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0月 21, 2009

【雜談】翻譯與扁平化的網路世界

在中國製造的美國自由

前年讀到Thomas Friedman暢銷書《世界是平的》時,提到了全球化的概念:

(1)「一個因網路而變可能的全球競賽場,讓多重個形式的合作……它開放的對象比以前都多,這些人散居在比以前都多的地方,參與的天數與方式也比前都多, 這是史上僅見」(158-159),(2)新方式的發展使到合作水平式(159-163),並且(3) 開放中的「中國、印度、俄國、東歐、拉丁美洲及中亞」的社會 (163)。 ....。全球化將愈來愈由個人驅動(165)。
我偶然了參與了神秘組織全球之聲後,才體會到這種既合作又競爭的奇妙關係。每天平均大概會接到四到五封信,最近收到有趣的消息包括亞洲博客暴樂祭、維基百科之死。最常收到的還是某某位作者的生日後面跟著英法德馬來文,還有一些從來沒看過也不知道哪國語言寫成的生日快樂問候。偶爾,世界上某個角落的全球之聲部落格剛好出差 / 到倫敦、布達佩斯、...,而開始瘋狂揪團來個網路相見歡兼在地旅遊。

我從來不知道你這麼有名

網路是個實踐六度空間理論的好地方,五年前偶然在一個CG愛好者網站認識同年齡的網友A的死黨,透過訂票認識,剛好是現在教會朋友T的英美研究所同班同學。幾個月前被一個奇怪的音樂人兼MIS透過撲浪被加為好友,他的朋友群裡的一個正妹M,剛好是我在文藻教書的死黨學姊的學生。透過寫部落格認識的一個網友X ,發現是苗栗同鄉只有幾戶鄰居的同時,在非撕不可的朋友連結裡頭發現她是閃靈樂團主唱女友的朋友。透過撲浪,上個禮拜我到苗栗縣長候選人楊長鎮總部觀賞了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十個條件》,影片放完後,楊先生還很耐斯地跟我保證說如果他當選,一定不會開發苗栗後龍灣寶社區為高污染的科學園區。

呃,上面的舉例可能有點name-dropping,我想說的是,跟英文比起來,中文的世界真的很小。

你確定你不會失業?

自從聽到天下雜誌開始洗腦式地報導ECFA,我忍不住跳出來在綿羊的部落格留言,請教關於兩岸交流後,台灣的譯者會不會被大陸的人才所取代〈中國:这里有一票人才好多好便宜啊~〉,綿羊不愧是專業的日文書譯者,譯過的日文書搞不好比我買過的小說還要多,她還有眾高手們很親切地回答了:


綿羊 我不太去想我無法改變的事,如果要取代,不簽exxx也會來取代啊,況且,目前不是聽說已經有出版社在這麼做了嗎??...綿羊 哈,也不能說人家攪亂啦,台灣譯者也有去對岸接case的啊,反正,我能做的,就是精進自己囉,真的被淘汰,也只能摸摸鼻子啦~~

路人雪 已經有出版社這樣做了啊!請對岸的譯者,進行簡繁轉換,再讓編輯進行修改,好除去繁體中文使用者不習慣的用法,原因無它,節省成本吶~~

zen 那個,對岸的翻譯費比較低的想法是錯誤的,現在大陸也有一千字200人民幣的翻譯價碼,其實也並不低了,只是得在那邊闖出名堂,在這裡除非很強否則去那邊都會被當新人開始估起,大陸的價碼比較特別,是根據身分位階給的,例如作者,她會根據你的職業訂出你的給酬標準.

zen 請大陸人翻然後台灣再改,這是一種,但其實比較常見的是買大陸人的翻譯回來做繁體中文版,反過來台灣 的翻譯也常有大陸出版社申購,他們買回去也是要改成簡體中文版的習慣用語,只能說,不想被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競爭洗掉就要能變成對岸會想買的翻譯,甚至讓對 岸拿出這邊的價碼也要請你翻的實力.

翻譯外包也變得很稀鬆平常,大陸還有瘋狂的粉絲自願翻譯經濟學人,而且已經獲得官方部分使用授權。當然翻譯水準參差不齊為人所詬病,但是你無法想像與對岸的人才競爭時,那種緊迫逼人的程度。

對了,英國每日郵報〈Daily Online〉已經跟大陸譯言合作,中文版直接外包給譯言了。「揪竟」台灣面對中國崛起的競爭,下一步會怎麼走呢?我還沒進廚房,但是已經感到熱了。

〈Harry S. Truman: If you can't stand the heat, get out of kitchen.〉

就讓我們看下去。


【延伸閱讀】
訪問全球之聲總編輯│我的小爭戰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