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0月 12, 2009

巴西: 部落客討論為何種族歧視仍揮之不去


【譯自全球之聲,原文標題: Brazil: Bloggers on why there is still racism in the country】

兩個禮拜前,全球之聲為您揭露有關於 Januário Alves de Santana 的故事,一位黑人在巴西,被一位名列巴西最大的國際零售商的商人所雇用的保鑣打傷了。當這位黑人被指控想要偷他自己的車,實際上他卻是在超商停車場等待他的家人。這件事情背後的爭執點在於,身為一個黑人,他的財力是無法購買如此昂貴的車。

此舉在巴西使總是充滿著爭議的種族歧視辯論更加白熾化。並激發許多部落格撰文,許多人駁斥因上層階級〈upper class'〉而產生的種族歧視在巴西並不存在,像是Januário 此類問題,背後的產生原因乃是社會貧富差距所致。

在九月,Januário Alves de Santana 所工作的聖保羅大學,有十一名學生還有學校職員自行集會並且討論在平日生活中,種族歧視依然存在。名為“種族歧視、暴力與全球化” 與會的人士們宣稱:“在巴西的法國年〈譯註: 經由兩國總統簽署的一項雙向文化交流企劃〉,家樂福企業攻擊一名巴西黑人,” 部落格The Pão e Rosas揭露了這些活動照片錦集與建言:

所有的發言強調了Januario的案子不是偶發事件,顯示出了種族歧視的偏見在現今的社會仍然根深蒂固。我們在Pão e Rosas 這個部落格中聲明,與Januario還有所有遭受警察暴力攻擊的黑人同胞站在同一邊。同樣的,我們支持上週在 Heliópolis 貧民區抗議警察施暴的居民。嚴峻的現況讓我們不得不站起來發聲!

艾立克斯‧卡斯楚,在 Liberal, Libertário e Libertino [自由、自由主義、放蕩不羈,pt]部落格,談論到種族歧視問題時,用字遣辭非常地小心謹慎,指出了巴西的種族歧視並無歷史根據,問題的本身在於這個社會欠缺種族歧視衝突。

在巴西,從來沒有法律禁止黑人進入餐廳、旅館、法院等。背後的主因因為有其邪惡的社經框架在背後主導,確保能進入這些場所的黑人是為掃地或是倒咖啡等職責。在巴西,種族歧視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致於根本不需要帶有歧視性的法律來限制黑人於低下的社會階級。

艾立克斯‧卡斯楚的部落格也針對瑞邱‧葛利格號斯的(Advntures of a Gringa)部落格回文,底下是幾個讀者對於他文章的回應。舉例說,Roger Penguino 這樣評論道:

對那些認為在巴西從來沒有種族歧視議題的人來說,這是個好好思考現實層面的機會。我老是從美國朋友那裡聽到在巴西 "每個人都相處愉快",而總是很難以解釋在巴西種族歧視的複雜性與系統化性地根深蒂固。當環顧巴西人時,許多人說他們看到比其他國家較為族群融合,但很明顯地,他們並沒有看到那些在文化鎔爐當中成千上萬個充滿著自我矛盾、憎恨自己出生環境的人。

今年的六月, 在聖保羅一處搭棚演戲的莫三比克籍,幾個最優秀的幾個女演員之一Lucrécia Paco,碰巧地在大型購物中心交換零錢處撞到一位排隊的白人女性。Leonardo Sakamoto ,在他的部落格 Blog do Sakamoto, 還有 Viomundo 這兩個部落格轉貼 Época Magazine 上的文章並且對這則新聞下了評論:

在當時的情況下,被撞到的女人大聲呼叫指稱Lucrécia 意圖強劫,並向移民局警員求救。Lucrécia 不甘示弱地回應說:「許多巴西人該移居莫三比克,而不會被歧視、會受到熱切歡迎。」記者 Eliane Brum 採訪 Lucrécia Paco 如下:

Lucrécia 對此難以忘懷。“我徹轉難眠,完全不能從震驚中回復過來” 她說: “我開始變得十分的偏執,只要聽聞哪間餐廳中有任何關於偏見的指示標語,再遠我都會去造訪抗議。”在她艱困活過來的三十九個年頭中,她的國家莫三比克,被葡萄牙殖民到1975年,而後飽受20年內戰所蹂躪摧殘。Lucrécia 卻從來沒有經歷過遭受這樣對待。她說: "我感覺十分難受。"

Glória Cabo, 一位從Blog do Sakamoto連過來的讀者,在採訪文章上留下了回應。她回憶起家族中巴西人是如逐漸地習慣了種族歧視的經歷:

在巴西不只是黑人而已,包括從東北方出生、貧窮、刺青、同性戀、龐克、外表其貌不揚的,甚至是有些金法碧眼的人都在歧視的名單內。但是這些歧視與偏見從何而來? 我們該如何拋棄固有的迷思? 問題的核心,我認為在於我們本身的根源。我們是落後、迂腐守舊的歐洲人後裔。孩提時期,我生長在一個充滿著歧視歐裔家庭中,雙親滿是種族偏見的態度。家父甚至有發言過不會想要一個「黑鬼」(negrinho) 叫他爺爺。我不否認自己曾經有過種族偏見過,但是隨著長大後,自我審視這些念頭,是一份來自我雙親貧窮、無意義的遺產。找尋為何有種族歧視念頭,分析哪些是正常而有必須性,這毋疑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

Pedro Turambar ,在blog O Crepúsculo 引用另外一個例子當他在家樂福採買時,他親眼看到認為是一種種族歧視。店家的助手要求一位黑人女性確認她是拿信用卡付款的持有人。Pedro 暗示因為這位客人採購的金額相當龐大,這位店員僅只是要求確認。這位黑人顧客是幫忙清掃家裡的幫傭,而她的雇主在當時剛好離開付賬的隊伍,然後怒氣沖沖地大吼 "這是種族歧視!",Pedro 說;

她的工作就是確認卡片與持卡人一致。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一樣。然而我們都知道這種說法是天方夜譚,並不是為什麼那位店員要求幫傭證明她是持卡人的原因。

我當時用我兄弟的信用卡付賬,而我確定當時收銀員不會問我是不是持卡者本人,而果不期然地他沒問。我用一張銀行帳戶根本不是我的信用卡結帳。但是因為我外表是胖嘟嘟、可愛的白人,他們絕對不會想到我為了買了半打清潔用的商品偷了一張信用卡。


幫我算錢的收銀員的驚恐是整件事最棒的部分。他從頭到尾都用嘲諷與戲謔的語氣在嘲笑這件事情,而排在我後面的一對情侶男生開玩笑說: 「我不是用我信用卡付賬喔!如果你堅持說這張卡不是我的,我會在站在這邊〈收銀員櫃檯〉賴著不走。」收銀員大笑。我接著說我用的信用卡不是我的喔,我也笑了。因為他認為我在開他玩笑。於是我重複一次,正色說道:「這張卡不是我的,我不是丹尼爾。」他凝視著我半晌,才知道我是認真的。收回了笑容並且顯得有些局促不安。我回應道: 「那位老太太說的是正確的,她說你種族歧視是正確的,因為你分明就是」我拾起購物袋,對那對情侶說再見,他們對我抱著讚譽有加的眼神。


最後,一則來自Alex Castro 部落格老掉牙的留言,訪客Te 清楚地說道:

的確,我們巴西需要像是羅莎‧派克〈美國女性人權鬥士〉這樣的人....


影片宣傳活動「你要把你的種族歧見延續到何時?」收錄了許多巴西真實種族歧視的見證。這是一場對抗種族歧視公益活動,由 Diálogos contra o Racismo (pela igualdade racial) [反對種族歧視對話錄 (為種族平等)], 超過四十個公民社會團體合作消滅貧窮與不平等,並且在學校、社區、職場、酒吧與家庭生活中開始辯論以刺激族群的交流,並且探討如何改變現狀。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