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五, 1月 09, 2009

苗栗人,你們為什麼不生氣?






旦假期知道苗栗古窯要被拆除的消息,趕忙驅車到後龍紀錄下最後幾張磚窯的身影。

車子下了快速道路,轉進四方窯窯址,只有看到遠近被夷平的瓦礫堆、彎曲的鐵絲還有遍地的磚塊與遠處怪手在拆除發出震耳隆隆的聲音,還有八卦窯煙囪默默的矗然在地上,灰濛濛的天色好像注定了這些建築物的命運一般。寒風中,覆蓋著四角窯的帆布被強風拂起啪搭啪搭發出無言的抗議。我拿起相機卻怎麼也無法對焦、那段巍峨高聳入雲的八卦窯煙囪就站在那邊,面對即將拆除的命運,依然安份地站在那裡見證最後一刻,產、官界不看好,只有學界一頭熱,老磚窯的宿命已經是顯而易見了。

依然記得水保局的官員們還在提倡產業活化保育文化言之鑿鑿尤然在耳,工商發展局長迫不及待用怪手還有警力排開抗議的人們,效率還有魄力真不愧是縣長小劉在DM宣傳上主打招商第一名的苗栗。


大人物們總喜歡畫大餅,比方說「吸引大陸客來台觀光」;我們捫心自問大陸客來台灣希望看到的訴求: 「台灣的阿里山有比中國的泰山美嗎? 日月潭有比長江三峽還要壯闊嗎? 難道張學良還有三毛的故居是靠著建築物雄偉而出名,或者是苗栗靠蓋個高鐵停靠站就會繁榮起來嗎?」

文化,那是什麼可以吃嗎?有一種東西是無法模倣、人類群落發展自覺性的活動,是這塊土地上真實發生過的人、事、物還有歷史的結晶,將來苗栗人們要對自己小孩驕傲的是有個反日志士羅福星,苗栗市為了他還有座將軍山 (現更名為貓貍山),紅棗對我們苗栗人來說還是熟悉的,咬在嘴巴裡的滋味訴說了這塊土上的先民為了墾荒與泰雅族原住民爭地的歷史,龍騰斷橋是台灣少數碩果僅存的糯米橋、勝興車站曾經是台灣西部幹線海拔最高的車站、老磚窯見證苗栗曾經發展過的窯業,...

....不過很抱歉現在只剩下瓦礫堆了。



(本示意圖轉自搶救苗栗古窯官網)

【延伸閱讀】

‧聯合報地方新聞: 苗縣搶拆古窯 陶藝家跪哭
‧搶救苗栗古窯: 對不起,窯被拆了
‧環境資訊中心: 苗栗珍貴的陶瓷古窯文化

6 則留言:

山豬 提到...

閣下生氣了?

光只是生氣能改變什麼嗎?

(貼完就跑

xy. 提到...

無語...
光是生氣可能不能改變什麼,但有些人連生氣的感覺都沒有。

紅棗真的是帶到外縣市都沒有人吃過的水果耶!

Vergil 提到...

@ 山豬
我也不知道,只剩下無力感而已。

@ xy.
紅棗全台灣最大的產地在苗栗喔!說是台灣之寶也不為過!不過一提到紅棗,大家都會想到大陸進口的大顆紅棗~ 而且紅棗產期短,一年只有兩個月的結果期而已。

文化苗栗 提到...

感謝您對苗栗古窯的關心,
為突破權力者軟硬兼施的消息封鎖,
歡迎轉貼或轉寄相關訊息,
讓更多人知道在地真相--

古窯頭七祭~窯出苗栗新文化~相片集錦
http://rescueoldkiln.blogspot.com/2009/01/blog-post_14.html

KKC's Blogger 提到...

文化是保貴的資產…就連大陸人都積極的保護文化資產…反觀我們卻是自毀文化…我曾待在四川成都工作一陣子,去過成都市附近的古剎或廟宇…曾經有一位熱情的和尚跟我說…成都市的廟宇都是文革後被毀重建的…為何重建?我想不就是為了重現文化與歷史…避免成為忘記歷史的罪人…連大陸都如此…我們還不珍惜自已的文化…只能說是是政治人物的短淺與當地人對於自已文化的忽視…我自已是在苗栗聯大畢業的…那裡有好山好水…千萬不要讓政治與經濟黑手破壞了那地方…

Vergil 提到...

to KKC's Blogger:

其實拆除並不完全是政治力的因素,產官學界當中,在這個事件中只有學者在動,地主還有地方官反對的前提下,就像是「孤臣無力可回天」

需要改變還有再教育的是居民的態度,這是我接觸一點點社區營造的想法。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