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1月 19, 2008

惱人的地名翻譯(上)

台灣的公眾建築物翻譯一整個糟糕,有用美式的翻譯,也有英式的翻譯,也有使用「只有英國人還有美國人才看得懂得翻譯」(比方說換尿布翻譯為 Baby Changing,...至少我的南非朋友就看不懂); 當然還包括一些很微妙的翻譯,比方說台南火車站的烘手機(hand drayer) 翻成烘烤手機 (Bake Cell phone)之類的。

美式跟英式有什麼差? 拼法就差很多了。同一個字「顏色」英式拼法「Colour」美語會硬生生的卡掉便成「Color」;同樣的,勞工「Labour」會變成「Labor」。中央的拼法「Centre」會變成「Center」,曾經被大英帝國殖民的國家比方說香港、紐西蘭、這幾個地方都是用英式拼法的,但是在加拿大,雖然被英國殖民過,但是因為地理關係的因素,很多拼法是採用美式的。這中間還扯到一大段歷史字源學。...

(見維基百科:英國與美國的拼字差異之處)


台灣的翻譯雜然自處成一格,反正翻譯的人有爽到,發包的官員腦部受損很嚴重,看也不看就放上去做成道路指示牌。.... 忠孝路一段到忠孝路四段可以出現四種不同譯法就是這樣出來的。上面那張冏圖是我拍的,在苗栗縣公館鄉光是【公館】就出現了三種不同的音譯。有通用拼音分開,有合起來的,當然還有被卡車撞凹用漢語拼音的版本。每一個版本背後都有一段恩怨情愁還有歷史典故由來,我相信哪天有錢又有閑,寫成一本論文集《台灣地區譯名: 論漢語拼音與通用拼音的演進史》應該不是大問題。

丟個題外話,公館真是個菜市場名,台北市有公館,苗栗縣有公館,屏東縣也有公館,而且跟苗栗一樣,屏東的公館旁邊還有個不產草莓的【大湖】


最近從台灣農業資訊科技委員會接了些翻譯文案,內容大概是花蓮富里鄉、台東縣池上鄉、台東縣關山鎮這三個地區的民宿、簡餐、還有路名的中譯英。

坦白說之前雖然有斷斷續續的在接譯案,這次碰觸到地名翻譯,真的是千頭萬緒、摸不著頭腦。

首先是小菜一疊: 花東鐵路要怎麼說?

Hualien-Taitung Railway

(這是個好翻譯,很清楚的告訴你這條鐵路是從花蓮到台東,沒有到過台灣的外國人望文生意也可以清楚的望文生義;對岸的翻譯比方說京廣鐵路就是按照這個原理翻的, Beijing-Guangzhou railway;不過尷尬的是,在台灣沒有人這樣用)

Huadong Railway

(通用拼音,理論上新翻譯的公共設施名稱都要採用通用)

Huatung Railway

(這是採用漢語拼音,不過依據行政院的英譯標準守則,既定成俗的翻譯要沿用,所以即使違背了通用拼音的準則,百般個不願意,花東鐵路還是變成花鐵路了。)

花東鐵路翻成花通鐵路已經行之有年,那花東公路呢? 我要不要翻成花公路? 用搜尋來找,我似乎是第一家的譯者了。

站在翻譯者的開拓角度來看,我覺得還是將錯就錯了。因為花東鐵路既然是一筆糊塗帳,花東公路就將就點,閉上眼睛忍耐一下就過去了。外國人看到Huatung,有鐵路也有公路,應該好奇心重一點的就會發現這兩條路就是花蓮到台東吧。(我也很無奈)

總之,花在考據比較上就已經讓我精疲力盡了。


(週末有托益考試,先寫到這邊)

2 則留言:

xy. 提到...

台北的公館是台北市哩~~

Vergil 提到...

抱歉打太快了,沒有考證,謝謝妳喔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