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0月 30, 2006

Chemotherapy 化療日記(一)



直到進了醫院才知道上面的標誌是表示生化廢棄物、生化污染的意思,(BioHazard)... 在護士用過的針頭回收盒、病人穿過的衣服...等等。跟電影惡靈古堡其實沒有太大關係。

十月十五號,被抓進內湖三軍總醫院,可悲可泣的日子開始。

因為有著可怕的經驗分享,讓我對三總的印象超不好,可是我是軍人。在部隊長官分析利害弊要加上軍人在軍醫院比較沒有請假的問題,好吧,Leave it to the God. 長庚遲遲沒有給我有病床住的消息,這年頭看病還得等病床佔位,只好姑且試試看三總了。

直到真正看到我的主治大夫前,心裡抱著懷疑.... 不會要再躺上手術檯開刀一次確定我的病因,心中頓時放下一塊大石頭。不過高興沒有兩天,因為要裝上人工血管打化療,又被全身麻醉帶進去手術房,又是赤裸裸的進去、赤裸裸的出來,綠色的手術袍裡連內褲都不能穿。

開刀真是一種奇妙的體驗,像是運送冷凍豬肉一樣被人在擔架五花大綁,然後推推推推到手術室門口,再用一條輸送帶把你送進手術房... 這次麻藥沒有打得很完全,手術大概要結束時,我醒了過來,感覺有人在我左胸劃來劃去,.. 我那時有試圖嘗試說: 該死!麻藥退了,幫我多打... 然後又昏了過去。後來再醒過來時已經在躺在我的床上了。

十月二十號,傷口持續增加中。
今天做了骨髓穿刺,醫生說這是為了確定我得的淋巴癌分期。我想: 隨便啦~ 都可以啦~ 反正已經在長庚做了胸腔鏡手術(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天) 來三總又被推進手術房,都可以啦

(待續)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