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9月 14, 2009

【翻譯】逃離南非 Fleeing From South Africa

本文譯自 Newsweek, 《Fleeing Form South Africa》

當讀到近年來辛巴威大量的人口外移時,沒有人會感到驚訝,特別是在少數的白種人口間。但是較少注意的是他的隔壁鄰居南非,這塊大陸上最富有、最開發的國家,也飽受到人才外流的困擾。〈即使是規模沒有如此龐大〉



南非開普敦上的一個標語被惡作劇寫上“攜手前行,我們可以戮力以赴犯罪”,來源


南非政府並沒有精確的人口移出統計。但即使面臨全球金融危機,使得其他的國家移入南非的移民速率減緩,一些近期的獨立研究報告仍指出南非的人口中受過高等教育與技術性的青年人口正大量往外移動。 最富戲劇性的數字在於南非白人身上,根據南非種族關係研究機構的一項報告指出,這些人離開的速度不亞於「嚴重的傳染疾病、大規模的天然災害或是劇烈的國內種族紛爭」。另有數據指出自1995年以來,四百萬中的白人約莫有八十萬人左右離開了南非。但他們很少是單身一人離開。黑人,或是黑白混血後裔,還有印度人,也同時表達了想要離開南非的意願。在過去的十二年來,南非擁有高等學歷的黑人從三十六萬一千人成長到一年有一百四十萬人之譜。但是在這個時期,這些人想要移民的意願數目也成長了一倍。


這些不應該發生的。在許多方面來說,新的南非政府已經實現了種族和諧與平等發展的願景;自1994年的種族隔離解除以來,它資源豐富的教育、進步的政經環境、人民富有以及充沛的自然資源讓這個國家運行相當穩定。但如果人口資源以現行的速度衰竭下去,這種榮景將不復見。南非近十年來在人口外移上已經有多次的大規模進出,包含了自從終結白人統治的時刻起。這些轉變與政治的穩定度與就業機會有關,也包含了其中有些愛擔憂的流浪人口。總合以上所有的因素,加上治安的敗壞、嚴劇的政治形勢改變還有全球化的經濟影響而亦形加劇。在五月份一項針對不同族群、年紀與性別,約六百人做的一項調查指出:約有兩成的人口計畫移民。Future Fact 問卷條調查組織的一項報告警告:「我們現在到了摩西出埃及記的臨界點」「但這次在種族的意義上而言,是跨越種族的。」


各族群都想要都想要移民,但特別是仍然主導了南非大部分的財富的白種人恐懼暴力犯罪。南非每天約有五十起殺人案,有著世界排名數一數二的個人謀殺率。強暴率也是居高不下,南非與一些戰區如獅子山、哥倫比亞和阿富汗同樣惡名昭彰。Future Fact 機構統計數字指出在超過九成五想要移出南非的人當中,奇高無比的犯罪率是最重要的單一因素考量。萊妮特‧陳,倪帕得事業集團〈Nepad Business Group〉的中國籍執行長,是她家庭成員中唯一留在南非的人。她的雙親在 2002 年後在被武力劫車,而且還是在被連搶兩次後離開了南非。她的兄弟,同時也是刑案的受害者,也在不久之後離開了。''他們都得了思鄉病'',萊妮特說。 ''但是在治安沒有改善前他們是不可能回來的。''


引起言論自由爭議的一塊標語寫著「我知道你〈辛巴威人〉為什麼在南非,因為活在辛巴威是找死的行為」,圖片來源


另外一個重要但是常被忽略的因素是在南非對於襲擊白人農夫的數字節節上升。在鄰近的國家辛巴威中,這些攻擊顯然出自於帶有種族歧視的動機,少部分是出自於機會主義。結果就是白人農夫的數目持續減少,導致於一種恐懼,儘管是出自於政府的好意,辛巴威式的危機,技巧嫻熟農夫的離去導致農業蕭條,也有可能複製在南非發生。


正面行動方案〈保障黑人、白人婦女、身心障礙者與偏遠地區居民就業權力〉讓許多白人在他們的晉升上感覺受限,也讓海外僑民感覺歸途遙遙無期。 '' 你可以吸引人們回流,但是當他們回來了問題仍舊存在'',陳說。 ''如果人們的膚色不對,等待著他們的是高犯罪率還有缺乏工作機會的窘況。''


此外,另一個超越種族的因素是這個國家的政治危機。全國大選在四月截止,而下個極為可能當選的總統賈克伯祖馬〈 Jacob Zuma〉 ,面臨一連串的嚴重貪腐與獨裁傾向的指控。祖馬的執政黨 ANC 已經由於前任死忠支持者而分裂,越來越多南非人對於他們年輕的民主體制健全度感到憂心。權力領導的真空同時也讓人們疏忽了緊盯其他的國家大事,比方說能源。去年春天南非因為管理疏失而導致電力網格接地停止,因而導致全國分區限制供電。


除了上述以上的原因外,即使是全球性的經濟蕭條也無法讓有公民資格的南非人待在家鄉。這個國家登記的兩萬五千名會計師中,有四分之一現在住在海外。工程師、醫師、護士還有會計師都陷入嚴重不足的窘況中。在二月,衛生部長 Barbara Hogan 說南非的醫生 “經常性的被竊走” 到加拿大、澳州,還有美國,而這些都是有錢的白人移民最受歡迎的終點站。銀行還有投資公司被迫找尋有技術性的海外人士,而 Eskom ,這家惡名在外的國營電力公司,最近也急於招募電子技工回家,但效果有限。


這個「出埃及記」已經在許多不同的重要層面確實讓人感覺到了長期效應。南非的移出人口中絕大部分都是這個國家中最優秀而且聰明的一群。加上當南非有從非洲其他地方承認接收難民的寬鬆政策,相形之下技術性勞工的引進仍然手續繁瑣,意味著有越來越多技術性的勞工外移,而越來越少的替代者。,Future Fact 的員工 Debbie Milner說。“普利托里亞〈南非行政首都〉需要新的政策來平衡這些人口流量.... 非洲有大量的技術性人才,而許多其他的非州國家都有比我們國家還要更好的教育系統。”


為了要延續繁榮,在解除種族隔離的南非也必須要經濟各個層面快速地培養非白人的人才,而政府的黑人賦權計畫,著重在確保越來越多黑人公民能夠獲得優異的學位。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畢業生表達出與他們的白人同事一同出走的願意,經濟賦權予黑人的願景很快地在消逝中。Milner 說:「我們被這麼多人說他們要認真考慮離開南非嚇呆了。」自從種族隔離結束後,白人失業率增長了超越過百分之一百,大概與歐洲國家的平均值差不多,約七到八個百分比。但另外一方面,黑人的失業率高居百分之五十不下。“如果夠水準的非白人也要離開,那黑人經濟賦權計畫也差不多快玩完了。” Milner 說。


更客觀來說,並不是所有的徵兆都是如此的悲觀。全球的經濟不景氣使得一份有趣而沒有精確數字的報告指出,南非人從歐洲與北美,那些曾是經濟活絡的地方回家了。而有些人在盤算要離開則最終則是選擇留下,某些人甚至考慮到最後一刻直到給予的條件被取消。“那些已經離開的人,不在我的討論範圍,我只是針對高的數據... 而沒有證據顯示出他們會永久地移民。” 馬丁薛佛〈Martine Shaffer〉,一位隸屬海外歸國倡議組織〈Homecoming Revolution〉一個非官方政府組織,成立目的在於幫助歸國人士適應返國後新生活及重新認識這個國家的組織的成員做了以上表示。


也許他說的是真的,但是如果普利托里亞希望繼續繁榮地發展,它得對南非版的「出埃及記」,人口外移惡化做出快速的應對。第一步,新的總統應要把打擊犯罪列為首要之務。南非的正面行動方案應該重新審視檢驗,或許強調經濟現狀應優於種族之別。二十歲到三十五歲之間的白人,最敏感想要移民的族群,應當放寬條件有利其就業優勢。如此的手段措施雖無法完全阻止移民,特別是這個國家的領導危機持續中。但是南非並非面臨重大天然災害或戰爭,人口統計數字應該反應出這一點。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