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五, 11月 13, 2009

農村武裝青年 avec 後生讀書會





週六余秋雨的講座後,晚上我去了軼田書集聽農民武裝青年的小小的發表會,才發現原來「苗栗後生人讀書會」的成立者非常的「後生」!〈客語:年輕人之意〉


就讀清大人文社會學系的學生陳為廷是苗栗人,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願意利用課時間,與同學們招募苗栗高中、建台高中校刊社等等學生,帶著他們探訪後龍灣寶、了解社會運動背後長久以來被人忽略的事實。甚至還用自己的人脈請地方的作家、學者等給這些還在唸書的幼苗們上課。還找到願意贊助的廠商印製海報、挪出場地來,這群小朋友真不簡單。




十一月七號晚上,小陳又利用他無比的親合力遊說農村武裝青年來幫苗栗的小朋友們上課,給學生們了解長久以來被人們忽視的社會運動背後的意義。


關於他們創作的理念還有想法可以參考這裡,農武的創作理念,簡單的來說是以社運的角度為農民、在地的居民發聲。新的專輯中阿達現場表演了「濁水溪出歹誌」「還我土地」、敘述了為了出這張專輯,實地到了濁水溪彰化出海口看到一片荒涼的景象。阿達洋洋灑灑地在專輯中寫了一萬多個字。在表演的席間還不忘自嘲:「拿政府補助的錢來說政府的壞話真爽」










金杯鼓還有胡琴〈小提琴〉加上吉他、根據阿達本人說自己不怎麼樣的主唱聲音,配上農民與警察勸導與猙獰怪手開道的畫面,這是一個發自人心,打從你心底無法忽視的農村議題主題與獨立樂團。阿達坦白說,他在製作這張專輯取材最後,並沒有找出解答,台灣這塊土地、台灣的農業要走向哪裡,但他會繼續創作、用歌聲、用音樂來傳達來自農村最在地的聲音。




現場的小朋友們〈我實在想不出來更好的詞來稱呼這群學弟妹〉也聽得如癡如醉,身為一個苗栗人,很榮幸有這個機會能在軼田書集聽到這麼優質的室內小型不插電演奏會。



最後也順便幫他們打個廣告,今年的台灣樂團節〈就是明天啦〉有邀請農民武裝青年,FACEBOOK上也有他們專屬粉絲頁面,請大家多多支持好的聲音!





【延伸閱讀】

照片集│農村武裝青年 avec 後生人讀書會

苗栗後生讀書會


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妳知道我以後想做什麼嗎?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

2 則留言:

tzuche 提到...

真佩服這些關心土地的年輕朋友..

Vergil 提到...

Yep, 其實林覺民從容赴義時,也才24歲而已。

「青年啊!要立死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