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9月 06, 2010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三)



 北投威靈頓山莊大使住所晚宴


身為一個阿拉伯人最重要的事就是與如何成為一個好的穆斯林。好幾個朋友向我遞簡體中文的穆斯林簡介,希望我也改信伊斯蘭教。所以當他們一聽到我是基督徒的表情好像家裡遭小偷一樣震驚,讓我真的覺得很好笑。但即使我是個偶爾不會去禮拜聚會的基督徒,在三個月的相處下來也可以深深感受到的回教的氛圍。在食、衣、住、行各方面的教條都受到可蘭經的羈絆。上課時間以外的參訪,一定會在中午以後面向西方朝拜。而阿拉伯文化就是席地而坐,只要鋪上乾淨的地毯,朋友們都可以喝茶聊天。


在台灣,對回教徒來說吃是一大困擾。常識告訴我們,伊斯蘭教(古稱回教)是不吃豬肉的,其他肉類,如牛肉、羊肉、雞肉、魚肉也須經過祈禱宰殺後才能食用。(符合伊斯蘭認證的Halal)台中有賣這種認證的商家少得可憐,即使有也是貴到一個人神共憤的境界。舉例而言,土耳其餐廳安拿朵利亞的一個香料炒飯,用最便宜的紙便當裝外觀看起來就是一個雞腿便當就要三百多塊。阿拉伯的生活水平很高沒錯,社會新鮮人的月薪折合台幣大約十萬。但即使在首都利雅德,生活所需還是很低,一天的餐費只要不到五十塊。所以來台灣的這群大男人全部都在清真寺買肉自行烹調煮飯,更多的時候乾脆中午不吃。


 有一次拍照被嚇到,我對著很調皮的賈大尼說:「你幹麻(牽我的手)?」原來才知道阿拉伯男士之間拍照牽手也是很正常的,親吻表示友好也是ok的。「在台灣只有同性戀男生才會牽手啦!」我說。幾個高頭大馬的阿拉伯人嘰嘰咕咕一陣,然後是大笑。跨文化交流很有趣,反正不瞭解的時候你只要保持微笑就對了。

「可以拍照嗎?」我問。(圖右)大使說:「Yes, please, do the best you can.」


不過扯到政治就讓人笑不出來了。


上思科認證的課程時,老師在黑板上安靜著寫著網路電話的型號,接下來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

剛剛正在探討非常專業的CCNA wireless, 底下的阿拉伯學員突然指著黑板大吵起來,我完全不懂爆點在哪裡。五分鐘後才知道原來老師在黑板上打了顆星星記號,很不巧的這是顆六芒星,剛好代表著以色列猶太人的大衛之星。-- 撲浪備份



突然發現自己怎麼那麼遲鈍。信奉猶太教的以色列在週遭強敵環伺下建國,跟週遭的阿拉伯國家打了五次中東戰爭,贖罪日戰爭、紀念若雪、藏匿於加薩走道打游擊戰的哈瑪斯、瞬間這些讀過的史料像是走馬燈一樣跑過。啊,生平第一次領教了文明與宗教的衝突,謝謝你,杭亭頓教授。

還有一點也讓人驚訝的:阿拉伯的女性是不工作的。


同事永寧父親常駐在阿拉伯,他是在阿拉伯出生的小孩,在阿拉伯住了十幾年也成為回教徒。在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沒有觀光簽證,所以我大部分關於“一千零一夜”的知識都是從他聽聞而來的。她說,沙國女性外出要圍著頭巾、面紗,甚至不能開車。我的口譯同事都是女性,一位年長的大姐桑妮跟我說,她們的學員偷偷地給她看老婆的照片,按照伊斯蘭的習俗,老婆的臉孔是不能給家族以外的男性看到的。四位老婆是允許的,條件是要完全平等的對待每一個太太,所以給了大老婆一棟房子,先生也要買第二棟給二老婆。 相處的時間也要平分,什麼,你問我一個禮拜有七天要怎麼分?很簡單娶七個不就解決了我不是阿拉伯人,但就我的認知而言,想要娶兩位太太除了信仰上認可外,口袋也要夠深啊。


回教對女性規定很多。職訓局也曾經評估過請女性來台灣上課的可能性,比方說如烘培班之類的,但是沙方開出了「老師要女性、要有密閉的空間上課、出入要有專用的走道、獨棟的寢室」;難度實在太高了。男女授受不親的程度真讓人瞠目結舌。所以當阿拉伯人來到台灣也被開放的多元文化嚇到了。記得有一位學員問我怎麼口譯的人員除了我以外都是女生,我說,在台灣女生在職場工作是稀鬆平常啊。主導期中會議的副局長也是女性,這似乎對女性不拋頭露面的小沙們來說可以造成文化衝擊般的回憶吧。


除了信仰與政治不要拿來開玩笑之外,小沙們真的是一群善良的人。在台中住了幾個禮拜後,他們開始買二手的腳踏車騎著到處跑,結果紛紛回來抱怨車子被偷了。「我跟他們說過不上鎖會被偷啊!」永寧帶著很好笑又無奈的表情說。是啊,根據《可蘭經》偷竊的人被抓到是要砍斷手的呀。


每個文化都有其瘋狂與可愛的地方,只是大多數的時候人們缺乏寬容的態度接受罷了。


(待續)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一)(二)


【延伸閱讀】

 殺雞要唸可蘭經,這梗好笑嗎?│by 李怡志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