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0月 08, 2008

請不要推上書摘網站

記得小時候,黑板上國文老師寫的「欲訂購三國演義里人版,最慢禮拜三交錢」偷偷被改了幾個字,一向很嚴肅的國文老師在擦黑板時,無意中驚訝地問同學:「這是誰寫的?」然後全班看了哄堂大笑。老師邊帶著笑意邊問了好幾次,都沒有人願意承認誰是始作俑者。

「欲訂購三狗演藝者...」

會在若干年後寫出來這件往事,當然因為我就是當年偷偷惡搞老師的壞小孩。那個慘綠的年代,升學班過的是慘無人道的生活,考試是你生命的全部,沒有網路、沒有友情,苦悶的填鴨式求學過程只能拿黑板上的東西來惡搞調劑身心 (還有人把黑板上寫著"聯考剩下OO天"換算成根號還有log符號),我想縱火犯的快感莫過於此,站在人群中裝無辜,看著大家你望著、我看著你,尷尬的微笑寫在困惑的臉上,...

「到底是誰幹的?」

就像史達林的死對頭,沙耳加小時候在俄共革命前曾經偷偷的散發列寧寫的《火星報》,全烏爾如姆都陷入一團混亂,沙耳加跟他的同伴看著祖母「好像看到恐龍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般。沙耳加後來加入俄國共產黨,被史達林暗殺了,沒有人記得他是誰,沒有人記得他與布爾什維克。那也沒關係,比起史達林或切‧格瓦拉,我更喜歡那個沒有人知道的、甩甩頭面對絞刑架的無名青年,他是這麼的無名以致於連英文的維基百科翻閱孟什維克與布什維克都找不到他的名字...

「那年的共黨大會,史達林忌妒了,因為沙耳加的掌聲比他更大聲、更久,甚至全體起立....」

開始經營部落格經過若干年月,也經歷過了盜文事件,現在從事的兼職是「為社區的鄉民服務卻不會留下名字的策劃人」我也逐漸的體會到自己的時間是那麼的有限,而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有更多無名的英雄和人群中「沒有臉的人」支撐著這個社會的運作,...

(要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天吧! 要改的事情太多了,那就.... 改天吧 :P)


...許或偶然發現本部落格有什麼東西被推出去了,或是被廣大的引用了,不要替在下覺得不平,請您跟著我一起當個縱火犯、享受看著事情發展的快感吧 :)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您好。在這冬天的中午突然想起小時候看的「他來自俄羅斯小城」,經過google讀到了您的這篇心得。
只是想跟您說一聲,我也曾以為沙耳加是無名之輩,甚至根本就沒有這個人。但兩年前google一番後發現,沙耳加就是鼎鼎大名的「基洛夫」,這是他在英文wiki上的頁面http://en.wikipedia.org/wiki/Sergey_Kirov,很高興見到這位兒時偶像的頁面甚至比布什維克的頁面還長 :)

Vergil 提到...

謝謝你的回覆,我找這個找很久了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