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12月 01, 2009

09' 馬那邦山賞楓 〈上〉



我是個土生土長的苗栗人,馬那邦山位於大湖境內,距離公館鄉並不遠,約莫半個鐘頭車程。住在苗栗市二十幾年來只有在小學時候跟父母親家庭旅遊時,去過馬那邦山。


正好最近有空,撥出了點時間找剛退伍的老弟,想登山賞楓。〈不幸的是臨行前寒流來襲,舍弟弟陣亡在暖呼呼的棉被中〉本人則是按照原定計畫,背著單眼像機,誓言不拍到楓葉不罷休。於是在早餐後,帶著一瓶一千二cc的水、兩塊三明治,一件毛衣,單眼還有一只55-200MM長鏡頭上山。行前看到單車的手電筒,心想,帶著也好,於是拔下來塞在背包中。事後回想起來這個舉動真是關鍵,事後再詳述。


我一定具備有上天賦與東摸摸、西摸摸的技能。到了大湖的山腳下,把車停妥在第一停車場時,已經是十點多。開始努力的按圖索驥,往北線登山口推進。天氣有些陰霾,陰天的天氣照片照出來說真的不太好看。



鄉民們悠然自得地從事農忙。遠處傳來競選人宣傳車的廣播聲,禮拜一沒有觀光客的車馬喧囂,只有個不識馬那山真面目的苗栗人,用怯生生的鄉音與人問好。在地人看到背著大背包的登山客,見怪不怪熱情地問我要不要裝水,我說謝謝不用,...水壺還是滿的呢!


大湖鄉的居民多數以務農維生,種植草莓與四季時蔬。放眼望去,沿途的山坡地被開墾成梯田,星羅棋布,覆蓋入秋後第一期的草莓作物。肥料大多使用雞糞堆肥,冷凜的空氣中雖聞不到臭味,惱人的蒼蠅聞到汗臭,仍不時停在身上搓著雙手,驅之不去。


綠色的青苔爬上水泥壁面構物,灌溉設施的附近不乏灰色的水管恣意地在田地中伸展,寒天中增添幾許綠意。越往上爬,草莓園開始被一袋袋包覆著半透明紙袋的水果樹取代。仔細定睛一瞧,原來是鮮黃的日本甜柿。有些已經被採收完畢的果樹露出灰白的樹幹櫛比鱗次,構成在翠綠山坡台地上暗色調的地貌。這裡還有兼賣甜柿的商家慷慨地撥出一塊田地貢獻出來作成觀景臺,於是我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也近中午,找個好位置取出被沙丁魚過後的三文治充飢。




氳裊裊,遠處的山稜線在略為陰天的畫布上清晰可見,樓下的店家傳來「拉雞歐」親切的音樂。鄰家豢養的大白狗豎起了尾巴、嗅了嗅眼前不速之客,狐疑地開始吠了起來。在山中的年月,如果沒有人為醜陋的競選招牌,每每拍照避不了掃興的電線,真很難不讓人想到陶潛的詩句「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再往上走一些,發現自己已身處雲深處,然後又想到「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書本所學對照山中此番寧靜的體驗,倍感親切,方知陶先生田園派詩人第一人之名當之無愧。看到農人悠然自得的模樣,在此買塊地躬耕的念頭不禁油然而生。




路上遇到拿著農具的耕田大嬸,見到我拿著像機背著背包,問我去哪,我說當然要去攻頂啊。她咧嘴一笑,說:「喔,你進度要很趕喔」,我翻了翻地圖,還不到路程的四分之一,於是收起了像機,加快步伐往登山口前進。




只是遠方翠綠的山色與雲彩變換太精采了,無法令人不駐足拿起像機攝影。經過錦雲山莊,門口有種植幾株楓葉,顧不得腿有些酸疼,歇息片刻後馬上往登山口前進。就在此時,和煦的太陽穿透了雲層,濕冷的天氣漸漸地變得暖和了起來。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正好十二點整。




.... 行行重行行,到了上湖登山口已經一點半了。


請按這邊收看下集

3 則留言:

tzuche 提到...

呵呵,氤氳裊裊要怎麼發音啊?「拉雞歐」? 還有最後一張照片是?

tzuche

Vergil 提到...

氤氳,讀成「音暈」一ㄣ ㄩㄣ ,形容煙霧瀰漫的樣子。氤氳是我個人超喜歡的辭,以後會多多使用它XD

裊裊,讀音「鳥鳥」,形容縈迴繚繞的樣子,如:「輕煙裊裊」〈教育部國語字典〉http://tinyurl.com/ylgzsbt

拉機歐是閩南語中,借用日語的ラジオ,乃英文中的radio, 收音機是也。最後一張是用影像修編軟體〈Photoshop〉改的,用三連拍合成出類似LOMO機的風格。


...你看文很仔細耶,Tzuche! :P

苗栗縣馬那邦觀光休閒農業園區發展協會 提到...

魏吉爾先生:

本協會今天評審結果,你參加部落格徵文比賽榮獲佳作,

恭喜你,並請於11月6日早上7:30準時到東興村地一停車場

領獎。

並邀請親朋好有一起來!

苗栗縣馬那邦觀光休閒農業園區發展協會 敬啟 037-990222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