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8月 15, 2009

東港鎮義工二日報告

這幾天收到太多的莫拉克救災訊息,除了無止境的RT轉噗,媒體爆料政府救災不力,政府互相踢皮球,心裡頭只有難過還有難過。所以當教會牧師問我們有願不願意響應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我上網查了相關的訊息,考慮一會兒就答應了。



十二號的早上搭上游牧師的車子,他的兒子信德開車,還有小賴、文琴姊,五個人在凌晨四點往屏東希伯崙中心。到了中心大概八點多,太陽毒辣的掛在天空,空氣傳來一陣一陣腐臭的味道。報到之後,各組領背心分配人力,九點半左右開往災區。希伯崙中心是暫時的指揮所,大樓裡頭堆滿了救災的物資,有救生艇也有空壓清洗機。十二號的任務分組粗分林邊鄉的災民救助還有東港鎮內的消毒。

希伯崙中心距離南台灣的最前線林邊鄉,因為淹水道路交通中斷,繞路約莫有半小時的車程。我們這組與游牧師第一天的任務分配到成功路巷子內一間民宅。水剛好退至及小腿,穿著雨鞋開始清挖淤泥,這家的老闆似乎是從事水電生意。從車庫中地板的泥漿中挖出了一整組的電器開關、電線、板手、...許多叫不出名字、穿著雨鞋還是感覺得到異物的電氣零件。〈照片待補〉

問問老闆可不可以把車庫內的車開走,老闆搖了搖頭,苦笑說:「車都泡水壞去了啊」,從牆上工具架泡過水沾滿一層層厚厚泥灰的工具來判斷,水應該淹超過一樓。屏東的天氣很隨性,只見天空一朵積雨雲飄過來,雨就跟著下了。雨水石棉瓦的天花板破了個拳頭大的洞,雨水從上面打了下來。

泡水的床墊四個男生抬不起來,要用刀子切開對折拖出門外

信德推手推車運泥巴、我跟小賴、文琴姊裝淤泥,最後把水給掃到地勢較低的地方。光是清這一戶就花了一天。中午回到附近的榕樹下集合點,便當沒有來,隨便吃了點希伯崙中心運來的蘋果還有八寶粥充飢,找地方隨意休息,等到快要兩點才送來涼掉的炒麵。吃完後繼續做,坦白說,第一天因為睡眠不足加上不習慣屏東溼熱的天氣,幾個人的體力感覺好像隨時都在透支的狀態。

晚上回到希伯崙中心,發現許多令人感到溫馨的消息。兩百六十多位〈原本招募兩百位〉志工排隊等著一間洗澡間淋浴,住也是打地鋪,白天人來人往踩來踩去的通道,睡袋攤開就是床了。晚餐發的便當是白飯上面加一條烤焦面目全非的魚、幾顆乾掉的豆子還有一塊麵輪。懷著感恩的心祝禱,吃完晚餐後,我們決定後撤到佳冬教會。剛好上任的余牧師與我們牧師熟識,據說佳冬教會是海角七號片頭取景的教會,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也沒有心情與體力去驗證了。

把文琴姊送到女性會友的家安置,我們幾個人輪流洗完澡坐在中庭跟余牧師敘舊,余牧師非常健談,跟我們聊起媒體對於屏東地區受災情形的誤解,許多新聞記者其實根本沒有實地走訪過,只是打電話問村里長或二手得來的消息,... 佳冬有一股寧靜的療癒力量,入夜後非常的清涼,與幾個小時前的東港與林邊災區比起來好像兩個世界。晚上伴隨著隔壁查經禱告會的頌詩聲,三個大男人八點就入睡了,一夜好眠。

早上吃完早餐後,告別余牧師又重新返回戰場。

今天早上的希伯崙有一位自己前來的女志工阿姨非常熱心,在我們冗長的一個一個各地教會志工介紹還有簡報前大聲的說:「可以了吧,我們在這邊浪費的時間可以在災區不知道做多少事了」她真的很熱心,因為中午跟小賴借車的時候,她不知道參加哪一戶的救災全身都沾滿污泥,幸虧有賴女同工借她換褲子。

大部分的人力都投入林邊田厝村、林邊聖教會和林邊長老教會附近清除障礙,因為建立新據點後,就可以調派物資/人力就近救災,這樣就不必每次都要奔波六七公里白白浪費時間。



第二天被分配到的工作與前一天大同小異,也是清運林邊鄉田厝村成功路上泡過水的傢俱、書、衣物...,今天就有點打游擊,一個地點清運得差不多了就換點,大概清了兩、三戶。還在淹水的房子除了用協會購買的抽水機抽水外,我們無能為力。另外有幾戶被後送的獨居老人,家裡沒有人居住,沒有主人的情況下我們也無法動工。但是有屋主跟村長反映需要支援、水消退及腰的房子我們就會開始分配人手。

林邊人並不會怨天尤人,十分的樂天知命。

至少是我們看到的幾戶有這種感想。提到了救災補助只有一萬塊,他們也是淡淡無奈地說不然該怎麼辦。據住在當地的耆老說,水淹過堤防灌得這麼誇張還是四十年來第一次。抬泡水的沙發時,左鄰右舍有力的男丁都會來幫忙,因為自來水還沒有恢復供應,電也是昨天才來的,很多鄰居看到我們穿著黃色背心的義工還會送飲料、用水管接地下水來供我們洗手。


幾乎居民的門口都有一大桶裝水用的箱子來承裝消防隊水車運送的清水。我們無法忍受的,大型車輛經過楊起的漫天飛塵,空氣中彌漫的腐臭味,躺在魚塭岸上曬太陽的巨型的石斑魚頭、不會動的黑狗還有暴斃的鴨子、海水特有的鹹味,林邊人習以為常並且把它視為生活的一部份。家家戶戶默默的打掃,看到我們還會熱情的招呼,借用我們廁所。


在這次救災中,我們跟法鼓山的義工還有穿著布衣的師父們也戴著口罩拿著掃帚、刮刀還有沙鏟剛好清掃同一戶受災戶,也有五位網友在網路上結識,自行到我們希伯崙中心一起集結出發。也看到民進黨的物資專車開進林邊鄉,十三號下午還看到一位少校帶著五十幾位海軍弟兄拿著竹掃把往淹水地區推進,大型夾具也進入成功路開始清運路邊堆積成山的垃圾,遠方還有積水未退、等待更多志工投入幫忙家園重建的房舍。


八月13號田厝村成功路上的實景: 漫天的黃沙還有路邊堆滿了泡過水的垃圾、蒼蠅滿天,衛生狀況極為惡劣


老爸說:「你們根本就是去喇賽的。」...我從頭到尾不敢很大聲的說我們是去「賑災」的,但是需要人力去清運泡水的傢俱、打掃、清除淤泥、甚至是用救生艇進入淹水地區垂吊送便當這麼微不足報的事情,這類的第二線工作也算得上是災後重建的一部份。希望大家都能夠幫忙面對這場天災人禍,你可以坐在電腦或是電視機旁咒罵政府救災不力,或著試著做更多有意義的事,到災區來一日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或許對媒體來說只有像是金帥飯店倒榻、特勤部隊空降災區救出整村的人才算值得大書特書,但是一個及時的便當、一瓶水,或是一個讚美的手勢,對參與過的義工都是將是個難忘的回憶。希伯崙中心會持續投入災後重建,目前預計的工作預計到十月中旬,隨著洪水的消退會有更多的災戶回鄉等待幫助。希望有時間、有力的朋友不要吝嗇,一起響應救災!

海軍來救災的弟兄


《延伸閱讀》

東港希伯崙中心@ 林邊救災照片集
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 @ 莫拉客水災重災救助計畫

八八水災-屏東林邊救災服務隊 │Overland Crossing 漢斯@地球走走看看

9 則留言:

空間 提到...

= =)b 阿龍 辛苦囉~ ( 大拇指

phyllis 提到...

You're great!

松鼠 提到...

辛苦你了!!敬禮!!

匿名 提到...

辛苦了!!

Vergil 提到...

Dear 空間, phyllis, 松鼠 and 匿名:

我才做兩天而已,不辛苦。辛苦的是災後重建的無名英雄們,比方說像921過後三年、五年還待在災區幫忙的義工。媒體一兩個月後很快就會冷下來,但是還有更多淹水的地方退後會需要人幫忙,.. 願神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匿名 提到...

***
七月13號田厝村成功路上的實景:

====
應該是八月吧~~

Vergil 提到...

感謝樓上匿名的指正,已修正。

Lynn 提到...

「好久不見」了,謝謝你的分享!
 
看到進入災區徒步運送物資救災志工身上的裝備,腳穿容易滑倒的雨鞋,沒有戴粗布手套就拉繩攀爬或過河,極為陡峭又鬆軟的「山路」就這樣「爬」了上去,非常危險。身為山友的我蠢蠢欲動,空有一身齊全的裝備,卻只能在家禱告和看新聞。
 
8/13凌晨終於有救災單位出來徵召山友,要隨救災工作人員一起打通道路跟著推進,並且徒步運送物資入山。但是人家要的是壯丁,於是無法負重的我被退貨了。
 
「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詩篇 29:10)

Vergil 提到...

To Lynn:
好久不見,你好像轉移陣地到facebook了呢 :)
不一定需要壯丁,你也可以像我ㄧ樣去報名參加清理環境、打掃呀!

「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 2:4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