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2月 14, 2011

也來談談中文借用日文漢字



中文是活的,活的語言就會不斷地演化、借用(borrowing)別的字辭。舉幾個中文借用日文的例子,「癡漢」、「素人」、「達人」、「攻略」、「宅男」。癡為痴的異體字,痴漢在中文古典用法有拙鈍不靈的男子之意。近代的用法有與「痴心的漢子」註1蘋果日報曾經以斗大的篇幅報導「風箏癡漢」指出一名不顧他人異樣眼光,浸淫於研究風箏藝術數十載的台灣人如何走上國際的故事。日文也有同樣類似的用法「拙鈍不靈的男子」,但在現代的日文裡,癡漢可是不折不扣的“(在電車裡)對女性性騷擾”之義。久而久之受到日本強勢文化影響,台灣中文裡的癡漢也逐漸有取代原本意思之趨向。




中文的引用最先會用引號,表示與原意作區隔,或帶有不認同之意註2。習慣成自然,讀者望文生義,久了作者連引號都不用了。行文辭窮,或攀附日文風雅,或另附新意,這都是日文漢字逐漸入侵中文的原因。最近見報章雜誌使用之一例子是「神隱」(かみかくし神隠し)


盛情相挺丟官 賴聲川卻神隱旁觀  
中國時報2011-11-19 01:50

【汪宜儒、李維菁/特稿】

 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兩天燒掉兩億引發爭議,不僅激起藝文圈眾怒,外界更是撻伐聲不斷,盛治仁甚至因此而丟了官,但唯有《夢想家》總編導賴聲川依舊老神在在,從事發至今一直神隱,彷彿事不關己。 ...

記憶所及,中文「神隱」一詞從來沒有「避居、躲避媒體、隱世、人間蒸發」之意,這很明顯的是受到日本文化所影響。不過這麼大剌剌連個引號都不使用,代表讀者的腦袋中能夠望文生義,「被神仙給隱藏」「像是神一樣隱身」,這麼直接使用漢字當中文用真的好嗎?我把這個疑問丟在推特上,有兩位網友的回覆也值得一晒:


我要為記者護航。記者為了讓報導平易近人,不能使用「消聲匿跡」或「作壁上觀」的成語;但又不能失專業,而使用「捉迷藏」這麼低俗的字眼。神隱絕對是最佳的選擇,而且還有貼切翻譯過呢。原文可不是神隱,而是「神隠し」的!@zx1207

所謂「神隱」(kamikakushi),指的不是人躲起來,而是「被神怪隱藏起來,做凹誘拐、強擄,而從人類社會消失,行蹤不明」耶。台灣媒體自從搞錯影武者這詞之後,又要繼續亂用另一個詞嗎?@swpave


 日文漢字與中文的淵源頗深,日前日本推友也有引薦一篇有趣的文章,引述英文的電話「telephone」在民國初年翻譯成中文時,中國的曾有一段時間的翻譯是「德律風」與「電話」並用,而後採用的是電話。文章還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現代中文介紹西方的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等概念詞彙,也就是民初嚴復時期的翻譯作品,如經濟、科學、商業、幹部、健康、社會主義、資本主義、法律、封建、共和、美學、文學、美術、抽象等種種辭彙百分之七十是使用日文漢字翻譯的。


台灣曾受日本統治五十載,閩南語中有許多借用日文外來語片假名,日文片假名又是借用英文。網友還有整理成常用的對照表。探其來由與出處,除加強記學習之外,也是一種趣味。至於中文可否直接於行文脈絡使用日文漢字可就說是見仁見智看場合了。



【延伸閱讀】

汽車零件相關日文外來語│Leopard Taichung
台灣話 - 日本外來語列表 │ 維基百科
現代中国語の中の日本語「外来語」問題 │ 閾ペディアことのは:

註1《痴漢的啟示》酪梨壽司的日記

註2  比方說三十年前的台灣報紙會寫 「中」美建交,意味著台灣政府才是中國的合法代表,對面的政府是竊取中國的偽政權。意識形態與政治氣候改變,現在的中國報紙的報導標題如台「國防部」、台「經濟部」其意同理可證。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