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8月 06, 2008

令人傷心的面試

八月六號是值得傷心的日子,可是我卻沒有太傷心。

這幾個月來都很忙,我出院後沒多久,又回去醫院照顧叔叔(darn)

一直很想要去日商株式會社グレイス上班都沒有那個機會。好不容易等到一個PAUSE我想應該可以了吧,降。

因為有點私交,今天終於鼓起勇氣請取締役社長吃飯,她是個大忙人,不過在秘書的行程安排下欣然同意赴約。於是約在一家飯菜不太好,但是氣氛還可以的餐廳。我送了點小禮物給她,請她多多關照。於是飯後漫無目的地開始閒聊,從宅宅頻道與OTAKU PLANET到明天首映的神鬼3都鬼扯完了。.... ( 我心裡暗叫不妙,像諾曼地登陸的德軍,面對洶湧而來登陸的美軍,手上的機槍即將用光子彈的一股涼意)

.....眼看桌上送來的燕國地圖滾呀滾地,哎呀匕首要露出來啦 囧

(荊軻暴喝一聲:.... 秦狗瘦死吧!....)

我想好吧,肖想了這麼久我就是等這一天了。我跟她股起勇氣說我想申請貴社ボーイフレンド職缺,希望她能多多指教。

她征了一征,美麗的櫻唇吐出: 「為什麼?」

(荊軻的匕首在空中定住。只見秦王不疾不徐的使出渾天寶鑑第一層土崑崙,無形的氣勁擰住了荊軻的身形還有殺意)

(口桀 口桀 口桀... 你還未夠班啊! 秦王獰笑。)

瞬間我明白了很多事情,腦袋中轟然的響起林肯帕克的歌"Crawling......"

"Crawling in my skin, this world has never been real"
"Feelings are my fault, confusing what is real..."

後來我們聊了什麼已經忘記了,我埋單後送她出去,目送她走。很棒的夜晚很棒的對話很棒的社長さま,我卻從來沒有那麼孤單過。

我可以了解日商公司的水準很高的,她開的條件應該不僅僅只有我這種咖而已。只是我一廂情願罷了。若不是我太執著,很多跡象都可以顯示出我的資格不符合的,甚至書面審查那關就會被刷掉了。我能直接跳到面試這關,已經是萬幸了,我該知足。

回程的途中我腦海想的都是幻想的事情。

幻想去工作的美好、幻想我有那麼一天可以成為日商株式會社ボーイフレンド的夢想還是破滅啦。帶著淡淡的落寞還有些許的失望,.....接下來應該向哪家公司遞履歷好呢? 有哪家公司願意收留我呢? 今年十月就是流浪滿三年了。

諾,有天我不會只是木下藤吉郎噢。

... 待在M縣的理由又可以劃掉一個了。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ay, that's the rub.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