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11月 02, 2008

昨晚的卡列拉斯很棒? (上)

90, 70, 75 親民技術學院的接待學生

生活在苗栗這塊土地上二十幾年,這是苗栗第一次舉辦國際級的演唱會,邀請到三大男高音卡列拉斯來開演唱會。

當初我的看到縣府綁起宣傳的布條時,我心中有股莫名的興奮,因為我只有在求學時期,高雄唸書時才能看得到這種宣傳方式:


爾後,去排隊排了兩天,終於拿到門票,昨天下午帶著很興奮的心情去參加演唱會。因為門票上沒有印座位,從小在苗栗長大的我就知道不對勁,那不是入場的時候又要上演一次排隊記嗎?

果不其然,五點半入場,三點接獲線報,已經有人開始悄悄排隊了。



趕忙衝到體育場的側門口,運用聲東擊西戰術繞過部署於省苗停車場的歐巴桑(A據點),卻遇到體育場側門封死的窘境(B據點),而且有三五個條杯杯在那邊站崗,越牆作戰於戰略考慮因素下遂行終止,西側小徑突入作戰失敗。

於是我跟舍弟趕忙繞由東側經國路,採用傳統作戰"排隊入場"。

約莫四點,據點C已經出現大排長龍的人潮。分為兩區,一邊是縣府員工憑票入場處,一邊是排隊索票民眾入場處。四處可見荷槍實彈警察、交統警察、刑警,還有消防車、救護車。當然紅色的縣府拖吊車也逡巡在體育場週邊,嚴格禁止設攤,我親眼目睹一對想要設攤的中老年夫妻被警察驅離,事後據線報,原來五百位警察昨天晚上就進入會場駐紮了。


這段時間是苗栗縣境內治安的空窗期,不知道同時段的犯罪率有沒有提升?

排呀排的竟然還有人插隊。

隔壁的兩個聯合大學的小女生竟然被擠到後面去了,我與舍弟當場跟他們起了小衝突。

「ㄟ,鄉親,請尊重他人,不要插隊好嗎?」我說 ( 道德 +5)
「我哪有插隊,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插隊?」歐巴桑說
「明明寬宏藝術的人告訴我們四人一排,我們隔壁的人被你們擠到後面去了」我說

「插隊的,請到後面去!」(士氣+1)

「你那麼大聲是要叫記者來嗎?」那位歐巴桑火了
「叫記者來又怎麼樣,把看是誰對誰錯!」我的舍弟也加入戰局。 (士氣+10)
「我的爸爸是高血壓,你不能體諒老人家嗎?」
「我是個老師耶,你叫記者來是要我丟飯碗嗎?」
「你說我們插隊,我們哪裡插隊了」年約六十幾歲的老伯也加入戰場。
「講我們插隊的,你不是苗栗人!」(怒氣+20)

「我哪裡不是苗栗人,不然身分證拿出來嘛!」

「不然叫警察來,評評理,看旁邊有誰記得是你!」我說

插隊一夥人:「我們這邊都可以作證啊」(指著旁邊一起插隊的家族)

老伯: (對著旁邊又加進來、年約十餘歲的小女兒)「不要亂跑,要排隊了」(怒氣+60)

我這時候已經失去理智了,大聲對前面聯合大學的人說:「對不起,這是苗栗人啊,我也是苗栗人,對不起,苗栗人插隊。」

前面聯大的同學說:「我們是台北人」XD

然後跟後面的聯大不認識的小妹妹低頭說聲對不起,我深深對苗栗的鄉民文化之低落、素質之差、沒有一點點羞恥心而感到無比的失望。要到了入場時分,我趕忙與舍弟往前疾奔,「不屑與之為伍」用來形容這時候的感覺,再貼切不過了。

插隊也就算了,人數清點時根本就沒有這麼多人在排隊,被抓包還臉不紅氣不喘、還好意思說自己是為人師表,拿一些糟糕的理由搪塞。

這輩子我從來沒有這麼覺得羞恥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苗栗人過,真的。


(也許會有下集)

2 則留言:

Alex 提到...

嗯... 插隊 真的是很賤的行為
身為一名老師 若沒有以身作則的規準
如何教化下一代!~

你當時也應該嗆回去: 我也是老師阿! 我不會如此踐踏自己的師德!

Vergil 提到...

老師又怎麼樣,我一直覺得老師是個禍國殃民、毀人不倦的職業,要不是神的旨意,我真的很難跟教育扯上邊。

抱歉,我當老師只到下午五點。X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