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9月 24, 2008

【社區營造】價值八千萬的課程

弄得有點像是度假飯店的木炭博物館大廳

這個禮拜天去苗栗縣的造橋鄉木炭博物館,參加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的農村改造計畫。獲選資格來參加的社區總共有50個,每個社區約有4-6的人參加,會場有村里民幹事 (鄉長、村長、鄰長... 等) 什麼什麼什麼的執行長、總幹事,社區規劃師,當然還有湊熱鬧、湊人頭的鄉民。所以會場有點像是名片交換的拍賣市集。



「你好,我們是...社區的...,我是.... 長,請多多指教!」

會場舉辦的形式也很微妙,類似Punch Party的模式,每個社區推派一名代表上台報告,以投影片的形式講解,四分鐘一到必須響鈴,六分鐘再響鈴就得準備下台了,六分半準時拔電源。

全國分成多區,苗栗縣還有台中縣屬於水保局的中一區。全台灣300多個社區要選前十五名,優勝者將獲贈四年八千萬的補助。大額超過百萬元交由縣府或是鄉公所發包執行,沒有超過百萬就由提案人自行僱工購料 (有點類似有父母在超商門口給個一百塊,隨便他買什麼,零錢還不用找了),好處是百萬以下工程款直接由水土保持局下來到營造單位,不由縣政府經手。

會場超多人的,前面列席的一排不是局長就是科長

不用經過縣政府這關對地方營造業者真的是謝天謝地。只有做過政府公部門生意的人知道,做完工程經過驗收到拿到款項,往往是一兩年後的事情了,你還要感謝政府英明,因為等不到請款而倒閉的公司行號大有人在。這種迫於地方財政問題的窘境也是無解,每個縣市政府都在赤字啊! 看到中央有補助,經過縣府一定會挪作他用的,比方說偏遠地區的小學生營養午餐或是灌溉汲水口堵塞緊急開挖之類的.....

就像車子失竊了,說不定可以有個一家四口貧病交加等待救援的人亟需這筆錢度過難關,總統在國外有天文數字的經費是為了拼外交換個角度想,心情就會比較好過一點。

每個搞社區營造的都是苦哈哈,大概會場裡頭的指導老師都有經過財源困境這個問題。 我爸說中一區的社區規劃師的技術指導 - 胡清明老師,有來找過他。但是因為有兩隻小犬要養 (我跟我弟)所以斷然拒絕他。 幸好現在經濟獨立了,老爸的擔子也輕了點。 不過M政府還是欠我家七十幾萬的工程款,這點還是讓老人家很頭疼。

總之,每個社區發展都會遇到幾個問題:


‧沒有社區意識

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誰來關心公眾的議題? 社區發展協會開村里民大會要向大家報告未來的方向等,少部分的人從來不會去關心。只有等到政府要強制用公權力介入時,才會來"該"政府霸權、司法不公、上演燒木炭等戲碼。好言相勸你不聽,嘴皮磨破了也不配合,等到暢所欲言表達意見的機會結束了,共識也達成了,連署同意書也拿到了,就不能怪政府用公權力強制介入改善窳陋 (簡單的說就是請警察開道、動用怪手拆你家房子還要跟你收工程費) 當然社區發展最糟的就是這種狀況,溝通不良加上地主不願意配合,演變成媒體聚焦,播出來的往往都是哭鬧用身體檔怪手這種戲碼。

總之,你如果沒有出席社區的管理委員會,像是噪音惱人、樓梯間堆放雜物、寵物的隨地便溺等問題,不從社區居民開始發展社區意識,這一類的事是無解的。

‧缺乏人才

用嘴巴寫企劃書的人很多,實際上會把創意的靈感寫成紀錄、整理成一本可行的規劃書的人才很少。有能力的人的人沒有時間,有時間的人沒有能力,有能力又有時間投入的人大概都已經餓死了。這是社區發展最頭疼的事情。ㄧ個社區發展組織成立要有會公關的人,負責跟地方首長打屁哈啦、串門子聊天傾聽民生疾苦。還要有會計劃的人,思路清晰能夠整理一堆雜事,把正確的事情寫成規劃書,向長官們報告。更要有會領導統馭有經驗的人,集合一堆鄉民還有居民們來開會說明,還有利用熱情的說詞來執行群眾洗腦。總之,這是個 Team Work 的團隊作戰,沒有各方面的人才加入是贏不了的。

‧缺乏財源

社區發展協會是很要命的協會,做也不行,不做也不行。(Damned if you don't. Damned if you do it.) 居民一聽到加入要收費大概就很少有意願要加入了。可是就執行層面來說,電費要錢、場地要錢、影印稿要錢、... 什麼都要錢。這個還只是雜項支出而已,當你真的參與決策了,你才會發現,原來一箱不到一百塊的杯水開個幾次會,大概就會用掉你好幾天的工資或是薪水。


不過做社區發展這個可能會餓死人的工作,你會看到社區的風貌因著你的規劃一點一滴在改變,可能的話,還會間接帶動地方的發展、改變原本的經濟生活模式。比方說三義有名的勝興車站,結合了地方產業 - 木雕,還有設計動線串聯龍騰斷橋還有古車站。假日一到幾乎是人滿為患,民宿、餐廳、地方業者都受惠,這個就是促進地方發展繁榮的好點子。地方有發展,有就業機會,外流的青年人口就會回來了,這個就是富麗農村把第一級或是第二級產業轉成第三級的 "無煙工業"。

我之前一直在抱怨苗栗什麼都沒有,而我也只是個小人物,但這是上天給我能夠改變我的故鄉的機會,我會盡力去嘗試的。也許有人笑我傻,把時間投入在不可能實現的計畫上,但我希望最終有那麼一天,苗栗能夠蓋得起來輕軌電車,讓全台灣都知道質樸勤儉的客家人也可以搞得出像樣的大計畫。

If you built it, they will come. - From the Movie, Dream Field. <1989>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