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四, 1月 01, 2009

斬斷迷惘的09' 年




今年大概是寫斷斷續續的紀錄自己部落格的第四年,也是瘋狂寫作的一年,總共寫了九十一篇文章,平均一個月有7.5篇文,四捨五入,一個禮拜大約一到兩篇的日記,佔了四年的三分之一的量;這樣的數字跟每天寫文的強者部落客相比當然是差得遠了,但是卻是一種習慣的養成,像是自己跟自己說話一般,也不矢為是一種反省自身、紀錄回憶的好方法。

看我的部落格的朋友們有沒有實用的資訊?

坦白說回頭看自己寫的東西會懷帶著微妙的心情,「啊,當時怎麼會寫出這麼丟臉的字句」「這麼瘋狂的東西真的是自己寫出來的嗎?」 等這種矯情的念頭就會浮現 (人當然是自己殺的,刀子上的指紋還抹乾淨了咧...)

回顧去年的大概有三個多月在醫院的日子,我出了醫院、送走了叔叔、照顧我爸爸... 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就隨著零八年而埋葬吧! 我也不想再去追憶了。

宇秦‧嘉伶
2006/01/01
photo by 葉小宅

日前參加國中的同學會,果然還是男的俊、女的俏,大家都在各行各業安身立命,有當老師、藥劑師、科技產業、護士,還有帶著兩歲小朋友出席的家庭主婦,果然時間這麼一回事兒是公平的,兒時的朋友會念書的還是在念書 (研究所、博士班) 喜歡工作的朋友也各自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令小宅不禁想明年的、五年的、十年後的同學會又是什麼樣的情景呢?

零九年的開始,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就像是坐在登陸艇上等待靠岸的士兵一樣,等待的是無情的德軍機槍、迫擊炮、傘兵坑,還是勝仗、榮譽、犧牲或是安全返家的運輸艇?


To the faithful departed.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