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6月 29, 2005

[Rabbit on] 回到苗栗的第三天


俄羅斯的八度音(點圖觀賞)

今天稍微空下來了,做點更新吧.....(免得有倒站的嫌疑XD )前天把鑰匙還給打工的語言中心老師後,在校園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就收拾行囊(不巧我的DSC被老媽借去了)把高雄的家當都打包搬回家,順便把摩托車也一起運回來了,東西滿滿載了整個小貨車,跟叔叔一起清完在旗山的寢室,算算時間整整快花了四個多小時,... 看看沒穿拖鞋的腳底都是一層灰塵,然後就是Pack回苗栗home
sweet home...


Voila算算就這樣跟四年求學的實踐USC say goodbye了,說感傷真的還有點,每年寒暑假都這樣搬來搬去,但這一別可能要很久才會回來了。


在專業上,覺得總是學得不夠多,每次跑去問關於英文的問題,Diran 總不厭其煩的解釋跟耐心的更正,雖然我沒有給他上過一堂課,他是我遇過最好的老師,還有語言中心工讀負責的淑瑛老師,記不得我有多少次打工遲到,或是忘記,而老師也是笑著聽著我的爛藉口(Lame Excuse)是她鼓勵我考多益,也是她提供我有美國教育展訊息讓我當上翻譯,...更別提她讓我在語言中心每個月有64小時的工讀時數,讓我吃飯有著落......


回來苗栗的一路上下著大雨.............. 遠方的煙囪吐著灰濛濛分不清是煙還是雷雲。


總之我是回來了,直到第一隻蚊子的屍體在我的手上開始喚醒我在苗栗的事實,昨天的家裡養的小白被人目擊丟到大水溝裡,騎著摩托車去跟爸爸找呀找,然後在家裡附近約三百公尺的地方找到了,牠這條狗仍不改一票悠閒的坐在水中的乾燥沙洲上,看到主人來了用搖搖尾巴還有喉嚨的呻吟聲裝無辜,但是水溝有兩個人高,我和老爸也只能回家拿鋁梯把它抱上來,唉,愛亂跑哪天被人打死也認了,我爸說。


還欠淑瑛老師一篇翻譯稿(約三四個工作天),然後就是七月底的民航人員特考了......讀經禱告、趕快唸書..
..加油!

1 則留言:

fea 提到...

測試非帳戶者可否留言...^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