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12月 27, 2011

那些年,我們一起參加的Punch Party




是的,因為天氣太冷了躲在被窩裡起不來臨時有事沒有辦法去台北,所以最後一場的Punch Party我沒有去參加。想看摘要的捧油們可能要失望了,非常抱歉。但參與過這麼多場的胖奇趴,以後再也不用提心吊膽地計算回程的時間怕趕不上火車,說結束了卻沒有一點感傷那是騙人的,所以在此還是忍不住還是要寫寫類似採訪後記的自己想法。


媽媽說網友都會騙人



消平數位落差的胖卡、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小地方新聞網,這些美好的吉光片羽常被一夜情、援助交易、轉帳詐騙等網路社會版新聞淹沒。直到凱洛開始振臂一呼舉辦了Punch Party ,才知道自己不夠宅網路既深又扁平,在知道的雷達範圍以外還有許多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比方說堅持無農藥栽培柳丁的溪底窯講者馮小非女士,入圍葛來美唱片設計獎的蕭青陽、也有產業屬性類似的跨界認識合作。這些不是詐騙集團教你怎麼在家中輕鬆月入四五萬,這些多都是有血有淚在現場讓人聞者不禁動容的真實故事。寫個文章只是紀錄,其實無法捕捉在現場聆聽的感動。


扁平化的人際關係


我曾經開玩笑說:「網友的『我看過你的部落格喔』跟日本人對你說說:『你日文好上手噢』一樣地不可信」,但在實體的網路聚會裡,只要有點可閱讀性的文章透過推特與臉書的分享帶有點閱率,的確六度空間理論在網聚中是有那麼可能的。起初參加參加胖奇趴是單純的好奇加上想當公民記者的分享的心態,有趣的人旁常常跟著一群有趣的人,他們在推特或撲浪上分享的也是有趣的事,尤其看到不同圈子的朋友激發出更多合作的可能也是一種樂趣。



部落格是種既宅又社交的活動


剛開始寫稿既不認識幾位「大腕」,取景的角度閉數,寫作也有點放不太開,部落格的版型也小,寫篇不過類似整理會議記錄花個一兩個小時完成。後來越寫興致益發,PS裝甲全開,修圖又加字,沒有宣傳海報乾脆自己拍照、自己合成,個人又不喜歡文青風格小到不行造成閱讀困難的字體,主隨客便的結果是最後花個週末篇幅越寫越長欲罷不能


 寫稿沒有走後門,自己要買車票買門票還要花時間去寫作。有朋友問我說這樣不寒磣嗎?其實一點也不,很感謝過去曾經有機會在人間福報上短暫的電影影評連載,發現對於不喜歡的主題要勉強擠出文字來還真的非職業的作家不可。自己感興趣的主題,沒有對價關係可讓我可以自由發揮,以旁觀者的角度,在我的部落格裡沒有編輯,一切規則由我自訂,當然文責也是自負(笑)在自己的部落格,不管有沒有人看,我只想寫自己感興趣的主題。


後 PUNCH PARTY 的時代


凱洛還有工頭雖不是我認識最富有的人,但是他們的心靈卻必然富有。(李家同模式啟動)胖奇趴經過這些年,不可避免的人生老病死,透過140個有限的字,有些網友親人的過去讓人錯愕難過,有些浪漫的講員誇耀的事業也像是流星劃過耀眼的天空畫布一閃即逝。盛枯榮衰,Punch Party 也以某種形式透過網友們把「輕、快、短、小」的精神傳遞了下去。 (個人認為奇摩老查舉辦的「一卡皮箱」聚會,從形式上與人力配置甚至講員邀請,雖不必是胖奇的延續,但很明顯地可以感受到胖奇趴的精神。)


也許因為臉書與微網誌的問世,也許因為部落客紛紛轉職人母人父,幾年前看不完的RSS也變成了現在許許多多不再更新的部落格。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記得那些站在舞台上那些優雅而美好的身影,最後容我引述凱洛的一句話:


「我們其實不在乎web2.0、不在乎科技發展、不在乎網路趨勢,我們在乎的是分享,在乎的是參與,在乎的是快樂,在乎的是認真地活著。」


謝謝妳,胖奇趴!(用力揮手)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