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9月 13, 2010

Taiwan Eastering 台灣的「另類之光」美式足球員



今天早上看到新聞報導,我很好奇一個美國的美式足球員怎麼會取名「台灣」?

在美國的足球場上,有時會聽到主播或球迷呼喊著「Taiwan」,但這可不是有台灣隊或台灣選手參賽,而是一名美式足球隊員的名字就叫「Taiwan」 ,這另類的台灣之光,引起正港的台灣網友熱烈討論。...這位美國球員全名是「Taiwan Easterling」,現今21歲,擁有180公分、87公斤的高壯身材,目前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擔任美式足球校隊的外接手,今年他是 ACC(Atlantic Coast Conference)的主力之一,Taiwan Easterling表示,很難得能參加ACC比賽,一定要把握機會。│另類台灣之光 美足球員名「Taiwan」-自由時報


在GOOGLE做了點網路搜尋,但是關於這位足球員,所有的採訪角度、問題、基本資料,大概不跳脫台灣瓊斯在美式足球場上的表現、四分衛的站位,慣用的跑位、關於下個季節的期許....等等。名字叫“Taiwan”一點也不重要。用name 搜尋,看到一位NEWSWEEK在中國與台灣特派記者Jonathan Adams,從他的證詞來看,「台灣」很可能只是一個罕見的人名 ,對大多數的美國人民來說他們甚至不知道有個地名/國名叫做台灣。

以下節譯自他的報導

美國的民眾知道台灣些什麼呢?
少得可憐。至少可以參考我最近回到美國的一些對話。
我得到的回應大多數是困惑、眉毛糾結還有瞪著我發愣。
事情就是從華盛頓特區的一家星巴克開始,當我在於清晨六點半努力試圖想克服時差,我跟店員聊了起來:
「台灣?」一個店員聽了我居住的地方,他問道。
「那裡的人還是習慣打(小孩)屁股吧」
我後來才知道他說的是新加坡。在1994年一個美國人因為塗鴉噴漆被判處鞭刑,用藤條抽了四鞭因而聞名於世。

「台灣,在中東嗎?」另外一個店員問了。
「不,是在遠東。」我回答道。
「我有個住在中東的朋友」他率直的回答:「應該是在伊朗,後來他說不得不離開因為天氣實在是太熱了。」
之後在機場的書店,一位店員小姐向我推銷會員卡。我拒絕了幾次後,最後不得不說:「嘿,我根本沒機會使用,我住在台灣!」
「台灣?」她直呼:「那是我兄弟的名字!」
「真的嗎?」我也有點驚訝。然後我問了:「妳的父母親理解也有一個國家叫做台灣嗎?」
「我不確定、但我認為他們不知道。」


事實上這不是我第一次聽說有美國人的名字叫“台灣”,加州有位知名的美式足球選手「台灣瓊斯」,而在臉書上還有LinkedIn等社交網站上也有許多相同的名字。


很顯然的有許多類似的名字比方說「提維恩」"Taevion,「崔翁」"Travone,"「泰倫」"Tyronne."

....今日的美國社會知道台灣,但是時常搞混。他們知道台灣與中國之間有些問題,但總是不知道問題出在於哪兒。不能怪他們,提到台灣的新聞跟絕大多數的美國人而言無關緊要。即使提到了也不會解釋,就算是解釋了也是常常使用讓人得到錯誤印象的老詞兒像「台灣自從1949年內戰後便從中國分裂」

《台灣,那是我兄弟的名字!》



當我看到一個美式足球球員叫做Taiwan 可以變成新聞的時候,為這個國家的國際地位感到哭笑不得。


因為中國打壓的關係,多數的國家與台灣沒有建交,中華民國(台灣)的駐外單位只能叫做「代表處」(representative office)。國際上為了要爭取更多得友邦為台灣說話,像血鑽石的場景發生的賴比瑞亞,總統「之一」的泰勒就向台灣索取了很多公關費。當賴國政變發生慘絕人寰的內戰,估計約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死於戰亂屠殺時,我們的納稅錢很實質地「援助」了每一顆打死無辜平民的子彈上。


一個小國要贏得別國的尊敬是要靠軟實力、而不是無目的地灑錢。當提到了瑞士會想到滑雪與鐘錶、提到了新加坡會想到觀光與不太民主的政府。那提到台灣,我們又會讓其他國家的人民連想到什麼呢?我個人希望不要是下雨天壞掉的雨傘或是太空梭上用板手敲一敲就會好的台製主機板




類似的文章:

伊斯蘭文化隨寫:聖戰與伯明罕女孩
南非的二三事〈一〉


【延伸閱讀】

血鑽石的背後-賴比瑞亞內戰│經傳不見名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