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3月 22, 2011

也來說說翻譯研究所考試



隨著研究所考試的告一段落,我想寫一篇關於喜歡英文的人可以參考的文章,供有志從事翻譯的朋友作為參考:


靠著翻譯維生的人一定要讀翻譯研究所嗎?

 
不進來也可以啊。我認識很多專業翻譯的人並非是英文系主修的。語言是一種像是開車、電腦或是游泳的技能,因為用途廣泛所以投資報酬率相當高,但也沒有非要進汽車駕訓班或去巨●電腦補習不可。進譯研所的英文能力需要一定的水平,而需不需要花上兩年的時間來加強專業方面的英文及訓練就見仁見智了。


坦白說我並沒有從一所以英文系所為招牌的大學畢業,能夠跌跌撞撞開始接案,口譯筆譯也好除了自我訓練要求與持著一張語言檢定證書外,一大部分靠的是運氣還有人脈。經過介紹、遞出履歷、筆試或面試幾乎是每次工作免不了的。有許多的交涉,如喊價、工作範圍、付款都是經過錯誤嘗試,也走了很多冤枉路。...「如果能夠有前輩能夠提供指導就太好了!」懷抱這種心情,所以就去考了彰師大。去年考上了彰師大正取,但是考了幾次還是達不到入學要求的證照門檻。今年再來一次,然後也報名了不需要證照要求的臺師大。


奇妙的臺師大翻譯所試題


去年的考題,摘要評論支持廢除死刑的正反論述,英翻中則是考了Robert Frost 的詩 “The Road Not Taken” (未經之路),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原文用字是頗簡單,但在有限的時間內翻譯為中文詩要維持原有的語氣調性、對上韻腳就有難度了。今年的試題周傑倫的「清花瓷」也入題了,要改寫成通順的抒情散文: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妳初妝
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了然
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寫作則是把茉莉花革命,從第一場突尼西亞的青年之死到現在還死撐著不下台的格達費的幾篇報導,寫成六百字的評論。還有一題是余光中批評沈從文的西化的文字,要考生改寫成通順的中文:


 我這本書只預備給一些「本身已離開了學校,或始終就無從接近學校,還認識些中國文字,置身於文學理論、文學批評,以及說謊造謠消息所達不到的那種職務上,在社會裏生活,而且極關心全個民族在空間與時間下所有的好處與壞處」的人去看……我將把這個民族為歷史所帶走向一個不可知的命運中前進時,一些小人物在變動中的憂患,與由於營養不足所產生的「活下去」以及「怎樣活下去」的觀念和慾望,來作樸素的敍述.


(摘自沈從文《邊城》題記)


 其餘像是糧食危機的考題,只要多看Economist, Newsweek 並不難準備。有一題情境改寫:「假設你是一個城鄉發展的專家,被邀請反駁●●●博士的論點反對縮限城市的擴展,並且具體舉例說明」這就要動腦,整體而言我覺得我這題寫作並不是表現得很好。只考兩科而已要篩選進入第二階口試的人選,這也是臺師大有趣的地方啊。(Parce que ça fait partie du charme.)


一板一眼的彰師大


如果臺師大的題目像細劍專走靈巧輕盈,彰師大就像把一把橫劈直砍的沉重大刀。去年考了筆試國文,英文,英文翻中,中文翻英,每項都是獨立的科目計分。下午的面試也不簡單,聽譯一段三分多鐘的英文新聞寫摘要,再進入的口譯訓練室錄音,拿起一段短文「聯合國的歡迎詞」即席中翻英。口試的題目很容易回答,試委問我為什麼出來混了這麼久又來報翻譯所,坦白說我也覺得跟弟弟妹妹們一起考試很丟臉,但我只是想拿到一張可以唬人的文憑學更多關於翻譯這門學問啊... :D


彰師今年則把國文考科拿掉(我猜題目出太多,考委改到手軟XD)。與臺師大有志一同,大豆、玉米炒作糧價造成的糧食危機也入題考出中翻英,中翻英的時間很多,考完大概還有十分鐘可以發呆放空檢討文法。英翻中就一點也不輕鬆了,寫到鐘響還寫不完只好草草結尾。這科的戰略上是成功的,因為英翻中有簡單有難,配分也不相同。去年就花在第一題的翻譯理論上花太多時間,今年先把有把握的先完成,實在太困難的就先跳過。


下午的面試則等到了五點才開始,給七分鐘看一段小演講稿「有鑒於國際經濟合作日益加深,中英兩國有許多的合作機會....」中翻英,「The export in the development country has doubled since....」英翻中,進去口試間再看著這張小字條重譯一次。緊張歸緊張,但想想自己做過的工作裡,當著一兩百人的面前要逐步中英口譯,這個考試還給你七分鐘時間緩衝,簡直就像是“一塊蛋糕”啊。


英文口試也很簡單。考委問像「日本發生了什麼事」「評論利比亞為什麼會發生革命」;只要是稍微關心一點時事的人都會知道「複合式災害」(complex disaster),「爐心溶解」(nuclear meltdown)、海嘯等。北非與中東的革命則是不脫高居不下的失業率與獨裁者政治,東拉西扯一下時間就到了。翻譯果然很適合像我這種東學一點西學一點不務正業的人來做的工作啊。



6 則留言:

fea 提到...

hahaha...(拍手拍手)
學弟很不錯啊!!

去外面混過一段時間更知道自己要什麼吧?不過感覺起來念書這東西好像要越早越好...XD

Vergil 提到...

是啊,不知不覺就到了有點微妙的年紀了呢xD

papaya 提到...

"東學一點西學一點不務正業"和好讀書不求甚解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Vergil 提到...

To papaya: 我沒有陶淵明那樣粗的本錢可以揮霍,沒有固定收入又裝逼,講難聽一點只比龍山寺旁流浪的街友好一點罷了 XD

匿名 提到...

改個錯字:
「青」花瓷

還有口譯場子好賺難賺簡直天差地別,進了翻譯所才知道天高地厚,的確不是非進去讀不能做翻譯,但進去了才知世界有多大,自己以前多夜郎自大。還有,語言檢定反映出功底,就算不設門檻,進去了才是挑戰的開始,到時只怕捉襟見肘。就像地基若沒蓋好,高樓蓋上後就岌岌可危了。

個人淺見供參考,盼用心體會。

Vergil 提到...

to 匿名

的確是如此,在下自知英文底蘊不足,想藉由翻譯所磨練更加精進,雖自知火侯未夠也要勉力為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