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9月 22, 2009

Second thought to my second life.

我在現實生活中是屬於不黯於社交的人,大體老師而言求學過程當兵與工作時都是如此。但是遇到磁場對的朋友可以一直聊,即使生活沒什麼交集也可以相處融洽,我在撲浪上開玩笑說如果把自己比擬成角色扮演的主人公,那我「煉肖話」的技能格已經點滿了。


就因為不善於社交,而且個性是個對知識沉迷的阿宅,所以覺得網路的世界很迷人。這是一個「一個十三歲電腦玩家的聲音,與一個企業執行長或眾議員議長一樣大」的世界。去年開始加入小學生部落格聯播、然後是 FunP 、華文部落格大獎、推特、噗浪、Facebook ...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傳說中的 PTT,但從幾個重度使用者的使用心得,我一點也不懷疑他的深度與廣度,還有消費時間的程度會遜於上述提到的幾個Web2.0媒體〈Social Media〉。有點像是擁有三百萬筆條目的英文版維基百科,你可以開著電腦辭典,在上面搜尋一個又一個的連結,有著幾乎讀不完的文章。


WEB 這個概念剛普及的年代,電腦還在奔騰386的年代,聽著56K數據機發出悲鳴,我覺得隔壁玩電腦的鄰居大哥好利害,竟然跑到那麼遙遠的美國太空總署抓到桌布,趕忙用5.25吋的大磁片,如獲至寶一樣存在自己的電腦上。

WEB 1.0 的年代,大學下課後就到網咖報到,每天都玩到三更半夜,滿身菸味回到寢室。練線上遊戲CS組隊團練,拿到校園冠軍。學姊看到只是搖搖頭,要我別浪費時間。

WEB 2.0 的年代,此時此刻,8M的數據機下載 1, 2 G 的電影也只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而且硬碟重量還不會變重〉 我卻發現自己的見識短淺,該唸的書不念,老是把時間花在澆花灑水除蟲上這些小遊戲,或是按著重新整理「噗浪」,閱讀最新的回應。

在網路上,即使再偏激的言論、再狗屁不通的偏見都會有人支持。而且比起立論中肯、條理分明的正反論述,前者人氣與反應顯然比較市場趨向。如果擁有無限的時間,根據聖經上的說法: 「Ask and it will be given to you; seek and you will find; knock, the door will be opened to you」,你總是可以找到你的粉絲或是你支持的對象。不幸的是,你的時間並不是無限的,

當我檢視草稿夾一堆不能成文的短篇,驚覺書唸得太少、一點歷練都沒有而見識膚淺。昨天好友在Facebook上面調侃我說整天掛在網路上,我想除了蒐集必 要的資料外,網路對我這個知識狂真的太浪費時間,應該要好好規劃現階段的目標,好好照著定著的計畫來走,生命短暫,實在無法浪費在太多美好的事上.... Teach us to number our days aright, that we may gain a heart of wisdom.「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from my Plurk

撲浪、推特或是非撕不可都是社交媒體〈Social Media〉,換去話說你在使用時總免不了與陌生人的接觸。甄妮絲寫過一篇河道的主控權,談論粉絲 /朋友之間的關係。我不免想要雞婆一下,增加一個註解:「你怎麼看待這些社交媒體?」,如果是在公開的社交場合,與一個認識不深的人交談,那無妨,大家交流交流意見也無傷大雅。但如果在認識很多年的朋友之間還有陌生人來找碴,的確好像在一碗牡蠣湯裡嘗到幾口沙子,欲吐之而後快。


這也是對撲浪的個人看法。有些人支配慾很強。比方說孫傳雄老師習慣在他的撲浪上封鎖提出不同看法的網友,〈假使有這個榮幸他看到我這麼談論他,我也會被封鎖〉。仔細想想是可以理解,孫老師把撲浪當成虛擬教室,學生只能乖乖接受他的「晚點名」。求學的威權時代,老師永遠是不會錯的,除非有學生與分數過意不去。


我把噗浪還有網誌設定為公開,因為寫出來的都是可以受公評的事。這麼說並不是說自己有多麼光明坦蕩、正人君子,我在 Facebook 上封鎖了四五個網友,因為在上面都是實體生活認識好幾年的老同學、老朋友,我不希望陌生人冒犯他們,我也不願意花時間解釋他們怎麼被冒犯。但是封鎖並不代表我否定這個人,只是時間地點不對罷了。


相對的,我把撲浪與網誌公開希望能夠獲得不同的聲音。如果一個人願意花一分鐘瀏覽我的文章,幸甚幸甚。如果一個人願意花三分鐘仔細幫我找出部落格的錯字,真是大感激,雖然沒有神秘小禮物可以寄送。如果一個人花了五分鐘詳閱我的文章、讀出了絃外之音、甚至願意敲打鍵盤提出回饋、完全相反的意見,或譏諷、或嘲笑,那不要緊,那都是對一件事物的看法,或許囿於執念我們永遠無法達成共識,那也沒關係,一期一會,我們在同一件事上有過片刻的心靈交流或激辯,許多相處了好幾年的同事或同學不一定都能認識這麼深呢。

資訊太多,回到之前提到的時間資源分配解決之道的問題,昨天讀到老貓的推特,發現其實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起先我靠報紙編輯幫我挑值得看的文章,後來我改去web2.0網站讓演算法告訴我哪些網頁比較有價值,最後,我在推特發嘍那些噪訊比比較高的人,並且終於覺得滿意。-- 老貓 (octw) on Twitter

之前偶然地翻譯這篇「微網誌殺死部落客」,還無法體會微網誌時間被壓榨的痛苦,直到上網變成一種禁斷症狀,看不完的RSS訂閱與文章,嚴重排擠了「下線時間」與資源,蘇格拉底說過:「不檢討的人生不值得活」〈An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y living〉我想每經過一段時間,也是該自我檢討,然後不斷學習微調方向。




註1: 標題取自於美國線上遊戲第二人生的梗。

註2: “... And if I say again that the greatest good of man is daily to converse about virtue, and all those subjects concerning which you hear me examining myelf and others, and that the une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you are still less likely to believe me. --- Plato, Apology (Socrates' Difense) 不加以檢討的人生不值得活, 《引經據典說英文》,呂健忠譯,書林出版社”

3 則留言:

tzuche 提到...

受益良多的文章。我也得檢討我上網成癮的生活方式...

ps1:"大體老師而言",這是個梗嘛?

VERGiL 提到...

@ tzuche
我寫作的時候是用火狐,有加上刪除線的語法,現在用ie6似乎讀取不出來XD 晚點再竊可看看好了....

艾*Christy 提到...

給一樓 我看到大體老師那也愣了一下

另外給VERGIL,,,我也開始檢討我嚴重的上網病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