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9月 08, 2007

耐心的病人( a patient patient)


最近的狀況跟AC/DC的歌詞還真的蠻吻合的,HIGHWAY TO HELL ( 開往地獄的特快車,早日投胎)

八月份考了第三次的民航特考。考完因為今年英文考題暴難直逼外交特考的難度,在民航管制協會的討論板上也是哀嚎聲四起。前兩年我都是高分通過60分的門檻,沒想到今年有可能敗在英文這科有六十分低標準的絆龍索。

關於身體方面也是不好,前天去看斷層檢查的結果,血液腫瘤科說還有1.7X4.8的陰影,有可能是腫瘤沒有消失,也有可能只是放射治療後剩下的結晶物質。如果我不做正子攝影的話,就得要開刀做切片取出來化驗才知道了...

這讓我想起無論如何都不算愉快的經驗。

去年十月,忐忑不安的心情,排隊→斷層掃描→等結果→得知胸腔有個陰影→排隊等病床→開刀→復原等結果→確定是淋巴癌→民航考試 game over → 開刀放置人工血管 → 復原開始打化療 →休息→化療→休息→化療... 化療完畢後又是做檢查,沒有控制又是放射治療,現在做斷層結果又回到去年的原點,真的無論如何都不算愉快的經驗

但是上帝爸爸跟我們說: 要時常喜悅。我記得在高雄博愛教會某次一位日籍的牧師來佈道,他說,中文的翻譯"時常喜悅"(Be joyful always)在頻率上錯了,應該是總是喜悅。

我想外文系還是有點好處的。在上帝簽給我好大一張假單裡,我還是可以增加我的英文專業。X 光叫做( x-ray) 斷層掃描叫( cat scan, CT) 正子照影( PET) 內視鏡 (endoscopy) 人工血管 (port-A) 化療叫做 Chemotherapy, 放射治療(或是叫電療) 叫 Radiation Therapy。

血液腫瘤科 (Hematology) 我得的病叫做何杰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 ....在醫生跟醫生的對話中總是充滿一些專業的術語 (其實也沒那麼專業),至少拿到一張全部英文的病歷報告或是摘要(summary)不會有那麼驚訝或是驚慌。

記得看過小時後看過小說《潛水鐘與蝴蝶》(Le Scaphandre et le Papillon) ,看到南方朔前輩寫的代序,只有感動莫名還有購買的衝動。並不覺得生病跟我有任何的關係,或是我有可能得到奇怪的疾病糾纏我許久的想法。直到漫長的等候還有其他的人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 明明好手好腳,為什麼不去工作? (註1)

一而在再而三在我的生命中反覆的出現,我才慢慢接受這個事實。何杰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 不會立刻要了我的命"quick death",它是慢慢的、反覆的、細緻的折磨,宛如絞刑台上的繩索緊緊把我勒緊到斃命。... 前一陣子一個"放洋"回來的同學跟我說到她的一個好朋友,五年前因為得到這個病,在台大接受治療,(跟我一模一樣的過程) 結果還是在日前蒙主寵召了。他也是基督徒,她跟我說。顯然主的旨意不是我們都可以理解的,我如果活下來可以發明更長壽的燈泡嗎? (註2) 我憑什麼能治癒 ? 是不是我終生都得活在死亡的陰影下、疾病的螺旋中? ...現在讀那位潛水鐘老兄說的話特別有感覺 :

在宇宙中,是否有一把鑰匙可以解開我的潛水鐘?有沒有一列沒有終點的地下鐵?哪一種強勢貨幣可以讓我買回自由?

其實煩惱那麼多也沒有用,至少在一連串的問號後,我會有這個 ending thought。

上帝要做的工不是凡人可以去臆測的。至少在這段沒有看到終點的旅程中,神教導了我要有耐心,我是個耐心的病人( a patient patient) 。一切仰望神,凡事禱告、凡是謝恩,一切都有神美好的旨意。

:)



註1: 何杰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 是健保範圍重大傷病(Major disease) 之一 ,只是外觀上與常人無異。我老愛跟媽開玩笑: 「重大傷病卡應該不能撘公車免錢或是看電影打折吧?」

註2: 電影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 湯姆漢克在卡帕左陣亡後,質疑用執行用許多弟兄的生命換取雷恩的任務,而有以下的對話: 「雷恩最好值得我們冒這個險,他以後能夠救世濟人,或是發明壽命更長的電燈炮」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