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5月 06, 2012

未竟之路



 日前有一位撲友感嘆:「男子漢最慘的事情﹐不是懷才不遇﹐而是明明就有那麼個機會﹐但是你卻搞砸了﹐所以你連說懷才不遇的籍口都沒有」


我自己曾搞砸過很多機會,身旁也有很多搞砸的案例,所以感慨良多。在求學時,跟美國來的一位講師高更有不錯的關係。他曾經揭露在大學時期非常喜歡游泳,每天除了吃睡,整天泡在游泳池中練習,最後的奧運徵選會,他只差零點幾秒就獲選進入美國國家代表隊,...只差個零點幾秒。後來第二年呢? 我問道。


「放棄了,開始抽菸喝酒。」高更拍拍壯碩而圓潤的肚子。我跟朋友啞然失笑。高更留著一臉的大鬍子,平常嚴肅並非搞笑的老師。後來他來到台灣教英文,跟我遇到的好幾對英文老師境遇相同,落地生根娶了新娘當起台灣女婿。他說起這些事情時抽著煙,雲淡風輕,嘲笑自己發福的樣子好像事不關己、別人的經歷一樣。


 另外一個極端相反的例子是我從書上看來的。美國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在自己的自傳裡曾描述他在赴美求學時過著極為困苦的生活。他放棄了在馬來西亞的事業到美國一切從新開始,沒有多餘的時間與金錢,於是他比起一般悠閒的大學生,李昌鈺一學期修了二十個學分、兩年內唸完大學四年的課程。小女兒誕生後家計吃緊,白天當學生,晚上還要打工養家,做一些別人不願意做的粗活,即使是通勤的五分錢也得省,工作後深夜走在漫漫的回家長路上「好像一條永遠不會走完的路」。


當李昌鈺博士獲取紐海文大學終生教授職時,他接到以前在大學時一起做研究助理清洗實驗儀器的同事。那個時候他白天晚上每天忙碌不停,同事看到他連週末都不休息,勸他應該學學他們要放鬆自己喝啤酒看球賽。然後的數十年間當李昌鈺拿到碩士學位時、他們還在洗瓶子,當李昌鈺拿到博士學位,他們還在洗瓶子,當李變成副教授、教授、終生職時,數個十年過去了,五十幾歲舊同事們還是在原來的實驗室裡洗瓶子。


自傳可能有幾許加油添醋的成分,人各有志,洗瓶子不偷不搶俯仰無愧也沒什麼不對。但我的看法是,要過怎樣的人生就不要怨懟的態度面對自己的處境。我想到最近看到兩個類似的格言,一個是香港首富李嘉誠說的:寫作文可能很好用


「你想過普通的生活,就會遇到普通的挫折。你想過上最好的生活,就一定會遇上最強的傷害。這世界很公平,你想要最好,就一定會給你最痛。能闖過去,你就是贏家,闖不過去,那就乖乖做普通人。所謂成功,並不是看你有多聰明,也不是要你出賣自己,而是看你能否笑著渡過難關。」


一個是美國有名的詩人Rober Frost 寫的:"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獻給在人生路上屢仆屢起的朋友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