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7月 25, 2010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 (二)

遊日月潭巧遇八家將
「阿撒蘭阿烈貢」〈As-salam Alaikum

「阿烈貢摩撒蘭」 〈alaikum assalam

這是標準的阿拉伯語中問候語與回答,意思是 "願神與你同在,願平安賜福與你"。沙烏地阿拉伯只有一種信仰,那就是國教伊斯蘭教。其他任何的宗教的聚會所在阿拉伯都是違法的,表現在阿語中在台灣人眼中也是虔誠到不可思議。比方說在阿拉伯語中的「印夏‧阿拉」〈Insha'Allah〉意思是「我願意遵照上帝的旨意」,這句是萬用句,用於邀請、提問、道別、...連加在英文中一點違合感都沒有。

e.g. See you tomorrow,  Insha'Allah!

I'll come to class early tomorrow, insha' allah!

同事永寧的爸爸是駐阿拉伯的大使,從他口中聽到一些阿拉伯的軼事只覺得這個國家的文化真是令人感覺奇特。由於聖地麥加是恐怖份子覬覦的對象,阿拉伯這個國家沒有對單一觀光客的觀光簽證,團體的觀光簽證也是非常難申請。在阿拉柏聖地麥加到處都是朝聖後居留在聖地的非法居留人士,這個國家的外國人都是持商務簽證、不然就是宗教簽證入境的。

 ※

我們班上的阿柏杜勒 @日月潭遊脡


Are you mary?

我聽到這個問題後,遲疑了兩秒,回答:「You mean, am I married?」〈你問,我結婚了嗎?〉

時間是禮拜天晚上的七點,我剛從苗栗飛車回台中,手上提著行李與當宵夜的麵包。白白胖胖的阿勃杜勒﹝另外一個班級的﹞向我露出淺淺而靦腆的微笑。我向他解 釋了台灣成年男子平均結婚的年齡大概在三十歲左右,尤其在大城市如台北,生活水準比較高,高房價與物價讓年輕人認為養小孩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這就是為 什麼台灣的人口出生率在全世界來說是屬一屬二的低。

只見他與班上的同學用阿拉伯語耳語了一陣,又問我:「Do you have gay-L friend?」從前後他問的問題,我大概猜的出來要問我有沒有女朋友。但還是忍不住想要捉弄他一下。

「No, I’m not a gay. I’m straight, and I don’t have a gay-L friend either.」
〈我不是同志,我是異性戀,而且我沒有同性戀的朋友〉

只見他急忙否認、抓頭,又跟朋友用阿拉伯語機哩咕嚕一陣,我才說:「Oh, girl friend!」他才說:「That’s what I say!」

「No, far from it. Listen to me carefully, girl, it’s G-ir-l, Skirt, S-kir-t, you speak gay-l friend, not girl friend.」

〈才怪,聽我的發音,你說的是同-性-戀,才不是女朋友〉

適應阿拉伯口音是一大挑戰,如果遇到聽不懂的單字我都至少要換個兩三個母音來猜猜看。對於他們英文發音評價我只能搖頭直接砍掉重練吧。文法也一整個糟糕,沒有完成式與動詞三態的概念。來發現前後至少有兩位阿拉伯人問我同樣的問題,然後鬼打牆似地問我有沒有同性戀的朋友。其他的班級更好笑,還有學員與我的同事交談,說著說著開始比手畫腳起來說起阿拉伯語然後擠眉弄眼「You know, you know?」這個時候就笑著搖頭,

「No, I’m afraid I don’t know, Sorry.」

微笑是最好的溝通語言,上課時有孤狗翻譯,課程大部分的時候都有網路連線,所以可以毫不費力地把英文翻成阿拉伯語。又電腦網路工程大部分的術語都是用英文,create vlan, trunking port, …這些本來就沒有中文,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阿拉伯文,反正照著翻就對了。

語言就像是玩拋接球遊戲一樣,投手投出球進本壘板的位置,捕手大概心中有個譜,所以球進手套的位置通常離預先擺放的位置相去不遠。如果來個投手暴投那就考驗捕手的臨場反應了。嗯,阿拉伯人認定的好球帶特別寬,讓我接球時有一整個住在海邊的感覺啊。


〈待續〉


前集提要: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 (一)

2 則留言:

Cyber Runner 提到...

你好壞

作弄你同協

XDDDD

Vergil 提到...

科科,我哪有?

X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