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2月 06, 2010

鄉野鄙事 〈一〉郵局

在窮鄉僻壤的鄉下郵局永遠有讓你覺得神秘的事情,特別在郵局,是個充滿神秘主義的地方。像是轉個彎就可以見到有共濟會的標誌一般的讓人難以致信,而這些神秘的符號隱身藏在日常生活中讓人視以為常。日前去投遞掛號時,偶然的又看到窗口內,郵務人員專用的櫃子,一長串上面貼著分類標籤,「信封袋」、「郵票」、「匯票」... 平凡無奇標示中,一個醒目的平假名標籤寫著:「おかね」〈意思是「錢」〉既不是用漢字寫的「お金」也不是年輕人愛用的羅馬拼音「オカネ」,只有懂得一點淺顯日文的人才會懂得裡頭的意思。櫃員受理郵務的作業流程中,既沒有把民眾的鈔票放在標示著錢的櫃子裡,當然零錢也沒有放進去〈不過如果是零錢日文應該寫「お釣り」就是了〉


鄉下沒有日文專門學校,這裡的大學沒有外文系,語言對於不懂得其含意的人而言就是一種符號。仔細觀察郵局中的行員年紀也不可能受過日式教育,負責郵務的櫃檯人員也時常調動,那,「揪竟」是誰、為了什麼目的、對哪種人寫下了這個日文呢?


有一次忍不住趁著上門的顧客不多時,問了一個看起來比較熱心的大叔,像是惡作劇被拆穿的小孩子一樣,他回答了:「啊哈哈哈,對啊就是用日文寫的....」。嗯,說不定這是一家趁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私底下都用日文溝通的「郵便所」啊。





時間是下午兩點多,郵局裡頭有許多排隊趕在三點半前,金融業務處理結束前的客人。我站在快速處理免抽號碼牌的窗口前,聽到了一段小小的對話。


穿著制服的郵差走進櫃檯內,用客家話跟忙碌的行員說:

「印捏借俺蓋一下」〈印章借我蓋一下〉
「企軋來」〈自己來〉
「吊家,用水安多諾,暈開來」〈幹,怎麼水這麼多,蓋下去都暈開來了!〉


這時候拿位行員坐在位置上,頭也不回的說:


「ㄍ一ㄝ後生ㄟ啦。」〈那是年輕的啦。〉


偷聽到這段對話的我忍不住別過頭去偷笑,真白爛,郵差也笑了,口中操著幾個我打不出來的客家髒話〈表示親切之意〉,而那位行員還是頭也不回的正在處理手中的業務,趕三點半呢。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