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2月 04, 2006

GTA (Grand Tourbus Auto) 俠盜遊覽車手

Fast and Furious Hokkien Drift 福建甩尾



今天看到報上的遊覽車翻覆意外,地上長長的煞車痕與怵目驚心的死傷人數,讓我想起網友分享過的一個短片,裡頭的影片是剪輯自東京甩尾,用閩南語配音翻唱過,最後一段的OS是這樣子的:

人蛇馬路如虎口阿,交通規則你要遵守
紅燈停來綠燈走,黃燈一亮就別踩油
寧可遲到幾分鐘阿,不要急者把命送

交通部應該把這個拿來當成宣導教育短片....43 公尺長的煞車痕... 撞擊護欄後墜落,速度快到根本是俠盜遊覽車手 的行為了! 難道駕駛遊覽車還能"飄移、甩尾" 嗎? 這真令人費解。希望這個真實教訓能帶給運將們一點點警惕,不要再拿人的生命開玩笑了。

一起為他們禱告,願神憐憫那些罹難者的家屬們。

星期四, 11月 30, 2006

Player List ! 新增媒體播放器~

由於跟梅爾霍(mail4)分手了。網頁的音樂一直沒空給他放上去,一直是空空的。今天抽空申請新的塚花電信空間,把研究了許久的ExoBUD MP(II)媒體播放程式整合一下,發現還蠻理想(?)滴。 想點歌的朋友們可以按[End] 在page的最下方有這個播放器




按最右邊的List可以點歌...歌曲陸續新增喔! 請多多指教!

星期三, 11月 29, 2006

How far you'd go for a toy? (I)



你會為了玩具走多遠? (誤)你願意為了一樣玩具付出多少?(正解)



自從得病在家修養生息,等待化療與役期的結束,上網去看看小時後沒有能力投資,但是卻一直非常有興趣的生存遊戲。小時後,也沒有多小,大概是國中時期,有拿幾百塊錢的BB槍跟同學玩CBQ(Close Battle Quarter) 最近用了在當兵的一點積蓄,買了電槍and氣槍。朋友可能笑我有點蠢,自己也不太確定是不是太浪費錢,甚至跟家裡的大人報價都是超級低估不含稅後的價格。

某天去老媽家中看到了 "真是棒"(James Bond) 的 "世界都不夠" (The World is Not Enough) ,女主角天然氣公主Elektra King對龐德說:

There's no point in living if you can't feel alive. ( 若人生無趣,生復何求?)

阿,真是黃絹幼婦,外孫齏臼(絕妙好辭)啊!..我當下心有戚戚焉。沒想到這麼一部在HBO播到爛的老電影(1999)竟然能帶給我如此深的體悟。讓我想到曹操的《短歌行》是這麼寫的: 

對酒當歌 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 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 唯有杜康
...(中略)
月明星稀 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 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 水不厭深 周公吐哺 天下歸心

白話文的翻譯是說曹操在召集大軍,結合連環船,準備要進攻東吳收復漢室時,夜晚召集手下高談論闊,啣觴賦詩(..叼著酒杯在發酒瘋唱歌)。可能是忙了一天累了,曹操大嘆只有燒酒了解我(慨當以慷 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 唯有杜康 )見到自己顧人怨,(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 沉吟至今)感嘆好朋友荀彧兼首席策士的因故跳槽,也有一說是用"子襟"偷偷調侃孫權、劉琦等不學無術,而自己手下"往來無白丁"(都是讀書人),還說"劉備阿劉備,枉費我待你不薄,為何你不肯為我工作"( 枉用相存 契闊談讌 心念舊恩 )哀了老半天最後誇耀自己像是周公一樣的知人善任,等待大家來投靠我。(周公吐哺 天下歸心)

《蘇軾.赤壁賦》「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裡,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

曹操在寫這首《短歌行》時,是多麼風騷、意氣風發而不可一世。歷史的見證後來曹操被火燒連環船兵敗如山倒,小命就要丟了,差點就要改寫三國歷史了。這是在曹操在寫《短歌行》的時候萬萬想不到的。

想想人生不也是這樣嗎?我在部隊裡頭服役,期許能夠利用這短暫的一年半載,好好K書,能夠考上民航局的考試,將來退伍就能順利去工作。於是我買了參考書、印了考古題,下班後吃完飯就是在寢室裡K英文、練聽力,10點後夜深人靜,繼續值日士官報備開小燈夜讀,站哨時帶著小抄跟蚊子搏鬥邊背頌《民航法》,考試前一個禮拜讀書讀到早上都會早起偷個半小時一小時唸書。 《憲法》更不用說了,印了一堆歷屆試題準備硬拼,...

我幾乎是用意志力在苦撐枯燥而乏味的申論題科目《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電子計算機概論》,而考試前事先要跟好幾個豺狼虎豹學長很客氣的喬時間,換留守,好不容易上了台北考試,結果第一天考出來的結果就讓我出人意表。《航空氣象學》超級難,《電子計算機概論》幾乎沒把握,《民用航空法》幾乎讓我棄兵卸甲,三科考完頓時讓我有不如歸去的想法,回家種草莓(我家在大湖)的念頭油然而生。

幸與不幸,一個月後竟然接到第一階段錄取通知勉強及格,如果電子計算機概論在考前沒有恰巧在英文雜誌上看到RFID的介紹 (1題25分)我就掰掰了,高興之虞再跟部隊請假上台北體檢,然後是心理測驗(去年就是在這裡大意失荊州滴) ,也很順利的過了,就在這個摸門特(Moment)

そのとき...



(待續)

延伸閱讀:
維基語錄:007歷年作品系列



PS:最近生病後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哪個天才發明了比闌尾還沒用的注音全形?

星期二, 11月 28, 2006

How far you'd go for a toy? (II)

此篇文章因為涉及粗話及性暗示語言,根據部落格自律原則標示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如您是衛道人士也請按[上一頁]離開。


航醫大廈的體檢報告出來,X光片說我胸腔有一塊陰影。嗯,民航局航醫大廈的內科醫生安慰我說,如果是惡性腫瘤,去年的X光片沒有沒有通知我(?),所以今年我還活著證明那是良性的腫瘤,沒事的啦~Everything will be just Fine!

只要我去外面的醫院胸腔科做些檢查,開個醫生診斷證明就可以通過體檢了。於是被騙到長庚醫院趕快做x光、排斷層掃描,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情,....胸腔科的醫生看了斷層的結果,告訴我,他只能判定那個陰影是個腫瘤,至於是良性惡性要做開刀胸腔鏡手術。

Voila~ 既然都來到這裡了,就捨命陪君子吧!然後就像是泰勞暴動扯出高捷弊案扯出陳哲男、火勢蔓延總統府、吳淑珍收珠寶、陳由豪關說、SOGO禮卷、紅衫軍、...一發不可收拾。

那,回歸主題,既然我都已經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了,痛的也撐過了、該開的刀都躺了,有(小)錢也有閒,為什麼不能買我想要的奢侈品?

我不能說這是上帝的旨意。那是一種褻瀆(Blasphemy)

但是賦閒在家裡,拿著槍打靶,幻想能夠有一天真的下場去玩生存遊戲,真的心裡有說不出的暢快阿!


OS: 啊~真是暢快啊~

最近用網購買了兩把槍,一把是當兵時夢寐以求的國造T65K2步槍。

說到這把步槍可能是每個當過兵的男生《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逸品,管你是陸軍、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替代役(王建民服的5天國民兵種除外)在新兵訓練中心的37天一定要拿的就是這把槍。行軍要用這把槍、架槍要用這把,清槍口令要用這把、刺槍術要用這把、三行三進要用這把、..當然打靶(25m歸零射擊 175m實彈射擊)也要用這把T65K2。射擊隊出來的老士官說:媽的這麼精良的武器175公尺打不中屌大的人型靶你乾脆去小雞雞割掉算了。

(老士官長的口頭禪是:這你都不懂,你耳朵長處女膜喔~(耳朵長包皮的陰性版) 底下調皮的鄰兵就會拿手指頭戳同伴的耳洞,戳戳戳~此時被戳煩的人就會說:幹!要戳不會戳你自己的喔!)

就是那段在沙子裡打滾前進的日子、在硝煙瀰漫槍聲不決於耳的靶場、在仲秋夜晚技測前聲震天的刺槍術、...留下的是歷久彌堅的懷念、回憶、...還有學長在廁所牆壁上留下的名言:刺槍術回家關起門來對老婆練練就好,下部隊用不到。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大內出高手,快樂在新中,淚灑成功嶺,魂斷斗喚坪。大內剛好在台南營本部,上級直屬單位近,幾乎都是按表操課,幾乎沒有什麼好摸魚。成功嶺更不用說了,年年被列為示範營區,上成功嶺一直是大專兵揮之不去的夢靨,斗喚坪就不清楚了,但是在台南新中,因為老舊不列入整建的營區,地上到處都是突出的榕樹根,教育班長都會故意挑樹蔭下帶兵操課,一言以敝之,"涼"阿。只要天氣熱,大家就會喊休息、休息。我在四大新訓中心最快樂的新中,真的留下很多快樂的回憶...!

所以買這把六五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只是價錢比較的過程罷了。貼幾張圖:





真槍的比照,(Real Firearm表示真槍) 我跟老闆砍價到一萬二(不含刺刀, 掛電池+充電器)。能夠收藏這把65k2 真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因為外觀跟真槍幾乎無差異,連士官長退伍的叔叔看到這把槍都嚇了一跳。但說穿了這畢竟還是靠電池驅動吃BB彈的玩具槍,所以千萬不要有"萬一改造變成真槍怎麼辦呀"的想法。這是玩具,BB彈最大射程射到30公尺,槍口出速120m/sec,換算大概不超過2焦耳。放上金屬的鋼彈一定會損壞馬達,可能還會射不出去。這些都是在合法範圍,符合警政署的規範,跟改造一下就可以火藥擊發的華山道具槍是不一樣的。

你願意為玩具走多遠? ...算是犒賞自己,我已經跨出一小小步了噢!

星期五, 11月 24, 2006

Think Wise! 多想兩分鐘,你可以不用去.....


轉貼自<<廢業青年日記>>



敝人日前身體微恙,大學教授魏海倫女士致電表達慰問關心之意,言談間魏教授提及她鼓勵他的學生創作"影音部落格",魏女士學養豐富,熱心教學之餘,年逾不惑之年。其素聞可憐兮兮(www.wretch.cc) 於部落格壇頗負盛名,故推薦之。在下聽到心中暗道不好,於是力阻勸之。




以下的對話轉錄也是寫給陷於水深火熱中的右側賽吧的若干好友看的:如果你寫網誌想要大頻寬的怪物,可以放一堆有的沒有的影片、音樂,台灣製造的種花奠信電信怪物Xuite 值得您用心推薦。(而且還可以開原始檔盜連保證操不掛!) 若您對廣告忍受度高些,也可以適用I'mTV提供的Vlog。如果這些都不能滿足您,也可是試試剛被谷歌買下來的搖頭伯 (YouTube),幾乎沒有廣告的頁面,後台硬 (咸信這個網站還沒有找到獲利的模式) ,保證讓您不會被噴出來的廣告吃掉頻寬,影響開啟網頁的速度,抹殺拜訪者閱讀的樂趣。

+

=

如果您自認英文應該拿出來練練,而不只甘於只是流於愛情動作片的母音發音聽力練習,同時您也想嘗試一些基礎的網頁語法,則可以試試看創始最早,在還沒有中文翻譯"部落格"之前就有的Web+log=Blog(網路工作日誌),最為人熟知的部落客(BLOGGER) 服務。

當然,如果只是要寫寫純文章,不需要改變版型、放上音樂、影片等,則可以嘗試PcHome明日報,線條簡潔,文字清晰,是公認網路寫手最好的磨練地。其他如天空部落格、新浪部落、MSN space... 等若干都是可以讓您使用CCS語法或HTML語法的個人免費空間。... 這股部落格風潮甚至雅虎也搭上了,提出Yahoo!奇摩部落格。

總而言之,費了那麼大的篇幅說明,想要搞部落格,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想不開把你的網誌、照片、...Whatever that is放在可憐.cc的網站上。

可憐.cc商業化過程、動機實在引人爭議(參考媒體:涕泗泉) 站長、客服團隊到工程師對於使用者的反應視若無睹的態度(雅虎要換首頁都要廣告一個月,加上緩衝期,反觀可憐.cc毫無預警地就婊了使用者一道,放任付費會員被廣告強姦) 等等此類的問題不勝枚舉,依照筆者之愚見,該部落格應與線上遊戲天堂同列為高風險產品。危險的不是外部的使用者,而是內部的管理者。

當然,您如果不是可憐.cc的會員,也可以像筆者一般以看熱鬧的心情觀之,捧著爆米花,移動您的滑鼠,坐在電腦桌前欣賞網路上大家對可憐兮兮惡搞出來的笑點:

首推: 黑米德米-Pixnet對無名攻擊事件的回報

請先服用原文後觀賞,笑果更加!


轉錄Benjamin 說:
一覺醒來,我總覺得這個事件是無名吃豆腐到底然後事後想裝熟混沒事。

造樣造句:

我前幾天看到學弟新交的女朋友 (
跟大家打廣告,是正妹一枚喔! )
我就很好奇,這麼正的女友還是 -嗶- 嗎?

於是我就用了OO 對學弟女朋友的XX 進行測試。
(測試過程略)
實驗證明在95%信心指數下,我們可以相信虛無假設(H0),學弟的女朋友還是 -嗶-

我是學長,我絕對沒有用我的
□□ 跟 ΔΔ 對學弟女朋友作出什麼壞事。
要做壞事我怎麼會這麼明目張膽呢?

如果造成學弟與女朋友感情破裂,我在此道歉。

附帶一提,我的女朋友比學弟的正30倍。
我們感情一向很好,請祝福我們。

問題: 為什麼我用OO 跟XX 測試我女友的θθ
結果卻是 -嗶- ?





延伸閱讀:

無名小站的商業化與爭議-永遠的真田幸村
什麼都耍‧什麼都賴,什麼都不奇怪-笑話錦集 BlogXDnet
各家免費部落格比較表- 海芋小站
無名小站乳波臀浪大特搜 - 強力推薦男性版友加入我的最愛!~*

星期三, 11月 22, 2006

Break Up 分手掰掰,祝你們愉快!


自從畢業前一直以來都用學校的 MAIL4的空間放一些小影片(大概2,3 MB左右)還有照片,...因為是talnet學術網路,速度夠,檔案庫掛了計算中心的人也會用兩三個工作天修,.. 重點是支援外部的連結,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網路空間。

沒想到日前竟然因為一個小檔案被盜連,.. 計中的人把我的帳號封了。透過學姊去talk talk,本來以為okay了。沒想到過了幾天叉燒包(圖片變成X) 又端上右側的sidebar! 百般無奈下,透過MSN跟計中的老師千拜託萬拜託,沒想到昨天又讓我吃了一籠熱騰騰的叉燒包。

嗯,看看某個新竹國立大學的資訊研究生用學校資源跟學術網路搞私人相簿網誌還掛廣告收費最後完全轉型變成商業網站。再看看我們學校的主幹線高雄某間國立大學開了好幾個超大影音下載的討論區檔案庫,... 每秒流量幾G的大怪獸上下在咆哮,回頭看看這個小小可憐的個人網頁,嗯,好吧。

該是跟學校說掰掰的時候了。

記得唸大學時,隨身碟還不太算普及。用磁片太古老,幾kb的word檔案我都直接上傳到mail4,又方便又不需使用Yahoo信箱夾帶檔案寄給自己。pchome也只有10MB的空間,200MB的大網路硬碟可以放自己的相片又可以直接給別人連結分享,還有放一些校園活動的檔案,... 合唱比賽、英文演講,... 等等。現在翻翻舊的頁面還可以看到以前在大學時候的homework, presentation 等。

現在看看以前做的小東西,有時候想笑,又有點覺得自己傻傻的,記得大三考試前還把自己上課的筆記四處找網路空間PO出來... 結果考完有人告訴我某某人暗康歷屆考古題。

只是現在已經不是撥接上網還要聽數據機發出如西區考克兇殺案般慘叫的年代了,要圖片可以交給死青蛙,影片可以放在斯威特,再不然,上傳到搖頭伯也是不錯的選擇。更何況BLOGGER有支援貼圖、貼YouTube的flash. 免費的網路資源太多了,作為一個小小的部落格寫手,對於這種不必要的驚喜實在無福消受。

再見,用了三年的mail4.

再見,我的回憶。

再見,叉燒包。

星期一, 10月 30, 2006

Chemotherapy 化療日記(一)



直到進了醫院才知道上面的標誌是表示生化廢棄物、生化污染的意思,(BioHazard)... 在護士用過的針頭回收盒、病人穿過的衣服...等等。跟電影惡靈古堡其實沒有太大關係。

十月十五號,被抓進內湖三軍總醫院,可悲可泣的日子開始。

因為有著可怕的經驗分享,讓我對三總的印象超不好,可是我是軍人。在部隊長官分析利害弊要加上軍人在軍醫院比較沒有請假的問題,好吧,Leave it to the God. 長庚遲遲沒有給我有病床住的消息,這年頭看病還得等病床佔位,只好姑且試試看三總了。

直到真正看到我的主治大夫前,心裡抱著懷疑.... 不會要再躺上手術檯開刀一次確定我的病因,心中頓時放下一塊大石頭。不過高興沒有兩天,因為要裝上人工血管打化療,又被全身麻醉帶進去手術房,又是赤裸裸的進去、赤裸裸的出來,綠色的手術袍裡連內褲都不能穿。

開刀真是一種奇妙的體驗,像是運送冷凍豬肉一樣被人在擔架五花大綁,然後推推推推到手術室門口,再用一條輸送帶把你送進手術房... 這次麻藥沒有打得很完全,手術大概要結束時,我醒了過來,感覺有人在我左胸劃來劃去,.. 我那時有試圖嘗試說: 該死!麻藥退了,幫我多打... 然後又昏了過去。後來再醒過來時已經在躺在我的床上了。

十月二十號,傷口持續增加中。
今天做了骨髓穿刺,醫生說這是為了確定我得的淋巴癌分期。我想: 隨便啦~ 都可以啦~ 反正已經在長庚做了胸腔鏡手術(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天) 來三總又被推進手術房,都可以啦

(待續)

星期五, 10月 06, 2006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大明星的困擾

Biff's Question Song (Stand-up Comedy)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NOTE: Please watch the clips above, then read the following descriptions. Each film will be broadcast as much as you like. Take your time and Enjoy it!


Lyrics:
When the flying plane among the all street,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people they like to meet. They shake my hand and never ask my name. And they start to ask the question that’s always the same.

這世界滿天都是飛機,人們急著認識新的人事物,
當陌生人看到我時,總愛熱情的跟我握手,但是卻從來不問我的名字。
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老掉牙的問題。

Hey! What’s Michael J. Fox like? He is nice.
What’s Michael J. Fox like? Nice guy.
What’s Michael J. Fox like? He is an alien!.. stop asking me the question.

嘿,你覺得Michael J. Fox 人怎樣? 他不錯阿
嘿,你覺得Michael J. Fox 人怎樣? 人很好。
嘿,你覺得Michael J. Fox 人怎樣? 他是從火星來的! 別再問了!! (怒)

I went to the department store and met my Nephew Josh. I’m not a Jewish but like to Nash. I put on my Yamerco and started to pray, when the arriving over I heard him say:

(紅字部分為聽力太差,尚待補遺中)

Hey! Was that Real monor? No, it wasn’t.
Was that weird monor? No.
Was that weird monor? It’s a movie! Stop asking me the question!

....那是電影! 別再問了!

Can we take you a picture?
Come on, look me, would you pull my hand on the button of the answering machine?

我們可以跟你拍張相嗎?
別鬧了,行行好幫忙按下答錄機的按鈕( 可以阿!)

These questions are filling my head, I went to my doctor. And my doctor says:
What does the key grip do? Set applies.
What does the Best Boy do? Help the key grip.
What dose the producer do? I don’t know! Stop asking me the question!

這些鳥問題一直困擾著我,當我去醫院看醫生時,我的醫生問我:
場務(場景設計)是幹麻的? 當然是佈置場景!
那場計又是幹麻的? 幫場務佈置場景。
.........那製片勒? 鬼知道! 別再問了!

Do you all hang out together? No, we don’t.
How's Crispin Glover? Never talk to him!
Back to the Future before? Not happening! Stop asking me the question!

你跟某某人在交往嘛? 並沒有!
Crispin Glover後來怎麼了? 跟他不熟!
那真的有回到未來這回事嗎? 還真的勒! .....別再問了 !

Hey! Who is the nice famous guy you know? Adam Sandler.
Who is the biggest jerk? Cary Ducey.
How much money do you make? More than you do, so stop asking me the question!

嘿,你認識最親切的明星是? 亞當‧山德勒。
誰最王八蛋? Cary Ducey.
請問你賺的薪水有多少? 比你多啦..... ! 別再問了!


註: 這位苦命主唱Thomas F. Wilson 當年飾演回到未來 一配角 Biff Tannen,意外走紅後卻被粉絲們一直纏問著關於片中的劇情,以及電影中主角 Machael J. Fox , Crispin Glover 等問題。 其實Tomas Wilson 本人也是多才多藝,早期從"霹靂遊俠"(Kinght Rider)起家,後陸續在美國電視有線電視飾演主角或配角陸續有七十多部作品。他的官網 http://www.tomwilsonusa.com/ 內收錄這位演藝巨星自彈自唱、詼諧而幽默的一面。

延伸連結: IMDB 回到未來 <>http://www.imdb.com/title/tt0088763/

星期六, 9月 30, 2006

ShanYe 上邪 (一)

人們有時會說電影情節太假,但其實發生在你生活中的事情才不真實。

電影讓情感看起來如此強烈真實,而當這些事情真的發生在你身上時,

你就會像看電視一樣,沒有感覺。 - 安迪‧沃何

People sometimes say that the way things happen in the movies is unreal, but actually it's the way things happen to you in life that's unreal. The movies make emotions look so strong and real, whereas when things really do happen to you, it's like watching television -- you don't feel anything. -Andy Warhol

9/14

這次的民航特考真的是戲劇化,原本以為考不上了,結果接到通知,過了!! 在當兵請假上台北體檢時,外科大夫看到我的縱隔腔比別人寬一些,當初信以為只要拿X光片去胸腔科給醫生判定一下就沒事了,結果在禮拜五考試空檔到長庚,掛號掛到王郁閔大夫卻說要照斷層掃描進一步判定是啥。不得已只好多請假一天到禮拜二。因為路不熟,禮拜一的早上跟老媽從苗栗來林口,再搭接駁車到台北長庚。換上寬鬆的衣服,禁食,滴水不沾,被送進有點像是甜甜圈科幻的白色物體中f做完後便搭火車回部隊收假了。

回到部隊卻是忙成一片,我的職務代理人什麼都沒幫我做。桌上一整疊公文! 好不容易禮拜四消耗完一大疊公文,簽了一張提早離營假,出了大門的營門口我已經累斃了。

9/22


禮拜五的早上也是搭著林口的接駁車,跟著老媽到了台北的長庚醫院,一樣的早餐,一樣的滿福堡套餐紅茶,九點多的門診,所得到的卻是壞消息。 像是抽到下下籤一樣,醫師看了看斷層的結果,說那是一個腫瘤。至於是什麼腫瘤,得做胸腔鏡,取出樣本後才能確定。

我聽完差點沒有暈倒,老媽安慰我說沒事的,怎麼可能沒事,我心想。


我都已經準備好了,去年的航特在心理測驗時,因為自己想太多,從苗栗出發到新竹時,沒有帶到身分證,結果折返回去拿,….結果遲到被扣分刷掉。純粹想太多,書面規定就沒有說要身分證明文件才能考性向測驗。今年的民航特考,努力了這麼久,通過了第一試、體檢、心理測驗…我花了多少的心思在事前的安排考試期程、跟學長掉換衛兵留守時間,更別提在部隊裡那些利用夜深人靜的夜晚,苦讀考試的科目。 好不容易通過了第一試八科的考驗,還有心理測驗,結果換來的是一張明年再來!

灰心也沒有用,往好的方面想,發揮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的精神,況且還沒有看到斷層的結果。搞不好是良性的,檢驗報告剛好趕得上面試的最終期限。太陽依舊閃亮、地球依然旋轉,順利通過面試,我退伍就有第一份工作了。

於是只好跟部隊裡再多”賒假”了。中間還發生了小插曲,老媽的車子鑰匙在林口掉了,老媽在偌大的醫院裡找來找去卻找不到,我在停車場裡為了怕別人拿鑰匙的警報解除器來偷車,等了兩個多小時,結果還是找不著。老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眼淚掉了下來。我說別急,別慌,後來果真在我們掛號預約病床的地方,找到那串遺失的鑰匙。

林口長庚說他們沒有病床(更別提台北長庚了) 為了解決一床難求的問題,只好掛在基隆長庚。也因為胸腔科主任(也就是我的轉診後主治大夫) 是基隆長庚的副院長,所以我就到基隆長庚了。

9/23


禮拜六跟老爸去工地去做粗工。是汽車旅館的雛型,我跟幾位老伯(做了很久的那種)扛園藝用的磚塊、水泥到二、三樓,因為工地地面施工完成但是還沒有完工驗收,所以吊車機具跟工程的小貨車都立止進入。一塊園藝用的造型磚大概有30公斤重,沒有電梯那種東西,還有一些沒有燈光、沒有扶手的階梯,就這樣扛上扛下,一大兩小造型磚塊,共計有十七戶,所以那天大概抬了一噸重吧。


下午五點多下班時我已經兩腿發軟了,全身發汗的我卻忍不住想,如果沒有體檢,打死我都不相信我有病。

禮拜天坐老媽的車子到基隆長庚辦理住院報到,當護士問我一些例行性的問題時,我用一種很快的回答方式回答:
有沒有B肝? 沒有
有沒有藥物過敏? 沒有
有沒有遺傳性疾病? 沒有
有沒有…. 沒有!

她可能被我阿殺力的樣子嚇到了,我不厭其煩的跟她解釋,我是因為該死的民航考試複檢X光片被檢查出來縱隔腔有陰影,然後醫師建議我到胸腔專科做斷層,做出來有一塊腫瘤,所以我得來這裡做縱隔腔鏡手術,病理切片的結果才能證實那是良性/惡性的腫瘤。

住進雙人病房的感覺並不是很好,住在裡面的是一位看起來非常嚴肅的老爺爺,帶著他的媳婦、兒孫佔據了整間的病房,兩個孫子大概只有小學吧! 差了好幾歲,彷彿看到自己跟老弟從前打架的樣子,病房吵吵鬧鬧的。晚上九點後還在上演大宅門,對於早睡族(沒有電腦的早睡族)的我真是一種折磨,晚上跟老媽去醫院對面的達樂事租了藝妓回憶錄、暴力效應。 藝妓回憶錄的張子儀真是漂亮,會長跟鞏俐這兩個腳色從開頭演到結束,好像都不會老一樣。

9/25

禮拜一也是無所是事的晃了一整天,主治醫師有來看診,照例是拜託他跟病理科的醫生催報告,他戴著口罩還有兩個實習醫生跟隨著,旋風式來訪…. 然後就走了。晚上開始加護病房、麻醉科的人引領我們參觀房間,看著ICU (Intensity Care Unit, 加護病房) 裡插著大小管子昏迷不醒的病人、身邊一堆不知名的機器。


終於有要上開刀房的感覺了! ICU的護士解釋說,做胸腔鏡手術大概有一半的機會進來加護病房,換句話說,我得孤單的躺在加護病房,身上插滿尿管、胸管、靜脈管、氧氣面罩,而且還得退出普通病房,留我媽媽一個人收拾大包小包的行李…

晚上立刻連絡傳道跟師母,幫我代禱。不知道為什麼一點也沒有平安的感覺,跟艾利斯通過電話,自己也禱告祈求神的庇祐後,就入睡了。

禮拜二的一大早,在半夢半醒間,被叫起來到了八樓,換上綠色的手術衣,躺在手術房裡好像待宰的羔羊,冷冷的空氣,白森森的機器。手術護士、麻醉醫師們各自就自己的崗位忙碌起來,只有我躺在床上,忍不住抓住機會就問這是什麼那是什麼機器,一旁的醫生忍不住安慰我說,放心,一會兒就結束了。

真的一會兒就結束了,當麻醉醫生說,放心,麻醉要打下去嚕,會有點頭暈,那是正常的…. 就跟東立漫畫”醫龍”裡描述的天才麻醉醫生一樣,數到七,一、二、三、….七,病人就入睡的情節一樣,正想要揉眼睛的時候,只覺得眼前一昏,就失去意識了。

(待續)

星期六, 9月 16, 2006

Bon Voyage

(Bon Voyage: 美好的旅程、意即為一路順風)

搭火車旅行是一種有趣的經驗。

自從離家當兵以來,每次搭車總是會不期然碰到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一次看到一個西裝筆挺的歐吉桑拿著〝大家的日本語II〞(みんなの日本語II)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跟他用日文開始聊起來,當然自己的程度....勉強大概在日常用語的部分還及格。跟仕事人 (しごとじん) 當然不能比,但是唬唬日文(二)程度的初心者卻綽綽有餘了。(感謝大學的日文教授,楊奇原、李文君、中島惠里子、金秀英,我愛你們!!)

於是用日文小聊一下後(辭窮了) ,他慢慢跟我大吐苦水,在職進修學英文的痛苦,上了年紀記憶力也不好了,....等等,還誇我日文學的不錯,我只能搖著頭苦笑,下了車跟他要了一張名刺 (MESHI, 名片是也) 赫然發現他是國泰的人事部經理。

還有一次在高雄(TAKAO, 日文唸法,為中譯為"打狗"之來由) 月台往後火車站的方向,看到一對中年夫婦嘰嘰咕咕在講日文,又鼓起勇氣跟他們抬槓
(日語モドル ON!)(日文模式啟動)

我問「あなたわ日本人ですが?」(你們是日本人嗎?)

那位太太轉過身來對我微笑說,應該要這樣問才對噢
「あなだわ日本人でしょが」(意向型,為推測語氣)

我臉紅了一下,這是日文一教的很基本日文句型。(なにお すろんだ在笨什麼阿我) 於是我跟他們夫婦二人邊走邊聊,也是用很淺顯的日文,主題是日語驚天動地三百秒(300 sec) 從我在哪裡學日文啦、要去哪裡啦、幾歲等等...突然冒出一句〝我也有一個孩子跟你一樣大了〞然後很高興的拉著我拍照,隨即就"さよなら"下第三月台往台南方向走了。旋風式的離開讓我一下子愣在那裡不能從日文模式切換回來。

還有一次從屏東搭電車到高雄,遇到屏東科大的兩個學生,在用英文聊天,聊沒
幾句就用中文討論要這句話用英文要怎麼說... 於是我開始跟他們(一男一女)聊起來,男生是碩士,女生是大學生,似乎都不是英文主修。談話的內容忘記了,只是有個很深的體認...用不熟的外語聊天可以暫時忘記身分、拉進陌生人的距離。

當然並不是每個旅程都是這麼好的免費英日文對話練習,也曾經遇到老盃盃拿錯的車票跟你強辯說你坐到他的位置、刺龍刺鳳嚼檳榔的阿兵哥問你要不要來一口、帶著兩三歲的孫子滿車哭的阿公(媽媽看到小孩哭著要找媽媽不知道做何感想)、一群沒禮貌在公車上大聲喧譁的新兵..... 有的時候長途旅行、拿著車票到你的位置上看到一個好像有點老、但是直覺不到該讓位給他坐的年紀的歐吉桑坐在那時,還真的有點尷尬要不要宣示位置的主權。

像電影 Forrest Gump 說的 ,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gonna know what you gonna get. 每次搭車都是一種期待,到底我會遇上哪些人呢?

星期六, 8月 19, 2006

家的感覺

右上角逆時針: Gounguan, Kounkuan, GOUN GUAN, 南台灣另外一組公館大湖.... 不產草莓的大湖。(汗)


自從老爸前年把住了十三年的家給賣了後,我跟老弟搬到了公館。家,變成很遙遠的歷史名詞。大學四年,扣除寒暑假與過年,回苗栗的次數可能不超過四次,...


記得在高三那年,考完聯考的暑假,老愛往隔壁的學妹家跑,不是因為學妹很漂亮(可能也有一點),是很羨慕他們家的氣氛。家庭和樂,晚餐吃完飯後一家人總會聚在客廳裡看電視,可能是無意義的閒聊,也可能是一起看著電視節目你一言我一語。孫爸爸在市公所清潔隊上班,是六、七職等的公務員,孫媽媽則是附近的衛生局 雇員。伯父伯母總愛問學業,學弟小洋,學妹小致,... 我們是七八年的老鄰居了。


有一天晚上駐足在他們家的窗外,聽到裡頭傳來的交談,電視機傳來的綜藝節目的罐頭笑聲,良久。那天,我並沒有像以往一樣按門鈴。轉頭默默的回家,想道為什麼我的爸爸總不能陪我們看電視? 我的媽媽老是跑得不見人影? 我的家到底怎麼了?


那個時候我的家總是有種詭譎的感覺。王不見后。爸爸跟老媽總是不會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家裡,即使見面了也沒有交談。 後來大一有一次回家終於老爸跟我攤牌,我的父母親離婚了。... 隨著家族感情的崩裂,徒具形式的房子也賣了,我跟老爸還有他的朋友"清"完住了十幾年的房子,搬到苗栗市外的公館鄉重新再開始。


我的爸爸是個很負責任的男人。曾經是三義某間造紙廠的總經理,帶領過兩三百人的大公司那種呼風喚雨的Somebody。我的老媽是網球國手,年少時代表國家 出賽,香港、韓國、日本,一路靠著打球升學,如果拿軟網以紅葉少棒來比擬的話,我媽已經去過威廉波特不知道幾次了吧。

我的爸媽在那個年代都算是知識份子,對小孩都稱得上是開明的教育。 他們離婚的解釋只有永遠的那一百零一句"個性不合"。現在我跟老爸在一起,他總愛說我老媽的壞話,而跟老媽在一起的時候,老媽總愛說老爸的的不是。

我可以感覺到老爸很疼愛我跟弟弟,...幾乎到了膩愛的程度。老媽在離婚後一個人住,即使她自己入不敷出,也從來不會吝嗇關心兩個兒子。可是我對家的感覺從來就沒有滿足過,被愛的感覺再一點點就會很幸福了,就像是春上村樹筆下,挪威的森林女主角小綠的草莓蛋糕。只要再體驗一次就好,那種溫暖的氣氛,感覺像一 個家一樣,或是來個四人份的家族旅行。可惜,失去的東西總是只能在夢裡尋找,回憶裡頭只剩下寂寞的空氣。......籠鳥檻猿俱未死,人間相見是何年?





(這很像Villa的景觀真的是我家的小木屋外觀.... 囧rz)

家到了公館鄉租的房子,因為一二樓分租,樓上的大學生老愛在半夜開門,出入頻繁,於是又搬到爸爸在店裡搭建的二樓小木屋,...冬天冷風從木板縫隙吹進 來,蓋幾層棉被都不夠....夏天晚上悶熱,蚊子肆虐,要用兩支大台的電風扇吹....更可怕的是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內會下小雨,... 好多具有回憶價值的書、畢業紀念冊都付之工共 (火神祝融,水神工共)

一搬再搬,今年六月又搬到更偏僻的福基鄉了,距離公館中心大概有五六公里遠,是個二樓的透天厝,屋齡...從堆放的一些雜物來看起碼有二十餘年了吧! 起碼環境清幽(前面是台六線省道),窗明潔淨(不會漏雨) 有些時候忍不住會想起在苗栗的家,會偷偷騎去看看,只是桃花依舊,人事已非,.... 老弟還說長大要賺錢買回來老家呢!

公館(Gounguan)也好,"空款"(Kounkuan)也罷,人只能不斷的拋去過去,筆直的往前進了吧。

PS: 去年幫老爸做的小木屋GIF檔(約1.3MB),扣掉上面列舉的蚊多、冬冷、夏熱,真的很像是Villa !

星期六, 6月 03, 2006

給女友的自白書

好吧,在自己的網誌總得對自己坦白。

在國中時就認識妳了,與妳一路走來已有十餘年。妳總是一直一直陪伴著我,回想當初認識妳的時候就好像《詩.周南.關睢》描述的"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得不到妳,反轉難眠)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想呀想的,晚上便睡不著覺。最後便決定用琴瑟鐘鼓來打動那位不相識的美人兒~)

特別是在那個慘綠的少年、升學主義掛帥,妳的美麗倩影總迴盪在我心中徘徊不去。

多少個寂寞的夜晚獨自翻閱外語雜誌找尋妳的溫暖、聽著ICRT廣播傳來的妳的呢喃軟語,總認為比眾多的追求者接近妳一些。回想起那個自作多情的我、渴望多認識妳一些的我,剎那間,有點恍惚,十年後的我心情竟然跟那時有些許的相似。跟你在一起那麼久了,那些發生的糗事好像昨天一樣的清晰、恍如昨日。記得某次的考試,我鼓起勇氣走上台,擅自用妳的名字寫下數學(Meth) 還有考試的時間,原諒我年幼的我總認為書寫體一定要字母長才好看,於是鼓起勇氣寫了全寫(Methmetic)。當全班努力思考代數幾何時,老師看看黑板的書寫體

Methmatic 9:00~10:00

轉頭問全班: 這是誰寫的書寫體? 大家回頭往黑板看了一下...氣氛頓時僵住了。
又看了看,說......這拼錯了吧? 是M-a-t-h-e-matic噢。霎那間我血液集中在臉上,同學爆出一串笑聲劃過寧靜的校園,我羞愧的恨不得找地洞鑽進去,又無助地希望隔壁班的同學在考試中不會聽見而在考試完好奇地跑來班上問發生了什麼事?

尷尬的時刻。

我承認那是一種對妳的褻瀆、我知道那是種冒犯、.....但卻不能阻止我對妳的仰慕與渴望,...就好像吸引女孩子而惡作劇的男生一般。多麼希望看到妳的笑容,那個只為我專屬擁有的笑。

然而成績單上卻不是如此說的,妳就像弄臣裡善變的女人(La donna e mobile)- 難以捉摸,....只能自我安慰道對妳的付出、愛戀不是數字可以量化的。

高中時,我跟死黨小豪有一次約定要去一起去念書。我說: A deal is a deal ,當時 坐在隔壁桌的乖乖牌讀書女回過頭來說:什麼叫一隻麋鹿就是一隻麋鹿阿?(A deer...) 我跟小豪當場為之語塞。嘿,那隻呆頭鵝去年考上台大公管研究所,妳可曾眷顧她了嗎?

更別提UGLY 發音錯誤為/juglai/, 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is divine, divine/dervain/ 念成/daiven/ 好幾年的謬誤。record與record (錄音與紀錄) analysis 與analies 的重音節、....

我必須承認對妳並不專情。有時迷戀於大和女性的嚶語喃喃,有時沉溺在法蘭克蠻族的金髮碧眼,或許這麼說有些矯情,在她們的身上我總是看到妳的影子,...在片假名的A I U E O (換個發音方法與順序,就是初認識時的母音A E I O U) 還有妳的遠堂的堂表妹方塞(Français)..... 親愛的,妳能否告訴我,大和民族裡的日月火水金 (日曜日、月曜日....) 為何與方塞中的(Dimanche, lundi, mardi, Mercredi, Jeudi, Vendredi, Samedi) 順序竟然吻合性的一致?...這是巧合亦或是命中注定的安排? 七個行星的名字 Solie, Lune, Mar, Mercury, Jupiter, Venus, Saturn .... 妳總是令人猜不透在這背後想告訴我些什麼.....卻又耐人尋味。

噢,英文我愛妳。.... Ces't la langue j'aime et pratique.

星期六, 2月 18, 2006

C.K Note 在部隊的日子

快樂的過每一天

...當過兵的好男兒都知道,每個禮拜必須寫一篇約兩百字的莒光作文簿上呈。 記得剛進來部隊時對軍旅生涯頗多不滿,於是用"快樂的過每一天"當題目,大概地寫了關於收假時的無奈 "每天盼呀盼、盼不到禮拜六,收假前晃呀晃、捨不得收假前片刻自由的空氣...期待每個禮拜兩天的假釋" 結果分隊上的Angelina隊長跟輔導長都約談了我。 也從此抓到了莒光作文簿不能寫真話這個大原則,為了表示內心最沉重的抗議,我接下來的一個月都使用"快樂的過每一天"當題目,用八股文寫法填數。


第二個禮拜,我改用半杯水來比喻,樂觀的人看見會說: 啊,還有半杯水,悲觀的人看到卻會想: 啊,只剩下半杯了。態度決定一切,然後扯到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標準的考試文章寫法,當然批改的長官也想不出評語要寫什麼了。第三個禮拜,把聖經搬出來抄,要時常喜樂等等,然後把馬斯洛的五個層級寫一下,今年要做的事情放上去做Ending。第四個禮拜開始引用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接者文章直轉到蘇軾的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的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 來感嘆人生的際遇的變化,好像就是一隻大鳥在雪地上偶然留下的蹄印一樣。


我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當文章開始掰不出來時老愛抄古人的文章,反正死人也沒有版權的問題,只是未免為賦新辭強說愁罷了 。

接者的兩個禮拜又提到部隊裡看到的那些開車的大官們,總是沒有任何的公差勤務不會被使喚來使喚去的,走到哪裡都有人跟他們敬禮。可是仔細想想如果我是什麼什麼長,有一個士兵向我敬禮會志得意滿一下,十個士兵向我敬禮我都要一一回禮,幾百個人下來可能煩都煩死了。 軍隊裡頭的工作是責任制,回到辦公桌上,看到一堆待批閱的公文,就會想,如果我是無憂無慮的小兵該有多好吧!

當初想要用"快樂的過每一天"來做題目是因為想試試看到底上面的人會不會注意到我每個禮拜的莒光作文簿是不是一樣,另外一個目的也是想試試看同一個題目我可以寫多少次而內容不會重複。

騎者單車在夕陽下孤獨的回寢室,在輕鬆的單位做事付出的代價就是沒有同伴。都是學長,都是在部隊要待上五六年的士官,能坦白的說出心理感受的朋友一個都沒有,一個都沒有。(Not even one!) 想寫的東西沒辦法寫出來,在溫暖的南方卻感受到世態炎涼,隻身在旅,只能靠聖經與對神的信心傍身了吧。

If you make the Most High your dwelling -
even the Lord, who is my refuge -
then no harm will befall you,
no disaster will come near your tent.
- NIV Bible, Psalm 91

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
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
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
詩篇

星期六, 1月 21, 2006

關於約會的正向思考

整理過去更新,沒想到一向沒什麼耐心的我也寫BLOG寫到一年有餘了,這對雙子座 O型的男人實在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檢討一下過去寫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一些日記,發覺好像可閱讀性很低(Orz ) ,在里昂的日記一年,接下來應該多寫一些關於英文的報導。 我想試著從Newsweek裡翻譯一些好文章,希望看到的人能有那麼一點點的感動,即使那麼百分之一的感覺也好。



Maria Dahvana Headley grew up listening to the "Just Say No" anti-drug campaign of the 1980s. As a student at New York University in the late '90s, she applied that advice to her love life, turning down most men who asked her out and dating only intellectual, literary types. Frustrated by those guys, she reversed course, resolving to spend one year responding positively to all flirting and saying yes to literally anyone who asked her out. The ensuing 150 dates included a homeless man, several non-English speakers, 10 taxi drivers, two lesbians and a mime.



Headley: YES, YES, YES!

瑪莉菈‧朵瓦那‧海德蕾自幼聽從在美國1980年代間流行的一句反毒宣傳口號 "勇敢說不",當她在90年間於紐約大學求學時,海德雷在愛情世界裡勇敢的實踐了。她拒絕了大部分向她邀約的男士,而限定"看起來聰明"的類型。由於一直無法覓得如意郎君,海德蕾反其道而行,在歷經一年的時間內,對任何邀約皆來者不拒。連續下來150場的約會對象包括了一位街頭流浪漢、幾位不會說英文的老外、十位小黃運將、兩位蕾絲邊,還有一個默劇演員。

Headley's memoir of the experience, "The Year of Yes" is now in U.S. bookstores, and Hollywood's already calling. She urges other people to say yes more ofter, despite some horrible dates. (One guy took her to a bar that, it became clear, was a strip club.)


海德蕾把這段奇妙的經歷寫成回憶錄"來者不拒的一年" (暫譯)。該書已經在全美各大書店舖貨,好萊屋也有意將其搬上大螢幕。儘管海德蕾經歷了一些可怕的約會(一位男伴帶她去酒吧... 後來很明顯的是脫衣舞場那種) 她仍然力勸人們應該多多益善,嘗試不同的對象。

"Lots of women are pretty set in what they think they have to have in order to be happy, but it doesn't hurt to date people who are not that," she says.

It worked for her: during her dating spree, she met a playwright who was divorced and 25 older and had two children -baggage that would have ordinarily nixed his chances. They married in 2003; now 28, Headly lives in Seattle with two teenage steopchildred. "It's something I never would have picked, but it's turned out to be this kind of amazing experience," she says.


"很多女人為了讓自己快樂,常限制住另一半的交往條件,但其實大可不必。有時候跟符合條件外的對象交往也無傷大雅。"海德蕾說。

這句話海德蕾當之無愧,在她持續一年的亂槍打鳥下,海德蕾遇見一位大她二十歲,離過婚、有兩個拖油瓶的劇作家,他們在2003年步入禮堂,完成了終身大事。28歲的海德蕾成為兩個青少年的繼母,一同居住在美國西雅圖。她說:"這原本不在我的意料之中,但結果卻是出乎我想像的好" 。

參考連結:

  1. 亞馬遜書店: A Year of Yes!
  2. 原始文章連結 Dating: Positive Thinking

LEON :當翻譯這篇文章時為這個女生捏一把冷汗,因為剛好蘋果日報有報導在台東發生的真人真事。一位好心的女騎士在餐廳遇見兩個原住民青年,順路載他們回家,結果反被強暴。檢視亞馬遜書店的編者簡介,海德蕾也有事先過濾過對象,酗酒、嗑藥、有暴力傾向、有婦之夫都不在她的約會選擇裡。

星期一, 1月 09, 2006

New Year's Resolution!

Open小將太可愛啦~~忍不住要去Seven敗個幾百塊~ 囧rz

禮拜五搭國光號回台中,再轉車回苗栗,幾天前跟老爸要的室內電話裝好了,(我們家的電話壞了就一直遲遲未見修復過)可是一直沒有響。我等的人還沒打電話來,要等多久還不明白....艾莉絲這一趟去英國要等到今年十月,光輝的十月才會回來(唉)....屆時我的刑期就滿一年了。這對不擅長等待、沒有耐心的我真是一種考驗(Test)我想我會加油、努力撐下去的,不管是該死的學長學弟制,還是部隊把我當成清潔工都無所謂。(從新訓到現在下部隊業務範圍不脫資源回收一類的工作)


國中基本教材,陳之藩寫的「哲學家皇帝」,有一句話我一直記在心頭,「做卑微的工作,樹高傲之自尊」裡頭是描述美國人要求他們的小孩在社會歷練的一種過程,這又讓我想起孔老夫子講過的「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我少年時候家境不富裕,所以再低下的事情我都做過),再扯我會想起孟子的「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閒,...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我的日誌真的會變成莒光日誌- 寫給上面長官看的官樣文章。


很自豪也很納悶...現在要考我sin的鄰邊、對邊是哪個我還真的不知道,π 勉強記得起來是3.1415... 數學的程度大概停留在國三~高一的程度,再難就不會了。可是要我寫一篇文章(特別是官樣的、八股的、應付考試的)還蠻容易的。只要想想曾經念過哪些詩、詞,有名的句子,依據起承轉合,套一套、丟一丟,搞個三五段,一篇文章就這樣出來了。想想我幼稚園老師的話也說的真不錯,(有一次搬家時整理到幼稚園的聯絡簿發現的)我可能對語言有天賦,對數學邏輯真的只能Orz了。


扯了這麼多,今年我想要得到的三樣東西:

全民英檢中高級(氣死了,寫作沒過等於聽力、口說、閱讀都沒有過!一張證書都沒有給,天底下哪有那麼驢的事?)

民航特考-航空管制人員 去年太大意了,今年一定要手到擒來!

外交領事人員 這是學英文的人夢寐以求的職業阿! 不過「國際關係情勢」「中國近代史」「國際公法」「經濟學」這幾科都是申論題,不好考。

CSS語法 這個是關於BLOG設計的好東西,學會了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功力(如斐莉絲產品)


看看2005年,檢討自己還有很多缺點,太懶散、注意力不集中、好逸惡勞、凡事總要拖到最後一刻才完成。平心而論,部隊制式化的生活對自己也有些許幫助 - 把時間分割、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學著去安排、切實執行。只是里昂的日記都變成了里昂的週記了(笑)

See you next week!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