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8月 06, 2007

普羅文化的不可思義





過去的我很討厭蘋果日報。 從壹週刊登陸台灣的那天開始就有這種感覺,私領域的東西是關起門來的事情,為什麼要攤在人前赤裸裸的供人閱覽?

阿道夫‧希特勒是德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授勳的英雄,羅斯福跟柯林頓都有婚外情,邱吉爾是個酒鬼,雷根只是個演員,小布希是破壞中東和平的頭號戰犯,而陳總統水扁先生更是愛妻愛子、甲級貧戶力爭上游出人頭地的真人故事。.... 請問私德跟工作的表現有絕對的關係嗎?



而蘋果日報給我的感覺真是差到不能再差了。誇張的排版、照片的篇幅比文字還要來得多,超過三分之二的版面都是房地產、減肥廣告,視覺娛樂的價值大於新聞教育的功能。在當兵的時候因為軍營內沒有販賣報紙,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能"撿"士官看過的蘋果日報,不可否認的蘋果在這幾年也有創新的版面,如"今天我最美" 、作家專欄還有社會弱勢關懷單元等。但是我看到這麼一份報紙還是很難過,心裡很難受。



水果報不斷的跟你說: 女生應該穿短裙,露乳溝,美麗的標準要豐胸,要細腰... 幾萬塊的包包不貴,一夜情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看著斗大的"萬人比基尼派對"、 "微風廣場少奶奶代言名牌",我的心裡一陣揪痛。女性被物化、好像賣肉一樣被貼上標籤擺上鉆板論斤秤兩,胸圍的大小否定了有沒有腦袋的重要。男人也被洗腦了,追女生要滿足胸大腰細的條件,...這個年頭誰玩心靈伴侶(soul mate) ? 人們戲說男人五子登科,銀子、車子、房子、...有了這三子,妻子跟孩子還會遠嗎? 自由戀愛的機制其實跟相親結婚差不多,.. 男人的財產跟他的另外一半的"等級"是對稱的。可笑的是高喊女權主義當道的今天,男性沙豬還是支配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觀。


台灣是富裕了。可是這十幾年來,台灣有出過一兩個震驚文壇的作家嗎?

我說的是文字洗鍊、閱歷豐富,說出來可以讓兩岸三地華文圈文壇能服氣的作家。侯文詠不算、吳淡如不算、吳若權不算.. 劉傭?再往上推會把席穆蓉、琦君等老一輩的作家請出來了。 你可能不服氣說明明有那麼多那麼多的作家,那麼那麼多本的暢銷書,為什麼我硬要說台灣十幾年來沒有一位真的稱之為作家的人物?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應該是生命的深度與文學的素養兩個層面來說起。
我們在現代作家的書裡讀不到沈從文,凍得發抖,為了一塊錢吃不起麵,郁達夫在寒冷的冬天請他一碗陽春麵叫他好好寫,後來完成"邊城" "長河"等數十萬字的巨著。 .....我們讀不到白先勇的台北人,國共鑫戰多年,一群撤退的老兵,在一水相隔的台北,努力在異地找尋故鄉的溫暖。

這一代的讀者沒有受過嚴格的古文教育,沒辦法閱讀太長的文字,以致於現在的暢銷書作家除了文字敏感度不夠、寫不出代表性的作品外,也沒有市場、沒有出版商願意出版有可能是下個台灣文壇巨匠的作品。...我們不妨這樣說:大的可怕字級與行間距正逐漸殺死文學

最近看了喬治克魯尼自導自演的《晚安,祝你好運》,記者蒙羅在電影開頭與結尾有麼一席話讓我看得心有戚戚焉:



...我有責任坦白告知新聞界,廣播與電視的主要功能。...我們塑造了歷史對我們的評論,三大電視網若留著現在的錄影,數十年或是數百年後的歷史學者,就會發現黑白與彩色的影片,證明我們墮落、逃避現實,孤立於所處的現實世界之外。我們有錢、逸樂、自滿。天生對惹人不快的資訊過敏,大眾傳媒也反映這種傾向。但除非我們不要只顧著賺錢,承認電視現在用來轉移注意、欺騙、娛樂、孤立。否則那些資助電視的、看電視的、做節目的,發現真相時將為時已晚。 ...我開頭說歷史是我們造成的。如果繼續因循苟且,歷史會復仇,懲罰也會毫不留情地降臨。我們常說思想與資訊的重要。也希望哪個星期天晚上,原本播綜藝節目的時間改播美國教育現狀的調查。每隔一兩週原本播喜劇的時間,能改成探討美國的中東政策。...數百萬的民眾可以獲得更有意義的資訊,這將影響企業以及國家的未來。...如果電視只是用來娛樂與逃避,那麼電視的優點已經岌岌可危,而我們所有的努力也將付諸流水。電視是種工具,可以教育、可以啟發、可以激勵,但是唯有朝著那個方向努力,電視才能發揮正面的效用。否則電視只是光與線路構成的盒子而已。



喜歡看普羅小說的朋友請不要因為我這樣說就認為暢銷書不好,眼睛吃冰淇淋是人們的天性,看蘋果啃雞腿看大腿也是人之常情。我只是發現自己處在流行的邊緣、對於普羅文化感到深深失望而已 :)
《晚安,祝你好運》官網:http://blog.xuite.net/pandasia/GNGL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