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2月 02, 2009

09' 馬那邦山賞楓 (圖多)〈下〉


前文,就要到登山步道前,看到了今年的第一棵野生的楓樹。


如果你在雅虎搜尋「馬那邦山」「賞楓」的相關資訊,瀏覽兩三個部落格後許或會得到一個共同看法,那就是單純要觀賞楓葉而來爬馬那邦山應該會蠻失望的。野生的楓樹並非有志一同生長在同一個地點,而是東一株、西一株,在滿山的林蔭處轉角不期然的讓人驚艷。





就在你不斷地往山上爬的途中累了,往下低頭一看,不期然地腳邊踩著的就是楓葉。



台灣紅榨棲 ACER MORRISONENCE HAYATA - 台灣特有種,落葉喬木,葉對生闊卵形伍裂,先端尾狀漸尖,基部近心形,重粗齒緣。秋季時,馬那邦山近稜線處,總是一片艷紅,是著名的賞楓景點。--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



透過山脊往山群眺望,山上天氣非常的好。分不清楚霧還是雲,在交匯的地方形成一大片雲海。不禁要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平常沒有爬山習慣,一路走上來已經酸疼的腿,扛著沒裝什麼東西背包也忍不住汗流浹背。但陽光穿過過森林灑落滿地,有一種靜謐的力量支撐你往上爬。「就快到了、就快到了!」捏著被皺巴巴,早上出門剛印出來的地圖,自己對自己說。




這張圖片真是太美了。感覺像是電影裡頭的動畫而不像是真的〈TOO GOOD TO BE TRUE〉。我沒有修過,這就是原始圖片的樣子。


沿路上遇到兩三隊來爬山的夫妻檔,有從台中來的、新竹來的,還有一支隊伍四個人帶著「歪果仁」說他們是中研院的。他們都很驚訝我自己一個人爬。我聳聳肩,笑了笑。其實我並不排斥跟團,只是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好處,「自由」,不用擔心落單,愛拿像機怎麼拍就怎麼拍,還可以悠哉悠哉地換鏡頭。也不用顧慮他人的想法,心血來潮還可以把腳架搭起來來個全視圖。另外一個好處是可以跟山林融為一體。


在我要攻頂前,聽著遠處的草叢窸窣窸窣,竟然看到三隻像是雞的身影徐徐地晃過步道!




躡手躡腳地<刪除線>裝填好六發子彈的獵槍</刪除線>拿起長鏡頭,發現這應該是一個家族,由爸爸領軍,三隻沿著走道啄著小石頭覓食。我看見他們沒有防備的樣子,不禁見獵心喜:「科科,今晚加菜啦!」;當然是開玩笑的。竹雞雖然不是保育類,但是野生動物也不能拿來當野味。而且就跟鴿子一樣的大小竹雞,真要拿來炸雞排恐怕一口也不夠吃。




合理推斷這些沿著通往山頂步道的路上應該有不少遊客餵食,以致於這個小家族都不怕人,在我視線範圍可及的十步之遙,山雞爸爸不介意有人偷拍,大搖大擺地覓食,其實跟平地的雞習性很像。家父說這種山雞具有飛翔的能力,不過我對這種圓潤豐滿的體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也不想去實驗看看驚嚇他們。


到了山頂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了。金黃色的夕陽從西方灑落在遠方的聖稜線上,暮靄像層薄紗披在彼岸遙遠的山峰頂。從三角點遠眺,一千四百公尺高的巨大山脈倒影在峽谷裡,在那一刻彷彿能感覺到自然所賦予神秘而療癒性的力量。山嵐徐徐,沒有人聲喧囂與俗世的干擾,夕陽無限的美好。我這個傻瓜眼淚幾乎要被感動到掉下來。不用刻意取景,光與影的變換就像是面對一位傾國傾城的美女,只要食指功能健全會快門都可以寫意地拍出絕美的照片。



看了看錶才發現赫然已經四點了!在山頂一整個太愉快,完全忘記冬天的白天很短!匆匆地收實行囊趕快跳往天然湖登山口。我是最後一個下山的登山客。最後一小段歸途有點不太愉快,太陽西沉的速度遠比想像中還要來得迅速,我顧不得危險,三步倂作五步用跳的方式下山。比起上山,下山反而覺得膝蓋負擔很重。


山中溫度瞬間掉了下來,我拿出背包中的長袖毛衣穿上,心想爸爸應該會擔心吧。拿出手機,電池顯示是滿格,但是「種花奠信」收訊依然卻是一格都沒有。然後完全天黑了。林相優美的櫸木群晚上看起來有點陰森恐怖,張牙舞爪的枝枒像極了魑魅,好像轉個角就會遇見山魔神,或是聊齋的橋段,穿著古裝的鬼女會會向你問路。心中有點懊悔,早知道挖起我弟來,起碼在山中還有個照應,起碼走山路還沒那麼恐怖。地圖上顯示還有七公里多。


因為有點著急,可能在情人一號橋附近讀錯了看板,往果園的方向前進了五分鐘左右,發現路越走越小條,四周荒煙迷漫連指示牌都不見了,體力也不太夠,心中不禁慌張了起來。想到蠟筆小新的作者就是遇到山難,又想到會發生意外的人都是因為緊張而失去判斷力,於是冷靜下來,循原路回去,才發現一條用黃色警告布條警告封起來的路才是下山的路。


到了天然湖時,左腳也開始抽筋了,望向東方,皎潔的月光照在山峰上,遠方山坳處聚集了雲氣,看起來像極了湖面上的雲氣,難怪叫做天然湖。呵了一口氣吐出白色的煙霧,赫然想起早上塞進包包的單車用的手電筒。雖然只有幾燭光而已,勉強可及的三五步之遙,默念了幾次主禱文還有詩篇九十一篇「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心理卻踏實得多了。


天然湖登山口開始就有電線桿,棧道也消失變成了單線的水泥地面。牆上寫有「接駁車聯絡電話」,不過我是個死小孩,心想,既然有電線桿還有車道,山下其實也就不遠了。就算再累也只有一小段路。往左邊看下去,山腳下燈火點點透過山霧看起來美得冒泡,只可惜已經沒有心思體力再拿出背包中的相機捕捉那一幕。拿起手機,「種花奠信」還是零格。


一跛一跛的下山,白天看起來有悽涼美感的甜柿樹,晚上看起來就像是悽慘無比的殭屍片佈景,這個時候我會開始擔心子彈不夠用或是卡彈〈噗〉強打精神希望有一台腳踏車,幾公里的山路大概不用一分鐘就搞定了吧,心中胡思亂想,慢慢的,到了第二停車場時已經六點十五分了。打電話跟家人報個平安,果不期然被罵慘了。


感覺好像太空人重返地球一樣〈Huston, we got a problem!〉劫後餘生,這時候水也喝完了。厚著臉皮跟鄰人討了點水,這裡的人都操客家語,我注意到好幾戶都是老人與小孩,沒有青年人。下次再也不敢在山上待到這麼晚了:P




後記:

1. 跟推友阿信〈@bangdoll〉的說法一樣,天然湖登山線比較陡,所以大家在爬馬那邦山的時候不妨試試看順時針的方向,由北線的上湖登山口開始爬。

2. 假日遊客多車子不容易停,很多地方會車不易。非假日的話,整座山都是你的,想來馬那邦請記得多多利用非假日吧。

3.是馬那邦山不是馬「拉」邦山〈Mt. Manapan〉


下個禮拜考慮從逆時針,從天然湖登山口逆時針爬一次看看,馬那邦真是讓人著迷呀。:P


【延伸閱讀】

Flickr: 2009 馬那邦山賞楓│葉小宅 X 魏吉爾 - 宅宅的糟糕冒險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