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8月 19, 2009

那些媒體不會告訴你的事情(一)


事情發生在6月21號早上,正準備要到教會時,打開推特上的訊息,瞬間被大陸網友們轉寄的最新消息愣住了。

2009年6月17日晚7:30左右,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發生一起命案,該酒店23歲的男性廚師塗遠高從三樓掉落,當場死亡,目擊者報案後,警察到現場看後說是自殺,但家屬認為塗遠高死因可疑,因為塗遠高耳鼻內有幹血塊,但屍體落下的地方卻無一點血跡,而且這家酒店兩年前發生過一起同樣的命案,一女性服務員以同樣的方式死於非命,酒店賠償3萬元後不了了之,還有人稱,該酒店1999年也發生過一起類似事件,一女性懷疑被強奸後扔下樓。據說該酒店有石首某領導參股,酒樓生意一直很差,主要靠販毒維持經營,石首市有吸毒人員願意出面作證該酒店專事販毒。

事發後,酒店老板對塗遠高家屬避而不見,死者家屬無法聯系到酒店老板,6月18日,死者家屬得到答復,若承認自殺,可得到3萬5千元賠償,如不承認自殺,當晚八點屍體將被強制性送殯儀館火化。事發後,警察也一再催促塗遠高家屬將屍體拖走火化,並且有人阻止殯儀館向死者家屬出租冰櫃,目前當地氣溫多數時間在30度以上,死者屍體被放置在酒店內,塗遠高家屬堅持在疑點被解開前拒絕屍體火化。其父在酒店一樓放置了液化氣罐,要與搶屍者同歸於盡,同情者也開始聚集在酒店門口。

2009年6月19日淩晨1點左右,警車和殯儀館車輛到達酒店現場,想把屍體運走,被現場兩千名民眾堵住酒店門口阻止。6月19日上午8點,塗遠高死亡時間已超過36小時,憤憤不平的民眾依然沒有散去,幾百名民石首市民自發為死者守了整整一夜,8點過後酒店門口被同情者懸掛上大字條幅和民眾的簽名信。不久,警察再次來到現場,要強行運走屍體,與現場民眾發生沖突,十幾名同情者和圍觀者被打傷,但這些人被打傷後不僅沒有被送往醫院,反而被警察直接關進看守所。這導致了民眾與警方情緒對立的升級,越來越的的民眾趕往現場,憑借人數的優勢,民眾在沖突中開始占據上風,他們一次次將警察打退,塗遠高屍體始終未被搶走。下午1點半左右,現場幾千名民眾用磚頭、啤酒瓶阻止警察搶屍,殯葬車被砸,幾十名著裝警察和便衣被民眾從事發現場(永隆大酒店)追趕約500米逃至車站躲藏,車站附近主要交通道口被群眾堵塞,公交車被迫改道,但據說絕大多數乘客毫無怨言。

6月19日下午3時,當地警方組織的最大一次搶屍行動再次失敗,大約4萬名市民聚集在街頭,人數達到最高值,石首市政府被迫向武警求助,6月20日傍晚,從荊州等地調來的約一個營的武警趕到,當地民眾又用石塊、酒瓶與武警展開對抗,許多公安、武警車輛被民眾砸毀。由於民眾大量聚集,武警被迫撤退。

6月19日夜,由於傳言政府將在6月20日淩晨5點再次搶屍,上萬名石首市民連夜上街,不僅將永隆大酒店門口圍住,還堵死了該市主要路口。

6月20日淩晨兩點左右,500名左右的警察及武警排隊前往酒店搶屍,剛走到附近的防疫站,就被幾千名市民用磚頭和石塊攻擊,警察和武警再次撤離,民眾追趕約一公裏,有警察被掀翻。武警的撤離並未讓民眾掉以輕心,很多人繼續自發守護在酒店門口。在19日及20日淩晨的沖突中,共有幾十名市民受傷或被抓,警察和武警也有多人受傷。

為控制事件信息的傳播,6月20日夜間,石首市區網吧斷網,永隆大酒店一帶一度斷電,路燈也被熄滅。據了解,事發後死者家屬及當地民眾曾給北京及武漢的新聞單位打電話,但趕到石首的記者被當地官員勸回。據稱19日石首市市委召開緊急會議,不準各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到現場觀看。

到6月20日早晨6點,塗遠高屍體仍放在酒店內,未被搶走,現場仍有上千人堵住酒店門口,隨著天色轉亮,有市民陸續趕往現場。七點左右,現場人員用手機短信傳回消息說,大批武警乘坐大巴車再次趕往現場,同時還有至少八輛防暴裝甲車和六輛消防高壓水槍車一起前往,再一次的沖突無法避免,石首民眾呼籲外界給與關註和聲援....

望著一則又一則推訊我既感到生氣、難過又無奈的混合情緒。教會也不去了,放下手邊的工作把個別零散的中文推訊翻成英文,最後改寫成 Google Doc 一篇文章介紹始末。全球之聲中文編輯也在同時蒐集資料,寫文放上 Global Voice Online,但中國中宣網還有四川省政府也很有效率,馬上宣稱這是一起 “湖北石首多部門聯合舉辦公交車火災事故處置演習”。

你一定想知道石首後來發生什麼事,答案是有推友的父親是高幹,透露出來中共投入保守估計約三個師、八千多名武警,把屍體搶走火化了。

石首市約有五萬名群眾示威抗議,而群眾傷亡人數因為官方沒有發佈,從兩千到兩萬都有。那位廚師在17號晚上到底遭遇多麼可怕的事情,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了。

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言論自由,中國人民大會堂上一片合諧、四海昇平的背後掩蓋不了各地政府傳來頻仍的災變與暴動。我寧願看見立法院動粗打架登上國際媒體,也不願它也變成一枚用人民的鮮血為泥的橡皮圖章。

2 則留言:

CITYWALKER 提到...



這文真是好

尤其是那句:那位廚師在17號晚上到底遭遇多麼可怕的事情,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了。

Vergil 提到...

@ CITYWALKER
請期待第二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