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9月 16, 2009

南非的二三事〈一〉


南非首都的一處標誌寫著小心劫車/搶劫熱門點圖片來源

文字說明:「立告示牌的用意這是要警告沒有戒心的騎士,還是要建議匪徒可以在這裡發一筆橫財?」



這是我從一位亦師亦友的南非人小葛聽來的故事,最近要補習托福課程,又遇見他,問了詳盡的資料,並且利用網路做了點查證。南非的白人人口外移很嚴重,在我的觀察到的是如此。高中時期就被一對白人夫婦教過英文,最近一次往台中的火車上遇到一位兼差的攝影師,也是從南非來的。... 到處都可以遇到從南非來的白人。一點也不誇張,上網做了功課才知道自1994年以來約有五分之一的白人,約八十萬之譜從南非離開,說不定台北街頭最多的“歪國仁”就是從南非來的。


我一直以為小葛是個有種族歧視的人。他自述在南非因為找不到工作,幾乎所有的職缺都是被黑人所用。他說:「如果有一份工作,應徵的是黑人與白人,即使黑人的條件與能力較差,老闆會聘僱的還是黑人。」,他也常常毫不保留地對顯示對黑人的偏見,他說:「有個真實的故事是這樣的,有個黑人買超過他們金錢能力可以負擔的平面電視,裝在家中為了炫燿,結果買不到一個禮拜就跟商店說商品有瑕疵,畫面斷斷續續的,於是商家派人去檢查」

「結果發現電源是那個黑人自行偷接在紅綠燈上,綠燈亮了才會有電。」他說。

「那既然可以買電視,為什麼不去繳電費?」我好奇的問道。

「機會主義者,他們不是沒有能力,而是想投機取巧,這是普遍的一種心態問題。」


後來跟小葛聊天幾次,他這麼痛恨南非黑人統治的背後其實有很複雜、嚴重的種族與治安問題。

世人都知道曼德拉因為27 年的牢獄之災而後來當選總統後解除種族隔離〈apartheid〉,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我們所不知道的是,根據曼德拉出版的自傳「Long walk to freedom」,這位提倡解除「種族隔離」的人權份子,在獄中坐牢時遙控"民族之矛"恐怖組織製造炸彈攻擊平民。直到去年六月,曼德拉跟賓拉登還是名列美國通緝的國際要犯,沒有國務卿核發的特殊許可不允許入境美國。

曼德拉被關這麼久不是沒有原因的,南非前總統波塔 〈P.W. Potha〉以放棄恐怖攻擊活動為條件與在獄中的曼德拉交換自由,被曼德拉拒絕了。

曼德拉也盛讚共產主義,甚至寫過一本書「如何成為一個好的共產黨員」,曼德拉與古巴的卡斯楚、利比亞的格達費、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阿拉法特、伊拉克的海珊是好朋友。曼德拉的前妻薇妮,現在是非洲國民黨 下婦女聯盟的主席,她也發表過驚人的言論「用輪胎與汽油註1,我們將用一盒一盒火柴來解放南非」,薇妮也因為指使私人保鑣對證人滅口,教唆殺人判刑六年確定〈後上訴易科罰金〉。

在南非高興地慶祝解除種族隔離背後,隱藏一連串國際社會很難想像的危機。原本立意良好保護少數弱勢的“正面行動”〈Affirmative Action〉,在南非施行之後變成一場災難。就南非這個國家來說,受過良好教育的白人才是相對的少數,從未接受過教育而順從獸性本能的黑人才是多數。



在南非,平均十二分鐘就有一名女性被強暴。根據美國有限電視網 CNN 在2006年提供的數字,一年約有五萬五千起的強暴案,國家出資的醫療研究機構指出〈Medical Research Council〉約有四分之一的男性至少性侵過一名女性,而因為沒有報案被而低估的真實數字遠遠大於統計數字。在南非,強暴女生對男性來說是希鬆平常的事,南非的現任總統祖馬在2006年時也因為性侵害一名已故的朋友小孩而被告上法庭,而後獲判無罪。附帶一提,被他性侵害的女性獲得荷蘭的政治庇護,遠走他鄉。


「身為一個人,對一個哭泣、承受巨大痛苦的女性做出慘忍的事情,你不覺得有錯?」記者問到一名曾經強暴定讞,服刑出獄的男子。

「沒有。」受訪者回答。


〈待續〉


延伸閱讀: 《逃離南非 Fleeing From South Afric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1: 指把輪胎套在受刑人脖子上,輪胎注入汽油後點燃的一種酷刑。見"Top 10 Gruesome Methods of Execution"
註2: 註3: 美國有限電視網 CNN,"Rape Crisis"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南非的台灣人跑的跟白人一樣快

Vergil 提到...

原來如此 ;0

Shann 提到...

我是住在南非的台灣人 我對作者的見解有很深的感觸 但現實也是很多南非白人想逃也逃不出去 對於身邊發生的犯罪事件與不公平也只能說一句習慣了 對於政府推廣的 Affirmative Action 跟 BEE 我們也是無能為力 台灣人在南非是歸類到白人 因此除了逃回台灣 留在這裡的台灣人不是窮的回不去 就是自己有做生意 再不然就是像我嫁到這邊來 現實有很多的無奈 在非洲更是比無奈還要無奈

Vergil 提到...

To Shann:

願上帝祝福妳,還有南非這個國家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