足量的幹細胞,我可以揮別再裝靜脈導管的陰影了,接下來就是移植,最後的住院ㄧ個月,我希望自己能夠健健康康、不再進出醫院,...阿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