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7月 18, 2010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


前言:隨著短期的口譯工作結束、把這群貴客送到機場飛往香港轉利雅德,這幾天好不容易空下來了,我會陸續整理幾篇貼上來。


〈序〉


礙於中共的打壓,我外交部與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無名義上的外交關係,所以台灣的外交部使用「技術輸出」的實質外交,在的農耕隊、遠赴史瓦濟蘭義診的醫生,其中還包括在國外選派優秀的人才,派赴台灣學習技術。由外交部出資、勞委會職業訓練局負責提供教師與器材,據我所知,有沙烏地阿拉伯、布吉納法索、多國聯合班,進行為期一個月到三個月不等的訓練。受訓科目包括:數位化自動控制〈CNC〉、進階網路工程、焊接、烘陪、汽車修護、...等。


成果如何呢?據側面了解,八年下來花在沙國班的專案經費約五千多萬台幣,這些來台灣受訓的學生回國後,因為在臺受訓使用的都是台灣的機具與中文的軟體,所以向台灣購買精密機具與軟體的金額,就「實質上的回饋」,是外交部投資的案子的資金兩倍。而這些受訓的種子教官歸國後,由於在台灣感受的風俗民情與文化,自然在國際場合中會見縫插針、幫臺灣背書,可以說是一筆合算的投資。


我應徵的工作剛好是這個企劃的最底層,與沙國派來學生溝通、幫教師翻譯的口譯員。外交部對臨時人員的待遇固然優渥,能省的地方還是會省的,加上伊斯蘭文化習俗與台灣差異很大,也著實領教了不少。  



伊斯蘭教是個神秘而迷人的宗教。幾年前岀於好奇心買了《魔鬼詩篇》,不過完全想不到有任何理由這本書的作者魯西迪會被下達十幾年的追殺令。伊斯蘭虔誠的教義許多地方與基督教都很相似,最讓外人欽羨〈?〉的是伊斯蘭規定可以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若干的習俗,如不吃豬肉、一天要朝向西方祈禱若干次、禮拜五中午要到清真寺祈禱〈主麻〉,不能與女性有肢體上的接觸,這些都是與國人習慣迥異的地方。


書上描述的與實際上經歷的不一定相同,但三個月的朝夕相處,這群笑容爽朗、友善而健談的朋友讓我對阿拉伯文化留下極良好的印象。


在第一天的參訪行程中,我們帶著這群嬌客在遊覽車上做市區導覽,很巧地遇到一排賓士排滿整條街道、延伸約一兩百公尺,還有需多黒衣人的大型葬禮。他們很興奮的拿起像機往窗戶外瘋狂拍照,班長阿柏杜勒好奇的問我這是什麼,我思考了一會兒,說:「這大概是黑道的葬禮吧。」心裡感覺卻是超級尷尬,想找個洞鑽進去。遊覽車繼續開,為了避免尷尬,我急忙岔開話題,問道對於回教徒而言,什麼是聖戰?〈Jihad〉


阿柏杜勒思考了一會兒,用他不太靈光的英文回答我說:「捍衛伊斯蘭的教義,保護伊斯蘭的弟兄們就是聖戰」跟其他的學員討論了一會兒,小個子的穆哈也裝得一臉嚴肅、湊上來說:「所以美國侵略同是穆斯林的伊拉克我們就要對美國發動聖戰!」 語畢,我們相視哈哈大笑。要是美國、以色列與中東伊斯蘭國家間複雜的關係能這樣簡單一笑泯恩仇就好了。


〈待續〉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