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9月 16, 2006

Bon Voyage

(Bon Voyage: 美好的旅程、意即為一路順風)

搭火車旅行是一種有趣的經驗。

自從離家當兵以來,每次搭車總是會不期然碰到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一次看到一個西裝筆挺的歐吉桑拿著〝大家的日本語II〞(みんなの日本語II)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跟他用日文開始聊起來,當然自己的程度....勉強大概在日常用語的部分還及格。跟仕事人 (しごとじん) 當然不能比,但是唬唬日文(二)程度的初心者卻綽綽有餘了。(感謝大學的日文教授,楊奇原、李文君、中島惠里子、金秀英,我愛你們!!)

於是用日文小聊一下後(辭窮了) ,他慢慢跟我大吐苦水,在職進修學英文的痛苦,上了年紀記憶力也不好了,....等等,還誇我日文學的不錯,我只能搖著頭苦笑,下了車跟他要了一張名刺 (MESHI, 名片是也) 赫然發現他是國泰的人事部經理。

還有一次在高雄(TAKAO, 日文唸法,為中譯為"打狗"之來由) 月台往後火車站的方向,看到一對中年夫婦嘰嘰咕咕在講日文,又鼓起勇氣跟他們抬槓
(日語モドル ON!)(日文模式啟動)

我問「あなたわ日本人ですが?」(你們是日本人嗎?)

那位太太轉過身來對我微笑說,應該要這樣問才對噢
「あなだわ日本人でしょが」(意向型,為推測語氣)

我臉紅了一下,這是日文一教的很基本日文句型。(なにお すろんだ在笨什麼阿我) 於是我跟他們夫婦二人邊走邊聊,也是用很淺顯的日文,主題是日語驚天動地三百秒(300 sec) 從我在哪裡學日文啦、要去哪裡啦、幾歲等等...突然冒出一句〝我也有一個孩子跟你一樣大了〞然後很高興的拉著我拍照,隨即就"さよなら"下第三月台往台南方向走了。旋風式的離開讓我一下子愣在那裡不能從日文模式切換回來。

還有一次從屏東搭電車到高雄,遇到屏東科大的兩個學生,在用英文聊天,聊沒
幾句就用中文討論要這句話用英文要怎麼說... 於是我開始跟他們(一男一女)聊起來,男生是碩士,女生是大學生,似乎都不是英文主修。談話的內容忘記了,只是有個很深的體認...用不熟的外語聊天可以暫時忘記身分、拉進陌生人的距離。

當然並不是每個旅程都是這麼好的免費英日文對話練習,也曾經遇到老盃盃拿錯的車票跟你強辯說你坐到他的位置、刺龍刺鳳嚼檳榔的阿兵哥問你要不要來一口、帶著兩三歲的孫子滿車哭的阿公(媽媽看到小孩哭著要找媽媽不知道做何感想)、一群沒禮貌在公車上大聲喧譁的新兵..... 有的時候長途旅行、拿著車票到你的位置上看到一個好像有點老、但是直覺不到該讓位給他坐的年紀的歐吉桑坐在那時,還真的有點尷尬要不要宣示位置的主權。

像電影 Forrest Gump 說的 ,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gonna know what you gonna get. 每次搭車都是一種期待,到底我會遇上哪些人呢?

2 則留言:

fea 提到...

哈哈
蠻有趣的
有時候在點(起點)與點(終點)之間的過渡,幸運的話會有不錯的"偶遇"...

ps.是中島繪里子...呵呵

我好像也不會說出:「あなだは日本人でしょが」這樣的句子呢..不過碰到可以指正的人真不賴..哈

Vergil Leonheart 提到...

所以說是日文驚天動地三百秒阿,...腦袋一片空白(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