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6月 04, 2005

[Rabbit On]於是,剩下20天


從右為Maggie, 丹尼, 愛萍, 艾瑞兒, 呃還有一個一起修口譯課像是乙班的女生= =

四千多個日子終於剩下不到了一個月,回顧了四年,我幹了什麼足以讓自己稱上好事?


我想想.... 企管學報告(拿了將近滿分),電腦報告(Database)、軍訓課的辯論、商用英文秘書實務InterView,這些是稍微有印象的報告,把網際網路學概論重點放在網路上供人下載,撐過號稱應外系女巫的陳允寧三回,認識馬丁、亞歷、芭巴啦、高更、麥口、敵Run,外籍老師除了自大狂白樂山外都很熟(以後寫推薦函很方便?)幫馬丁玩票式的上過半個學期的中文,當八八啦助教,幫忙找精英會的教材(諷刺的是精英會我沒有資格申請)老愛上修、選些跟分數無關的課,本屆唯二修過英文戲劇與英美文化概論的小學弟(現在要畢業了)。



加入過大腳登山社被操了一學期(攀岩)、跟資管系學弟拼湊出一隊拿下校內盃的CS冠軍,(記得獎金好像每人可以分到五百)從初賽三十幾隊打到決賽,從Bloodstrike到de_aztec, ...
隊伍名稱是我臨場想出來的叫Mister,狂電其他的參賽者,被旁觀的同學形容成"像搶食一樣",加入南實踐英文報當到主編,每次出刊接受別人批評好像心臟要停掉一樣,主持會議,邀請敵Run主任開會、校稿、發會議通知,很期待下任的主編能夠帶領英文報走上高峰(High Peak)。不過好像人選有...?
還有零零星星的帶過德國交換學生參訪(一周)、美國教育基金會教育展翻譯(一天)、美濃教過小孩子(三個月),工地扛過水泥(是真的,一個暑假!)摘過橘子摘到臉凍傷(一個寒假,六點起床,寒流來時覺得比工地還難混~.~)


大學四年最難過的是AmyYang的往生。


那是在高三的暑假,一次不經意騎車經過國小附近,看到一家漫畫書店(皇冠),裡頭剛開張不久,還有整修過後的味道,因為真的沒什麼書好看,於是挑了一本馬羅的浮士德(Dr.Faustus),可能是在漫畫書店看這種書真的太奇怪了吧!跟老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然後認識了他的姊姊Amy,大概快四十,老闆Yang大哥大我大概十幾歲,他的未婚妻妮燕姐大我五六歲左右,然後那個暑假就是古典音樂、小說與人文的對話。我跟AmyYan姐姐借了布蘭詩歌(O, Fortuna)、皮爾金組曲、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歌劇魅影... 在我到高雄前那段日子真的很難忘,我們還一起騎車到新竹(大概快一百公里),他還偷偷幫我加了500在我的租書帳號裡,楊大哥說"只有我在提到一些衣服、摩托車時覺得我像二十歲"


我真的有點老吧!Je suppose.


然後我搬離苗栗市的家,透天的屋子賣掉,慢慢的沒有消息,之後AmyYang到一家LCD廠當翻譯(她是信州大學學成歸國),再一次聽到卻是她得到了癌症,然後病入膏肓,最後的那個暑假,我跑回去看她是因為化療掉了一頭的髮。把握最後的時間請她教我日文,面對痛苦的病魔,她始終鼓勵我,回我的信,甚至勉勵我走出自己的路。


而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她往生的消息並沒有掉淚。


或許是聽到他臨終前投奔主懷,或許是不願意再看到那張蒼白卻帶著令人心痛的笑臉,我對她只留下了一張未兌現日文一級支票。

楊姐姐,魂兮歸來。

扯遠了。大學生活是很忙碌的...轉眼間,皇冠,曾經陪我們渡過無數個話題的書店,在幾個暑假間因為房租等因素,楊大哥決定收起來,不做了!....於是我每次經過那裡總是莫名的惆悵。


我對楊大姐並沒有所謂的親密的感覺,只能說是好朋友,真正有想要成為男女朋友關係的是夏綠蒂。 在英文話劇課遇上的她,我想用我笨拙的言語並不能形容她帶給我的感覺,愛上她是一種美麗的錯誤,在告白的那瞬間知道她有交往兩年的男友。卻一相情願的認為她會放棄元配,結果可想而知。為她隨傳隨到,做護花使者、做卡片...還在半夜飆車到她的宿舍陪她。現在看起來都是很瘋狂、不可思議的事。這中間她始終瞞著她男友,也半接受我的追求,就像嗎啡一樣愛情反而教人欲罷不能,然後,在交往第三個月,她下定決心跟我分手,進入我的信箱刪掉交往的信件,把網路相簿del,我像個海洛因重度患者毒癮上身,行尸走肉活在校園。



不過沒有多久就遇到艾莉絲了^^
跟可愛的艾莉絲開始是因為戲劇課老師要的一本書(Waiting For Gortor)等待果陀於是我請她帶我去高雄的書林、敦煌等書局,然後去西子灣看海...於是帶著帶著就這麼起來了一段緣分,交往了一個月的晚上我在簡訊裡終於忍不住跟她告白了。這段戀情非常的平穩、甜蜜,連夏綠蒂知道後都忍不住抗議:

怎麼這麼快?


跟艾莉絲交往到現在已經兩年又3個月又15天,高雄的華納、誠品、城市光廊、鼓山、高美館、工藝館、海洋之星,等等可以說玩遍高雄、吃遍高雄,我也可以自稱半個高雄人了。


唉,捨不得離開這塊充滿回憶的土地。


終於,剩下二十天。剩下的二十天,我想做兩個專訪,第一個是旗山的景點,第二個是我的死黨。目前剩下的功課還有英文報的最後會議、答應別人的一篇翻譯,畢業典禮畢業生代表致詞,接下來就要回家嚕!

Au Revoir!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