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7月 29, 2009

【偶感】唐叔與我們家的故事

偶然在新聞看到熟悉的名字,驀然想起那段在苗栗市新生地生活十餘年的記憶。

小時候住在苗栗市獨棟的透天厝,隔壁鄰居就是唐昭君叔叔。他老愛找我爸閒聊,記得那時候見到我的口頭禪就是:「你爸爸咧?」,那時候的我覺得他好時髦像個雅痞。打扮入時綁著一個小辮子,家中櫃子收藏一把十字弓,三樓還有一整間的環繞音響還有大螢幕電視。

我的媽媽跟唐叔的老婆,涂阿姨是國小同學。唐叔有個女兒孝賢小我ㄧ歲,我常藉故跑到他家跟她一起玩任天堂。唐叔還有一個兒子孝言,比我弟小一歲,我們兩家熟到不能再熟。老爸後來跟我說:「唐昭君根本就是痞子!」還調侃唐叔說「得到總統發的傑出青年的匾額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後來果然不幸言中,唐叔被中油解雇後,又聽說他效力於金剛隊,兼職於幾個球隊間浮浮沉沉。而後他們家搬離新生地,「鐵捕」這塊招牌也隨著時間,逐漸被人遺忘。我們家後來也因為老爸的公司倒閉,搬離苗栗市後兩家就漸少聯絡了。

去年九月我剛好進去一間職校任教,一直覺得隔壁的老師臉孔好面熟,一問才知道他是唐叔的哥哥,唐維鈞。這位唐叔的手藝很巧,在苗栗鬧區開了兩家麵包店。很巧的這位唐叔的老婆跟我老媽也是幾十年的小學同學,記得我小時候也常常到他店裡偷拿麵包,... 苗栗真是一塊小地方,走到哪都是熟人。

中國時報【黃邱倫/綜合報導】

當初帶領滾球進入校園的唐昭鈞,作夢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會被學校趕出校門。「世運會一結束就把我掃地出門,簡直有如過河拆橋。」中華法式滾球隊教練唐昭鈞憤憤不平的表示。

原本是棒球選手的唐昭鈞,年少時戰果豐碩,後來轉任教練同樣繳出非凡成績單,11年前進入親民技術學院任教,2005年後兼任體育組長,當時政府鼓吹發展休閒運動,唐昭鈞為了讓學生學習多元化的運動種類,06年開始接觸法式滾球。

「經 過協會訓練與授課後,我從580人當中獲得第3名,而且還更進一步到法國學習,07年以選手身分參加泰國世界盃。」唐昭鈞表示,當時在學校已經開課,08 年國手選拔,學生們的表現相當出色,並且在世運會熱身賽拿到男、女組雙料冠軍,雖然土耳其世界盃不盡理想,但至少也晉級16強。

為了專心備戰今年世運會,08年唐昭鈞辭去學校體育組長職位,但或許是大半時間投入訓練與帶隊出國比賽,因此無法兼顧到學校授課。碰巧的是,世運會滾球項目剛結束,親民技院即以招生困難,資遣了兩位體育老師,而唐昭鈞就是其中一個。

「雖然學校向來以學生多寡來考量,所以此次資遣了近10位老師,但滾球運動在國內的接受度很高,而且又有發展的潛力,不知為何學校不願支持。」唐昭鈞遺憾表示。

唐昭鈞說:「中年失業的感覺很不好,畢竟還有小孩要養,但我年輕時的老搭檔徐生明,得知我的遭遇後勸我放寬心,他也答應會全力幫我,很感謝週遭朋友的關懷,我會盡快爬起來的。」

51歲的唐昭鈞,畢業於文化大學運動科學教練研究所,擁有棒球與滾球兩項國家隊教練證照,同時助理教授資格正在受審中。

「本以為在學校可以好好發揮個人專長,沒想到卻因推廣滾球運動而被資遣,空有兩項教練身分還是嘗到失業苦果。」唐昭鈞表示:「但我抱持著山不轉路轉的想法,如果還有其他學校想要成立滾球隊的話,我可以貢獻所長,並且訓練出優秀選手。」


跟老媽打了通電話,憶及此事。老媽淡淡地說,唐叔的人面廣,其實毋須為他擔心。我想也是吧!只是有點突然懷念起許久不見的唐叔,他的一對兒女,還有以前在市區過的生活罷了。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