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9月 13, 2008

【安迪‧沃荷】閃亮的小眼睛


最近閱讀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自傳- 安迪沃荷的普普人生。非常的精采,推薦不管有沒有聽過這個人或是他的話、想要裝成自己很有藝術氣息或是想多了解普普風(POP)在講什麼的朋友,這是一本值得放在書架上用灰塵去供養、送禮自用兩相宜的書。

當我在博客來書店逛到這本書的時候,沒有加以思索就買了,甚至連簡介都沒有看。因為我已經引用.. 說難聽點叫做"瓢竊"他的想法很多次了,就好像陌生的宴會上,你終於見到傳說中的那個人一般。...「噢! 天哪! 是安迪‧沃荷耶!」閃亮的小眼睛中透露著我是你的粉絲幫我簽名拍照加握手等準粉絲的行為。 這也沒什麼好可恥的,當我見到很崇拜的人的時候,比方說有那麼一年,余光中來我們學校演講,我的天,他當天演講的題目是什麼,忘了,他提了什麼觀點,忘了。他那天是不是講了幾個笑話,... 忘了。我還請同學拿相機錄影,採訪他一小段,關於我們學校自己搞英文報紙這麼一回事兒。事後在電腦上播放出來看,只有一個冏字,完全沒有一個記者從業人員的樣子。簡直就像不敬的大衛迎戰巨人哥利亞,大衛起碼還有上帝與投石器,而我只有一本六九折的余光中的散文集還有期期艾艾的不知所云。

安迪‧何沃解釋這種東西叫做「芬圍」(aura):

"...只有一種旁人才能看見的東西,而且他們只看見自己想看的程度。一切全取決於他人的眼光。你只能在不熟識或完全不認識的人身上看見這種氛圍。前幾個晚上我跟辦公室裡所有的人一起吃晚餐。辦公室的小鬼頭待我如糞土,因為他們認識我且天天都看到我。不過當時還有一個某人帶來的朋友,人很友善,從沒跟我碰過面,而這個年輕人簡直不敢相信我跟他一起吃晚餐!其他每個人看見的人是我,但他看見的是我的「氛圍」。"

我把這種行為稱之為「閃亮的小眼睛」,最近一次的兩個月前和Sally去見Phyllis,前一陣子生了場大病,算是喬了很久的會面。這是第二次去見斐莉絲了,可是我還是克服不了這種「閃亮的小眼睛」行為。Sally 跟Phyllis 都是年齡上比我大的兩位熟女人妻,聊天自然不脫房地產、股票等實體經濟層面的話題,我是個貧窮的部落客。所以只好拿起單眼相機裝忙偷拍,不過沒有取得播送許可,所以我沒辦法用照片說出Phyllis本人有多美。如果要我打個比喻,大概就像是春上春樹寫《遇上百分百的女孩》,或是《人造衛星情人》(スプートニクの戀人) 裡面的妙妙(ミュウ),是一種微妙的美麗存在。

我也有被「閃亮的小眼睛」過。

有那麼幾位朋友說把我的部落格都翻找過一遍,很熱心的約時間找我出來,還有一位專程跑來偏僻的M縣找我吃飯。我有點受寵若驚,還好本部落沒有什麼人氣,這種情形不常見。想像一下突然在回家的路上跑出一個陌生人,對你的生活中的一段記憶如數家珍比你本人還要熟,這真的是很尷尬的一件事情。

我最近去一所職業學校教英文,學生的程度普遍都不是很好。之前聽說過M縣某所私立學校的高職,高一第一次月考的題目,竟然是英文26個字母大小寫。城鄉差距之大,我想應該是在都市成長的人無法想像的吧,我想。我在第一個禮拜上課後,用了「Name Dropping」(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炫耀曾經跟哪些有名的人來往過,故曰"吊名字",具有貶義) 跟這群不愛唸書的小朋友們聊聊天,談談我在大學做過哪些事情、遇到過哪些神人教授。人不會天生下來就是巨人,但卻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前一堂那一雙雙叛逆、懷疑加上困惑的眼神瞬間變成一對對「閃亮亮的小眼睛」,睡覺的當然還是繼續睡,我心裡頭想的卻是小智收服口袋怪獸的經典畫面:「去吧! 就決定是你了!」

我說,講得好不好? 台下說,好~ ,那,來點掌聲吧? 竟然還真的有人股起掌來了.... 我猜那時我背對著他們假裝擦黑板的表情一定是紅透了。

安迪‧沃荷的自傳真的沒有很好懂,很多字句都要斟酌個兩三次才會暸解他要表達的意思。希望這幾天能夠繼續整理一些他想要表達的想法。

(待續)

4 則留言:

sallyjan 提到...

我都差點忘了
啊我們的照片咧
要寄給我們啊

Vergil 提到...

噗哈哈, 來不ㄍㄧ啦
我上個月電腦中毒重灌,來不及備份的照片都被k.o了~

sallyjan 提到...

真是傷心
居然把我跟phyllis的合照給中毒了
那下次再找一次來聚會重拍啦

最近當老師還不錯吧
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有颱風假噢~
願上帝更加祝福你噢~

Vergil 提到...

你要找Phyllis啦!~ 她很忙,一整個"謀營"。找一天你們兩個都ok在叫我,我的時間比較flexible嚕。:)

當老師有固定的收入當然是一整個Happy呢,目前正為了要不要兼更多課、給學生我的部落格苦惱中。

上帝一直很看重我,事實上他看重每一個人。一路走來祂的恩典一直與我同在,願祂也祝福妳,Sally.

想不到長大當老師還是跟小孩子一樣希望放颱風假:P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