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1月 05, 2008

昨晚的卡列拉斯很棒? (下)

親民技術學院的親善大使 - 我發現成為怪怪攝影大叔的日子不遠了 囧 (點圖放大)

國家級的演唱會,散場人潮也是國家級的多

好多SNG轉播車

身為一個苗栗的部落客,我必須承認跟一群湊熱鬧的鄉民聽演唱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特別是開放免費取票的後果,抱持著看熱鬧的、吃鹹酥雞的,還有插隊理直氣壯的阿桑等等等都來聽演唱會了。四點開始排隊的我也擠到大約要1.5KM的人龍中近乎要放棄了。

既然都已經深入百萬敵軍到了本陣,焉有不取大將首級之理?

我也不是古典樂的專門人士,好朋友艾力克斯要上班不克前來,她才有聽一小段古典樂曲,在五秒鐘迅速辨識是哪個交響樂團第幾號交響樂的異能。話說回來了,也只有學生時代玩過社團、合唱團指揮級的古典樂發燒狂才會認識幫卡列拉斯伴奏的長榮交響樂團。非專業人士,大概像我ㄧ樣,儘管某些樂曲都很有名、播放出來的旋律耳熟能詳,但莫札特的小夜曲K525K550都會傻傻分不清楚。

關於歌劇的部份我也只聽過《我的太陽》(O, solio mio),《茶花女飲酒歌》還有《弄臣:善變的女人》這兩首實在太像了,實在有辨識上的困難;保羅‧帕茲在BGT FINAL之前,我也說不出來《公主夜未眠》這一首歌劇的歌名。

總之,我也是帶著點興味十足、湊熱鬧的鄉民心情去聽卡列拉斯的。

當我從體育場的西側上看台,觀眾的人數還非常的少:

下午六點五十一分看臺區

涼爽的晚風拂來、絕妙的看台位置,沒有人擠人。四處可見寬弘藝術的工讀生宣導不要飲食、禁止拍照、錄影 (我趁著還未表演前偷拍了幾張 :P ),很美的星空,沒有下雨。我在的位置,除了VIP席,剛好是遠眺卡列拉斯的最好的位置。

下午七點四十七


你無法置信前幾分鐘主播客串的主持人還在暖場、數萬人喧囂的場面,因為燈光一暗下來,會場人瞬間變得鴉雀無聲。沒有小孩的哭鬧聲、找不到座位的咒罵聲、大聲呼喊在哪裡在哪的尋人啟事...

鴉雀無聲,真的是地上掉下一根針你都聽得見。


然後,卡列拉斯開唱了。

國家級的表演不是我能置喙的,我在這裡只能乖乖閉上我的鳥嘴。...卡列拉斯與女高音安娜麗斯的聲音緩緩地,..透過現場寬弘藝術的音響很忠實的傳入每個觀眾的耳中、心中,我想即使我ㄧ個義大利文都聽不懂,他的聲音感染力、震撼力還是震攝全場。Live 跟你在家中用電腦聽的氛圍差太多了,那種感覺只有到了現場才會懂,就像是VGL的安可曲一樣。《茶花女飲酒歌》完全把整場的觀眾帶往一整個HIGH的境界,你知道已經渡過兩個小時美好的歌劇時光。


所有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美中不足的,恐怕是卡列拉斯很少與台下互動吧! 還是我太少聽歌劇了,其實男高音不與觀眾互動才是常態呢?

:)


延伸閱讀:

昨晚的卡列拉斯很棒? (上)
苗栗山城,和卡列拉斯相遇

3 則留言:

甄妮絲 提到...

聽說現場音響有爆音幾次...
唉。


我是個非常怕排隊的人,所以有什麼好吃的料理需要排上兩三個小時那種事我絕對不幹,聽音樂會我也很堅持優雅這件事,也許有機會,雖然國家音樂廳跟國外比起來也不怎麼樣,不過那個真的就算聽不懂也很享受啊。

但還是謝謝你特地寄送來的票,一直感覺浪費了你的心血了。

Vergil 提到...

有音爆好幾次,但是好家在安娜麗斯還有卡列拉斯在表演的時候很捧場,麥克風都乖乖的。

我在聽演唱的時候,忍不住在想,如果音爆時卡列拉斯是伍百那種死個性摔麥克風發飆走人,一定會上新聞頭版吧(科)

不用覺得sorry,看演唱會(音樂會)本來就是要開開心心的,這種事情一整個講究fu。我事前小看苗栗人的鄉民個性了,會場的戰略位置、警力配置圖都沒有抓準。火焰之舞如果也是這樣搞我會注意相關的訊息的。

揪甘心 :)

匿名 提到...

怪叔叔出現了!!

(貼完就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