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10月 09, 2011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四)



專心拍照的女學生

文字:維吉爾 /攝影:VERGIL, ANAS



阿拉伯的國慶在前一個月,“對面的”國慶在上一個禮拜,而十月十號是中華民國@臺灣的國慶,處處飄揚的紅白藍讓讓我忍不住想寫這段奇妙的經歷。


台灣學生列隊


記得老媽回憶起她曾經在青少年時代表國家參加軟式網球,在釜山唱國旗歌時全體隊員忍不住撲簌簌落淚的經驗。「人在國內不會有那種有國家的感動。」她說。


一點也不奇怪,只要是人在國外,不管是政治立場或平時有多麼地不合,在正式的場合裡的升旗儀式仍會團結地翻動內心裡最深處糾結的那份記憶與感動。


Courtesy of Anas, BIOS Monthly


這一梯次四十位阿拉伯人在台灣受訓時剛好遇到布吉納法索的學員,於是兩班受邀跟我們在台灣受訓的學生打排球友誼賽。因為我們的班級數目夠多,普通科室職員突然搖身一變,成為排球賽大會籌備人員,最後還邀請了專業的裁判來評分。
 

最有威嚴的CNC自動控制班的班長。Courtesy of Anas, BIOS Monthly


一場原本只是員工與學員的球賽頓時升格為跨國間的準決賽、總決賽冠亞軍爭霸戰。我們台灣的學生從一開始齊呼:「室設加油、室設加油、室設(室內設計)加油!」喊著喊著,突然有人拿出國旗出來,口號也變成了「台灣、加油、台灣、加油」,連專業的會外賽都沒有打過的小隊伍突然變成台灣代表隊迎戰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這也是始料未及的趣事。

比賽完大家都high到最高潮了
揮舞著國旗狂歡慶祝的三連拍,Courtesy of Anas, BIOS Monthly

Courtesy of Anas, BIOS Monthly

Courtesy of Anas, BIOS Monthly

一個小沙(沙烏地阿拉伯人)問我會幫哪邊加油。我拿著單眼不及不徐地說當然是幫台灣加油了豬頭,翻譯人員必須要保持行政中立,所以不能偏袒為任何一方加油。十幾隊的比賽中沙國大贏,不甘心的台灣聯合隊伍在下班後也派出了CTC ALL STAR的陣容,結果還是三戰兩負毫無懸念地輸了。


Courtesy of Anas, BIOS Monthly


比賽後訓練中心的長官頒發獎牌,還有大合照。這時候台灣的學生表現出內斂的個性都沒有上前合照,真是殘念。我的心中只有想到小沙們的運動細胞還有體力真是強悍。


HALAS! 類似英文的(FINISH!)完成了、結束了。


我咬!

猶言在耳,隔週小沙們又跟布吉納法索的學生在週末踢足球,不過這就不是台灣人的強項啦!場上並沒有台灣隊,所以我很識趣地拍了幾張照片就快閃了。



維大力?義大利!


 


布國是講法語(Comment allez vous, 狗摸大蓮霧),三個國家是用英文做日常溝通的。不過這並不影響球賽的進行。不同國籍的人們能夠遵守著同樣的規則,在同一個球場上競技,超脫國籍、語言藩籬的文化交流,我認為這是非常難得的體驗。其實什麼為國爭光、賭上國家的面子那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大人的世界太複雜,總是充滿著仇恨、對立與政治正確。對比賽的人而言,享受球賽的那一刻就只是流汗、運動、還有趣味而已 :)



To be continued...




【延伸閱讀】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 (一)(二) (三)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