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12月 19, 2009

【苗栗‧地方誌】火焰之舞


白說我對這場表演觀賞的意願很低,因為幾年前有買過佛萊利千囍年在英國海德公園的DVD版本,個人認為這應該是他的生涯代表作了。年紀對於舞蹈家、還有運動員是很殘酷的。五十幾歲的佛萊利還能跳嗎?這是我心中最大的一個問號。
 

禁不住舍弟的慫恿還有家母的勸誘,星期四晚上還是冒著十度的低溫,前往縣立體育場觀賞火焰之舞。舞台上舞者們非常敬業,絲毫沒有受到低溫〈應該對愛爾蘭人來說溫度剛好而已〉,還有疏疏落落進場的觀眾影響,串場的歌手還穿上露背連身的洋裝。聽著歌手唱居爾特語忍不住想起恩雅風格北歐神話式的風格,這從以前玩遊戲聽MSG的配樂就有的刻板印象。


雖然有點中年發福,佛萊利果然寶刀未老,在舞台上身段還是很俐落。不過劇本比起海德公園來說都沒有改過,還把劇情濃縮了,有幾幕鋪陳的戲碼被卡掉。但不影響劇情的主軸,觀眾還是能理解不複雜的劇情。


親民技術學院的親善大使妹妹


由於位置距離主要舞台太遠〈八百元的位置席〉,北風無情的吹拂加上有點飄小雨,旁邊進場還有退場的觀眾絡繹不絕,在走道上擋住後排觀眾的視線。而因為是露天席,我前面的一家人還帶著臭豆腐進場來啃。開演後曲目中斷時方可再開放入場、演出中禁止攜帶飲食這兩點基本常識,比較起前幾場演出,這次的寬宏藝術並沒有做好事先的宣導與聲明。


大部分穿著寬宏藝術黑色背心的工作人員看得出來都是臨時工作人員,我猜這些一張張充滿著稚氣的臉孔是從附近的聯合大學或是親民技術學院挖來的學生。所以沒有傳承經驗、指揮系統有點混亂,一場國際性的表演帶有學生舉辦社團展演的生澀是可以預期的。坦白說這不應該是連續承辦了卡列拉斯、麥可森鋼琴會、...等原場地舉辦大型活動的承辦機構該有的表現。


我想對沒有看過佛萊利的火焰之舞的朋友來說應該是種震撼。但是對於已經看過佛萊利〈我差點寫成佛萊迪〉表演的人來說,除非買到特等席兩千以上的票,否則看著會場兩片大螢幕版並沒有比較優。特別田徑場又是開闊地,音響收音的效果不是很好,不到九點已經開始有人打道回府了。〈是的,又是該死的人潮〉家母說這次的感覺沒有比去年在苗栗巨蛋《大河之舞》有震撼力,聊備一說。但最近火焰之舞的話題被炒得火熱,超商一片三百的DVD就可以享受到一場視覺的饗宴,提到愛爾蘭的踢踏舞,付一點點小錢犒賞自己是不過份的。


「更」到了最後九點最後一次的百人踢踏舞,雨點開始打在我的頭上〈Raindrops keep on falling on my head〉,縣長小劉開始放煙幕彈,呃,昂貴的〈刪除線〉慶祝連任成功〈/刪除線〉煙火,還特別言明這是苗栗場才有的,成功地引開退場人群的注意力。我則是趁亂拿出像機〈表演節目已經結束了,道德魔人不要鞭我〉把長達十幾分鐘的煙火錄下來。


'09 Firecrackers After Feet of Flames in Miaoli, Taiwan. 火焰之舞煙火 from vergilyeh on Vimeo.




爆炸的聲音穿透胸膛,天空倏地變成一張畫布,色彩斑斕、耀眼奪目的火花一顆接一顆地釋放。凜冽的夜晚透過冰冷的空氣,硝煙的味道呼吸起來格外地震撼,彷彿美麗的火花近在咫尺觸手可及。〈好吧我承認其實我是來看煙火表演的,不是來看踢踏舞的,科科。〉


從這次退場的人數來看,應該比上次卡列拉斯演唱會的觀眾還要多。經國路週邊周圍水洩不通,苗栗市與環市道路附近交通近乎癱瘓,幸得交通警察配合,才能有序地疏散人群。這真是令人驚訝,這次的門票並非免費的,但還是吸引到龐大的人潮。可見苗栗鄉親並非不願意掏出錢來資助舉辦文藝活動,只是端有賴乎主政者的誠意與決心罷了。


誰說苗栗是文化沙漠?



【延伸閱讀】

剝雞碎碎念:冷中帶熱的火焰之舞苗栗場!

【類似文章】

帶你去馬拉邦賞楓!
余秋雨文學論壇
卡列拉斯演唱會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