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五, 1月 16, 2009

【翻譯】並不是只有友善的火而已

前與友人討論到一些翻譯語彙,聊到了一些直譯法,比方說民國初年常見的 "德先生與賽先生" (democracy and science) ,其實就是我們現在慣用的 "民主與科學",梁啟超先生也曾經把"靈感"一詞 "inspiration"直譯為《煙士披裡純》、教育部國語字典也把《最後通牒》(ultimaturn) 收錄為 "哀的美敦書",... 試想想,如果我們走進戲院看到《神鬼疑雲: 哀的美敦書》(Bourne: Ultimaturn) 那會是什麼情形?

大部分的譯者幾乎不太可能有機會變成梁氏或是陳獨秀之流,翻出德先生與賽先生、煙士披裡純這類被人廣為人知、津津樂道而為後人所傳頌的經典翻譯,而當吾人翻譯時,遇見並沒有被人譯過的詞彙應該如何處理?

我的作法會先找尋規則、準則,比方說行政院研考會推出來的拼音系統,或是利用谷歌在國外的專業網站類別找尋對應的名詞,在考慮信達雅這三者之間,我會貼近「達」,翻譯出讓人看得懂得部份,再來考慮「雅」或者「信」。

但有些翻譯並非能提供如此餘裕的時間與空間做考證的工作,比方說前無來文後無章法,這類的翻譯特別危險。台南火車站曾經一度出現「bake the cell-phone」烘‧手機這個怪英文單字牌示,經查證原來是如廁後烘乾手上水滴所使用的「烘手機」(hand dryer) 這個詞的誤譯。其實也不能怪翻譯者,外包的翻譯工作一次會出現上百個詞彙,如果給譯者的考證的時間過於倉促,沒有照片為證的情形下,而校對不確實的狀況是有可能誤解成「烘‧手機」這樣的斷句。

近來看到某線上字典此則翻譯「友善的火」(friendly fire) 個人覺得頗不以為然。



「friendly」應解作來自同伴的,「fire」則是攻擊、炮火,在軍事術語中,這個詞語表示在己方的火線上,為友軍的砲火所誤傷。根據美國的軍方出版報紙刊物《星條旗》1,美國空軍的A-10轟炸機就是「誤傷友軍」而聞名,在波灣戰爭中英軍的兩台裝甲運兵車被轟炸機駕駛員誤認為伊拉克坦克而誤擊,造成多起死傷,而在二十世紀的現代戰爭中,據統計約有一成至一成五的美國人是死在自己人的手裡的。「friendly fire」想必一點也不讓人覺得「友善」或是「友誼」。

礙於手邊並無專業軍事字典,以下茲列舉幾個軍事電影中常見的用語,若有誤譯也尚祈讀者不吝指證:

【D-Day】

指軍事行動發起之日,縮寫的D表示Day, 英文字母A到Z在軍事術語中各含有其意,C-DAY表示部署之日、還有N-day, R-day,2 .... 歷史上最富盛名的D-Day莫過於1944年六月六號的諾曼地登陸,其中的奧瑪哈灘頭就是著名的軍事電影《搶救雷恩大兵》的場景3,本部落格的上方的照片就是取自於聯軍登陸艇的畫面。



【KIA】

指在軍事行動中陣亡 (killed in action)

【RPG】

這不是角色扮演遊戲 (role-playing game) ,而是對坦克用火箭砲 (rocket-propelled grenade) 。在電影《黑鷹計劃》中,美軍的黑鷹直升機就是被這種簡易的肩式火箭砲射下。

當然不要忘記在同袍受傷或是中彈時,要大喊「梅迪」,然後就會有軍醫跑過來自我介紹「你好我是梅迪」....




※ 參考資料:

1. Star and Stipes, 'Friendly fire' remains a problem for US.
2.《美國國防部軍事電子字典》American DOD Dictionary of Military Terms (See Times)
3. 見YouTube, Saving Private Ryan Omaha Beach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