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11月 27, 2007

亞洲盃棒球錦標賽(i)

台中通豪飯店超Q、超親切的 receptionists


23號近中午要去地球村上課時, 突然接到愛牡蠣的電話,然後問我說要不要參加亞錦的翻譯。我說最近沒有排什麼行程,應該ok 吧。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約莫三十分鐘後就接到了她的朋友的電話,跟我說這是優差,吃的好、睡的好、住的好、待遇優渥又輕鬆的工作。我當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這麼好的差事怎可能輪到我 ?」不過箇中原由是我後來慢慢才明白的。 Anyway, 約莫十多分鐘就來 Telphone Interview 了。 面試的小姐沒有給我太多的時間思考,一連串的英文像是德軍機槍 MG-42 開火般,一陣子彈批哩啪拉就過來了,還好自己頂的住,我想。上次這樣被電話面試應該是應徵英國文化協會工讀的時候吧。接著傳了封 Email 把自己的履歷表送過去,晚上從地球村回來電話又卡來,結果妙的是在這段時間內我打的好幾十通電話,確認有無收到我的E-mail,打來面試的那通電話都轉接到棒協,而棒協的專線,包括網路上提供的那隻都是電話答錄。

「詐騙電話 ?」我心想。


「那未免也太高級了,連英文跟日文都講得超流利的詐騙集團份子」心理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

就在腦袋裡晃過一個聽過的笑話「老鼠聽到外面有同伴大叫: 貓走了,安全了! 結果才放心的出門時被貓抓住,貓冷笑說 :這年頭不說第二外語怎麼活得下去」的時候,電話又響了,這次的電話也是用機關槍英文,接到的訊息是說一天的配(pay) 只有800,似乎跟當初預計的有差別。後來想想打定主意來當亞錦賽的義工也無所謂,反正兩年一次的亞錦賽放在履歷表也蠻有份量的。


隔日進駐通豪飯店的第一天就看到幫我們面試的 K 桑,然後是我的同事 Js 。

我以為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隨隊的翻譯,但實際上的工作卻是坐在臨時的辦公室。應該很輕鬆吧! 我想。之前大學的時候有當過德國交換學生的隨團翻譯,結果是超累。但是因為有跟著人們上山下海,倒是交了不少的朋友。行政的工作就只是打打電話、聯絡而已。聽K桑說明工作內容,再簡單不過了,只是坐在總部 Stand By 而已。聯絡車子都已經處理好了,房間也訂了, 我們的工作只是處理髒衣服、搞定用餐時間而已,真是輕鬆。

當初這麼想真是太聰明了,因為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兒。


所謂的通豪飯店總部,是一間十五坪左右的"大" 總部,但是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在這邊的人員包含我只有兩個人而已。包括牽電話線、網路線、分機、號碼... 一堆零零總總的事情,還有第一天飯店球隊陸陸續續到來,我們都要協助飯店跟隨隊翻譯幫忙Check In, 分鑰匙,確定 Rooming List等。還有有Kaiyo幫忙,不然我們真的就囧了。住在通豪飯店的都是 B 組的球員,包括巴基斯坦、泰國、菲律賓、香港。巴基斯坦最令人忙碌了,幾乎是讓我們沒有喘息的時間。第一天午夜才到台北,到台中已經是凌晨兩點了不說,還要安排球隊的大咖如監督、教練以及裁判到長榮桂冠酒店。我跟 Jasper 商量了一下,決定他睡到九點,我輪早上七點的班。

第二天又是一個讓人疲憊的日子,有一位巴基斯坦的IBAF(International Baseball Federation)大角色誤植變成球員,安排錯誤住在這裡兒,我們叫計程車送到長榮,妙的是台灣大車隊的司機到門口隨便抓個人就跑了,差點 IBAF 的會議就趕不上了。因為中間安排也不知道哪個環節有誤,巴隊的那位裁判CHECK OUT後,他們隊伍又使用那位裁判的房間,結果使用完畢也沒有交回櫃檯,第二天飯店的業務經理就來會本部跟我們通知這件事情了。(帳是誰要付? )

說實在的,巴基斯坦人都很友善。他們也不會說刻意去刁難或是不配合。只是他們是回教徒,根據可蘭經的戒律,他們必須要一天數次祈禱、食物也不能有豬肉或是"經過處理過的肉類",所以按照他們的標準,我們只能提供魚、只有炒過的飯。第一天他們到的時候接近三點多,根本不能準備他們吃的東西,午餐也很囧。 不知道真正的回教徒禁忌的東西這麼多,他們幾乎是是吃水果與喝水,空腹到球場練習的。

還好通豪這邊的業務經理跟餐廳的經理都是很主動配合,而且溝通良好。飯店本身說實在的有點小,但是共事的人們都很友善,所以以服務來說,高級飯店實在當之無愧。



果事情都按照行程表走,該上車的都上車了,該比賽的人都比賽了,穿髒的衣服都會乖乖的送洗,那就不需要行政單位了。

第二天就發生了因雨延賽的慘事。賽務一延,首先車次就要重新安排過。車次一改,負責戒護與前導的警車就要改期,餐廳得重新安排出菜的時間,球員的點心下午茶便當或是宵夜改過時間,當然後面衣服送洗的時間也會延長了。事情就像是一個中子撞上鈾235引起連鎖反應一樣精采。當我們送走一些IBAF的委員去開會,大家都在等長榮桂冠技術委員會議的結果。 (真的是ㄔㄨㄚˋ在等) 等到結果一出來確定晚上行程不變,馬上就連絡車輛...開始動員起來了。

現在想想自己的行政能力實在有待磨練。(待續)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